時尚觀察家

“離開Lanvin對他來說是個「Tragedy(悲劇)」,整件事也在他心裡留下很重的傷痕”


A.view

2018-7-12

我們還在等你呢!Alber Elbaz

這幾年我們目睹了好多、好多設計師們的來來去去,真的好多好多,多到還被國外媒體用「Musical Chairs」來形容這種狀態。有像Riccardo Tisci(Givenchy)、Christopher Bailey (Burberry)、Tomas Maier(Bottega Veneta)、Phoebe Philo(Céline)這樣和一個品牌合作十年以上的例子,也有像Marco Zanini(Schiaparelli)、Bouchra Jarrar(Lanvin)、Olivier Lapidus (Well, also Lanvin!)、John Targon(Marc Jacobs,噢!這可能是目前最短的紀錄,只有兩個多月,而且還完全不知道他負責了些什麼...... )這樣連一般三年合約都走不完的短命例子。

 

A post shared by Burberry (@burberry) on

↑Christopher Bailey於Burberry任職內的最後一場大秀

當然,在這麼多來來去去的設計師裡,有些人的卸任會讓時裝迷們有拍手慶祝的解脫感,而有些人的離開則會讓人不捨,甚至會有“ Gosh! it’s the END of an era! ”的由衷難過。今天文章的主角,離開Lanvin的Alber Elbaz,絕對是後者的代表人物之一。

在上個月(六月十二日)剛滿五十七歲的Alber Elbaz,出生於北非摩洛哥最大的城市─卡薩布蘭卡,但在十歲時搬到了以色列的特拉維夫,所以他在自我認同上是將自己歸為以色列人。而在工作都與色彩關係緊密的雙親(媽媽是畫家,爸爸則是從事美髮調色)的耳濡目染下,Elbaz從小也對色彩、繪畫產生興趣。在結束以色列的兵役後,進入了申卡爾學院(Shenkar College)就讀紡織技術與時尚,為未來打下基礎。

在畢業後,離開家鄉來到紐約的Elbaz,進入了美國知名設計師Geoffrey Beene的旗下工作,對於那段期間,他曾經表示除了學習到Beene出色的線條技法外,Beene不刻意向趨勢靠攏的態度也影響著他。在Geoffrey Beene待了七年半,雖然陸續又任職於Guy Laroche、Yves Saint Laurent及Krizia,但一路上並不順遂。除了在Krizia只待了短短三個月外,因為經營權易主被迫離開YSL後,他更曾用「Widow(寡婦)」來形容自己,也承認那是一段很痛苦,甚至感覺被毀滅的一段時間。

而在之後,他遇到了改變自己,也改變了品牌的新東家-Lanvin。

 

A post shared by LANVIN (@lanvinofficial) on

熟悉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Lanvin,很難想像在上個世紀初前的Lanvin,因為經營權不斷移轉、設計師的更換也太過頻繁(單單1989到2001年這十二年之間就換了六位設計師),而造成品牌體質的不健康,以及在時尚圈地位和影響力的急劇下滑。一直到2001年台灣聯合報的發行人─王效蘭女士買下品牌後,才開始出現轉機。

 (Well, 嚴格說起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Lanvin」指的其實是2015年十月前的Lanvin,因為過去這兩年多來同樣因為設計師的更換,以及經營權的轉移,Lanvin又再度以極速,真的沒有在誇張的極速,急劇的下滑著。)

經營權轉至王效蘭女士手上後,她動作非常快的,在短短兩個月內,就確定聘請Alber Elbaz擔任藝術總監。Elbaz的第一個作品─ 2002秋冬系列在隔年的三月展出,就以奢貴的面料、精緻的剪裁,以及成熟的風格,贏得許多媒體的讚賞。

老實說,2003年Alber Elbaz開始復興Lanvin的那一年我才國中,那是個每天忙著跟同學偷偷傳紙條,要不就郵購型錄,然後關心蔡依林當時《看我七十二變》這張專輯蟬聯第幾週冠軍的年紀。離時尚最近的距離就只有新聞最後一段、襯在工作人員名單後的走秀畫面而已,根本不同宇宙;。雖然之後有再看過那時期的秀圖或報導,但時空不同所造成感受上也無法那麼深切,所以我沒辦法很深入的去聊這段時期的Lanvin。

 

A post shared by LANVIN (@lanvinofficial) on

我跟Lanvin的第一次接觸是2010秋冬系列。儘管已經是八年多前的事情,但我仍然記得當時有多喜歡系列裡圓弧或方正的肩線設計、不對稱的肩袖線條,以及壓褶的金屬感洋裝,在陰鬱的燈光加上清一色齊瀏海的黑色假髮,我被那氣勢所震懾到的感受,真的到現在仍是印象深刻。(寫到這邊突然好懷念那時剛接觸時尚圈,什麼都還非常驚奇、非常新鮮的感受,現在實在是很少東西可以真正激起心裡的漣漪了呀!)

而在之後,舉凡像是’11春夏opening look那套在上身裝飾著大型昆蟲飾品的洋裝、’12秋冬開場一連八套色彩飽和的單件式洋裝和大衣、’13 秋冬寫著像是“Help”、“Happy”、“Hot”的大型項鍊、’14春夏金屬光感的各式單品、’15秋冬的遊牧部落,以及在展完後不到一個月,突然變成他最後告別作─2016春夏的最後壓軸。一件以手繪寫著Lanvin原址 - Faubourg St Honoré中,還隱藏著品牌名稱的不對稱洋裝,在他的作品裡真的得到太多太多的回憶。

 

A post shared by LANVIN (@lanvinofficial) on

 

↑Lanvin 2014春夏系列

↑Lanvin 2015秋冬系列

↑Lanvin 2016春夏系列

除了服裝上的表現外,Alber Elbaz之所以會讓人那麼不捨的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很特殊、很謙遜、很平易近人,而且非常得人疼的個性及形象。時尚圈很少有像他一樣那麼熱愛食物的設計師,這點除了反映在他可愛的身形外,也反映在他的採訪裡。他真的很常在採訪裡提到食物,甚至用食物來比擬時尚,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 I’m watching the Kardashians and I’m eating pizza and I’m having the time of my life! ”,有夠生活化,有夠可愛!

假如想馬上知道或回顧他到底有多可愛,非常推薦去看Lanvin 2011 秋冬系列的廣告短片,短片最後他那短短十秒的舞動,真的每次看每次都會被逗笑!!!

↑Lanvin俏皮的2011秋冬系列廣告

另外Alber Elbaz的插畫也非常得人疼,除了偶爾在秀上會看到他的插畫單品外,品牌不定時還會推出像是筆記本或手機殼,這種讓人收藏慾大爆炸的週邊小物件(之前還有viewer跟我分享他媽媽都拿他家的插畫環保袋去買菜~)。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2012年,和法國馬卡龍品牌Ladurée合作的插畫包裝盒,很有Alber Elbaz的風格!

 

A post shared by LANVIN (@lanvinofficial) on

最後,Alber Elbaz在2015年十月底,無預警的結束與Lanvin長達十四年的合作關係後,在之後不論像是Dior、Givenchy、Céline等一線大牌在尋找新任設計師時,都曾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討論或謠傳名單中,可惜每次的期待,最後總是都以落空收場。而他自己在離開Lanvin後,也和時尚圈保持著蠻大程度的距離,在過去兩年多來,除了’13年和Lancôme合作了彩妝系列 「oh! Btw」(包裝上也是他滿滿的手繪插圖!),’17年和Converse合作了Avant系列(同樣也有他的插畫!),或和香氛師好友Frédéric Malle推出香水之外,都沒有和服裝有更深入的接觸。

以目前的狀況來說,短期內要看到他回歸時尚圈應該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許就像他2016年在帕森設計學院一場演講時所提到,離開Lanvin對他來說是個「Tragedy(悲劇)」,整件事也在他心裡留下很重的傷痕,所以才導致我們一直等不到他後續的行動。但不論如何,也不論多久,我們都會繼續等待你回歸的那一天,Mr. Elbaz!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