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不只流行趨勢的來去,就連一手創造它們的設計師們本身也就忙碌著來來去去”


A.view

2017-12-27

Goodbye & Hello, 盤點2017設計師人事變動!

時尚圈總與來來去去脫離不了關係,某個這季竄起的IT Bag等待名單落落長、某雙上一季的IT Shoes則被冰凍在鞋櫃的最裡邊;某個顏色今年被時尚圈愛戴到成了年度大色、某個前一年的大色儘管不願意,卻只能遙想過往高峰;某個年代醞釀了好一陣子,站回了趨勢高端、而又某個年代才剛抖去時光的灰塵就又被人們已過時稱之,來來去去、來來去去。

而不只流行趨勢的來去,就連一手創造它們的設計師們本身也就忙碌著來來去去。其實設計師離職早已經不算什麼新聞,但就像一首原本你連想到前奏都會眼眶泛紅的情歌、聽過幾百幾千次也會麻痺的感覺一樣,在過去那麼多、真的非常多設計師離職又上任的心理麻痺訓練後(hey, 隨便看看像是 Dior、Gucci、Louis Vuitton、Loewe、Balenciaga 這幾個一線精品,在過去幾年全部都換過設計師!),比起過去還會大為震驚的不捨或感慨,現在倒是都呈現 “ well, here comes again ” 的無感居多。

↑Marc Jacobs與確定離開Céline的Phoebe Philo

but anyway, 在即將揮別2017年的歲末,A. view整理、也回顧在過去一年中,或大或小的設計師人事變動!

Clare Waight Keller x Chloé & Givenchy

今年上半年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人事變動,就是設計師Clare Waight Keller與Chloé及Givenchy之間的風波。在一月底時,Chloé對外確認將與Waight Keller結束合作關係,而一個多月後的2017秋冬系列則是雙方合作六年來的最後一個作品,。而在展完作品後,Waight Keller也在自己的私人instagram上表達了對品牌的感謝。

↑Waight Keller的短短幾行字,便清楚表達了她的感謝之詞。

非常有趣的是,Waight Keller在離開Chloé時,對外給的原因是因為家人在去年搬回倫敦,不願繼續奔波於巴黎和倫敦而選擇離職。但在離職不到半個月後,她似乎是忘了家人在倫敦這件事,就替補了Riccardo Tisci的位置,正式接手了Givenchy的總監職位;從三月二號從Chloé離職,到十六號宣佈接任Givenchy之間只有短短的半個月,一切發生的非常突然。此外讓我們往前看一點,Waight Keller在2011時也曾經以私人家庭因素離開前東家Pringle of Scotland,結果兩個月後就接手Chloé,嗯...這次算是打破了自己的紀錄呢!

Natacha Ramsay-Levi x Chloé

像是在比賽一樣,當前任設計師Clare Waight Keller以短短十四天就入主新東家時,Chloé以更快、僅僅一個禮拜的速度,就宣佈了新任設計師Natacha Ramsay-Levi的任職。

↑Natacha Ramsay-Levi

而比起幾年前品牌習慣去尋找所謂的“ 明星設計師 ”,這幾季有更多是從自家,或其他品牌的內部設計團隊中去發掘提拔的案例。曾經與Nicolas Ghesquière從Balenciaga時代跨到Louis Vuitton時期合作長達十多年 Ramsay-Levi也是這個現象的代表人物。而翻一下Chloé的歷史,Stella McCartney、Phoebe Philo、Clare Waight Keller都在職掌Chloé的時期中,累積了穩定的知名度,離開後展現著更高度的影響力,Ramsay-Levi未來是否也會循著這樣的模式,是之後幾年挺值得放入觀察清單中的事情!

Jil Sander

雖然說我們比較容易記得像Alessandro Michele與Gucci、Jonathan Anderson與Loewe這類在換手後把品牌帶向高峰的例子,但其實有更多是在經歷太過頻繁地換手之中,消磨掉努力累積出的影響力。而在隱形的排行榜中,默默下滑的案例裡,Jil Sander就是個例子。

 

A post shared by JIL SANDER (@jilsander) on

在2012年二月送走Raf Simons後的Jil Sander,在Sander本人以短暫三季、打平她在’03到’04年間紀錄的第三度回歸之中消磨掉太多,以致接任的Rodolfo Paglialunga在初期並沒有得到太多期待。而在表現雖然平穩但並不特別突出,讓人真的一時會忘記Jil Sander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的三年後,Paglialunga結束了三年合約,於三月離開品牌。Jil Sander在一個月後宣佈了曾在Raf Simons與Maria Grazia Chiuri中間,暫代Christian Dior設計職位的Lucie Meier,以及其丈夫Luke Meier這對夫妻設計組合接任品牌,而以目前兩個pre-season系列、一個main season作品來看,不論是在評價或關注度上都有上升的趨勢,希望雙人設計師能有機會找回往日榮景!

 

A post shared by @kanipan0910 on

↑夫妻檔設計師Lucie Meier和Luke Meier

Roberto Cavalli

設計師進出同一個品牌的例子不多(最有名的應該就是前面提到三度進出個人品牌的Jil Sander),Peter Dundas與Roberto Cavalli則是另一個少見的例子。在2015年中,剛離開前東家Emilio Pucci的Dundas宣佈二度回歸Cavalli,而原本以為過往的默契會提供雙方合作的穩定度,但結果不到兩年,Dundas在去年十月就又選擇離開,在今年七月開始正式展出個人同名品牌的作品。

↑Peter Dundas

而Cavalli在經歷半年多的設計師空窗期後,總算在今年的五月中宣佈了接任設計師-Paul Surridge,這是個非常出乎意料的選擇。除了Surridge本身的知名度並不高外,Surridge過去在Burberry、Calvin Klein、Jil Sander、Z Zegna的經驗也都是以男裝為主,因此Cavalli原始又狂野的性感氣息在他手中會演化成什麼畫面,是個特別令時尚媒體們關注的話題。

↑Paul Surridge

oh and btw, Peter Dundas的前東家Emilio Pucci也很忙,在今年的四月結束了與Massimo Giorgetti同樣也很短暫的兩年合作,現在也還忙著在尋找新的接任設計師。

Lanvin

現在時尚圈品牌與設計師的合約多是以三年為一單位,聽起來很短,但其實有不少合作關係是連三年都走不完就提前分手,其中Lanvin與Bouchra Jarrar就是今年最為代表性的例子。在2015年十月Lanvin正式宣佈結束與Alber Elbaz長達十四年的合作後,於隔年的三月公佈了與Jarrar合作的新聞,但好景不常,儘管Jarrar為了專注在Lanvin的工作上,還不惜暫停了個人同名品牌的營運,可是在短短的十六個月後,雙方的合作在今年七月還是畫下了句點。

↑Alber Elbaz

比起上次幾近半年的尋找,Lanvin這次倒是非常迅速地在四天後就宣佈了Olivier Lapidus任職的消息。以Lapidus接手後的第一個作品2018春夏來看,Lanvin的未來還是並不特別樂觀,但他這次在展出前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準備時間,所以還算可以體諒,明年三月的’18秋冬會是個很關鍵的一季,well, let's keep our fingers crossed!

 

A post shared by The Business of Fashion (@bof) on

↑Olivier Lapidus

Burberry

假如說Clare Waight Keller與Chloé的分手是今年上半年我最驚訝的事情,那下半年的代表事件絕對就屬Burberry與Christopher Bailey。因為在十月底時,Burberry宣布Bailey將在明年三月底卸下總裁及設計總監雙重職位,並在協助團隊過渡期後,於明年底正式離開合作長達十七年的品牌。

↑Christopher Bailey

記得當初看到這消息時,心裡的感受其實很複雜。一部份當然還是會覺得遺憾,畢竟誰能忘得了Burberry在大約2010到2015年之間,甚至還一舉振興倫敦時裝週在國際時尚圈地位的輝煌歲月,而另一部份則有 “ 哎...也該是時候 ” 的感嘆。在2014年開始身兼CEO後,Burberry和Bailey在接下來的三年顯得非常疲態,儘管做出了像是將男女裝聯合展出、以及採取see-now-buy-now的模式,但不論是在業績或者影響力的下滑都是不可爭的事實。明年二月的2018春夏將會是Bailey的最後一個作品,希望他在最後的最後,可以找回一點當初Burberry非常獨特的情感氛圍。

結語

今年設計師的來來去去當然不只有上述的幾個例子而已,其他還有例如送走David Koma、迎接Casey Cadwallader的Mugler,告別雙人設計組合Alexis Martial & Adrien Caillaudau、迎來Serge Ruffieux的Carven,從Salvatore Ferragamo女鞋設計總監升級監製整個女裝部門的Paul Andrew等等。

 

A post shared by casey cadwallader (@cadwallader) on

↑任職Mugler藝術總監的Casey Cadwallader

 

A post shared by SergeRuffieux (@sergeruffieux) on

↑任職Carven創作總監的Serge Ruffieux

 

A post shared by Prestige Hong Kong (@prestigehk) on

↑Paul Andrew

而因為更換太過頻繁,混亂到甚至還被國外媒體以 “ Musical Chairs ” 來形容的設計師變動現象,在明年當然還是會持續轉動。除了包含像揮別Jonathan Saunders的Diane von Furstenberg、Nicola Formichetti離開後的Diesel、結束與雙人設計組合Sébastien Meyer & Arnaud Vaillan兩年合作的Courrèges,這幾個尚未找到接任者的空缺外,離開Givenchy後謠傳入主Versace的Riccardo Tisci、離開Lanvin後跨足香水市場的Alber Elbaz、相繼都曾執掌過Yves Saint Laurent的Stefano Pilati及Hedi Slimane等人,也都還沒找到新的合作品牌,再加上Phoebe Philo離開Céline,可能加入Burberry之類的消息,總之,明年設計師們的人事大風吹還會繼續上演呀!

 

A post shared by Sophie Brocart (@sojebele) on

↑在2017結束前,最令時尚迷震驚的消息,大概就是Phoebe Philo離開Céline的消息了吧!

so just hold your breath,

wait and see how the musical chairs will run next year!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Burberry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