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對時尚品味有主見,向來是成功女性的標配之一”


凱特王

2018-1-28

| 當代時尚女子圖鑑 | 

首先,這是一個連載。再來,這是一個談論關於時尚、關於女人的文章。世間女子百百款,唯有列入圖鑑中的才是傳奇。

交際花也有抱負,只是將軍不信

妳的心靈和美麗是上天的恩賜,單憑妳一人就足以感動和征服我的心。——拿破崙致約瑟芬的情書。

拿破崙的情書不假,關於拿破崙和約瑟芬的愛情故事卻說法不一,有蓄謀已久的陰謀論,也有浪漫的一見鍾情說。但不管真相如何,相信感情最濃烈的時候,他們的愛情在某個瞬間都真實的不得了。

我們總單純地以為跨越階級、貧富、年齡、外貌……等差距的愛才足以稱為真愛,會不會是源於我們對真愛的想像太過貧乏,以致於無法接受掺了”企圖”的情感呢?

一位是出身貧寒但有軍事謀略的準將,一位是剛剛免除牢獄之災風韻猶存的貴族遺孀,兩位都想翻轉命運的人一旦相遇,都不會是單純為了”愛情”。但如果沒有愛情作為紐帶,一個人想翻轉命運的執念也不會如此”強大”。

↑2006年2月27日,莫斯科Gelos古董拍賣行拍賣一封拿破崙寫給妻子約瑟芬的情書,這封情書寫於1796年6月8日,當時的拿破崙在戰場上。

他們的相遇有三種歷史版本可參照:

1.在雅各賓派的恐怖統治下,約瑟芬的丈夫亞歷山大被以叛國罪處死,家產被沒收,約瑟芬被投入大牢。不久後熱月政變爆發,雅各賓派隨之下臺。隨著平反,約瑟芬得到了釋放(某些文章說是因為約瑟芬太過美貌因而被免除刑責,相信了證明你智商有問題)。為了拿回亞歷山大被沒收的佩劍,約瑟芬的長子尤金前往拿破崙的住處懇求。拿破崙被尤金的言語感動,找到亞歷山大的佩劍交還給尤金。第二天,約瑟芬來到拿破崙的住處致謝,拿破崙因此與約瑟芬一見鍾情。

2.承上,這個故事還有一個細節稍有不同的版本:執政黨為了防止暴亂,要求巴黎民眾交出手中所有武器。尤金為了保留父親的遺物佩劍決定前往拿破崙的住處求情,而拿破崙在感動之餘,出於對尤金的好奇,決定見一下他的母親是何等人物,因此與約瑟芬相遇,一見鍾情。

以上兩個版本都是一見鍾情說,無論拿破崙出於何種原因見到了約瑟芬,這位戰爭奇才都被”傳說”是折服於約瑟芬的美貌和真誠,並對她展開熱烈追求。(拿破崙一直被形容是個又矮又挫又窮的軍人,所以他對美貌沒有免疫力?思想匱乏真是大大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啊!)

如果仔細審查拿破崙的生平,會發現這些傳說有太多經不起推敲的部份。因為當時的政治局勢是這樣的:

由於與羅伯斯庇爾兄弟(前執政黨)交往過密,熱月政變後的拿破崙受到了一定的指控和調查,軍銜也因此被免去。即便有佩劍那麼回事兒,尤金需要找的人也不大可能是無權無勢的拿破崙。而拿破崙重新找到靠山,則是在他結識保羅.巴拉斯之後的事。

所以,第三個故事才是最可靠的版本。它聽起來不那麼浪漫,甚至很有心機,卻最有可能才是當時拿破崙與約瑟芬愛情萌芽的契機。

3.保羅.巴拉斯(Paul François Jean Nicolas, vicomte de Barras)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政壇風雲人物。在推翻羅伯斯庇爾的統治後,他成為了法國督政府的五名督政官之首,獨佔鰲頭。保羅私生活奢華糜爛,包養情婦無數,其中一名叫做”小玫瑰”的女子更是當時巴黎社交圈的名媛,深得保羅喜愛。而她就是後來改名約瑟芬的法蘭西帝國的第一位皇后。

小玫瑰拿著保羅給她的錢揮霍無度,令保羅深感厭惡(爺的錢豈能讓妳這麼花),為了可以儘快擺脫小玫瑰,他想到了拿破崙。當時的拿破崙已經展露出他在軍事方面的才能,而這恰恰是保羅在未來的政治鬥爭中所需要的。趁著拿破崙處於事業的低谷,保羅以政客敏銳的眼光決定將他納入自己的政治勢力範圍內。

兄弟賞飯吃,賞什麼飯?陸軍中將和巴黎衛戍司令的頭銜,以及把自己的情婦,巴黎社交圈最美、最有名的小玫瑰讓給拿破崙。

與此同時,拿破崙與約瑟芬內心的波盪是什麼呢?

一直想出人頭地的拿破崙簡直樂壞了,他終於又得到機會,而且是比以前都還要好的機會。管他家裡的人反對婚事,管他早就與德茜蕾‧克拉里訂有婚約在先,這通通都沒有他的政治前途來的得重要。小玫瑰是寡婦又如何?帶著兩個孩子又如何?她可是最有政治權力的人的頭號情婦啊!對自己的未來肯定有幫助。

而小玫瑰是這麼想的。保羅就要切斷對她的金援了,她要保證自己與兩個孩子依然能過以前的好日子的話,就勢必需要找到另外一個能提供援助的男子。從下獄→免除刑責→好不容易重回社交圈,這一路走來她也是嚐盡世態炎涼的人,此時有人肯娶她,還是一位有未來政治發展前途的將軍,不如就嫁了吧!

於是幾個月後,拿破崙與約瑟芬結婚了。那些情感飽滿、詞藻華麗,被後世戀人讚賞的書信,其寫作動機多半來自於新婚燕爾不久,拿破崙隨即被派往戰場,為了安撫家中那位全巴黎最知名的交際花所寫的”家書”。

↑保羅.巴拉斯安排兩名情婦小玫瑰和特蕾莎的裸體舞蹈,並且讓拿破崙在一邊偷窺(驗貨)。

不若現代的女人,靠自己努力就有機會翻轉命運,因此面對愛情我們更要求純粹無雜質(麵包我自己賺,你給我愛情就好了)。但在18世紀末,像約瑟芬這樣攀權附貴把自己嫁入豪門的女子才有可能富貴一生。靠婚姻翻轉命運幾乎是那個時代作為女人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如果我們以當時的角度來看,就完全不意外拿破崙與約瑟芬的結合,而這中間把兩人命運緊緊相繫的過程難道就不能稱為”愛情”嗎?非得要一見鍾情,非得要感動於她的美貌與善良才叫做真愛嗎?

權力遊戲裡的愛情沒有比較假,是因為我們了解的真愛還不夠多。

幾番征戰,拿破崙拿下大部份歐洲的領土。在他發動霧月政變奪取法國政權的前夕,約瑟芬利用自己在政界的關係,為拿破崙爭取到不少盟友。得到眾多支援的拿破崙成功推動了政變,迫使督政官們辭職,並組成了新的政府。大權在握的拿破崙將法蘭西共和國變成法蘭西帝國,成為法國的新皇帝。

約瑟芬將政治家妻子的角色做得十分完美,關鍵時刻神助攻,以致於後來因未有子嗣傳承與拿破崙離婚,皇后的頭銜也沒有被罷黜。離婚後,她的生活依然過得相當不錯,府邸經常往來各國的王宮貴族,是巴黎社交圈最熱鬧的地方。

許多民間故事說她晚年黯然神傷最終病死。一個以”嫁得好”為目標的女人因離婚抑鬱死去,我想這是多數人內心所謂政治正確的故事結尾。可是約瑟芬府邸絡繹不絕的名流派對卻讓我有不同的想法:

也許從同意離婚的那一刻起,約瑟芬就打算為自己而活了(或者說她一生都在為自己的人生奮鬥)。因為她已經有了不需要依靠拿破崙才能擁有的名氣與地位,而這些都是衝著約瑟芬來的,不是因為拿破崙。

交際花也有抱負,只是將軍不信。

↑大衛用了三年的時間完成了這幅巨畫來紀念拿破崙於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聖母院舉行的加冕禮。在登基大典上,拿破崙一改由教宗加冕的習俗,一把將皇冠從當時的教宗庇護七世手中奪過,戴到了自己的頭上。隨後,他又親自給約瑟芬戴上了象徵皇后的皇冠,親自為她加冕(獨裁者的狂妄展露無遺)。

巴黎社交圈的偶像,上流社會的繆斯

載入《當代時尚女子圖鑑》的女人除了個個必須有腦有才華之外,她們也必須注重美。約瑟芬在接受加冕時穿著自己親自設計的服裝,用銀線做的緊身衣,裝飾著幾十隻黃金做的密蜂,帶有濃烈的新古典主義風格。對時尚品味有主見,向來是成功女性的標配之一,透過許多畫作我們可以窺見,高腰微褶的襯衣加繡花披巾是她的最愛。

在她的推動下,不但羽毛飾品重新流行,白色也重新成為流行色,成為舞會禮服的主色。這股時尚復古運動更是促進了法國紡織業的發展,在當時,約瑟芬的服裝只要一出現,就會成為一種風潮,受到名媛與上流社會的青睞和追捧。

↑將大衛這幅畫放大後,單看約瑟芬禮服的細節,只能用「巧奪天工」來形容了。

↑約瑟芬果然深黯顏色心理學。白色禮服讓她看起來既年輕又無瑕,誰會覺得她其實比拿破崙大6歲呢?

和約瑟芬的名字緊緊相繫的還有珠寶,尤其是皇冠。她是皇室珠寶品牌Chaumet的首位女神,說她捧紅Chaumet一點也不為過。該品牌創始人尼鐸是拿破崙的御用珠寶設計師,他根據約瑟芬個人的獨特氣質,為約瑟芬皇后設計了結婚冠冕及大婚首飾,由此揭開這一殿堂級品牌200餘年悠久歷史。

在尼鐸為約瑟芬設計的諸多珠寶中,最聞名的一件就是「黃金珍珠瑪瑙浮雕皇冠」。它是拿破崙在1809年送給約瑟芬的禮物。後來約瑟芬去世後,這頂冠冕被約瑟芬的外孫女繼承,又陸續傳給外孫女的女兒Eugenie公主,Eugenie公主與瑞典的Gustav Adolf王儲結合,從此,這頂皇冠成為瑞典皇室的傳世之寶,每個王妃或者公主結婚都會帶上這頂皇冠。

 

A post shared by @desperatedfashionintern on

↑黃金珍珠瑪瑙浮雕皇冠

↑不知道是約瑟芬真的太愛皇冠,還是拿破崙這個皇帝太愛送皇冠,總之後來所有人想起約瑟芬就會想起「皇冠」。圖為畫作中的黃金珍珠瑪瑙浮雕皇冠。

 

A post shared by Anton Karlsson (@schlageranton) on

↑1976年瑞典王后西爾維婭大婚時佩戴黃金珍珠瑪瑙浮雕皇冠

↑2010年瑞典維多利亞女王儲結婚也佩戴這頂黃金珍珠瑪瑙浮雕皇冠

號稱曾經擁有498件襯衣,1132雙手套,衣品之高的約瑟芬長期霸佔巴黎社交圈頭牌地位,在當時的法國是非常罕見的。比年輕,永遠有人比妳年輕;比外貌,永遠有人比妳貌美,除此之外,女人比的是什麼?

當然是男伴。

而約瑟芬的男伴都是誰?法國大革命期間政壇第一風雲人物保羅‧巴拉斯,法蘭西第一帝國皇帝拿破崙。

身為女人,她真的一點都沒有虧待自己啊!

【延伸閱讀】當代時尚女子圖鑑系列:

只活了22年的史上第一位名模-Simonetta Vespucci

哪個女人會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三圍?-Marilyn Monroe

斷頭台後,她的影響力便就此戛然而止?只能說你太天真-Marie Antoinette

進擊的的王妃:我向世人展示了一場無與倫比的逆襲-Princess Diana

我侍奉的真理就是將獨身主義進行到底-伊莉莎白一世

願意為妳放棄江山的男人妳敢要嗎?-Wallis Simpson

人生那麼短,我沒時間做一個普通人-Josephine Baker

沒什麼,我只是結了一場婚順便拯救一個國家而已-Grace Kelly

身為女神,她來好萊塢走一遭不過是下凡歷個劫-Nicole Kidman

有生之年,請記住我的美麗與哀愁-Lily Elsie

在權勢洪流中,就屬她的姿態最好看-Jacqueline Kennedy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Wikimedia Commons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