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世界上有許許多多愛慕虛榮的女人,但只有賈桂琳身上有令人嚮往的美好姿態”


凱特王

2018-1-7

| 當代時尚女子圖鑑 | 

首先,這是一個連載。再來,這是一個談論關於時尚、關於女人的文章。世間女子百百款,唯有列入圖鑑中的才是傳奇。

在權勢洪流中,就屬她的姿態最好看

當50、60年代的美國女孩大學畢業後紛紛以家庭主婦身分招搖過市時,賈桂琳在中學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早就不屑地寫下:「Not to be a Housewife.」

強大的野心伴隨帶有智慧巧勁兒的手腕,她走進了白宮,成為美國歷史中最有名也最具風格的第一夫人。

不瞞你說,賈桂琳生來就是為權貴量身訂做的女子。從她的父輩杜撰法國貴族的血統開始,她便註定與權勢階層、與愛慕虛榮脫離不了關係。貴族世家需要具備的文學、繪畫、馬術、詩歌、芭蕾、多國語言等等”基本專業”她一個也沒落下。母親從小對她與妹妹嚴格實施”貴族小姐一條龍打包教育”,目的就是希望她們能比自己嫁得更好。(母親在賈桂琳13歲時離婚,帶著姊妹倆嫁給了石油公司的繼承人,一枚富豪。)

↑小賈姬,妳的馬騎得這麼好妳媽媽知道嗎?(從小就驕傲臉)

長大後的賈姬聰明卻故作天真,虛榮卻優雅得體,表面甜美冷靜,其實內心強烈戀棧權力。如此驕矜又複雜的性格讓她在有錢有勢的男人眼中特別與眾不同,是完美的妻子人選。而賈姬也明白,唯有通過婚姻,通過擁有一個強勢階級地位的男人,她才能如願以償滿足自己的野心。

和總統並肩的女人有很多,但不是每一個都如賈桂琳。

↑不屑當家庭主婦的賈桂琳畢業後在《華盛頓先鋒時報》工作,從一名調查攝影記者開始。也因為記者身分,才得以與甘迺迪親近。

提起賈桂琳,人們才知道原來還有個甘迺迪

時間是1961年的5月,剛剛當選美國總統的甘迺迪出訪巴黎。目睹妻子在巴黎的高人氣後,他幽默(也帶點妒忌)地說:「I am the man who accompanied Jacqueline Kennedy to Paris and I enjoy it.」(我是那個陪同賈桂琳.甘迺迪出訪巴黎的人,我很樂意這麼做。)

別看甘迺迪一副有妻萬事足的樣子,賈桂琳早些年前不過就是他身邊那些急於”獻身”的鶯鶯燕燕其中一員,卻因不得要領,始終未曾引起他的注意。

關鍵時刻,那個沉迷酒色散盡家財,令賈桂琳討厭的親生父親給出了他一生中最有力的忠告:「女兒啊!不要給男人太多,要有所保留,要讓他們望而不可及。」

只有壞男人才真正了解壞男人。經過生父這麼一提點,賈桂琳明白了原來所謂”主動”並非那種”主動”,而”討好”也並非那種”討好”。她逐漸淡出他的視線,婉拒他的邀約,抓準了一個敏感而重要的時刻,以記者身分去倫敦參加伊莉莎白二世的加冕典禮,並假裝想起有這麼一位議員男性朋友,於是從倫敦寫了封信給他。這封信裡面沒有問候,只是輕描淡寫自己參加了多少派對,遇見多少位上流社會男士對自己獻殷勤。

於是甘迺迪坐不住了,發了此生唯一一次的示愛電函給賈桂琳:「文章寫得好,只是思念妳。」

很多女人懂得欲擒故縱的道理,卻始終沒弄明白技巧要彰顯成效,必須要站在與對方勢均力敵的位置上。賈桂琳的家世背景與能力為她奠定穩固的基礎,而在相對保守的60年代她則是一名獨立的職業女性,不是一心只想攀龍附鳳的傻白甜貴族千金。她從容的態度中所透露出對欲望強烈的克制力,讓她最終獲得甘迺迪父親的首肯,在24歲那年,嫁給了美國政壇超級新星JFK。

這股極大的克制力在日後也陪伴賈桂琳度過甘迺迪家族連續兩次被暗殺的黑暗時期,甚至可以說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股力量,讓她從逆境中重生,不顧他人眼光,堅持自己想走的路。

↑1953年,賈桂琳擊敗眾多貴族千金成為甘迺迪夫人。

婚後,賈姬全面開掛。

為了幫甘迺迪拉攏西裔選民,親自上陣用西班牙語拍攝了競選廣告。這則競選廣告日後成為美國廣告界的經典範本之一,在美劇《廣告狂人》第一季中還被拿出來誇獎一番。而為甘迺迪奠定競選總統基礎的著作《信仰在風中飄揚》(Profiles in Courage)亦是賈桂琳策畫的,這本政治類勵志書讓甘迺迪捧回了普立茲獎,也為日後自己在出版社工作的契機埋下伏筆。

她的政治宣傳敏銳度高,執行力強。當時還包下六家媒體,親自撰寫叫做《競選妻子》的專欄,用輕鬆有趣的文字風格吸引婦女們的關注。加上她本身優雅得體、品味不俗的穿衣風格,簡直就是一部行走的吸粉機。

成功入主白宮後,她成立了藝術委員會。一方面籌措裝修白宮的資金,一方面幫白宮收集藝術藏品,企圖將白宮打造成具有人文氣息的”宮殿”,並拍攝電視節目帶著平民百姓逛白宮。如此前衛的製作發想與宣傳手法將夫妻兩人的聲譽推至高點,他們不但善用媒體,也遞出了超高的收視率。

婚後的甘迺迪雖然不改風流本性,但內心卻極為清楚,能與他並肩作戰的女人,此生也唯有賈桂琳了。賈桂琳的風采甚至令老成持重的英國首相邱吉爾都說出:「要是我年輕40歲,可能會以另一種方式向妳致意。」如此春心蕩漾的話。

獅子座的賈姬,只要人前風光,人後那些醜陋荒誕之事都不算事兒。她與甘迺迪夫唱婦隨,有時在背後,有時在身旁;有時小鳥依人,有時獨立自持。她鋒芒太露,以至於在鏡頭前面,人人都忘記了原來還有個甘迺迪。

 

A post shared by DJ Miller (@schweenieboy) on

↑他們是當時最受歡迎的政治明星夫妻,聲勢如日中天。賈桂琳的笑容告訴你,這就是嫁給權勢的樣子。

↑1959年競選總統期間,在攝影師的鏡頭下,甘迺迪淪為模糊背景。

第一夫人的時尚鼻祖

不要懷疑,時尚外交一直都是門專業,不但被嚴謹的研究過,無數政治人物還特別依賴此專業,並心甘情願被下指導棋。

賈桂琳的穿衣風格突破了時間界線,迄今仍舊為各種政要夫人在心思枯竭時提供範本,好讓他們能夠安全過關。例如前美國總統第一夫人蜜雪兒就經常效仿賈桂琳style。

但老實說,她個人具備的外在條件實在很一般,連她自己都忍不住跟時尚雜誌坦承:「我身高5英尺7英寸,棕色頭髮,方正臉龐,兩個眼睛不幸地相距遙遠,為配一幅適合我鼻樑的寬大眼鏡得花去三週的時間。生來就是一副難以令人激動的身材,但若服裝選擇得當,尚能顯得苗條。」

平胸、寬肩、高大、骨骼硬朗,加上兩眼間距過大,怎麼看都不是美女的賈桂琳卻在歷史上留下無數個經典形象。而她最後一句太謙虛了,晚年無意間在紐約街頭被攝影師抓拍到,畫面中的她御風而行,頭髮凌亂,卻轉過來對鏡頭微笑。身形保養得宜,緊緻有線條,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名將近60歲的女人。這張照片後來被稱作「風中的賈桂琳」,是一張非常有名的照片。

稱賈桂琳為第一夫人的時尚鼻祖一點也不為過,以下就來細數她締造的時尚經典時刻。

 

A post shared by @carapelletier_ on

↑由美國紐約本土設計師Chez Ninon在1961年為賈桂琳設計的小香風粉色套裝+pillbox帽子,無疑是大家對賈桂琳印象最深的第一夫人形象。這身套裝深受甘迺迪喜愛,賈桂琳前後總計穿過7次,包含最後一次甘迺迪遇刺時所穿。

這件套裝在槍殺發生時染上了甘迺迪的血,卻一直被她從刺殺現場達拉斯穿回華盛頓面對媒體。賈桂琳深知一襲染了血的華服比任何政治語言都有力量,她要讓全世界知道歹徒對甘迺迪做了多麼惡劣的事。(瞧瞧這手段這心思)

↑1961年,賈桂琳陪甘迺迪出訪加拿大。她沒有把握該國人民是否歡迎自己,於是跟設計師對當日服飾做了精細的討論,最後選擇尊貴的紅色套裝,顏色取自加拿大皇家馬隊侍衛的制服,將自己巧妙地融入。

當日人聲鼎沸,歡迎與尖叫聲不斷。賈桂琳成功運用了服裝語言替甘迺迪乃至於替美國人民做了一次完美的外交。不僅表達了個人的品味風格,也表達了熱情。這次的參訪被載入美國史冊,早已超越了單純的第一夫人時尚外交範疇。

↑這無疑是上世紀最受矚目的葬禮。 在甘迺迪的葬禮上,所有家族成員都穿上了賈桂琳專門向紀梵希訂製的服裝。

紀梵希是賈桂琳最熱愛的設計師之一,據說當時紀梵希在巴黎的工作室有甘迺迪家族每位女性成員的個人服裝樣碼。

這次的喪禮被《倫敦晚報》稱讚:「賈桂琳給了美國人他們最缺少的一種東西,叫做皇族的威儀。」(英國人壞壞)

↑甘迺迪胞弟遇刺後的喪禮上,賈桂琳再度穿上紀梵希。此後,她深感自己與兩位子女的人身安危受到威脅,於是有了後來改嫁希臘船王的第二次婚姻。

但我更想說,在葬禮上還能這麼美的女人,內心得要多強大才行?

 

A post shared by annamyyou (@annamyyou206) on

 

A post shared by annamyyou (@annamyyou206) on

↑雖然摯愛是紀梵希,但為了「愛用國貨」的形象,作為美國第一夫人,大多數的時間裡賈桂琳穿的都是美國設計師Oleg Cassini所設計的衣服。

Oleg Cassini的晚禮服總有一種童話的感覺(迪士尼公主既視感有沒有?),卻意外很適合賈桂琳。於是白手套成了她身著晚禮服的必備單品,長年伴隨她在白宮的歲月。

 

A post shared by @thekennedys___ on

 

A post shared by SHAPE THE STYLE (@slt.under) on

↑被全球女性爭相模仿的應該就是X型剪裁的各種小洋裝了。在腰際收起,然後下擺自然放開,裙長微微過膝,不至於太過老氣也不會顯得輕浮。搭配珍珠項鍊、小禮帽、矮跟鞋、手套,輕輕挽一手包,就是最著名的「Jackie Look」。

 

A post shared by @thekennedys___ on

↑夢露唱著「鑽石才是女人最好的朋友」,但偏偏我們第一夫人最常配戴的是珍珠項鍊。以短珍珠項鍊為主,一串或兩三串堆疊。賈桂琳深知,比起鑽石,珍珠才是高雅知性的代名詞。而珍珠的色澤,從來都不閃瞎他人的眼。

風格是什麼?風格是一種思維方式。

1994年5月19日,賈桂琳在第五大道的公寓中去世,享年64歲。綜觀她的一生,拜金、虛榮,只愛有權有勢的男人。經歷兩次婚姻,兩次流產,年輕時曾經因為抑鬱進入精神病診所接受電擊治療。當她卸下第一夫人名號,卸下和希臘船王夫人頭銜後,轉身投入出版業,從一名底層的編輯幹起,那時她已經46歲,而且剛剛獲得3千萬美金的遺產(可見得她多麼有事業心)。知識淵博,加上人脈遍佈全球,待在出版社期間由她策劃出版的書籍高達百餘本。前半生用傳媒的力量扶持一位總統,後半生則奉獻給她最愛的文字。

世界上有許許多多愛慕虛榮的女人,但只有賈桂琳身上有令人嚮往的美好姿態。她曾說:「我生來不是為了支配別人或忍辱負重。我的生活只關乎我自己的事。」

風格從來就不是華服或身分地位,風格是一種思維方式,是她從未為誰而改變的那個”自我”。這樣的女子,微笑站在權勢洪流之中,肯定是最好看的那個。

 

A post shared by Peter St. Eloi (@dirrtypete) on

↑著名街拍「風中的賈桂琳」讓我們看到晚年依然生氣蓬勃的賈姬有多麼迷人

【延伸閱讀】當代時尚女子圖鑑系列:

只活了22年的史上第一位名模

哪個女人會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三圍?

斷頭台後,她的影響力便就此戛然而止?只能說你太天真

進擊的的王妃:我向世人展示了一場無與倫比的逆襲

我侍奉的真理就是將獨身主義進行到底

願意為妳放棄江山的男人妳敢要嗎?

人生那麼短,我沒時間做一個普通人

沒什麼,我只是結了一場婚順便拯救一個國家而已

身為女神,她來好萊塢走一遭不過是下凡歷個劫

有生之年,請記住我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