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莊凱勛專訪-你必須愛這個世界,多過於愛你自己”


Wazaiii

2018-4-22

從不下戲的角色扮演:莊凱勛不能喊卡的戲劇人生

我們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做為演員,可以滿足所有渴望,藉由表演在現實與虛構中穿梭自如。

他曾是默默無名、沒有專屬名字的臨時演員,成名後因詮釋角色到位,惡名昭彰,更引起全民共憤;在2017年問鼎金馬獎,佔領各大平面網路媒體的版面。如今,他的一舉一動皆備受關注,更被譽為實力派演員。人生過得如此極致又戲劇化,你肯定對他飾演過的任一角色記憶猶新,隨口便能喊出名字、唸出台詞,但問起詮釋這些角色的到底是誰?或許你會猶豫,想不起他真實的身份,他,莊凱勛,從記者、教練到立委都能夠輕鬆駕馭,彷彿是為了角色而活的男演員,看似不把自己的人生和角色劃分界線,讓人霧裡看花,搞不清楚他的真面目。

Wazaiii編輯第一次認識他,是看了電視劇《麻醉風暴2》,不過當時只覺得這個演員也太討厭了吧!(沒辦法,誰叫莊凱勛把立委萬大器這反派角色詮釋得絲絲入扣嘛!)坦白說,真正記住莊凱勛,是他以電影《目擊者》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時。儘管他在劇中討人厭的形象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卻又難以忽視他的熟男魅力,不僅演技精湛到位,就連沉穩的氛圍都讓身為觀眾的我崇拜不已!

↑2017年莊凱勛以《目擊者》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並參與拍攝金馬54 榮耀時刻時尚大片,拍照依舊入戲,呈現出當時整部戲詭譎的氛圍!

科班出身的莊凱勛,跨足舞台劇、電視劇、電影,所飾演的每個角色個性鮮明,隨著戲劇表演,他彷彿一同親身參與不一樣的人生故事。莊凱勛有種神奇的魔力,讓人以為現實生活中真有那個角色存在,忘記自己是在觀看「戲劇作品」。但褪去角色光環的他,你究竟認識多少呢?現在,就跟隨Wazaiii的腳步,一起進入莊凱勛不願隨波逐流的「戲劇人生」,暫時拋開他在螢光幕前那七十二變的角色,深入窺探鮮為人知的「莊凱勛」!

「您畢業於北藝大戲劇系,科班出身的您是從小就如此熱愛演戲嗎?」

『人生很奇妙,以前我對表演是完全沒有概念的,小學以前我的個性甚至有點自閉,很害怕“開口說話”。年輕的我很陽剛,一直在改摩托車、打撞球,覺得看舞台劇這個行為太文青了,18歲前連一齣舞台劇都沒看過。第一次看舞台劇是高中和女友一起,一進去我就開始睡,睡醒後還跟她說這很娘耶!看不懂,下次不要再看了,哈哈!』

 玩出興趣的表演人生 

『這閉俗的個性,花了我很長的時間去克服,直到高中因為不愛唸書,索性玩社團彈吉他,開始接觸表演,從此開啟自己外放的個性,學著去跟人接觸交流,可是那時只知道自己喜歡表演的感覺,我並沒有覺得一定要成為演員。我沒有其他專長,大學直接鎖定戲劇系,因為唸戲劇系帥啊!剛開始接觸表演也是很模糊的,當時因為想考進戲劇系,希望自己多懂一些關於表演的技巧,我便透過臨演公司接了很多臨時演員的工作。但我不會設限自己,只要演戲,還會幫忙搬道具、裝燈、發一些傳單。進到北藝大才真正去思考到表演這件事情,北藝大很奇妙,它就像一個寶山,進去之後會淘汰一些沒有熱情的人,可是在學校裡面你會發現有很多人文、藝術的觀點,會讓我們慢慢培養出真正喜歡上表演的感覺。』

↑大學時期的莊凱勛不僅接臨演工作,在學校也會勤練功,甚至唱京劇,表現活躍。

 舞台劇是我的原點 

「可以和我們分享學校對您的表演生涯有什麼影響嗎?」

『北藝大其實是以舞台劇為主,但我不喜歡把那些經典奉為圭臬,例如莎士比亞對我來講就是太遠,它的劇本基本上是用古英文寫的,甚至將劇本翻譯三次以上,我覺得內容沒有連接點,很排斥。直到大三演了《奔馳縱貫線》,那是我第一部真的有角色,而且是擔任男主角的戲劇作品,隨後我開始接大量的表演工作,在學校大部份的時間都在練功,像是壓腿、練兵器、練身體、練身段、練唱腔。我覺得學校有很多完善的方式去養成一個藝術家、表演者,但是他們並沒有教會這一群小孩怎麼樣跟社會接軌、如何跟觀眾接軌,所以每個人出去都很孤芳自賞,不懂得和人家溝通,也不太了解必須先打開觀眾的興趣,才可以吸引更多人走到劇場。對於入門或啟蒙的表演者來講,學校是有一套非常完整、快速的方式,告訴你怎麼打開自己,怎麼去面對表演、面對觀眾的方式。但是所有的表演還是要從生活中去滋養。技法再漂亮,生命是空的,表演就會很匠氣。這些全部都是畢業之後才慢慢體會到的事情。』

↑就讀北藝大時,莊凱勛勤練壓腿、練身段、踢腿等功力。

 不屈就於市場需求的演員之路 

「您歷年演出的戲劇作品,大多都是屬於較深沉的角色,而非輕鬆偶像劇,請問是您自己喜歡這類的題材嗎?還是自己的某些特質讓團隊找上您?」

『我覺得可能就三個層面來說,一個是我外型長得比較濃烈;再來是我比較容易嚴肅的看待事情;以及我從小就對情緒的喜怒哀樂都很直接,沒有中間值,不太會隱藏,所以我的情緒起伏和角色一樣兩極。因為我不是市場上認為“漂亮”的演員,第一關篩選若是把外型納入考量,我早就被淘汰了,哈哈!台灣觀眾有好幾年的時間喜歡比較白淨、中性的男生,他們說我怎麼看都像一個大叔,很尷尬!一直到過了三十歲,台灣的劇種也多了所謂“男人的電影”,比較深層的探討故事題材,這才開始有屬於我的市場。我其實也不會排斥偶像劇,可是那對我來講是沒有吸引力的,我還是比較喜歡有生命力的角色。不難發現,台灣的編劇在題材創作上缺乏創新,加上觀眾的生活比較辛苦,大環境又不景氣,所以他們需要可以逃離現實的東西。尤其電視觀眾懶得思考,大家希望回家可以攤在沙發上轉轉台、笑一笑,想看的是輕鬆浪漫的內容,導致製作公司就大量拍攝這類型的戲劇。但那樣的劇種是有存在必要的,因為市場需要多元性。』

↑莊凱勛在《菜鳥》中飾演滄桑的老鳥警察,完美詮釋整部戲中最深沉的角色,讓他以此片榮獲第18屆台北電影獎最佳最佳男配角獎。

 演員的價值不侷限於被觀眾認識 

『觀眾開始認識我也是這一兩年的事情,我拍了很多獨立製片的電影,和影展屬性的電影及短片,但是這些對台灣人來講還是屬於小眾取向。直到演了《志氣》後,才開始有人在路上會喊:「欸!是郭教練!」大眾的口味演員沒辦法控制,我可能必須接演題材偏簡單的熱血青春偶像劇,觀眾才會認識我。有一陣子我覺得很沮喪,演了很多自己覺得很棒的戲,可是都沒有商業價值,也沒有人在乎我是誰。但我覺得,不管是哪一種藝術形式,表演也好、美術也好,都是生命力的展現。』

↑莊凱勛飾演《志氣》的郭教練,在片中嚴厲指導拔河隊的學生,卻又像爸爸一樣陪在她們身邊。

「在詮釋角色的過程中,是否和日常生活中的經驗有所連結會更好發揮?可以和我們分享至今您覺得最難詮釋的角色嗎?」

『角色的狀態寫實的話,會比較好找到連結點;但有一些角色很妙,如果劇本寫得夠好,我從扮演他的第一天開始,這個角色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可以說服自己這是真的,不用去假借其他生命經驗,而是直接進入角色的狀態。可是有一些角色遙遠,假設是醫生,會發生醫療過失這種和自己生命經驗比較不同的事,就得從中產生連結,這也關係到你生活的厚度夠不夠把角色帶回到現實裡。其實沒有最難詮釋的角色,每次最難的都是我的「下一個角色」,對我來說他很陌生,有時候要開拍一段時間才會慢慢的跟他找到連結。我會把每個角色都當成真人,一個人的生命很長、很複雜,從自己的人生過到別的角色,這是需要一個媒介的,但它並沒有那麼快出現。』

 透過不同角色的個性完整自己 

「您曾在一次的訪問裡說到:『不同的角色會賦予自己完整的心。』想知道在不同角色情緒的切換下,您是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

『我覺得不同的角色能讓我透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他們,而不是用莊凱勛的視野去看待每件事。我不會刻意調整自己的心態,就是要面對它,讓它在自己的身上發酵。角色情緒的“進入”是重要的,但“出”對我來講反而沒有那麼必要,它留在你身上不一定是壞事,也蠻珍惜這種感覺的。』

 

A post shared by annamyyou (@annamyyou206) on

↑莊凱勛在《麻醉風暴2》中飾演勢力又囂張的立委萬大器相當到位,不僅表情做足,連手勢都非常傳神!

「您覺得戲服的造型對一個演員來說是什麼?演戲的時候,戲服對您來說會不會幫助您更入戲?」

『身為一個演員,舉手投足間都要靠戲服幫助入戲,穿上戲服、畫了妝,對我來說彷彿是走入角色的「通道」。以前在學校唱京劇的時候,老師會督促你開了臉、穿上戲服後,除了戲裡的事情外其他都不要講,像是演有神格的關羽,更是要不得,這種入戲習慣就被帶到往後舞台劇及電視電影的演出。不過影像作品沒有這麼絕對,我們從底片年代過渡到數位年代,已經沒有那麼有壓力了,現場其實很歡樂,戲服之於角色的衡量標準就是放在心裡面。』

↑莊凱勛在《樓下的房客》中多半造型為體育服,還在劇中舉啞鈴,甚至露出健壯的好身材,舉手投足間就像一位貨真價實的體育老師。

「在您詮釋的眾多角色中,哪個角色的造型最令您印象深刻?」

『至今最印象深刻的,是《樓下的房客》的老張吧!他的確是尺度最突破的,只穿著三角內褲入鏡,但對我來說裸露上陣和拍攝約會吃飯的戲一樣,它都是表演。或許這也跟學校的訓練有關,以前不管學長或學弟一到後台就是脫光,可能那時候開始變得對展現自己的身體很自在。我覺得當演員會給予自己自信,因此不會去在意我有大肚腩或是奶子不夠大,因為都是漂亮的。瘦的人有瘦的美,肉肉的人有肉肉的美,你會變得比較有自信,不會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愧。』

↑《樓下的房客》的老張是體育老師,與房客陳小姐有許多激情戲碼。

 做什麼像什麼,演活每一個角色 

「不論是《目擊者》的記者小齊、《樓下的房客》的體育老師老張,又或是《麻醉風暴2》的立委萬大器,您詮釋角色到位,甚至比『莊凱勛』這名字更讓人印象深刻,忘不了您飾演過的每個角色,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坦白說,把自己變成任何角色,讓大家記住角色甚至大於我的名聲,我很驕傲。以前我對這樣的狀態感到享受,會一直拿出來說嘴,能夠保留自己的個性及私生活,走在路上沒人認得,我可以穿拖鞋倒垃圾、大口吃東西、拿衛生紙挖鼻孔…,我覺得角色的生命被完成了,觀眾會相信他是真的活在台灣。但在不久前聽到一位導演說:「你演活了每一個角色,卻從來沒有想過你自己的魅力在哪裡。」他告訴我演員之所以會被看、被喜歡,是因為你有某些氣息是普羅大眾所嚮往的,把角色演好那只是你的能力,可是如果我是觀眾的話,我為什麼要看?我要看的是你的魅力在哪裡?他讓我開始重新思考,其實這是一個雙向的等號,以前都是我等於角色,角色永遠不會等於我,我能靠近角色,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角色拉回來到自己身上。』

 

A post shared by GGGGblack (@ggggblack7541) on

↑看過《麻醉風暴2》的讀者肯定對這一幕恨得牙癢癢吧!

 將自己的魅力變為品牌 

『我快四十歲了,新的課題就是有沒有“魅力”,不是只要耍帥就好,而是我可不可以建立自己的「品牌」,它可以同時有很多特質卻沒有違和感。這件事對我來說蠻不容易的,我一直在變成角色,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魅力在哪裡。不過尋找魅力這件事情不單只侷限自己,有時候是在塑造一種大眾的期待,它可能會影響到票房、影響到影視產業,這個是相互的良性循環。坦白說我自己都明白,當一天的和尚就要敲一天的鐘,這只是一個造山運動,只是我把它丟掉十多年,現在才意識到而已。其實我還蠻期待四十歲後,讓觀眾對我的印象是很鮮明的,將「莊凱勛」這個名字變為一個品牌。』

↑莊凱勛流露出那堅定的神情,令人不著迷也難啊!

「在戲劇生涯裡,您有其他想要嘗試的題材或角色嗎?」

『沒演過的都想要嘗試!不過拍攝《目擊者》後,我對類型片就產生濃烈的興趣,原因是台灣很少有這樣類型的題材;再來是拍《目擊者》的時候,我有一點不甘心,因為我才剛開始認識類型片,覺得當時自己的表現也沒有到最好的狀態,拍完後才開始慢慢的懂一些東西,想再多嘗試演類型片。』(類型片為一種典型的商業電影觀念,好萊塢電影在其全盛時期所特有的一種創作方法,實質上是一種藝術產品標準化的規範。)

「那你有排斥的角色或故事題材嗎?」

『其實我排斥一直談戀愛的戲,好像都不用做事,只要一直談戀愛,生活都沒煩惱,是不用賺錢嗎?哈哈哈!但也不是所有的角色都不能談戀愛,那也太可憐了!只是談戀愛不能是整部戲的重點,除非我們有辦法把戲拍成像《巴黎野玫瑰》那樣純粹談論關於愛的故事,或者探討人的忠誠,簡單來說它的背後要有生命力的立足點,我才會有安全感。』

↑在電影《目擊者》中,莊凱勛和許瑋甯有多場對手戲,但並非單純的戀愛戲碼,還有許多探討人性黑暗面的題材。※吸菸有害健康

 初生之犢不畏虎,體驗人情冷暖剛好而已 

「耕耘多年,您於2017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演技受到肯定。而在演戲這條路上,是否有體會過所謂的人情冷暖?」

『一定有!但是這沒有什麼好怨懟的,就是以平常心去看待。畢竟沒有辦法證明自己,別人要怎麼給我機會?人情冷暖是比較悲觀的形容,但它就是你的印記。我以前在當臨演時,劇組一開始是喊“那個老師去換衣服”,之後才會帶入角色名字,最後變成“凱勛去換衣服”,到這一兩年是“凱勛哥去換衣服”。隨著頭銜的改變,再次提醒我責任重大,要扛得起這個名字,並珍惜、保護這個名字,讓更多人相信“莊凱勛”。我也感謝有這段過程,而且人都是互相的,如果你一開始是nobody,別人就叫你凱勛哥,你才會覺得很害怕啊!』

「入圍金馬獎後,下一個階段想達成的目標是什麼?有什麼新計畫?」

『應該是入圍奧斯卡,哈哈!沒有啦!是希望自己擁有更多武器,像是學習語言真的講了好久,但是一直沒有時間去落實,也希望自己能被不同的地方看見,可以和更多不同的國家、舞台劇場有合作的機會。每次跟不同國家的團隊合作都會令我驚艷,包括去年跟巴塞隆納的導演合作,他們拍片的方式和我們很不一樣,會因此打開自己的國際觀。我不會把自己侷限於台灣,哪裡有好的劇本就去吧!去了受到挫折,才會知道自己哪裡不足。』

↑莊凱勛和同樣以《目擊者》入為最佳男配角的李淳,一同出席第54屆金馬獎入圍酒會。

 與時俱進,不讓自己有被淘汰的機會 

「演藝圈競爭壓力大,除了前輩外,許多新生代演員如雨後春筍般竄出,台灣電影戲劇市場狹隘,是否擔心?」

『我不會擔心「被取代」,因為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風情,我看到的世界跟小朋友看到的不一樣,如果要我去硬學我也學不來,會噁心啦!我覺得把現階段的角色扮演好,自然就不會被取代,除非你一直擺爛,那被取代只是剛好而已啦!以前沒有網路媒介,沒有網路劇,反觀現在小朋友的機會越來越多,如果我們有這麼多新生代演員竄出頭,表示我們的環境更好了,其實是好現象。』

「台灣的演藝生態目前還是『靠臉』取勝,對於這個看臉時代您有什麼看法?是否會埋沒許多有實力的演員?」

『我覺得在所難免,人對美好的事物都有所追求,外表好的人在第一印象的起跑點是好的,不過最終還是會回歸到“續航力”這件事情。就算你是一個外表傑出的人,可是如果沒有持續學習,有更多年輕的後輩會取代你;若不斷充實自己,反而會覺得演出機會變多了。所有戲劇中各個面向的人都有,並非每個角色都是帥哥美女,假設你充實自我後,仍然輸給漂亮的臉蛋,在第一階段被淘汰掉,我覺得也沒關係,因為會去做這決定的製作公司,他們要的人才就是這樣。』

『我知道自己長這麼黑,看起來又是老臉,國高中時就長得像大學生,以前會很不甘心、會在意,因為機會一直被拿走,可是也不能怪他們。很多事情都是路遙知馬力,我起碼也醜到現在的歲數了,到這一兩年,接近四十歲的時候才開始釋懷自己的樣子,況且現在還是會有屬於這個年紀的困擾。這些不公平一定會一直存在,你沒辦法說什麼,很多事就是講求緣分,釋懷就好,這邊不需要你,總有別的地方會有需要你的時候。』

 輕鬆詮釋不同角色,但迷失於自己的人生當中 

「在演戲這條路上耕耘這麼久,您有過度疲累或是想放棄的時候嗎?」

『年輕時想放棄是因為飢餓,入不敷出、演出機會不多;長大後想要放棄,通常是因為在角色的時間太多了,自己的生活時間很少。我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演別人的人生,自己的人生所剩無幾,只能用實質的收入去照顧家人。當我身邊的親朋好友遇到生老病死的時候,我常常是缺席的,這時候都會想如果我不是做這行業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參與這一切?有多一點的時間陪伴大家了?還是會抱怨,但自己講一講就算了,畢竟我現在離開怎麼辦?中年失業我要去哪裡找工作?所以倒不會因為遇到難題選擇放棄,我反而會去挑戰。』

↑莊凱勛出席上海電影節,開心的和許瑋甯、李銘順等藝人合影紀念。

 戲可以喊卡重來,人生卻只有一次 

「您覺得能夠讓您繼續在演戲這條路上堅持下去的原因為何?」

『因為頭都洗一半了啊!沒有啦!開玩笑的!可以堅持下去的核心當然是自己的熱情,在追逐熱情的過程中,會出現很多關愛我的人,擔心我遇到挫折;但當我克服了這些困難,反而會變成這些人心中的驕傲,或者他們因你的成就而開心,這些都是支撐自己持續走下去的原因 。由於我臉皮很薄,不喜歡自己有愧於別人,也不喜歡認輸,每年參加影展及入圍獎項,當別人願意肯定我的時候,就會知道自己更不能逃走,因為有那麼多人希望我演出更好的作品。』

↑莊凱勛與知名女演員陳庭妮出席凱渥新春開工團拜

「您對自己的自我要求是什麼呢?」

『我對自己的要求,其實就是壓抑吧!尤其三十歲之後更壓抑,花很大的力量去改變自己,像是哪些事情不該做、哪些話不該說,這些行為都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壓抑後,在演戲時就可以讓那些壓力得到釋放,很剛好!我覺得現在藝人一定要持續的自我要求,才可以在演藝圈待下去。』

↑莊凱勛與演藝圈好友演員黃健瑋

「您時常在自己的社群平台上與大家分享工作、私底下的真實生活樣貌,身為一位公眾人物,請問您有特別想要傳達什麼訊息,或是使用自己的影響力改變什麼嗎?」

『想傳達生活態度吧!不論是分享工作、私底下的生活,這都是屬於自己的一部份。其實目前沒有想過要用自己的力量影響事情,我能力範圍內可做的,只有“傳承”這件事。因為這是我的專業,對它有責任,如果行有餘力想要做一些和自己所學相關的傳承,讓它可以留傳下去。改變不會是一個人的力量,等我們把傳承做好,接受傳承的人變多了,它自然而然會慢慢的改變一些事情。』

↑莊凱勛的Instagram上除了工作照外,也可以看見許多他私底下較生活的一面。

 享受當下,認真過生活,就是善待自己的方式 

「對於現階段想成為演員的年輕人,您有什麼建議?」

『把生活過好吧!所謂的把生活過好,是你有沒有在屬於你的世代裡,用你的方式認真過生活?要達到「認真生活」,不能只愛惜自己,只愛自己就完蛋了!我覺得你必須愛這個世界,多過於愛你自己。再來就是一定要誠實用心過活,誠實很重要,如果不誠實,你的作品相對來說就不會誠懇。現在的世代跟以前不太一樣,我記得我在剛入學的時候,同學間會熱烈的討論電影,交流的內容也相當深沉;反觀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是西風東漸的關係,加上3C產品的快速傳遞,他們接收訊息非常快,語言及文字對他們來說已經變得沒那麼重要了;看完電影後,你問他剛剛電影演些什麼?雖然他們是有感覺的,但不會比喻,即便臉上掛著兩行淚走出戲院,也只會說電影很好看、很好哭。其實我能理解,因為現在是處於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不能怪他們,文化在變,這是這個世代呈現給他們的樣子。』

「最後,時尚對您來說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它就是一個生活態度,而不是跟風、趕流行。當「時尚」和「跟風」有所連結時,它就死去了;一旦某種風潮開始盛行,就表示有另外一個風潮也準備崛起,所以我覺得它唯一存活的那一瞬間,只有它第一次出現且被關注的時候,在受到人喜歡後,它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後記:

執行此次專訪前,Wazaiii編輯其實是忐忑不安的。為何這麼說呢?因為居然要和《麻醉風暴2》中令我恨得牙癢癢的立委萬大器面對面!當他一踏入相約的地點,現身於編輯部面前時,只見他宛如政治人物作勢要與我們握手寒暄,撞見這親切的舉動,你不禁會納悶想著:「難道他還沒下戲呀?」同時卻也驚訝原來我心中最會詮釋反派角色的莊凱勛,竟是如此的有親和力。專訪的過程中,他時而嚴肅,時而幽默,還會和Wazaiii編輯們閒話家常,不管談論什麼話題,莊凱勛字字句句皆透露出自己對於表演的熱愛。

閒聊時他提到,當初用浮誇的表演方式在詮釋萬大器這個角色,甚至有點惡搞,導致全民留言灌爆他的粉絲專頁,只因他那逼真的演技。面對網友的謾罵,莊凱勛不感到意外,還會直接回覆網友:「安啦!我們都是要做大事的人。」、「權綱兄,下一屆選票拜託了!」從言談之中,不難發現眼前這位穩重又謙虛的成熟男子,除了讓角色成功活出戲外,還藉機展現自己俏皮又逗趣的一面。

 

A post shared by annamyyou (@annamyyou206) on

在撰稿前,Wazaiii編輯重新複習他近幾年的作品,不論是《志氣》裡嚴厲指導學生的郭教練、《菜鳥》既頹廢又滄桑的老鳥警察,或是《樓下的房客》性慾無窮的老張,甚至是《目擊者》中誓死追查真相的記者小齊,任何一個角色,都因他的詮釋更加出色。我認為,莊凱勛就像一條變色龍,演什麼像什麼,他不在乎自己的外型是否被認同,只重視飾演的角色有無被記住。在看此篇專訪前,或許你叫不出他的本名,只記得他演過的每一個角色,但從現在開始,請記住,他是莊凱勛,他對鏡頭說故事,不僅期待被看見,更希望讓角色的感染力入侵我們的體內。成功沒有捷徑,莊凱勛選擇持續耕耘、腳踏實地,一切為了努力證明自己的實力。那你呢?在熬出頭的那天來臨前,你是否有足夠的決心與毅力,讓自己隨時處於最佳狀態,等待被眾人看見的瞬間呢?

 

 關於莊凱勛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2015年獲得生平第一座電視金鐘獎肯定,隔年以電影《菜鳥》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走了數十年的演藝之路,從臨演開始到成為專業演員,一路跨足電影、舞台劇、電視劇。他以扎實的自我要求將每個角色的血肉深刻地表現出來,深深抓住觀眾的眼睛和心。

 

Editor /  責任編輯:森姐

場地協力:UNCLE 廚棧

◎Photo Via:小余, 莊凱勛FB官方粉絲專頁INSTAGRAM, 《樓下的房客》FB官方粉絲專頁《志氣》FB官方粉絲專頁, 嘉揚電影有限公司, 伯爵 Piaget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