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米蘭設計師向歷史取經已成秀上常態,勝者為王,敗者則淪於無稽之談”


Wazaiii

2019-2-25

|Wazaiii FW19趨勢|

米蘭時裝週重點整理

Wazaiii編輯常認為,時尚設計師大概可以分為以下幾種類型,一是「天賦異稟 下手如有神」型,二是「後天努力 黑夜當白天」型,最後一種,我想是為數最多的,則是「被虐傾向 設計是天命」型。

不然你們想,一年365天,品牌除了基本款春夏、秋冬兩季,高訂再各一季,早春或度假系列加一、早秋系列再加一,別忘了還有男裝、附牌、支線,更別提還有些設計師身兼不只一個品牌的創意總監……看到這,每次讀到那些要求品牌要季季搶眼、標標中的的評論時,心中總會不捨的冒出一句:Just give them a break!

想不到,本季的米蘭不但非常精彩、完整性也相當之高,論設計、論靈感、甚至論議題性都不在話下。究竟19秋冬的米蘭大秀流行些什麼?這群義大利魂又如何大爆發?恭請各位看倌們跟著編輯部一起探密!

Bright Color 撞色撞到翻天覆地

Flower & Color-Blocking 花與撞色

Miuccia Prada以「浪漫解剖學」為題、Lady Gaga的「Bad Romance」為背景音樂(嘎嘎嗚啦啦那首沒錯),持續深究最光怪陸離的哥德式浪漫主義,翠綠為底的繽紛印花裙再於腰線縫上綢緞立體玫瑰花,強悍輪廓與不可一世的睥睨神韻,連《科學怪人》的作者瑪莉雪萊看完都想來杯血腥瑪莉。

最了解女人「充滿罪惡感之歡愉」的Francesco Risso,本季將唯心論的赫密士主義分化,Marni看似離奇的設計,實則是將感性的大腦與直覺性的賀爾蒙分離,OK我知道有點玄,簡單來說,黑、白、殷紅、亮橘、更深的紅、更偏黃的橘這些理應俗氣的配色,在金屬鏈條包裹住綢料、毛絲、壓紋皮革後反倒愈看愈有意思,驚濤駭俗,捨我其誰?

Print & Painting 印花與畫作

自從Versace被Michael Kors集團收購之後,Donatella首度非全權掌舵的大秀,是否能夠(或被允許)接續上演浮誇至上的義式盛宴,成為時尚迷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住口!女王回來了!19秋冬玩膩撞色的Versace,這次摒棄完美至上的社群亂象,大撞特撞「非第一眼美印花」,腥綠色羅紋上衣搭配天藍色數位印花,裙擺高衩處襯了塊玫瑰金綢緞、腰際縫上亮黃色蕾絲,最後再掛上桃紅色金釦背心,Girl, I see you SO WELL.

設計師向歷史取經已成秀上常態,勝者為王,敗者則淪於無稽之談,而MSGM絕對是當中的領頭羊之一。本季以70年代由Giancarlo Politi創辦的藝術雜誌─《Flash Art》作為靈感,當時不過度解讀畫派的趨勢,是Massimo Giorgetti最為醉心的創作型態,因此他索性將當中的繽紛畫作,結合極為當代的潮流剪裁,被問到─What’s so obvious in fashion? “Timeless” is the answer.(無時、無實即為解答。)

Knitwear & Japan 針織與日本

秀上全部都是針織,全部都是。當然,Missoni家族65年來打造的Knitwear口碑不在話下,Angela Missoni揮別以往秋冬傾向選擇亮度與飽和度皆低的用色,本季結合橘黃色的掛毯印花,融合絕不能妥協的大地色系,搶眼卻收斂、份量夠卻不沉甸甸至令人生厭。

色彩和印花一直是Emilio Pucci的「鎮牌之寶」,而設計團隊這次特別飛往東京(a.k.a.撞色之都、霓虹天堂、潮人調色盤……)找靈感,義大利人有與生俱來的自傲,因此你當然不會在秀上看到直截了當臨摹的和服、浴衣,然而從斜裁配滿版印花、橘紅V線搭配鵝黃高領及豔抹卻不失真的布料用色,完全可以感受設計師將澀谷的大膽成功內化,一針一線縫製成了義式的多情。

Bright Red 鮮紅

一直以來和「優雅」、「嫻淑」等詞脫不了關係的Salvatore Ferragamo和No. 21,本季也加入了大膽用色的行列!在上秀前幾天突然宣布Paul Andrew(之前以設計鞋履為主)為新任時裝系列創意總監的Ferragamo,一套套Dressed-up但Buttoned-down的洗鍊系列中,蘊出耳目一新的色調,有如Judy Garland靈動卻得體的神韻,高領皮革連身褲搭配清粉色風衣,腰處的伸縮綁帶更是宣告著品牌已正式睡醒,街頭與高級時裝靠攏是誰也抹滅不了的事實。

同樣以一身鮮紅替系列增添亮點的No. 21,Wazaiii編輯看完大秀直播時,腦中不斷回想到Brian De Palma於1980年代執導的情色驚悚片《Dressed to Kill剃刀邊緣》,從頭到腳一氣呵成的用色,有殺手般的危險氣場,卻完全不失女人味。Alessandro Dell’Acqua將華達呢斜紋防水布料與針織羅紋結合,愛穿不愛穿、愛露不愛露,等等,手上拎著的不是血滴子,只是一枚亮紅色小包啦!

Dark Yellow 土黃

一向給人實事求是、空靈舒適、Slim-cutting、Minimalism印象的Jil Sander和Max Mara,在19秋冬的米蘭秀上,不約而同選擇以土黃色點亮整個系列。Jil Sander以未收邊的深黃羊毛面料,剪裁出帶點「軍裝混和服」概念的中性外套(如果世界上有誰舉辦了外套設計大賽,記得邀請這對夫妻,他們絕對可能奪冠。吧。),本季Luke和Lucie Meier著重在去蕪存菁的洗鍊美學,在充滿爭議、譁眾取寵的時尚產業中,唯有誓死成為擇善固執的一股清流,方能締造品牌口碑。

如果你以為Max Mara只有駝色大衣上得了檯面,未免也太小看這個近70年來屹立不搖的骨灰級老牌。當50年代的時尚圈自認「高級訂製」將成為時裝趨勢,洞燭先機的Marina Rinaldi立刻嗅準Ready-to-wear趨勢,遂為大千世界的成衣先驅(你看現在),Anyway,拉回現代,Max Mara一樣是大衣界的先驅,黃色的針織外套搭配Matchy-matchy的短版大衣和壓紋皮靴,居然合理到不行!一個品牌能靠一件單品上闖出名號,季季奠基於此改寫設計,其實比什麼都還難、還有挑戰性。

Those with no colors......

當然,有些品牌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出現高調搶眼的用色,這群設計師唯一奉行非黑及白之原則,然而順應著時尚界著用亮色面料的趨勢,他們只好跨出舒適圈,嗯對,灰色和米色對他們而言就很用力了,Credit還是要給一下。18秋冬是我第一次注意到Giada這個品牌(同為他們的第一場秀),當時看著秀上一套套剪裁乾淨、用色卻極度保守的Look,我心中只有一句:「Another minimalist brand? Enough is enough.」結果走到第三季的Giada完全賞了我兩個耳光,不但Cutting更為成熟、輪廓更為時髦,這套鐵灰色綁帶外套更是美到讓人美叮噹!

如果你記得Marc Jacobs在1993年替Perry Ellis設計極為Grunge感的系列後立刻被品牌炒魷魚,或曾經瘋狂著迷於90頹廢風格的Christian Francis Roth和Anna Sui,實際做成衣服後卻總被罵到人仰馬翻,你應該就明白追求精準的高級成衣,和「Grunge油漬搖滾風」之間早已存在著一條隱形的分隔線。Agnona在Simon Holloway的詮釋之下,有如素淨版Grunge的設計令人驚艷,一樣寬鬆、仿舊、帶有層次感的設計,換上的是棉麻混紡的米色布料,Kurt Cobain當年的頹喪感當然是帥到讓少女牙疼,不過誰曉得,或許雙層華達呢面料有望取代當年的法蘭絨襯衫?

70's Disco 金光閃閃之惹人愛嗎

Sequins & Gems 亮片與寶石

曾有朋友跟Wazaiii編輯說:「欸,我真的不曉得GUCCI好看在哪欸,為什麼你這麼喜歡它?」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何好像不管Alessandro Michele設計什麼衣服、傳遞什麼概念,再怪、再花、再特立獨行,我總是笑笑的照單全收。(當然不是通通買下來,是已經被他催眠成腦粉)

來到19秋冬,Michele一樣醉心於70末的Disco舞廳元素,鑲滿金蔥的絨布、閃閃發亮的流蘇、滿版刺繡與大顆寶石就這樣招搖的掛在耳際和領口,脖子上的尖銳鉚釘,是劃破理想主義的利器,好像下一秒就要衝入銀行的面罩,則是雌雄同體的自我省思。不分性別的浪蕩不羈、以實驗性手法向懷舊文化取經,總是有趣、卻不屬於任何刻意營造的主流審美,我想這就是GUCCI收服我的最大原因。

Fringes & Ruffles 流蘇與荷葉邊

會認識Attico這個品牌的人,多半都是因為設計師是Georgia Tordini和Gilda Ambrosio兩位義大利街拍達人,好,至少我是。(Gilda好美……)我總覺得每個女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渴望鎂光燈青睞的女孩,穿上閃亮亮的衣服讓男人折服、女人忌妒,這些想像出來的衣服不見得衣櫃裡有,買了也得藏在閣樓。

閣樓,正是Attico在義大利文中的意思。大肩線和銀河般的長流蘇,踩著比Disco舞廳的唯一光源─閃亮亮長靴,或是乾脆把滾著荷葉邊的霓虹燈直接穿上身,再套上寬大摺皺的黑綠色長靴,Over-the-top、撞色撞到甚至有些俗豔,Georgia和Gilda的女孩用服裝說話,但自信才是最嘹亮的獨白。

Laces & Mini Skirts 蕾絲與迷你裙

70’s時尚圈之所以成為千禧後設計師爭相回味的年華,正是在那個越戰打得火熱、愛與和平成為口號的時代,唯有狂歡才是身處不均衡社會中的心靈解套,而心中崇尚的自由在擁擠的舞廳中,遇熱昇華成了粉色空氣,飄到2019秋冬,遇冷落在Marco de Vincenzo的每寸心緒。

What’s your favorite thing? de Vincenzo以此話作頭,帶領觀者走進他萬花筒般的綺麗夢境,海軍藍與勃根地紅交接的單袖流蘇洋裝、Polka dot透視蕾絲上衣搭配腥綠色亮片短裙,只怕不夠閃、不怕太浮誇,來人啊!Lipps Inc的《Funky Town》給他點下去!

80's Rebel 復古回歸之反叛宣言

Bad gals rule, 壞女孩當道

時序推至80初期,不管妳有沒有經歷過這個年代,都應該認識當年呼風喚雨的時尚活字典─瑪丹娜娜姊,梳得飛高的捲髮、身穿奇裝異服配上一張I’M THE BOSS表情,「壞女孩裝束」是八零的精神寄託,也是「大眾設計師」Jeremy Scott對於美國消費主義的叛逆反動。

50年代當電視開始興起,而美國大眾也終於對於付費產生流動的概念,手裡抱著微波後的TV dinner、死守著會發亮的小盒子成為人們下班後的新型態消遣模式,19秋冬的Moschino融合了兩個年代的思維,滿版的折價券套裝、遊戲機台圖騰,甚至是三色豆、肉餅、土豆泥等電視餐配備,全都原封不動跑到模特兒身上,哦當然,Moschino女孩們出門前沒有花三小時在頭髮上噴定型液是不會出門的。「正因為這個時代沒幾個我喜歡的設計師,所以我才決定自己當一個。」OK,傑洛米您說了算。

Androgyny 中性至上

另一個流行於八零年代的元素便是「寬肩」,將男裝剛直、堅毅、霸氣的質地放在女裝上,引領此項風潮的不是別人,正是親愛的黛安娜王妃。還沒走出失言風波的Dolce & Gabbana(可能要感謝Philipp Plein多少分散了原子彈等級的中國網民輿論?)本季再次證明可能他們辱華、他們愚昧,但當談的是設計衣服,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還真有兩把刷子。

寬簷禮帽配上肩線明顯的大衣,豹紋和紙飛機式翻領成為霸氣女性的代名詞,一身黑在酒紅色背景顯得高端,從日裝到夜裝、綢緞到印花都精彩的系列中,精緻的金、銀雙色飾品綴在髮梢、領口、手拿Clutch上,就連亮面豹紋也在與繡有紅寶石的領結搭配之下,顯得落落大方。

Vintage meets streetwear 今古碰撞

復古的八零除了是精品設計師的靈感搜刮地,沒想到就連潮流品牌也能借題發揮。

當Teddy Quinlivan頂著娜姊專屬的浮誇假髮走出,嘿,又是80,蓬鬆的豹紋寬袖洋裝搭配斑馬紋楔型高跟鞋,撞色的櫻桃紅在皮帶、髮飾及手拿包上大放厥詞著:「我是全場焦點,其他女人都退下!」發亮的黑色套裝女也不甘示弱,踩著濃紫色毛拖,綁上Logo寶石Choker,有夠古怪、有夠直接,卻也也夠可愛到讓人會心一笑。

So......

寫到這,眼看這些米蘭設計師在舞台上發光的身影,我只能以雙膝撞地回應。

沒有原則,是米蘭時裝週的最高原則,要搞浮誇,這群義大利人比誰都還高調;要引經據典,厚厚整本時尚史他們倒背如流;要跟上潮流,他們儀態自若、邁開的步伐卻又大又穩。

米蘭的自傲是性感的、古怪是有趣的、浮誇是恰到好處的,米蘭啊米蘭!Ti amo.

 

Editor/ 責任編輯:Eddie Ma

◎Photo Via:Vogue Runway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