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人類與 COVID 間發生的情愛糾葛,像極了大庭葉藏搞笑的種種舉措。”


咩噗

2021-6-12

《人間失格》日本文學家太宰治的厭世金句,其實是新現代佛係思考?

太宰治小說《人間失格》男主角大庭葉藏用一句「我的一生在眾多恥辱中度過」與書名呼應作結。看似魯蛇至極點,卻引人省思。然而不是每一個人天生就有自省能力。就算有,也多半對自己充滿誤解,更遑論對於周身的親朋好友與陌生人。雖說人與萬物的區別是因為人類自稱有智慧,但大智慧與賣弄聰明天差地別。人類是地球唯一的威脅,應該沒有人會反對。


「⋯⋯他們變成徹底的利己主義者,並視其為理所當然,不是也從沒懷疑過自己嗎?若是這樣,倒是輕鬆。然而,所謂的人真正就如此滿足了嗎?⋯⋯越想我就變得越是糊塗,最終使我陷入似於古怪人的不安與恐懼中。我幾乎無法與旁人交談,因為我不知道說什麼,該說甚麼。」——大庭葉藏

↑除了太宰治,網路上的迷因梗圖也常出現各種厭世思考與厭世金句

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落選者:當代文青教父村上春樹

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落選者:當代文青教父村上春樹 「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村上春樹《舞·舞·舞》 「哪裡會有人喜歡孤獨,不過是不喜歡失望罷了。」——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每個對於文化與文學有興趣的人(講文青太籠統了,再說文青現在已經快淪為一種貶義詞了),絕對能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人際關係與信任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人際關係與信任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覺得最近好不平靜,感覺這一年內好像發生了很多令人驚訝和措手不及的事情。 尤其是最近武漢肺炎的爆發,更是讓大家人心惶惶。 本來應該是個開開心心的過年團圓時節,卻搞得大家有家歸不得,好不容易有假可以帶家人或是跟朋友出去玩,幸運一點是

有一張梗圖相當佛系。將地球想像成一個活生生的人,讓地球生病的就是可恥的人類,說人類是地球的病毒實至名歸。人類在地球的肺肆虐——亞馬遜森林濫墾濫伐,導致大量植披生態受到巨大影響,讓地球悄悄染上肺癌。無法正常呼吸代謝的大氣,搞得臭氧層破洞了,調節溫度的功能喪失,最後地球發燒逼死了站在融冰上的北極熊…。

 

病毒般的人類繼續荼毒著地球的血水——海洋。核廢水透過溝渠排進大海,魚變種了海底的生物也跟著生病。病毒般的人類,不但是原罪,還活在自以為有大智慧的想像世界,對地球毫不畏懼。肖貪的人類病毒在眾多恥辱中苟且偷生,代代繁衍,蠶食鯨吞著地球,無恥的寄生於它並毀壞著它。  

梗圖故事很搞笑卻透徹。COVID-19 是地球的疫苗,正開始為地球汰舊換新,讓猖狂的人類瑟縮家中,躲避殺戮。因為 COVID 疫苗使病毒們紛紛畏懼,收斂起從前張狂肆虐,荼毒地球的各種手段。飛機不飛了,工廠也停工了。蝸居躲藏外,是民間信仰中「阿鼻地獄」般的生死凌虐。在人類因病毒快樂缺氧的此時此刻,地球也許開始能呼吸了呢?COVID 的出現,使羞恥無數的人類正視畏懼,COVID 是如此的不可逆,像是一劑特效藥,醒腦且驚心。

如病毒般存在的人類啊!人類與 COVID 間發生的情愛糾葛,像極了大庭葉藏搞笑的種種舉措。如果太宰治還活著目睹地球正發生的一切,也許會生出某種莫名其妙的幸福感吧?人間失格小說裡那位無以為家,到處吃軟飯的傢伙,再也不可恥了吧?用小說的敘事,描述地球上正在發生的災難,如同以超巨大的顯微鏡微觀著忙碌的地球,人類只是一群軟土深掘,危害地球的狡猾病毒。COVID 儼然成為地球殘酷的救贖。太宰治若活著,是否會認同自己看見真正的聖母瑪利亞光環?

戴上 Blancpain、Omega 等「海洋系」手錶,隨身潛入蔚藍的自由之海

戴上 Blancpain、Omega 等「海洋系」手錶,隨身潛入蔚藍的自由之海 手錶對於我來說,不太像是拘束我的單品,雖然我在意時間,也希望別人守時,但手錶更像是象徵冒險跟自由的符號,當我戴上它,我可以上天空、也可以去海底、甚至能夠與哥們來場久違的戶外露營,安靜的時候,輕輕地上著鍊條,聽齒輪轉動的聲音,那是一種安

小松菜奈:厭世只是貼在她身上一張無趣的標籤

小松菜奈:厭世只是貼在她身上一張無趣的標籤 「要呈現出男生理想中的女性模樣,真的好難。」媒體總是將這女孩與「厭世」劃上等號,標誌性的齊劉海與黑色長髮像幅畫框,清晰的凸顯出印在白透臉龐上的百無聊賴,正巧對上了Karl Lagerfeld的胃口,這張高頻率出現在Chanel時裝週的日本臉孔漸漸吸引各方注意,生

「儘管我對人類極度恐懼,卻怎麼也無法對人類死心。於是我藉著搞笑這一條線,與人類保持了一絲的聯繫。」——by 大庭葉藏

COVID 是地球對人類最後的求愛,這份愛玉石俱焚,卻啟迪人心。身為人類這樣可恥病毒,在地球上予取予求,非法帶給人們小小的樂趣與滿足,莫如說地球是使人類心曠神怡的妓女,這地球上合法的東西反而可怕。那些保障資本主義繼續氾濫獲利的各大公約,想想使人發噱。如果人類覺得自己從一出生就是沒臉見人的病毒,地球會不會變得非常健康,這樣佛系的邏輯,連病毒自己都會陶醉。在恥辱的寄居地球的時刻,為蝸居在 COVID 解放世界的片刻,反省自己曾經做過如疾病般折磨地球的作為,明白身而為人的恥辱,是多麼佛系且悠揚的罪與罰。

 

◎Photo Via:Instagram(@jhemeisi), 達志影像, Unsplash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