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性別是流動的,不是由衣服定義穿著者的性別,而是由穿著者定義衣服的性別”


Elise Ay

2018-10-11

時尚設計中的性別展演

時尚中的性別,從來都不是固著的概念,而是流動的美學嘗試,也是企圖打破社會僵固的性別刻板印象的現代化反擊。近幾年來,時裝週伸展台上,也有越來越多品牌不再將其男、女裝劃分成兩次的時裝週來走秀,而是統一在更受關注的女裝Ready-to-wear秀上,和世界分享最新一季的男、女裝設計。

上週剛結束的2019春夏時裝週,女性賦權(female empowerment)是各大品牌隱性的設計敘事線,無論是Alexander McQueen剛柔並濟的女戰士形象,還是Comme des Garçons以變形的身體申說「時尚不應該有界限,賦予女性更大的身體自主與空間」,又或是許多品牌紛紛用上的結構性肩膀設計,衣著有稜有角的寬大肩線,刻意凸顯女性的力量,都一次次呼應當今#MeToo的話題。時尚也可以很政治,很有意識的表達對於社會議題的觀點。

 
 
 
 
 
 
 
 
 
 
 
 
 
 
 

Alexander McQueen(@alexandermcqueen)分享的貼文 張貼


↑Sarah Burton本季靈感為女性工作者的一生的拼鬥─出生、受洗、婚禮至下葬,以堅挺皮革、廓型胸衣、維多利亞式禮服營造Alexander McQueen的現代女戰士形象。

↑經過共十季以抽象手法挑戰時尚界線的川久保玲,本季向內探索真實而脆弱的女性自我,像是懷孕一般的突起襯墊和強調臀部擺動的外套剪裁,不難看出Comme des Garçons對於女體負擔的感同身受。

性別與身體,一直是討論時尚時,絕對會被提起的首要論題。有人認為,沒有穿上身體的服裝沒有意義,唯有身體上的服裝,才有資格被認定為「時尚」。對許多設計師而言,性別也非設計時考量的要點,性別是流動的,不是由衣服定義穿著者的性別,而是由穿著者定義衣服的性別—它可以有性別的分野,也可以沒有性別。

Givenchy設計師Clare Waight-Keller,受到作家Annemarie Schwarzenbach探討性別流動的書寫啟發,2019春夏系列即以「雙性」為設計核心,企圖打破各種社會強加在女性身上的性別枷鎖,以俐落的剪裁,及不特別凸顯身型的版型,給予女性身體的自由,也將一些歷來被視為「女性化」的粉彩色系,用在男性正裝上。除了Givenchy外,也有許多品牌選擇男、女裝同走,試圖消弭兩性服裝間涇渭分明的界線—Tod’s、Emporio Armani、Gucci、Balenciaga……等品牌,在同一場秀上的男、女裝裡,可以看見同樣的元素,以不同的版型及剪裁來呈現,同中有異,異中有同。Maison Margiela則以男模穿上女裝,呈現其服裝的中性,或說無性別,不只有女性才能穿裙子,也非特定的服裝才適合特定的性別,衣服沒有性別,性別由穿著者定義。

 
 
 
 
 
 
 
 
 
 
 
 
 
 
 

GIVENCHY(@givenchy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GIVENCHY(@givenchy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Clare Waight-Keller受瑞士女作家Annemarie Schwarzenbach啟發,讓女孩穿上男裝的變形,男孩衣著的配色則走向淡雅中性,告別Chloé時期的波西米亞爛漫,現在的Givenchy在雌雄同體中拾獲強悍美學。

 
 
 
 
 
 
 
 
 
 
 
 
 
 
 

Tod's(@tod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年初才宣布告別創意總監體系的Tod’s,本季在強調中性剪裁的女裝上仍保留駝粉色元素。

 
 
 
 
 
 
 
 
 
 
 
 
 
 
 

Emporio Armani(@emporioarmani)分享的貼文 張貼


↑17年在巴黎,18年在倫敦,本季回歸米蘭的Emporio Armani強調航空迷幻,銀灰色系的男女裝告別涇渭分明的性別意識。

↑從來就沒在意男女裝之別的Alessandro Michele,2019春夏照舊,讓Gucci男孩們穿上桃紫色西裝、復古流蘇褲、印花連身洋裝也無所謂。

↑Demna Gvasalia以數位影片開場,一件件箱型方肩大衣、皮衣換穿在Balenciaga的男女模身上,宣告品牌的強勢凌人不分性別。

 
 
 
 
 
 
 
 
 
 
 
 
 
 
 

Maison Margiela(@maisonmargiela)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ison Margiela(@maisonmargiela)分享的貼文 張貼


↑John Galliano從不按牌理出牌,本季在Maison Margiela秀上讓男模穿上洋裝,女模則是以硬挺正裝現身,一向以反叛的精湛工藝突破衣著疆界的Galliano,男女裝混穿照樣令人驚艷。

因Hedi Slimane新官上任三把火而備受爭議的CELINE,儘管迷你雞尾酒裙與極顯身形的亮片低胸設計,彷彿又回到傳統父權下男性凝視的女性著裝想像。然而Hedi Slimane所推出的男裝,同時也提供女裝尺寸,男裝不只是男裝,也可以是想著正裝的女性的另一種選擇。

↑Hedi Slimane在CELINE的首發作雖爭議不斷,然修身極黑的男裝系列同樣照顧到女性消費者,也說明了Hedi的八零中性思維。

2016年起,Zara開始推出「無性別(Ungendered)」系列,引發正、反兩面不一的評價。它被抨擊是個僅為跟上潮流,卻不用心的企劃。他們僅將最基本的寬鬆單品—T恤、牛仔褲、帽T、棉褲,套上不同生理性別的身體,而寬鬆的版型雖然不強調身體曲線,但也無法進一步論述所謂的中性或是無性別的概念,似乎只是拿掉男裝、女裝的區別而已,然而不再以性別定義服裝的企劃出發點,也讓Zara得到不少褒獎。


↑Zara的Ungendered Collection(無性別系列)讓男女穿上同一件衛衣、牛仔褲,寬鬆版型和無性別色調屏棄男女裝差別,重新定義休閒時尚。

由於時尚從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開始,寫作者與閱讀者大部份都是女性的緣故(當時有許多對時尚有興趣的文學家,只能以女性假名在刊物上發表評論或介紹),這樣陰柔、女性化的特質,讓時尚被歸類為娛樂,或是不嚴肅的小道流行。然而時尚卻也是最強而有力的性別展演,透過穿在身體上的服裝,生理性別不再是唯一,而有了被重新詮釋、定義的機會與可能。

2019年的時尚不再侷限於性別,或是傳統所認定的「女性化」特質,時尚的內涵,由穿著這些設計、衣服的人物,各自表述。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