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在聖羅蘭的美學宇宙中,也透過想像而企及遠東的國度”


Sylvie

2019-1-25

想像與顛覆:聖羅蘭的東方幻夢

「在Y香氛之後,我想要一種濃郁、沉重而衰頹的香氣。我希望『鴉片』充滿蠱惑,而且它的氣息喚起我喜愛的種種:細緻美妙的東方、中國的皇朝,以及異國情調。」—聖羅蘭

猶記得2011年Louis Vuitton春夏系列中,揉合著鮮明的中國服飾元素,以及屬於西方1970年代不羈的華麗與叛逆。這樣的結合恰好遙向將近三十五年前,聖羅蘭的「中國女人」(Les Chinoises)系列致意。回顧1977年,聖羅蘭年方四十,在暫時的沉寂之後,他基於對一座遠東國度的豐盈想像,推出了驚世之作「中國女人」系列,大量援引中國綢緞、絲絨等材質,以及漢朝玉器或明代瓷器的圖案,並結合皇族男性服飾的造型與剪裁。繼性別曖昧的女性燕尾服「Le Smoking」之後,聖羅蘭這次將東方權貴的服飾象徵帶入西方女性高級訂製服,構成又一次的顛覆和踰越。

↑聖羅蘭在其巴黎寓所,攝於1977年。背景為16世紀明朝佛陀像© Photo André Perlstein private Collection

就在同一年,英吉利海峽對岸,英國龐克樂團「性手槍」(Sex Pistols)以《上帝拯救女皇》(God Save the Queen)一曲,批判皇族體制與社會規範。而向來將次文化納入其生活方式和設計的聖羅蘭,在以「中國女人」系列再度備受矚目之際,更推出香水史上惡名昭彰的作品「鴉片」(Opium)。「在Y香氛之後,我想要一種濃郁、沉重而衰頹的香氣。我希望『鴉片』充滿蠱惑,而且它的氣息喚起我喜愛的種種:細緻美妙的東方、中國的皇朝,以及異國情調。」聖羅蘭如此描述,並言及「瘋狂的愛、一見鍾情、致命的狂喜」。「鴉片」香水不僅因名稱備受爭議、引發反對藥物團體和中國裔族群的抵制,其瓶身採用塑膠材質,更是高級品牌香水前所未見,其造型則指涉日本器物「印籠」。將禁忌與毒品連結到人的慾念和渴望,「鴉片」一上市即炙手可熱,並熱銷長達三十年,其經典地位媲美香奈兒的五號香水 (N°5),而曾擔任「鴉片」香水的歷任模特兒包括了凱特‧摩絲(Kate Moss)。

  聖羅蘭聲名狼藉的「鴉片」香水瓶。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 Yves Saint Laurent / photo Sophie Carre

想像中的東方國度
一如聖羅蘭所說:「我透過夢,觸及每一個國度。」當他於1977年推出富含中國情調的作品時,他未曾踏上中原之土,而是透過閱讀書籍、收藏品鑑東方文物、觀看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的電影《上海小姐》(The Lady from Shanghai)等片,以及參觀距離其寓所不遠的吉美(Guimet)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展開一次次東方神遊。巴黎聖羅蘭博物館舉辦的開館後第一場特展「聖羅蘭:東方之夢」(Yves Saint Laurent: Dreams of the Orient),即呈現了這位具有豐沛想像和巧思的設計師的東方情調之作,展覽也並列借自吉美博物館等單位的文物。

 聖羅蘭受中國文化薰陶之下創作的服飾,左至中的作品來自Autumn-Winter 1977 Haute Couture collection; 右方作品來自1977 Haute Couture collection © 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 Sophie Carre

本展覽第一個單元即是「中國皇朝」(Imperial China),除了呈現「中國女人」等作品和草圖,也完整展現聖羅蘭為「鴉片」香水瓶畫的多張圖稿,還有他構思產品宣傳的文件,顯示他對這款香水的鍾情與重視。另一個單元則聚焦於印度,展示他在設計生涯早期1962年創作的春夏系列,和長年的設計之中,如何重新詮釋印度皇族服飾,並援引南印度的傳統紗麗、北印度貴族的長禮服等。另外像是金線織錦、金屬線浮凸刺繡、珠寶飾扣,則汲取自蒙兀兒帝國皇室服裝。展覽的第三單元則圍繞在聖羅蘭至愛的另一個遠東國度――日本,從中可窺見設計師及其伴侶皮耶•貝爾傑(Pierre Bergé)對京都祇園歌舞伎形象的熱愛。

↑聖羅蘭從印度王儲服裝汲取靈感所繪的服裝設計圖。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聖羅蘭受印度傳統莎麗服裝影響的設計作品,Autumn-Winter 1991 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 collection © 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 Sophie Carre

異國幻夢

法國菁英文化和日本淵源已久,普魯斯特(Proust)的文學經典《追憶似水年華》開頭即提到日本人如何將小紙片浸入小瓷碗的水中,紙片逐漸幻化為各種形狀,喚起敘事者記憶中的花園、村舍、教堂……而日本浮世繪對法國印象派繪畫的啟發更是眾所周知。在聖羅蘭的美學宇宙中,也透過想像而企及遠東的國度。由此所創造的作品同時反映、也逸出原始的靈感源頭,進而化為個人獨有的視覺風格。最終,它們描摹的是既唯美,又頹廢而顛覆的聖羅蘭靈魂。

↑聖羅蘭受日本歌舞伎服裝啟發的創作,Autumn-Winter 1994 Haute Couture collection © 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 Sophie Carre

「聖羅蘭:東方之夢」(Yves Saint Laurent: Dreams of the Orient)

地點:巴黎聖羅蘭博物館(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Paris)
展期:至2019.1.27

 

◎Photo Via:Sylvie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