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我從來沒想過17天能這麼漫長,我覺得每天都在面對自己的極限”


Yutopia

2019-3-14

時裝週主編工作日誌

老實說,這是我此生最不想來的一次時裝週。

成為主編後,如果我想參加時裝週,我的老闆便會Challenge我跟整個編輯部,要我們出一個完整、有趣的企劃案,她那兒不過關,就不用去。但企劃這個案子的最終目的,並不是「試試看能不能去」,而是「就是要去,你就是得想出來」。

在去年年底,Wazaiii接了幾個品牌的網路行銷案,全體同仁從天亮吐血到天黑,沒日沒夜的構思、企劃、執行,而時裝週大案子也在其中持續折磨著我們。而且做著做著,企劃越滾越大,滾成一個十人出發,除了即時報導,還得同時執行好幾個案子,帶回台灣。

10個人住在一起17天,談何容易?每天面對無數個品牌與客戶,談何輕鬆?我夾在我的老闆、業務、客戶與團隊之間,寫稿、執行企劃、跑秀、社交與保持美麗,咆哮與被咆哮,忍耐與試著解決所有問題……我從來沒想過17天能這麼漫長,我覺得每天都在面對自己的極限,我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卻還是不斷被質疑。

有一天在巴黎的橋上,我正在進行拍攝,鏡頭轉過來,我微笑著,口袋裡的手機卻響個沒停,等到導演好不容易喊:「Cut!」後,我將它接起,手機裡立刻傳來老闆的咆哮,那天我終於受不了,在巴黎晴空下大吼:「不!可!能!我說了不可能!」想當然爾,手機另一頭的老闆也狂飆了我一頓。後來我們倆都冷靜下來,把剛剛對吼的事情列成清單,請台灣支援的編輯部傳進群組,照表操課。

我在這趟旅途中跟上司們講了超過十次的「辦不到」、「不可能」,但他們總有辦法逼我去把事情變成「可能」,擠時間也好、不睡覺也罷,總之我覺得辦不到的事,最後都完成了。

我突然有一個想法,當一件事情就是要在某個時間內完成時,我要做的是抱怨,還是把它做到最好?如果我把咒罵老闆跟怨恨客戶的時間拿來處理事情,是不是很多事情都能更快從不可能變成可能?

許多人看完《穿著Prada的惡魔》後,在意的只有一個人究竟要當多久的小安,才能變成米蘭達?我想答案是,就算是米蘭達,也有許多小安時刻。我不是總編輯助理,但我一樣要挨各種罵、在許多場合被瞧不起,一樣要在巴黎街頭趕在店家打烊的前一小時內,到處爆衝買到拍攝需要的材料,一樣要在氣氛緊繃時裝瘋賣傻,緩和團隊的情緒,一樣要扛重物、主動幫所有需要的人忙。

如果要我說,我還是會說這是我最痛苦的一次時裝週,但我很幸運有一樣不放棄的10人團隊在歐洲打仗,以及在台灣隨時支援的SNG小組-Wazaiii編輯與業務部。

這趟旅程我最大的收穫,不是看了所有我夢寐以求的大秀,也不是我一個人穿滿品牌服裝狂放浮誇,更不是覺得來歐洲交朋友或順便郊遊,而是我終於在30歲快要結束之前領略到:幼稚的人抱怨與不願面對現實,成熟的人隨時保持禮貌、試著解決問題。


◎Photo Via:Chris Y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