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時裝週的街頭,早就是廣告商與媒體的另外一個戰場,真的要靠True Style征戰全場,應該是天方夜譚”


Yutopia

2017-10-18

|Wazaiii Fashion Week SS18|

你拍我,我Posing。咦?但我的露出在哪裡?

很多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關於街拍的微黑暗面,本來要投給一間大報社,但可能因為過於暗黑,這輩子都沒有見報。現在有了Wazaiii這個講求真實與現況的觀點平台,我想我應該能暢所欲言了。(是吧!?)

我在2010年抵達米蘭,很幸運的在同年便結識了一位新興港裔加拿大攝影師Justin Wu(他現在已經進軍好萊塢被簽為種子導演了),從那年開始我便以助理之姿陪他跑時裝週,拿著大包小包進出前台與後台,夙夜匪懈,丟臉的事都我來做就對了。想想,我會變成現在這樣有「做了再說」的勇氣,多半是那幾年訓練來的。

↑Yutopia的第一張街拍露出,穿的是二手大衣跟Sample sale淘來的連身褲。

那時他正著手製作一支場外模特兒的音樂錄影帶,由剛下秀,或正在Casting的模特兒舞動身體對著嘴,而合作對象正是網站Jak and Jil,也就是現在街拍攝影師第一把交椅Tommy Ton多年前的官方網站,。如果你對這個網站有印象,表示你也是有點年份的時裝週狂人了,哈哈!身為Justin Wu的助理,我很快的便認識了大街上最重要的幾個攝影師:Scott Shuman、Tommy Ton、Koo、Adam、Nam、Phil…….等等,在大街上會喊對方名字的那種認識。

↑登上Vogue Spain的大篇幅版面,上衣其實是Uniqlo。

2012年,我開始我的外稿生涯,時裝週期間除了會繼續幫Justin Wu打他的江山,我也成為獨自前往時裝週戰場的工作者之一。還記得那時身為窮學生,什麼衣服都沒有,但唸時尚造型的我很擅長挖東牆補西牆,在Sample Sale裡挖到的200歐Jil Sander連身褲,配上一件二手市場用15歐淘來的長大衣,就是我最稱頭的打扮了,當然Zara、H&M,什麼都得用上,寒酸界第一把交椅大概就是我了!我在街上認識更多人,作為黑頭髮單眼皮的花木蘭,在街拍場上也是殺出一條小小的血路。2013年,Yutopia成立了,做外稿時認識的品牌公關們紛紛主動提供參加時裝週的服裝給我,但因為我人微言輕(笑),獲得的服裝品項有限,多半還是得靠自己的平價服飾來混搭。

↑台灣設計師Fabitoria的裙子也曾登上多國版面,包含Vogue China。

說來奇怪,那些絞盡腦汁搭配,身上一個大牌都沒有的我,居然是Yutopia時裝週街拍露出最黃金的年代,。我的二手衣上了ELLE UK,Zara上了Marie Claire,Uniqlo上了Vogue Spain,台灣設計師服飾上了Vogue Italia,還有連Bershka都能上Vogue China。那些年的時裝週,每天結束後最嗨的事情,就是開始上網找自己的露出,幾乎天天都有收獲,而且都是國際時裝網站的版面。那時的StreetStyle版面很多元,能夠看到許多不知名,卻很會搭配的人上榜,或是平價服飾混搭出來的絕佳造型,並不是名人與名牌的天下。

看到這,你可能覺得:「Yutopia,這哪裡暗黑啊?」,是啊!到底街拍暗黑地在哪?

我個人覺得街拍的分水嶺,始於2014年,大家開始重視Social Media紅人,以及品牌開始花大錢購買街拍攝影師所捕捉到的「當季新品」,並以一種「不經意」的行銷模式投放廣告到媒體版面。你說成效大不大?大到比直接下廣告購買Editorial或Advertorial還有效!搭配網紅網美行銷,品牌與媒體的合作觸角更廣了,他們相中有聲量的自媒體、部落客,開始在時裝週期間大量出借Sample給他們,而與媒體合作的街拍攝影師,自然得在場外隨時待命,捕捉到客戶指定的Influencer才能下班啊。!儘管是為圖庫工作的攝影師,他們將一天拍下的幾百張相片上傳,雜誌或網站編輯還是會選擇擁有品牌或名人的相片,勝過新鮮又會搭配的素人。

↑現在不知名但有趣的新銳設計衣已經很難登上國際版面了!

這次在街上我專訪了一些街拍攝影師,他們各有著不同的看法,有剛入行的興奮、已習慣的穩定,當然還有疲憊的厭世,與瞧不起人的高傲。時裝週的街頭,早就是廣告商與媒體的另外一個戰場,真的要靠True Style征戰全場,應該是天方夜譚。

(所以我也不是很懂,為什麼編輯跟部落客要吵架?到頭來大家不都是為了廣告服務嗎?)

但這樣的模式演變我是懂得的,其實在街上拍下我照片的攝影師並沒有變少,但是網路上的露出幾乎找不到了,不是直接跟Head Quarter合作的他國KOL很難被街拍攝影師相中,久而久之出現在街拍版面上的,就剩下那幾個人啦!

雖然這是個暗黑論,但是要因此灰心嗎?也不必呀!真正來參加時裝週的,多半是世界各地的工作者,大家為了這場盛宴好好打點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專業的表現。如果把心態調適好,就會覺得那些大小眼,或是瞧不起你行頭直接繞過的攝影師,其實也沒什麼好讓人難過的,因為每個在場的人,都是在執行自己的「工作」而已。(相信我,我調適過了。)

↑但這次時裝週,我還是有一些版面露出,穿著台灣設計師邱美甯的作品搏了不少攝影師歡心。

街拍還能紅多久?不曉得,也許有時裝週跟與會者存在的一天,它就能持續下去。但你永遠可以決定自己要穿什麼衣服去參加時裝週,偶爾不小心上了一次版面,也是挺讓人意外的不是?

 

◎Photo Via:Wazaiii,Yutopia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