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我想,這是McQueen留給我們的一封,最美麗的遺書”


Yutopia

2018-6-3

|主角級的穿衣哲學|

「做衣如做人」,要學會穿什麼衣,得先學會什麼人穿什麼衣。

我不追逐流行,不遵循趨勢,我相信人是用個性在穿衣服,而完整的性格展露,全在電影服裝裡。

用三分歷史,七分想像,在找尋個人風格的路上,Yutopia跟你,一起看電影。

用藝術活出死亡的時尚鬼才

我並不是Alexander McQueen的鐵粉。

到米蘭唸書是2010年的事,恰巧是McQueen辭世的那年,雖然每天上學我都必須經過Alexander McQueen的店,對裡頭的服飾望洋興嘆,但在時尚時空中,我並沒有參與到他最輝煌的年代。對我來說,他的名字就像個傳奇,不,應該說是「傳說」,人們講起他時眼神閃爍,教科書裡他的作品總令人嘖嘖稱奇。他跟其他設計師的地位大不相同,設計圈充斥著「天才」,Galliano是天才、Alaia是天才、Jean Paul Gautier是天才......但Alexander McQueen可能是業界中唯一的「鬼才」。儘管我知道他的與眾不同,但總又覺得太遙遠,所以並沒有成為他的鐵粉。

那為什麼看《時尚鬼才:McQueen》這部電影時,我會哭得那麼傷心呢?

↑初展頭角的Lee Alexander McQueen圓滾滾的,調皮可愛。

做為一部紀錄片,雖然片中大量使用資料畫面、親友的訪談片段,但也穿插著由Lee(他的本名)本人拿V8拍攝的畫面,一開頭我們就聽到Lee說話的聲音,接著他對鏡頭扮鬼臉比中指,一副受不了的樣子。哇!跟我所認識的「神級鬼才」形象好不一樣!我印象中的他,總是帶著憂鬱的神情,或叼根菸、或戴著面罩,從沒看過他這麼......「可愛」。

Lee從小就被學校老師斷定集中力不佳,有多重學習障礙,胖胖的,講話慢慢的,但他從小就喜歡在自己房間牆壁上畫畫,畫出漂亮的禮服。他也非常喜歡閱讀,對圖形的感知能力極高,這讓他的爸爸很頭痛,但媽媽卻不以為意,甚至在電視上幫他找到了第一份西裝裁縫的工作。這不僅開啟了Lee與時尚的連結,也讓他的打版、剪裁立下紮實的基礎,也是為什麼後來的他,能做出一件100多個裁片的衣服。

不論是在西服店,還是未來進入聖馬丁學院唸書,那時候的他總是笑著,像個小頑童一般惡作劇。在品牌草創初期,造型、妝髮、打版、裁縫,全是自己身邊的摯友,在影片中大家不眠不休的創造出McQueen的頭幾個令他聲名大噪的系列:Nihilism《虛無主義》和Highland Rape《高原強暴》。

↑高原強暴中,McQueen用不同的方式詮釋了他的祖籍蘇格蘭(他媽媽認為她們的姓氏與家族是源自蘇格蘭,但並沒有最後的證據),不是浪漫,而是戰爭、歷史與現實。

因為這是電影專欄,不是設計師簡介,在服裝系列上我們就不著墨太多了。重點是,雖然這些服裝我都在教科書上看過,但聽到Lee親自分享他的靈感,以及看見他工作時的身影......我終於知道為什麼看這部電影時我會這麼難過了,因為他彷彿從神的領域,變成我的一位親密好友,我彷彿參與了他人生中每一個重要的時刻,也不斷傾聽他內心深處的聲音。

這部紀錄片的節奏飛快但同時又非常沈重,讓人深刻體會到Lee心中所有不被肯定時的糾結、要求完美時的疲倦,當然還有他內心深處黑暗又絕美的靈魂讓人快要窒息的感覺。

↑進入紀梵希工作後,Lee正式感受到時尚圈中的輿論壓力與緊湊的時程。

影片中時常聽到Lee說著他一年需要創作出幾季的服飾,雖然創作對他來說如魚得水,但不斷的被掏空與疲憊感也難以忽視。他的作品雖然一季比一季華美,卻讓人徹底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Lee也從原本蹦蹦跳跳的小圓球,變成為了符合人們對「時尚」的想像角色,他抽脂,染上毒品,成了神情憂鬱的帥氣型男,甚至開始與本來的朋友起爭執,或者決裂。

不知為何,看這部電影時我想起《梵谷:星空之謎》,這兩部片子給我的感受很相似,就是「天才都好孤獨」。雖然梵谷自殘的作風比較極端,但McQueen總是在恐怖中挖掘美麗的行為,不也是一種心理性的自殘?

片中用他最具代表性的秀貫穿整個故事,其中我最喜歡的一場就是《Voss沃斯》。Lee在探望住院好友時,將他全身纏滿繃帶的模樣變成造型靈感,打造出一間精神病院,所有的與會嘉賓都待在病房外,觀看單向玻璃內身穿華服的模特兒,用病態的步伐展現服裝。秀結束時,秀場中間骯髒的玻璃方塊突然倒塌,一位體型豐滿的女性模特兒掛著呼吸器、伴隨著數百隻飛蛾登場,這取材至Joel-Peter Witkin的攝影作品《療養院Sanitarium》的行動藝術,如此令人興奮的展演方式,想必引發全場暴動!

 

但我暗自心想,是否McQueen早已看透這一切,而時尚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場精神疾病呢?

“I don’t care about what people think of me. I don’t care of what I think of myself. That’s why I can.”一段訪問中,記者問到為什麼他能夠這麼離經叛道,這是他的回答。

「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也不在乎自己怎麼看我自己,所以我總是能做到。」他這麼回道。

不論是設計出被撕爛的秀服、極低腰褲、讓模特兒「動物化」、複雜絕美的數位印花或是將所有人變成精神病患,看完電影我才知道,這位驚世駭俗的鬼才,其實內心深處一直住著那位圓滾滾的小Lee。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離開電影院時我淚流滿面的原因,想想,時尚與美理當是創造出令生活更加美好的事物,但享用著豐碩成果的我們,卻不知不覺的消磨了一代鬼才的生命。

↑在媽媽過世後隔天,Alexander McQueen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事後他姊姊說,因為Lee與母親的關係一直很緊密,在沈重緊湊的人生下,母親的死可能讓Lee覺得這一輩子再也無法快樂了。

我真後悔在十幾歲時沒能看懂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但想想,如果那時我只是盲目的崇拜他,就沒有瞭解更多藝術、死亡與美後,在電影院與他相遇的我了。

我想,這是McQueen留給我們的一封,最美麗的遺書。

【延伸閱讀】主角級的穿衣哲學系列:

「棠」衣下的陰險狡詐

愛情世界裡能見的脆弱魅影

Mademoiselle不好當,看著點,學著點。

蠢妞也能獨領風騷

 

◎Photo Via:捷傑電影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