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媒體惡意製造新聞,而觀眾愛看,這樣的模式發生在流行音樂之王Michael的身上,沒有最毒只有更毒!”


王爺斯禹

2017-8-29

任何被計劃推上Michael Jackson接班人的後起之秀,最終都證明只有幫Michael提鞋的份。

唯一的王

每年的美國美式足球超級盃中場演出,都會由一位當年最風神的歌手來擔綱演出,不但是眾所矚目,每位超級巨星們更是引頸期盼自己會是那位受主辦單位眷顧之人。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中場演出,就像是個世界流行音樂的加冕儀式,一旦登場可以跟全世界幾億收視人口宣告。是的!你就是當年的王或后,觀眾會因為你的必定華麗的出場驚豔不已。無論你如何大聲吼叫、我行我素,總會被幾萬民眾的掌聲與尖叫聲淹沒。你覺得已登上此生音樂生涯的頂峰無人能及嗎?但或許你不知道,第一次登上超級盃中場演出的巨星,是永遠的流行音樂之王Michael Jackson。1993年的中場休息,當MJ踏上了舞台,便創下了收視率高於比賽本身的記錄!演出開始,Michael身後的煙火華麗的綻放,他一動也不動地站著,帶著招牌的太陽眼鏡,軍裝纏著金色緞帶,握緊了拳頭,就像是一座完美理型的雕像,柔美又霸氣。他就這樣保持同樣的姿勢,長達1分半的時間接受著全世界觀眾的歡呼,在Michael過世的那年,每當我再把這段影片看過一遍,都會敬畏的起雞皮疙瘩,沒有任何更像一個王的加冕儀式比1993年的超級盃中場演出更尊貴,更有力量!請問後期之秀們,無論你是少年得志,甚或只會擺擺pose就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自己是舞王的,在MJ的面前,你還敢稱自己是王嗎?去提鞋吧!

↑Michael Jackson - Dangerous Tour 1993

MICHAEL與臺北

事實上,Michael Jackson來過兩次台灣。一次是1993年的<DANGEROUS WORLD TOUR>還有一次是1996年在中山足球場的<HISTORY WORLD TOUR>,我有幸參與了後者。坦白說,中山足球場不是一個適合開演唱會的地方,記得在好幾個精采的橋段,或MJ唱著溫柔的歌曲時,欲降落在松山機場的飛機總是亂入的呼嘯而過,然而當年MJ依然是很有誠意的將所有最炫的舞台效果與設備,完全移植在臺北的舞台上,印象中有各種大砲、飛機、太空船,在當時港臺演唱會依舊陽春的相比較下,實在華麗的無與倫比。當然全世界也就是在MJ的帶領下,一步一步將所有流行音樂應該有的模樣,塑造出來。包括MV的拍攝,還有舞台的規格。印象最深的,還有某一首歌,特別設計了讓美國國旗跟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同場飛揚,讓當時愛國氣氛濃厚的台灣,倍感溫馨。

或許全世界都欠Michael Jackson一個道歉

媒體惡意製造新聞,而觀眾愛看,這樣的模式發生在流行音樂之王Michael的身上,沒有最毒只有更毒!在MJ過世之後,我想為他平反的,是媒體的惡意栽贓。是的!MJ整形過,這是他自己也承認的,總共動了兩次鼻子跟一次酒窩的手術。試想,在進場保養如家常的今天,幽默地來看待,Michael不也是先驅?前衛如他,有需要被垢病嗎?再來,媒體捏造說他漂白,而大家也就曾參殺人般的信了。事實上,二十多年來MJ患了一種叫作“白癜風”的皮膚病變,也就是皮膚上會出現白色斑點,且慢慢擴大,我們可以在他早期的照片上發現端倪。這在黑人族群裡有將近2%的機率患病,然而這發生在一般人身上的可憐皮膚病,發生在MJ身上,就成為媒體惡毒攻擊的發動機,他們大肆渲染,說他羞愧於自己是黑人的身份,漂白是為了想成為白人,說他大白天的還要撐傘、戴口罩、穿長袖衣服,是個行徑怪異的怪胎!事實上,當你了解他追求完美的心態,叫他如何把身上長滿白色斑點的樣貌,輕易示人呢?

然而媒體絕不會體諒MJ作為一個嚴重皮膚病人的痛苦(甚至還有一說是,他也患了紅斑性狼瘡。),只會透過傷害他來獲得銷量。最終,在他亡故之後,經過醫檢的證明,Michael的確患了嚴重的皮膚病症,至此媒體噤聲,卻從不曾道歉…。

關於這件事,MJ有留下一段自白,他是這麼說的:「我有一種皮膚病變,這摧毀了我皮膚的色素,但是我無法掌控啊!好嗎?可是當人們編造故事,說否認與生俱來的身份,這種話讓我受傷。」 

對於一個只想把最好一面呈現給大家,卻又深染重病的偉大藝人,或許全世界,都欠Michael一個道歉吧…。

 

A post shared by Kevin Garza (@kevingarza7) on

MICHAEL JACKSON離我們其實並不遠

MJ過世的那年,紛紛有人開始回憶起生命中與之交會的時刻。我身邊就有兩位朋友曾經跟MJ私下相處過,一位是音樂創作才女林依霖,當年她在LA的錄音室當實習生時,有一天MJ光臨了她們錄音室製作混音,坐著加長型禮車帶著很多小朋友來。記憶中,他的人非常害羞,即使依霖當時只是助理,MJ對她說話還是非常客氣有禮貌,沒有一絲巨星的擺態,並且對小朋友們呵護備至,買了肯德基大餐給他們吃。完全可以感受他是真心疼愛著這些小朋友。

另外一位就是我製作過的歌手-李玟COCO LEE,她更幸運了,曾被MJ邀請進入到他的夢幻莊園Neverland家中作客。COCO說過私底下的MJ無論行為舉止,說話態度活脫像是個孩子,可以跟他聊音樂,也可以跟他一起坐在地上打電動。從他家的擺飾跟行為,可以感受到MJ對天真與童趣的渴望與嚮往。

然而MJ終究離開了,幸好,他離得並不是太遠。我們依然可以從他所有的音樂作品與影像紀錄片等,沒有八卦預設立場的,去認識他那嚴謹的工作態度和一絲不苟的專業風範。看過MJ遺作<THIS IS IT>你很難不為他折服,但是,在每個定格的pose,或華麗的轉身背後,為何我總是感到一股蒼涼與孤單…。

最後為大家引述一段Michael Jackson 的自白來作為結束:

「我已厭倦了被人操縱的感覺,而這種壓迫是真實存在的。他們都是撒謊者,史書也都充滿謊言,你必須知道,所有的流行音樂,從爵士搖滾到HIP HOP,都是黑人創造的。但這都被史書邊緣化了,你從來沒見過一個黑人,出現在上頭,你只會看到貓王,滾石樂團,可是誰才是真正的先驅呢?自從我打破唱片紀錄開始,我打破了貓王的紀錄;打破了Beatles的記錄。然後呢?他們叫我畸形人,同性戀者,跟性騷擾小孩的怪胎,他們說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膚,盡可能地來詆毀我,這些都是陰謀,但,當我站在鏡子面前,我知道,我是個黑人。」

-Michael Jackson.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