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只有 George Michael 才能帶我們回到心目中那個,最美、最耀眼,也最酸、最苦澀的聖誕節。”


王爺斯禹

2017-12-24

George Michael 與聖誕神曲《LAST CHRISTMAS》

聖誕節對西方人的價值等同於華人文化的農曆春節,是團圓的日子,但不知為什麼,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寂寞的存在。或許是因為人生大部份的聖誕節都是一言難盡的單身狀態,看著節慶氛圍中交換禮物的男女,總是在腦中自動加上「狗」,或者是「去死去死」之類的負面詞句。也或許是每當幾首《Last Chirstmas》、《White Chirstmas》、《Have yourself a merry little Christmas》應景的聖誕歌曲響起,盡是寂寥曲調,聽完不哭已經是個神蹟。嚴寒雪地中只能千里共嬋娟的景象在腦中揮之不去,已經不是寂寞寂寞就好的阿Q心態能聊以安慰。

每當有重大節日時,Wazaiii 的編輯就會打給我說:「來個節日金曲的文章!」而這次聖誕也不例外。(這個習慣讓我很期待明年清明節的到來)到底哪首聖誕節的曲子最深植人心呢?我為此做了一個市調:

我已經六十五歲的母親:「那個什麼麥可那首啦!」

樓下的管理員:「Last Christmas......」(他用唱的。)

我在大學的學生:「老師,《Last Christmas》!」

神奇了,橫跨老中青三代,都有著共同的答案,最深植人心的聖誕金曲,非喬治麥可唱的《Last Christmas》莫屬!

《Last Christmas》 聽起來是一首很有80味道的中版輕快歌曲,但事實上是首悲傷的情歌。歌詞講述的是去年聖誕節還一起歡度聖誕的情侶,很快的就變心了,正如同我先前所說的,在歡愉節慶中戀愛的男女,總是像杯寂寞作為基底的雞尾酒。主唱者雖是喬治麥可,但卻是在他Wham!合唱團時期的歌曲。這個在80年代與 Duran Duran 齊名的男孩團體以《Last Christmas》一曲成為經典,至此之後每隔幾年,都會有歌手翻唱改編為新的版本,並在當年的聖誕節期間打入各國的排行榜。在近幾來年比較受人矚目的有 Ariana Grande、Carly Rae Jepsen,以及可愛的 crazy frog 的版本,當然還有換男友像換週拋隱形眼鏡的 Taylor Swift 也是唱過的。然而,無論後人如何嘗試精采的改編,都只能像是聖誕樹上點綴的裝飾罷了。當喬治麥可一開口,彷彿只有他才能帶我們回到心目中那個,最美、最耀眼,也最酸、最苦澀的聖誕節。


↑George Michael 演唱的原版《Last Christmas》。

↑Ariana Grande所改編的《Last Christmas》,是我認為近年來最精采的版本。

上帝總是試圖製造些巧合,來證明祂的存在。《Last Christmas》的原唱喬治麥可就在2016年的12月25日聖誕當天,彷彿是宿命般,在他英國牛津的家中因器官衰竭而過世。所以沒有比現在更適合的時間聽《Last Christmas》來紀念這位在80年代足以跟瑪丹娜、Prince 等巨星齊名的 George Michael 了。

 

A post shared by Renata RM (@renaamare) on

任何被計劃推上 Michael Jackson 接班人的後起之秀,最終都證明只有幫 Michael 提鞋的份

任何被計劃推上Michael Jackson接班人的後起之秀,最終都證明只有幫Michael提鞋的份 唯一的王 每年的美國美式足球超級盃中場演出,都會由一位當年最風神的歌手來擔綱演出,不但是眾所矚目,每位超級巨星們更是引頸期盼自己會是那位受主辦單位眷顧之人。為什麼呢?因為這個中場演出,就像是個世界流行音樂的

華麗而風騷的男歌手:強叔 Elton John

華麗而風騷的男歌手:強叔 Elton John 這裡說的「火箭人」,可不是川普嘴裡的金正恩,而是已經風騷了西方樂壇將近50年的傳奇搖滾姑媽強叔 Elton John,且他也可能是少數能把「姑媽」跟「叔」兩種稱謂放在一起而沒有違和感的人。 從他出道到現在始終標誌性的誇張舞台眼鏡,到「衣不驚人死不休」的

80年代男性時尚的 ICON 之一 喬治麥可

除了《Last Christmas》之外,喬治麥可還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傑作,像是在Wham!時期的《Wake me up before you go go》、《Careless Whisper》更在當年擊敗天后馬丹娜的《Like a virgin》登上冠軍寶座。1987年樂隊解散後,George Michael 推出了個人專輯《Faith》,成為英美兩地最受歡迎的男歌手之一,而這張專輯也獲得了1988年第30屆葛萊美獎「年度最佳專輯獎」後,在當年其實惹來了不少爭議,許多黑人歌手非常不滿 George Michael 奪走原本黑人歌手在 R&B 獎項的地盤。在他的紀錄片中,George 也坦承這件事給他的心理傷害非常大。


↑由 George Michael 與 Andrew Ridgeley 於1981年所組成的英國雙人樂團 Wham!

但除了這些在音樂上的成就外,希臘裔的 George Michael 有著一張俊俏的臉,在時尚領域的嗅覺也是十分敏銳,總是走在潮流的前端,如《Wake me up before you go go》的 MV 中,青春活力四射的 George 就前後換了兩種風格的服裝,更成為時代的潮流象徵:一個是粉彩的短褲造型,一個是印上文字的 Slogan T-shirt,而 MV 裡印了 CHOOSE LIFE 的字樣,就是出自當時英國設計師 Katharine Hamnett 之手。這個口號也在後來猜火車的電影中出現,成為年輕表達強烈自我主張的 ICON。
在 George Michael 單飛之後,每一步都踏得極為順遂,尤其是在 MV 的風格上也一直尋求突破,畢竟那是 MV 決勝負的90年代。當他看到1990年一月英國版《VOGUE》雜誌封面的五位超模時,突發奇想的找她們來擔任最新單曲《Freedom! 90》的女主角,其中包括還年輕的 Cindy Crawford。這樣的創舉將當時的時尚名模從平面的雜誌攝影帶進另一個嶄新的舞台,成為女模在流行產業中的里程碑。在George過世後,她們依然念念不忘感謝他當年的重用,而《VOGUE》也溫暖的於2016年找了現今的世界名模,重新演繹了《Freedom! 90》MV 向喬治麥可致敬。


↑1990年版的《Freedom! 90》。


↑2016年由《VOGUE》重新推出的《Freedom! 90》。

就在2016年聖誕,喬治麥可帶著他的璀璨生涯離開了這個世界,或許上帝安排了這個巧合,是為了成就一個傳奇。就在他過世之後,一件溫馨的事曝光了,原來一直以來,喬治麥可都在默默的行善,並堅持不被媒體知道,光是捐助非洲防治愛滋病的協會就高達台幣一億以上。他曾經在某個咖啡店聽到一位哭訴欠債痛苦的婦人,就當場請服務生塞了一張價值台幣一百萬的支票給她;還有他在某個節目上聽到一位需要人工受孕的婦女,隔天喬治麥可就送了1.5萬英鎊給她。許許多多曾經接受過他善心協助的人,都在他過世後將這些事跡在網路上說出。

是的,《Last Christmas》是首悲傷的情歌,今年聖誕節,當我們聽到這首歌的時候,除了感傷這位傳奇的逝去,或許也會因為他的這些作為,而感到一絲暖意。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