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她的靈魂早已遨遊於未知與充滿幻想的異次元,只不過肉身還困在幽幽大宅門之中”


Miss J

2017-11-13

Elsa Schiaparelli-以雙手改寫命運,用奇想創造霓裳

近期從某保養品廣告專訪台灣不同領域的女性,如何脫胎換骨,改寫了自己的命運;若是將時空拉回100年前,問女性們怎麼改變命運,我想會收到許多絕望的反應:

「命運,從來就不是我能掌握的……。」

「聽從家人的安排,用結婚改變人生。」

「油麻菜籽命,種子隨風飄散,落在哪,就在哪安身立命。」

「雙手攤攤,無言的表示。」

「我一直在計劃如何逃離家人的約束,逃得越遠越好!」Elsa Schiaparelli說道。

1890年出生於羅馬,家學淵博也有貴族血統的Elsa Schiaparelli,順著家族安排的路徑行走,無疑是最安穩不過的。背著父母,熱衷研究神秘學與古代宗教儀式,她的靈魂早已遨遊於未知與充滿幻想的異次元,只不過肉身還困在幽幽大宅門之中,直到隱匿的愛好被家人發現,被強制送往瑞士的學校「管束」。倔強如她,爲了逃離威權的管教,用絕食方式成功地威脅父母將她接回羅馬,Elsa自己也沒預料到,對神秘學的熱愛,竟然是日後成爲服裝設計師的重要通道。

歷經抗拒父母為她安排的親事,在友人接應之下逃脫至倫敦生活,被研究超自然力量講師Wilhem de Kerlor所深深吸引。相識短短一週後就決定結婚,25歲的她曾經與被驅逐出英國的丈夫陸續在法國各省居住,最後竟也到了紐約與波士頓落腳。顯然地,與家人鋪陳的安穩人生相較,遠離家園之後並沒有過得特別快樂,當婚姻成爲自由的枷鎖,Elsa又再次計劃遠走,帶著年幼女兒飛往巴黎,第二任婚姻結緣歌劇演唱家Mario Laurent,卻因為丈夫患病急逝而劃上休止。1922年,在巴黎與患有小兒麻痹的女兒相依為命,「回到家鄉嗎?不!」在巴黎所結識的藝術家好友們,鼓勵她學習裁縫編織;1927年,在巴黎2區「4,Rue de la Paix –和平路4號」開設織品服裝店"Schiaparelli Pour le Sport",被專精於裝飾主義的女裝設計師Paul Poiret盛讚並給予設計方向上的建議;在初期以一款欺眼設計圖樣的毛衣引起關注,之後開拓睡衣、泳裝、滑雪裝,於1929年才正式開啟"Haute Couture"高級訂製服的業務,首次將拉鍊做為服裝的主角,裝飾與功能性兼具,授權給主要客戶眾多的美國生產品牌服裝。此時Elsa Schiaparelli的創作手法也更見成熟,爲了符合剪裁特點而開發新布料、將奇想注入服裝中、不論是採用報紙新聞的一版印上整件服裝、運用拉鍊布邊色調在服裝上做為視覺重點,誇張的肩部線條,高聳附曲線的領口,爲當時的女性裝束帶來有趣鮮明的新氣象。

 

A post shared by @inspowhim on

↑1927年/服裝屋在開設初期銷售最佳的一款毛衣 也是以品牌在美國大受青睞的重要單品。

與俄羅斯作家Elsa Trlolet聯合創作一款項鍊,以阿斯匹靈藥片為靈感,是品牌首次跨界,還有畫家與Jean Dunand合作推出一件描繪裙擺層層疊疊的欺眼圖案洋裝,在創意與商業上取得成功絕非僥倖,第一場服裝秀選在紐約Saks百貨舉辦,繼而成爲首位登上時雜誌封面的女性服裝設計師。那個曾經讓她逃離伴侶的紐約,10多年後以成功女性姿態回歸,意志力比她當時所深信的超自然力量更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吧!

直到1935年,與好友超現實藝術家達利合作雖然非首發,但是所激盪出的創意,對Elsa而言無疑是事業中的一大亮點。圓形粉餅盒上沒有瑰麗的花朵圖樣,仿照電話上的撥號轉盤做為盒蓋,首次在服裝上呈現的是套裝口袋如抽屜外型排列著,印有達利所繪製的大龍蝦印在長禮服上,被當時的準溫莎公爵夫人Wallis Simpson 選做嫁妝,她曾說過:「如果長相不算漂亮,穿著一定要得更出眾。」也是當時對Elsa Schiaparelli的設計格外鐘情的原因。

 

A post shared by Bae Fashion (@baefashionarg) on

↑1930年/達利的超現實藝術概念對Elsa的創作產生莫大影響,早期對於靈性探索的熱衷與藝術中自由、哲學思考相作用產生的效應,成為創作中的重要基因。

↑1931年/19世紀初電話播號轉盤成了粉餅盒蓋裝飾,性格幽默的人肯定會買單。

 

A post shared by Devore Vintage (@devorevintage) on

↑1934年/由於作品在紐約掀起旋風,以時裝設計師身份重返,是Elsa如何都料想不到的。

 

A post shared by Marie Boué (@eyesfeeldiary) on

↑1936年/當時與達利合作的服裝,Elsa設計這款配件放在同一系列展示,黑色麂皮手套上以蛇皮做成指甲形狀,彷彿人的手掌般,現今年由費城藝術博物館所收藏。

↑1937年/說到龍蝦晚裝,很難不想起早年香港電影中的橋段,可以從中明白當年香港對於戲服的美學,考究中也有幽人一默的功力。

↑1937年/高跟鞋帽飾的靈感源自1933年達利將高跟鞋反戴在頭上與肩上由妻子拍攝,此帽飾搭配黑色套裝,口袋上繡著紅色唇形,八十年後的現在,這樣的造型仍屬前衛,能夠超越時空的作品。

 

A post shared by YuanLi China (@yuanlichina) on

↑1937年/推出第二支香水"Shocking",由藝術家Léonor Fini設計瓶身,以美國女星Mae West身型曲線做為靈感。

↑1937年/與法國小說家、詩人尚考克多在美學、哲學上的交流躍於服裝上,至今看來依舊如此鮮明,永不過時。

↑1938年/此系列靈感源自文藝復興時期畫家Sandro Botticelli的畫作,將昆蟲飾品嵌入特別研發的透明塑料材質中,配戴時就產生好似昆蟲貼合於頸部的錯視感。由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

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前,事業非常順遂的她,經常前往美國演講並展示作品,隨著行程越來越頻繁,在1945年聘任了當時尚未創業的Hubert de Givenchy擔任創意總監。戰爭結束後,從紐約回到巴黎,發現Dior時裝屋所倡導的"New Look"正在取代高級訂製服,奢華與高調,並不符合戰後需要節制享樂的社會風氣。因為事業大受影響,意志也隨之消沈,1954年宣佈結束公司營運,並出版自傳《Shocking Life》記錄一個時代的起始到終結,1973年11月13日,64歲在巴黎因病結束傳奇人生。2014年,義大利商人Diego Della Valle決定讓Elsa Schiaparelli品牌重生,對高級訂製服吹來一道新奇的風,先有設計師Marco Zanin後有Bertrand Guyon擔任總監,能否在充滿不確定因素的現實中,將品牌超越現實的DNA重新組合排列呢?

↑1952年/在戰後時期所設計的超大型蜜蜂別針,大面積的耳飾則以幾何線條為特點。

2017年開始,巴黎服裝博物館(Palais Galliera)爲1920年代設計師Mariano Fortunu舉辦主題展覽,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達利美術館舉辦《Dali&Schiaparelli : In Daring Fashion》回顧展,20年代的風華不滅,當時前衛與奢華風格並非兩條平行線,反而以自由無畏的方式將兩者融合。時空轉換,現在各種風格壁壘分明的態勢炎炎,細觀之下則是「異曲同工」,Elsa的設計生涯不到30年,但是她的思潮與打破傳統的勇氣,讓Miuccia Prada十分傾心,用作品與Elsa Schiaparelli開啟了不可能的對話。至於Elsa與Coco Chanel這兩位在當年常被相提並論的奇女子,在事業與社交生活上的糾葛情仇,在此就不多描述了,否則Elsa Schiaparelli若入夢來,肯定會賞我一個白眼吧?!

醜與美在設計中可以並存嗎?壞品味撞上好品味所產生的花火,之於創作者有著什麼樣的魔力呢?2012年5月一場跨時空的對談,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展開。

Schiaparelli and Prada: Impossible Conversations - Introduction with Baz Luhrmann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