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真正的藝術從來都不是為了討好誰而創作,而都市與街頭藝術是當代藝術中的反體制鷹派游擊隊”


土屋阿娜

2019-6-29

Contemporary Art & Urban Art:當代藝術&都市藝術

「火災比其他任何求救更能引起注意。」-Jean Michel Basquiat

↑Jean-Michel Basquiat, 〈Untitled〉, 1982

寫在前面,藝術與不藝術的藝術

藝術在很多時候跟我們是有距離感的,枯燥、艱深、老梗、高冷、過度抽象,如同酸民經常用一句「我不懂時尚」當作評論,我們很多時候覺得自己其實並不懂藝術。但在另一方面,很多時候也是那些以藝術家自居的人不懂藝術,或者不懂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論述些什麼,現在還有人成立粉絲專頁,專門諷刺那些話都說不清楚、搞得作品好像很厲害的新生代藝術家們,不過這就扯遠了。

按照常識,在博物館、美術館或藝廊裡的作品是藝術品,因此我們只要把一副眼鏡放在美術館的地上,就會有人對著它猛拍照用力研究 ; 我們把一幅用5分鐘完成的鬼畫符裱框偷渡掛在美術館裡,另外附上一張作品說明,它就理所當然成為一件館藏。而聽說這樣把非藝術品的物件偷渡成為偽藝術品的行為,可以被稱為是嘲諷大眾對於藝術品認知的行為藝術。

藝術真的很難懂,不過現在是21世紀,早從上個世紀開始,藝術已經有了超級多元的面貌以及可能性,討論何謂「藝術」已經不是當今最重要的問題,我們把這個問題留給哲學,阿娜今天要來跟大家討論的是「Contemporary Art當代藝術」跟「Urban Art都市藝術」。

當代藝術,以及都市藝術

 
 
 
 
 
 
 
 
 
 
 
 
 
 
 

#arthistory #contemporaryart(@gadgetofart)分享的貼文 張貼


Jackson Pollock, 〈One: Number 31〉, 1950

雖然下定義始終不討喜,但我們還是得先稍微定調一下「Contemporary Art當代藝術」。首先,當代藝術與現代藝術(Modern Art)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簡單來說,「現代藝術」是與廣義的「古典藝術」相對應的概念,而「當代藝術」目前一般大家會認可是從1960年代之後,一直到現今所有我們正在實踐中的藝術創作。因此當代藝術絕對是跨越風格、形式,藝術流派與運動思潮的,有人說當代藝術因為接在現代藝術之後,可稱為後現代(Post-Modern)藝術,但因為「後現代」也可以指哲學上的思潮或是歷史運動,加上當代藝術依舊可以用現代主義(Modernism)為基礎進行創作,因此要說當代藝術是後現代藝術並不恰當,且大大侷限了其創作形式與範圍。有一個很膚淺但而直接的說法是:「所有還活著的藝術家都是當代藝術家。」當然,也有許多當代藝術家已經過世但是必須要提,這我們留到下一個小節再彈(談) 。

Contemporary Art當代藝術議題是大在「範圍」的界定,Urban Art都市藝術議題則是大在「藝術本質」的界定。都市藝術包含了Street Art街頭藝術與Graffiti塗鴉,有人會直接把都市藝術用街頭藝術取代,阿娜也認同這樣的做法,不過在此要強調,不是所有的塗鴉都可以被稱為街頭藝術,比如說你國中的時候在公車座椅上用立可白畫一隻小雨傘,然後在傘下左右寫下你跟你(暗)戀(的)人的名字、一對奶子或是一根老二加兩顆蛋蛋。

 
 
 
 
 
 
 
 
 
 
 
 
 
 
 

@__1999_vourloumyas__ 分享的貼文 張貼


Jean-Michel Basquiat, 〈Philistines〉, 1982

好,不小心扯遠扯到蛋蛋,回歸正題。發跡於70年代的街頭藝術(第一批街頭藝術家幾乎都出生於70年代)可謂藝術的街頭革命,它重新定義了藝術的本質、藝術的形式,並且衍生出關於創作行為本身的爭議性。街頭藝術的本質與創作動機通常是關於「反」-反諷社會現象、反戰、反體制、反政府、反階級、反種族歧視、反社會、反資本主義、反消費主義……它以圖像或行為創作的造反,而存在於街頭,換句話說它勢必牽扯到公共財產的破壞,因此通常是違法的。這並不是說街頭藝術家都是喜歡犯法的變態連環破壞狂,而是藉由將都市中人人都可輕易看見的公共空間轉變為創作載具,街角、牆壁、櫥窗、公共電話、公車站、人行道……讓每一件創作的理念能夠直接傳達給大眾,而不是經由博物館、美術館與藝廊這些高尚的地方。

街頭藝術之所以被現代社會承認為藝術,是因為它滿足了藝術那種反映社會面貌的功能性。英年早逝的Jean-Michel Basquiat與其他像是Keith Haring、Futura 2000、James Jarvis、Banksy,以及當今風靡全球、癱瘓UNIQLO、激發人性貪婪面、最具商業價值的KAWS,一開始也都是街頭藝術家出身。

 
 
 
 
 
 
 
 
 
 
 
 
 
 
 

ZEVS(@aguirre_schwarz)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09年香港街頭藝術家Zevs,在GIORGIO ARMANI專門店的牆面上塗鴉的香奈兒雙C logo,表達高奢品牌間的戰爭。

2009年,香港街頭藝術家Zevs在GIORGIO ARMANI專門店的牆面上塗鴉了一個流汁的香奈兒雙C Logo,來表達高奢品牌間的戰爭,不久便遭到警方逮補,即使它違法,但它始終合乎道德,不過如同任何藝術形式一樣,無論是美感或是格局,始終存在層次高低的分別,Zevs的創作還是差了當今街頭藝術霸主Banksy一大截,而且Banksy可沒被抓,這又多了一筆犯罪智慧的差異,畢竟怪盜總是比強盜迷人多了。

說到這,我們可以很大聲讓老人家聽見,說都市或街頭藝術事實上屬於當代藝術的一部分,都市與街頭藝術是最接地氣的藝術形式,或許也是最當代的當代藝術,因為它們是關於肉身的實踐。

當代藝術家,以及街頭藝術家

上面有點嚴肅,所以我們把鏡頭切換到藝術家的神仙打架時間,看看他們怎麼說自己、說藝術。

(注意:以下設計對白與內容如有符合事實,純屬巧合。)

Andy Warhol:「川普長得挺好看,但他品味有夠差,還好意思引用我的話『成功是最好的藝術』。不過我要感謝這個世代,讓我在天堂還可以繼續收版稅住豪宅,享受名聲帶給我的一切。」

 
 
 
 
 
 
 
 
 
 
 
 
 
 
 

(@michael_i_no_a)分享的貼文 張貼


Andy Warhol,1969年Richard Avadon攝。

Jean-Michel Basquiat:「火災比任何其他求救更能引起注意。」

Madonna:「寶貝,如果火災你會先救我還是你的畫。」

Jean-Michel Basquiat:「我會先滅火(菸) 。」


Marina Abramovic:23歲。義大利。

「我在桌上擺了76個物件,我給觀眾6小時把我當成一個物件。有人拿剪刀剪破我的衣服,有人拿刀子劃過我的頸間然後喝了我的血,有人拿起槍指著我的太陽穴。對,恁祖罵就是行為藝術教母,我在用自己的身體衝撞藝術的時候,你們還在媽媽十塊。」

 
 
 
 
 
 
 
 
 
 
 
 
 
 
 

Live Art Development Agency(@thisisliveart)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rina Abramovic〈Rhythm 0〉, 1974

Francis Bacon:「我表現暴力,因為我把暴力視為存在的一部分,我把這份精神的暴力傳承給Damien Hirst,他會用腐爛的軀殼霸凌你們的心靈,直到永遠。」

 
 
 
 
 
 
 
 
 
 
 
 
 
 
 

@power.to.art 分享的貼文 張貼


Francis Bacon標誌性的三聯畫創作

Damien Hirst:「如果有一個動物園,裡面的動物都是死的,動物們就不必再受苦了…如果要為這個動物園擺一件藝術品,我希望是Francis Bacon,若要為這份作品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千年。」

 
 
 
 
 
 
 
 
 
 
 
 
 
 
 

Damien Hirst(@damienhirst)分享的貼文 張貼


Damien Hirst作品〈A Thousand Years千年〉

Richard Prince:「數位時代就是這麼荒謬,2015年我直接擷取別人的Instagram發文,只改了下面的文字評論跟表情符號,以10萬美金賣出。後來圖片有被我使用到的情色平台Suicide Girls為了反擊我,做了同樣的事,嗆聲說他們一張只需要千分之一的價錢。謝謝他們幫我再炒作一次。」

 
 
 
 
 
 
 
 
 
 
 
 
 
 
 

SuicideGirls(@suicidegirls)分享的貼文 張貼


Suicide Girls以同樣的二次創作手法公開抨擊藝術家Richard Prince

Jeff Koons(被問到在Christie’s佳士得拍賣上創下在世藝術家拍賣紀錄):「 我,又贏了。」

 
 
 
 
 
 
 
 
 
 
 
 
 
 
 

Steve Nielsen(@stevenielsenart)分享的貼文 張貼


Jeff Koons與拍賣成交價9100萬美金的作品〈Rabbit〉

David Hockney:「我的泳池趴作品不是在世藝術家第一高價沒關係,到底為什麼會輸給樓上那傢伙的蠢兔子?」

 
 
 
 
 
 
 
 
 
 
 
 
 
 
 

@pontus_silfverstolpe 分享的貼文 張貼


村上隆:「我年輕的時候,布魯克林的工作室就是我的家,隨便鋪個報紙就可以睡了,這樣睡了一兩年後我領悟到地板實在是有夠扁平又沒深度,自己根本像是生存在二次元的人物,於是呼嚨出「SUPERFLAT」超扁平理論。」

 
 
 
 
 
 
 
 
 
 
 
 
 
 
 

Takashi Murakami(@takashipom)分享的貼文 張貼


草間彌生:「愛是人類生存根源的思想,點點是我看破紅塵的宇宙投影。」

 
 
 
 
 
 
 
 
 
 
 
 
 
 
 

swithy1016(@swithy1016)分享的貼文 張貼


艾未未:「我做過1億顆陶瓷葵花籽,還對中國比中指。」

 
 
 
 
 
 
 
 
 
 
 
 
 
 
 

Akira Saito(@akira_saito__)分享的貼文 張貼


Robert Longo:「黑與白是這個世界的真理,超寫實主義是我看世界的有色眼鏡,只是我的『MEN IN THE CITIES』系列都快被時尚書藉參考用爛了。我要大大稱讚Christian Bale在《American Psycho》(美國殺人魔)裡的演出,好啦其實我想說的是,在片中他黑白極簡的家裡掛了兩幅我的畫。」

 
 
 
 
 
 
 
 
 
 
 
 
 
 
 

(@larstk67)分享的貼文 張貼


Sterling Ruby : 「聽說現在我跟Raf Simons合作的RAF SIMONS 2014秋冬系列在二手市場炒價很高喔,近期最不爽的事情是我負責室內設計的CALVIN KLEIN 205W39NYC紐約麥迪遜大道旗艦店結束了,最開心的事是我的個人時尚品牌S.R. STUDIO. LA. CA.在倫敦時裝週發表第一場時裝秀,你現在可以把我的藝術創作穿在身上了!」

 
 
 
 
 
 
 
 
 
 
 
 
 
 
 

STERLING RUBY / SUPERARCHIVE(@sterlingruby)分享的貼文 張貼

 

 
 
 
 
 
 
 
 
 
 
 
 
 
 
 

S.R. STUDIO. LA. CA.(@s.r.studio.la.ca)分享的貼文 張貼


Sterling Ruby的個人時尚品牌S.R. STUDIO. LA. CA.。

Futura 2000:「搞聯名?裏原文化可是我跟Nigo他們一票人搞起來的。」

 
 
 
 
 
 
 
 
 
 
 
 
 
 
 

FUTURADOSMIL(@futuradosmil)分享的貼文 張貼


KAWS : 「不要再仿我的東西了!我見一個燒一個!」

 
 
 
 
 
 
 
 
 
 
 
 
 
 
 

S.Yuan(@sun.yuan6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Kaws Along The Way Brown Open Edition by KAWS x Medicom Toy

INVADER:「每次打PS4都頭痛眼花,我還是喜歡玩Space Invaders小蜜蜂跟Pac-Man小精靈。」

 
 
 
 
 
 
 
 
 
 
 
 
 
 
 

@colajunkie 分享的貼文 張貼


Keith Haring:「對我來說,我在地鐵裡的創作與標價幾千美金的畫沒有不同,而且一天可以畫40幅。」

 
 
 
 
 
 
 
 
 
 
 
 
 
 
 

Keith Haring Archive(@haring_archive)分享的貼文 張貼


Banksy:「我一天只能畫一幅,但我從來沒被警察抓到過。」

 
 
 
 
 
 
 
 
 
 
 
 
 
 
 

Laurence TASKIN(@laurencetask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寫在最後

當代藝術超越形式、媒材與場域的界線,走出追求真善美的濫觴,在純粹的美感表現外,還具有將當代社會中「該說但不好說」的真實面貌交付給我們的強烈傾向,許多當代藝術家更像是被藝術耽誤的廣告人才。而都市藝術與街頭藝術家捍衛著創作自由與話語權,是在路上撿到槍的創作者,如同真正的藝術從來都不是為了討好誰而創作,他們是當代藝術中的反體制鷹派游擊隊。

藝術萬歲。自由萬歲。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