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時尚如同天真的少女被絢爛又黑暗的藝術毒著, 而我們服用著藝術與時尚相媾的毒,甘之如飴。”


土屋阿娜

2020-1-13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下集)

寫在前面,藝術時尚一起毒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藝術家與生命奮鬥的創作具有時尚難以抗拒的毒性,如 Vincent Van Gogh 梵谷與 Egon Schiele 席勒,而綜觀當代,也不乏小心有毒的當代藝術家們,他們對於生命、社會、宗教與體制的破格探討,替時尚帶來滿滿的靈感,或是令時尚忍不住一親芳澤,催生出絢爛的火花。

他們是屠夫系藝術家 Damien Hirst、髒話雙人組 Gilbert & George,以及自拍邪典師太 Cindy Sherman。

爆米花準備好,我們開始了。

DAMIEN HIRST(達米恩赫斯特)——屠夫與造物的生死萬花筒

當今動保協會最痛恨的藝術家非 Damien Hirst 莫屬。探討肉體與精神的永恆性以及生命的意義,Damien Hirst 把虎鯊做成標本、把一對牛母子切半、把馬垂直切成12份、把羊開腸剖肚擺成耶穌被盯上十字架的姿勢、讓牛的腐屍被蒼蠅慢慢蛀食、飼養蝴蝶為了把牠們排列成有如印度曼陀羅或西藏唐卡的「Entomology」昆蟲萬花筒創作……老實說,要不是最近他老兄轉性開始做一些其他形式的創作,如果有人願意在死後捐出自己的屍體供他創作,難保我們不會看到被大卸八塊做成標本的大體。


↑Damien Hirst, I Am Become Death, Shatterer of Worlds, 2006。看似美麗的萬花筒,蘊藏著耐人尋味的死亡美學。

↑Damien Hirst, God Knows Why, 2005。將羊腸剖肚倒掛成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姿勢,泡在福馬林裡,充滿爭議性的藝術品,引起人們對於生死議題的關注 。


↑Damien Hirst, A Thousand Years, 1991。牛頭的腐屍慢慢的被蒼蠅和蛆蛀蝕,完整呈現生命的循環。


↑Damien Hirst, The Cell, 2008。將馬垂直切成12份,你可能會感到毛骨悚然,卻又歎為觀止。

做為最有價值的在世藝術家之一,Damien Hirst 與時尚圈的聯繫通常建築在美麗卻短命的蝴蝶上。2008年 Damien Hirst 與 LEVI’S 合作推出秋冬聯名系列 ; Peter Pilotto 2009春夏女裝系列中的蝴蝶萬花筒刺繡 ; 以及2013年,為慶祝 Alexander McQueen 經典骷髏印花圍巾上市10週年,Damien Hirst 將「Entomology」這個以但丁《神曲》為靈感,當年激發 Alexander McQueen 創作出骷髏圖案的蝴蝶萬花筒作品作為基礎,操刀一系列包含薄紗、絲緞與喀什米爾布料等的限量聯名商品,這是 Damien Hirst 與 Alexander McQueen 兩者之間的美學聯繫:汲取自大自然的死亡哲學,如曇花一現,如飛蛾撲火,如2010年自殺離開的McQueen。

 
 
 
 
 
 
 
 
 
 
 
 
 
 
 

Damien Hirst(@damienhirst)分享的貼文 張貼


↑Damien Hirst, The Importance of Elsewhere – The Kingdom of Heaven, 2006。此作品是 Damien Hirst 將自己飼養蝴蝶利用家用油漆呈現在畫上,形成美麗的昆蟲萬花筒。


↑Damien Hirst, Incorruptible Crown, 1965。 蝴蝶排列成像印度曼陀羅或西藏唐卡的 Entomology 昆蟲萬花筒

 


↑Damien HirstXLEVI’S, 2008。LEVI’S 大手筆找來 Damien Hirst 聯名,大量使用 Damien Hirst 偏愛的蝴蝶萬花筒做成系列服裝。

↑PETER PILOTTOXDamien Hirst, 2009。英國品牌 PETER PILOTTO 在2009年春夏,將 Damien Hirst 的蝴蝶萬花筒刺繡在女裝系列上。


↑Alexander McQueenXDamien Hirst 兩者在2013年一起拍攝形象影片,是對於「死亡哲學」的美學聯繫, photo by Sølve Sundsbø。

GILBERT & GEORGE(吉爾伯特&喬治)——髒話、反宗教、衣冠禽獸

英國藝術雙人組大佬 Gilbert & George 總是以一襲英倫正裝示人來反諷傳統、宗教、社會制度,而且還具有強烈的種族歧視意識型態,可以說是當今政治最不正確,可是作品的藝術性又高到我們無法將他們當作 shit 視而不見的「家有兩老,如獲至寶」組合。

「滾開啦文青」、「射在法官臉上」、「釘死策展人」、「英國國教牧師去死」、「騷擾穆斯林教徒」、「耶穌會原諒你」……這些在公開場合大聲嚷嚷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的言論,是 Gilbert & George 的戲謔態度與 diss 宗教至死不渝的創作理念,以帶有普普藝術風格與鏡像投射形式的分隔框巨幅作品呈現。兩人自60年代在倫敦聖馬丁藝術學院的命運邂逅後,已經用強烈的色彩視覺語彙與言語暴力風騷了半個世紀,成為英國國寶級視覺設計與藝術傳奇,當然也深深影響著時尚。

↑Gilbert & George, One World, 1988。作品上分別是英國知名藝術家雙人組 Gilbert & George,作品以髒話為名,創作生活藝術。


↑Gilbert & George, Mirroring the tensions and contradictions of Britain in the era of Ukip, 2013。位於英國的當代藝術畫廊 White Cube 展示 Gilbert & George 的作品,利用自身的臉部器官反諷烏基普時代英國的緊張局勢和矛盾。


↑Gilbert & George, Fear, 1965。在《恐懼》中的年輕男子看起來則像是沉入了某種思緒中,平靜且泰然。

 
 
 
 
 
 
 
 
 
 
 
 
 
 
 

Snake Run (@snakerunnyc)分享的貼文 張貼


↑Gilbert & George, Fuck Off Hipsters, 2016。鬍子像系列作品,以寓言的方式表達對環境變遷、世代動盪的看法。

↑Gilbert & George, Flat Man, 1991。

↑Gilbert & George, Heterodoxy, 2005。

↑Gilbert & George, Jesus Jack, 2009。表示基督籠罩在英國聯合會,諷刺英國政府。

除了與大小品牌合作推出以作品圖像為主體的商品,2017年,時尚攝影師 Miles Aldridge 與三位藝術家合作,包含義大利當代藝術巨擘 Maurizio Cattelan(就是最近在邁阿密Art Basel以12萬美金賣出電布膠帶需替換式香蕉的那位藝術家) 、英國寫實派平面設計大師 Harland Miller,以及 Gilbert & George,作為他個人展覽(after)的三部曲。Miles Aldridge 與 Gilbert & George 合作的 editorial 於《Numéro》雜誌上刊載,我們來看一下這兩位史上最愛入鏡老人家與時尚擦出的戲謔火花。

 
 
 
 
 
 
 
 
 
 
 
 
 
 
 

Numéro Magazine(@numero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Miles Aldridge X Gilbert & George 作品在《Numéro》在 2017年6月、7月號發行。

2018年底,我們可愛的英國最可口炸子雞 Jonathan Anderson 邀請兩位大佬合作推出 JW Anderson X Gilbert & George capsule 系列,少了賤嘴大佬平時的藝術攻擊性,多了份來自 Jonathan Anderson 那具有溫柔藝術氣息與工藝手感的優雅,但無損 Gilbert & George 的無二魅力。

 
 
 
 
 
 
 
 
 
 
 
 
 
 
 

JW ANDERSON(@jw_ander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JW ANDERSON(@jw_ander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JW Anderson X Gilbert & George capsule 合作聯名系列。

|Wazaiii 專訪|不自為方,單打獨鬥的年代已過去,志同道合的時代正來臨!

|Wazaiii 專訪|不自為方,單打獨鬥的年代已過去,志同道合的時代正來臨! 追逐夢想時,不是非要有志同道合的人才能上路,往往是上路了,才能遇到志趣相投的人!尤其,若能有足夠的覺知,與人相遇時的返照能力,還能使你在受饋與給予間開展,親身實證的體會到: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群人會走得更遠的真理。 被譽為美

|Wazaiii 專訪|Leo 王、國國音樂路上的邂逅,玩出一位金曲歌王和紅到國外的台灣樂團《落日飛車》

|Wazaiii 專訪|Leo 王、國國音樂路上的邂逅,玩出一位金曲歌王和紅到國外的台灣樂團《落日飛車》 音樂大熔爐可以跨越國界、超脫種族,更可以讓個性完全不同的兩人,因為在音樂道路上的志同道合,激起浪花。 曾經還是學生的 Leo 王邀請樂團 - 《落日飛車》到學校演出,看著台上的主唱國國盡情揮灑汗水,享受

CINDY SHERMAN(辛蒂雪曼)——邪典師太的千面自拍

Cindy Sherman的「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絕對是當代自拍藝術的百科大全。自妝、自髮、自造型、自設佈景、自打光、自取景,然後自拍。如果她的自拍都是美美的也就算了,我們大可尊稱她一聲存在網路之前的網美師太先驅,問題是這位師太精通十八般武藝,從特殊化妝(假奶假鼻子假下巴) 、扮老、扮小、扮醜、扮肥、扮男、扮黑臉、扮白臉、扮妖、扮魔、扮古典、扮現代,從最經典的黑白美照、最芭樂的美國家庭照(還一人分飾多角)、最 Cult 的60、70年代風格劇照、到古典時期的人物肖像畫,Cindy Sherman 用無所不能的超高藝術(自我)指導、精準的構圖美感、無人能及的視覺表現敏銳度、在修圖軟體誕生之前的後製能力,以及靈感無限的創造力,寫下半個世紀的藝術攝影傳奇,同時被譽為「Ugly Beauty」的始祖……阿娜只能拜服這位半人半妖的邪典滅絕師太,現在網美什麼的還是靠邊站吧。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92, 1981。50年代出生的 Cindy Sherman 是在電視螢幕前長大的人,此系列 Cindy Sherman 化身為電視、電影裡的角色,揣摩神情的作品。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52, 1979。許多人認為這組作品有似曾相似的感覺,彷彿是某電影的劇照圖。

 
 
 
 
 
 
 
 
 
 
 
 
 
 
 

eleni chasioti(@elenchas_)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216, 1989。電影造就了許多對女性的刻板印象,然而 Cindy Sherman 也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來諷刺這些刻板印象。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135, 1984。此系列萃取電影中的老梗,以自己作為模特兒而拍攝的作品。

 
 
 
 
 
 
 
 
 
 
 
 
 
 
 

Orlanda Broom(@orlandabroom)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603, 2019。凝視與觀看的角度,反思女性與社會之間的關係。

淑女與紳士、少女與龐克、小丑與流氓、潑婦與貴婦、粗鄙與溫柔、隨性與性感、鄉巴佬與時尚客、殭屍與整形鬼、美女與野獸、魔鬼與天使。這些全部都是當代美國藝術家 Cindy Sherman。

 
 
 
 
 
 
 
 
 
 
 
 
 
 
 

SIGNS(@signsmoments)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129, 1983。喜愛自拍與裝扮的 Cindy Sherman,從影視當中取材,自己裝扮拍攝成作品。

 
 
 
 
 
 
 
 
 
 
 
 
 
 
 

Rachel Davis(@racheldavis21)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2008。80年代晚期,Cindy Sherman 拍攝了歷史肖像系列作品。

 
 
 
 
 
 
 
 
 
 
 
 
 
 
 

LED Queens(@ledqueens)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112, 1982。Sherman 扮演了多位歐洲藝術電影女星以及 B 級電影,以自嘲的方式探討女性在社會中的角色。

 
 
 
 
 
 
 
 
 
 
 
 
 
 
 

琴嘎 Chyanga (Qin Ga)(@qinga71)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183, 1988。名媛肖像系列作品,翻玩出屬於 Cindy Sherman 的個人風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15, 1978。扮演剛進入大城市闖蕩的小鎮女孩,對大都市的光影充滿懷疑的神情。

 
 
 
 
 
 
 
 
 
 
 
 
 
 
 

The Museum Insider(@the_museum_insider)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98, 1982。作品中用長袍遮住了自己,同時改變燈光讓陰影打在臉上,作品蒙上一層耐人尋味的意境。

這樣一位能文能武能美能妖能仙能邪,走得比時尚還前面的超完美藝術指導,自然與時尚圈來往緊密,除了多次登上時尚雜誌封面(反正請到了師太她會自己搞定一切) ,最經典的合作之一便是90年代川久保玲剛開始撼動巴黎時裝圈後,時尚師太與藝術師太的惺惺相惜,於是保玲姐便主動邀請雪曼姐,促成了1994年秋冬系列的合作。而 Cindy Sherman 當然不會讓大家失望,替 COMME des GARÇONS 打造一系列妖氣沖天的超前衛異端形象廣告。

 
 
 
 
 
 
 
 
 
 
 
 
 
 
 

TLLT(@things_last_a_long_time)分享的貼文 張貼

 

 
 
 
 
 
 
 
 
 
 
 
 
 
 
 

@liquid_dawn 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ya halabi مايا(@mayaemii)分享的貼文 張貼

 

 
 
 
 
 
 
 
 
 
 
 
 
 
 
 

davey sutton(@daveysut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Cindy Sherman 為 COMME des GARÇONS 打造的異端形象廣告。

2008年,Cindy Sherman與BALENCIAGA合作(置入行銷)了「Untitled Film Stills #462」。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s #462, 2007。

而幾個月前發表的 UNDERCOVER 2020 春夏男裝系列裡,在一片屬於男士的性感漆黑中我們看見了另一個性感的身影,沒錯,就是 Cindy Sherman,而且高橋盾刻意挑選她早期的經典美照。下面這件工作夾克上的圖案就是取自阿娜心中,滅絕師太最美的一張永恆瞬間:「Untitled Film Stills #32」。

↑日本品牌 UNDERCOVER 於2020年春夏將 Cindy Sherman 的身影印在服裝上。


↑Cindy Sherman, Untitled Film Still# 32, 1979。Cindy Sherman 早期的照片。

寫在最後,死神與少女

席勒這幅畫作中的少女據說是 Walley Neuzil,在17歲時由克林姆介紹給席勒認識,兩人同居了4年,過著一邊作畫一邊做愛的日子。其後席勒要娶妻 Edith,Walley 成為用完即丟的免洗餐具。在這幅畫作中,席勒化身死神,擁抱同時侵蝕著 Walley,如此不健康卻又如此美麗。


↑席勒, Death and the Maiden, 1915。席勒化身死神,擁抱同時侵蝕著 Walley,如此不健康卻又如此美麗。

毒性是美麗的一種形式,時尚如同天真的少女被絢爛又黑暗的藝術毒著,而我們服用著藝術與時尚相媾的毒,甘之如飴。

 

◎Photo Via : INSTAGRAM, Twitter, VOGUE Runway, Google,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