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童話不斷被時代改寫,不變的是主角永遠是我們的勸世寶貝,具有警世與驚世的效果。”


土屋阿娜

2021-8-4

6個你不知道的童話暗黑版原型:沒有 Happy Ending 的成人版故事,只有18禁的寫實隱喻

寫在前面,故事的故事

↑於 1812 年首次出版的格林兄弟 Children’s and Household Tales
Photo Via: American Literature
 

以「黑暗元素三部曲」在全球銷售超過 1,400 萬冊的英國當代奇幻文學大師 Philip Pullman 曾說:「沒有了故事,我們將不足以被稱為人類。」在其著作《好故事能對抗世界嗎?》中,他提到作家的責任,包含對情感誠實的責任、說故事技藝的責任、引導的責任、對讀者的責任、對故事本身的責任等等,也提到不需要害怕老梗,必須切記愛與勇氣,永遠是讀者需要的優良老梗。

對這樣一位熟知情境設定、故事架構、情節轉折與元素安排的當代大師來說,過去曾經被說過的故事,都存在能被拿來汲取作為新故事養分的價值。2012 年,為了慶祝德國學者作家 Jacob and Wilhelm Grimm 格林兄弟出版的 Children’s and Household Tales 度過 200 歲,Philip Pullman 以故事大師的觀點與創意,重新詮釋那些我們熟悉的角色與劇情,出版 Fairy Tales from the Brothers Grimm: A New English Version

↑Philip Pullman 2012 年出版的 Fairy Tales from the Brothers Grimm: A New English Version
Photo Via: Amazon
 

最近,「經典」兩字已經無法用來形容其經典的童話《白雪公主》宣布開拍真人版電影,並且由年輕的拉丁裔演員 Rachel Zegler 出演白雪公主。另外,同樣宣布開拍的真人版電影《小美人魚》,則由年輕的非裔演員 Halle Bailey 演出愛麗兒一角。消息一發佈,隨即傳出網友大酸不適應,也反應近年來主流媒體將白人角色換成由非裔演員演出,以達到多元選角的“黑潮”,是過度的政治正確。老實說,無論是出於政治正確、給年輕演員機會,甚至是煽情的說是用來悼念黑豹 Chadwick Boseman 的英年早逝,我們或許都可以將它們看作是當下,一股主角膚色多元化思潮下的結果。

正能量不再無懈可擊?LUPA、榮・穆克、金卷芳俊3個你必須知道的怪奇藝術家!

正能量不再無懈可擊?LUPA、榮・穆克、金卷芳俊3個你必須知道的怪奇藝術家! 或許是對世界的荒謬做出回應,或許是一種「正能量不再無懈可擊」的顯示,黑暗、諷刺、迷幻、充滿不確定、不時以黑色幽默表達關注議題的「怪奇藝術」創作越來越多。在這類怪奇的藝術創作中,我們總是能看到藝術家們將人們刻意忽視的議題、與最真實的人性面

現代彼得潘症候群 長不大的職場巨嬰

現代彼得潘症候群 長不大的職場巨嬰 適逢《彼得潘》作者 JMBarrie 忌日,讓我們一探1911年經典著作《彼得潘和溫迪》,書中那個會飛翔、拒絕長大的男孩「彼得潘」,在一百多年後,彼得潘症候群仍存於我們生活之中,職場中長不大的孩子已是現代巨嬰的代表。 所有的孩子都會長大 除了彼得潘 在《彼得

幸運的話,時代會將我們推向更自由、開放,且更富同理心的文明社會。同樣的,任何童話都會被時代不斷的改寫。200 多年前,格林兄弟將他們蒐集到的民間故事,重新撰寫為 Children’s and Household Tales ,裡面必然添加了他們想要的情節與情境,來達到他們說故事的目的,無論是作為社會現況的反思,抑或是警世的寓言。事實上,大家也可能有耳聞,當年我們一起聽的那些擁有美好結局,好人就是好人、壞人就是壞人,公主就是公主、王子就是王子的經典童話,其實在格林兄弟與安徒生的筆下,故事的原型可能並非如此悅耳。不過,這樣所謂「童話的暗黑原型」、「成人版童話」、「兒童不宜」、「血腥恐怖」的說法,事實上早在幾年前就被媒體渲染過一輪。在這個大家見怪不怪的年代,我們借用對岸的說法「毀三觀」,只要心理有數,這就跟媒體說「十億人都驚呆了」一樣,都是誇張了。

在這個自由開放的時代,即使還存在恐同的恐龍,以及說鬼滅之刃妓院劇情教壞兒童的恐龍家長,我們樂見各種有價值與意義的表述。時代會不斷改寫童話,不變的是主角永遠是每一個時代的勸世寶貝,具有警世與驚世的效果。讓我們一起來回顧那些經典童話的原型,它們不給 Happy Ending,它們用力搓破我們公主與王子總是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虛假泡泡,引導我們將目光,放在驅使著人類的慾望本質。

(注意,以下故事原版皆為流傳的版本,內容可能有誤或出入。)

一、誰都別想來惹灰姑娘

印象中的仙度瑞拉是個如阿信般的苦情女,被後母與姊姊們虐待,好險有魔法阿嬤的幫忙,以及一個被迷得七葷八素的王子,才讓仙度瑞拉獲得幸福。不過據說在原版故事裡,灰姑娘並非如此好欺負,她為了反抗後母的虐待,拿大木箱的蓋子(應該是碎片)刺穿了她的喉嚨,扭斷她的脖子。原版故事裡沒有魔法阿嬤,而兩位姊姊為了欺騙王子,把自己的腳削小,這樣就能套進那雙玻璃鞋中。最後,在與王子成功結婚那天,仙度瑞拉還派了小鳥去把兩個可惡姊姊的眼睛啄瞎。

誰都別想來惹他媽的灰姑娘。誰都別想。

↑迪士尼動畫版《灰姑娘》
Photo Via: Disney
 

↑《灰姑娘》的《追殺比爾》版本翻玩創作
Photo VIa: Spacelollipoparts
 

二、淪為玩物的白雪公主

當我們小時候開著白雪公主一人共侍七個小矮人的玩笑,在故事原型中,七個小矮人的角色在學者的考證下,存在象徵七根陽具的性慾暗喻。此外,要殺白雪公主的不是邪惡的皇后,而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不過最獵奇的部分,或說本故事的主角,當屬那位王子。在看到因吃了毒蘋果假死躺在棺材裡的白雪公主後,一眼愛上她的王子並不是輕描淡寫的給了她一吻,而是直接把棺材整組帶回家,跟著她一起吃飯睡覺,據說只要棺材一離身就渾身不自在。後來,在一次旅行途中,因為每次都要扛著厚重棺材一同出遊,心生怨恨的僕人給了白雪公主重重一擊,這才讓白雪公主把毒蘋果咳出。不過,也有學者提出一個說法,王子是個戀屍癖,是王子在玩屍體的時候過於劇烈才飛出的。不過,最令人不解的還是那個知名的結尾:在白雪公主婚禮的那天,她被迫穿上燒得紅燙的鐵鞋,一路跳到掛。

↑迪士尼動畫版《白雪公主》
Photo Via: Disney
 
↑翻玩白雪公主的情色 Vintage 搖滾 T
Photo Via: Pinterest
 

那些年,和我們一起長大的芝麻街

那些年,和我們一起長大的芝麻街 或許是因為年紀漸長的關係,近幾年身邊多出了好幾個活蹦亂跳的嬰孩,並親眼見證他們從軟糯的爬行動物,一路進化到會説「我要看粉紅豬小妹!」的境界,而這句童言卻偶爾讓我在夜深人靜時不禁感嘆,年幼的時候粉紅豬小妹尚未問世,我們都是看《可愛巧虎島》學兒童生存之道、看《芝麻街》啟動外語開

從《櫻桃小丸子》的縮小社會看友情現實,古怪、陰森名字裡有個「笑」字的野口人設究竟為何?

從《櫻桃小丸子》的縮小社會看友情現實,古怪、陰森名字裡有個「笑」字的野口人設究竟為何? 陪伴無數朋友成長的知名卡通《櫻桃小丸子》,鮮明的人設搭配貼近生活的題材,讓《櫻桃小丸子》成為亞洲家喻戶曉的作品。2018 年原著作者櫻桃子逝世,回顧其過往訪問時發現,《櫻桃小丸子》其實改編自作者櫻桃子的童年往事。現實生

三、小紅帽的危險訊號

在原版的故事裡,吃了奶奶的大野狼並不只是個貪吃的野獸,還是個狡猾的色野狼。總之小紅帽最後是先被吃掉然後被吃光,而大野狼並沒有得到任何所謂應得的報應。原版的小紅帽是一個完全的性寓言,帶著紅帽子亂跑的小紅帽象徵女孩的性叛逆,而大野狼很理所當然的,象徵世間一切男子的不懷好意。

引狼入室,戴上紅色帽子的女孩子在這裡釋放著危險的訊號。當然,這樣的想法就是今天說裙子太短容易被強暴一樣,放到現代來看就是檢討被害者的陳舊想法,說什麼都是野狼不對啊。

Little Red Riding Hood, Carl Larsson , 1881
Photo Via: Wikimedia Commons
 
Little Red Riding Hood, Gustave Doré, 1862
Photo Via: WikiArt
 

四、解放性慾的青蛙王子

被下咒的青蛙幫了公主忙,獲得一吻的報答,然後變回王子,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在原版故事中,美麗的公主最好的朋友是一顆黃金球,有一天不小心掉進了水中,這時有一隻青蛙說自己可以拿回黃金球,但條件是要和公主一起吃飯、喝茶、睡覺。公主認為自己的父王不可能答應這樣的條件,便答應了青蛙。隔天,青蛙把黃金球拿來,父王答應了青蛙,但無法接受的公主將青蛙殺死(有的說丟到牆壁上,有的說砍頭),結果青蛙就變成了王子。另外一種說法是國王後來請人施法將青蛙變成了英俊的王子,來治療公主的性潔癖與恐男症。

據說在德國的方言中,黃金球有「如黃金般閃耀的男性器官」的意思。

The Frog Prince, Bill Mayer
Photo Via: Bill Mayer
 
The Frog Prince, John Baker, 1960
Photo Via: AbeBooks
 

世上美麗的島嶼很多,但希臘這一座浪漫的要命。

世上美麗的島嶼很多,但這一座浪漫的要命。 許多旅遊景點是有人氣效期的,一旦過熱就會失去魅力,也有少數傳奇國度能歷久不衰、至今依然讓人心生嚮往,比如:希臘。千年來全世界的人們都大概都會這樣說,去歐洲就不能錯過希臘,去希臘就一定要跳島,跳島就必去聖多里尼 Santorini。 ↑美麗的Ekklisia

九零後暢銷作家張西專訪 — 五個代表形容詞:「當個誠實面對自己的人吧!」|Wazaiii Give Me 5|

九零後暢銷作家張西專訪 — 五個代表形容詞:「當個誠實面對自己的人吧!」|Wazaiii Give Me 5| 社群媒體的出現與崛起,讓大家多了不同管道來抒發心情,人人皆能透過這些免費卻傳播力十足的軟體,向世界傳遞自己的理念與觀點,不論何事、何時、何地。 而有一些人,他們的文字與想法,總能引起多數人的共鳴或

五、睡美人的人性悲劇

在原版故事裡,被一塊銀色亞麻卡在指甲中的公主就這樣莫名死去,父王因為無法接受失去摯女,便將她放在宮中的一處床上。一天,別國的採花賊國王摸進了王宮,眼見公主呈現睡死狀態,便強暴了她。公主在假死之中產下兩個小孩,直到其中一個小孩意外把她指甲中的銀亞麻拔出,才活了過來。得知公主醒來,已經結婚的採花賊國王想要休掉妻子跟公主結為連理,大怒的元配便想將小孩殺死吃掉。最後,採花賊國王把元配活活燒死。總之,這個故事聽起來很像希臘神話裡會發生的事情。

↑迪士尼動畫版《睡美人》
Photo Via: Disney
 
Sleeping Beauty, Sir Edward Coley Burne-Jones, 1890
Photo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六、殷殷盼望的小美人魚

印象中的小美人魚因為愛上陸地上的王子,用天籟換取了雙腳,最後跟王子相守。不過,在原版故事裡,小美人魚用聲音換雙腿必須付出極大代價,她每一步都痛如刀割,而只要王子娶了別人,她就會化成泡沫。在她投注所有心意跳舞向王子示愛後,王子依舊給她發了卡,並且決定娶另一位女子。小美人魚的姊妹於是將自己一頭長髮賣了換一只匕首,希望她可以把王子刺死。如此一來,王子的鮮血將會把小美人魚的雙腳變回魚身。然而她終究下不了手,化身一團泡沫。

最近,有人分析迪士尼版動畫的內容,指出反派烏蘇拉的酷兒造型來自變裝皇后Divine,來分析小美人魚是暗喻同性之愛的故事。不過,這是不是原版故事裡就有的含義,我們就不知道了。

↑迪士尼動畫版《小美人魚》
Photo Via: Disney
 
The Little Mermaid, Kay Nielsen
Photo Via: The Paris Review
 

寫在最後,洗白

最近,阿娜觀察到媒體大量且大力的“洗白”現象。從漫威系列第一個亞裔超級英雄電影《尚氣與十環傳奇》,到新版真人電影《白雪公主》與《小美人魚》等等,這些開宗明義「宣稱」主角被網友酸醜、嫌不適合的報導,紛紛在內文附上主角們的自拍或生活照,試圖創造主角「其實」很不錯的氛圍。而且,這些報導都是從消息曝光開始,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然後內文模式都差不多。老實說,先不用說我們覺得他們如何,這樣先刻意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再用力洗白的方式,對阿娜來說完全是反效果,至於這是片商或是媒體的問題,我想在這邊就不繼續追究。

↑翻玩迪士尼動畫版《小美人魚》的非裔愛麗兒版本
Photo Via: Huffpost
 

正如前面所言,每一個時代都會有自己版本的童話,因此對於《白雪公主》與《小美人魚》(甚至是新的非裔超人電影)這種因為主角換了膚色而遭到大眾質疑政治過度正確的現象,阿娜覺得大家也無需太過敏感。簡單的說,經典童話或英雄角色的新樣貌詮釋,絕對不是壞事,如果大家不喜歡或看不習慣其實也無妨。比如說,當年 Halle Berry 演出 2004 年《貓女》的時候,是挾帶她本人剛拿下奧斯卡影后的氣勢。雖然電影拍得不好,而且刻意將貓女拍得真的像一隻貓一樣,大家也不免拿她來跟前任大螢幕貓女 Michelle Pfeiffer 比較。但無論如何 Halle Berry 還是用個人的超性感魅力凌駕「貓女」這個角色之上。而再看看 Christopher Nolan 的《黑暗騎士:黎明昇起》中,Ann Hathaway 那如花瓶存在的貓女,以及接下來即將在 2022 年新蝙蝠俠電影出演新任貓女的 Zoë Kravitz,阿娜必須說,電影好不好看,角色迷不迷人,從一開始就跟政治正不正確無關,而是跟改編舊作背負的壓力原罪有關。

酸民很多,眼睛雪亮的民眾也很多,希望媒體不要再洗腦我劉思慕有多迷人,或是梁朝偉誇他怎樣,抖森 Tom Hiddleston 又說了他什麼好話了。在成就真正的偉大之前,白的永遠都不會被說成黑的,而你們,完全破壞了欣賞的樂趣。

 

◎Photo Via:American Literature, Amazon, Disney, Spacelollipoparts, Wikimedia Commons, Pinterest, WikiArt, Bill Mayer, AbeBooks, The Paris Review, Huffpost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