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世界首富投注 AI 人工智慧!馬斯克 Elon Musk 開發「最叛逆 AI」Grok,貝佐斯 Jeff Bezos 將用 AI 顛覆 Google!一舉一動牽引未來趨勢!”


土屋阿娜

2024-1-31

馬斯克 Elon Musk 開發全新 AI "Grok",貝佐斯 Jeff Bezos 投資新創 Perplexity 挑戰 Google!世界首富科技對決!誰能掌握未來的人工智慧力?

AI 是歷史上最具顛覆性的力量。— Elon Musk

2023年11月,英國在倫敦舉辦「人工智慧安全峰會」(AI Safety Summit),關注發展人工智慧所帶來的極端風險,並且希望能夠討論出規範人工智慧的全球規則。英國首相 Sunak 與馬斯克進行對談,馬斯克把 AI 描述為「歷史上最具顛覆性的力量」,甚至預言未來將會是一個「不需要工作」的時代。

↑在「人工智慧安全峰會」上,馬斯克預言未來將會是「不需要工作」的時代

防 AI 還是跟它當朋友?當人工智慧模仿孫燕姿時,陳珊妮選擇跟它共同創作《教我如何做你的愛人》

防 AI 還是跟它當朋友?當人工智慧模仿孫燕姿時,陳珊妮選擇跟它共同創作《教我如何做你的愛人》 人工智慧取代人類? 還記得好幾年前 DJ 演出軟體大廠 Serato 與接歌混音 APP Pyro 合作推出「全自動對拍混音」功能時,一票人哀號道:「那還要 DJ 做什麼?」雖然後來因為 Serato 與 Pyr

AI 焦慮蔓延,怕被 ChatGPT 取代?劉軒:要好好把握這個全新時代!教你用正向心理思考身為「人」的價值,迎接未來|Wazaiii 專訪|

AI 焦慮蔓延,怕被 ChatGPT 取代?劉軒:要好好把握這個全新時代!教你用正向心理思考身為「人」的價值,迎接未來|Wazaiii 專訪| 「你跟我訪談完,把錄音檔直接丟給 AI,然後下指令說用我的語氣、幫忙寫一篇專訪文章,其實就可以了。」 劉軒溫和地說。有點誘惑,有點挑釁;看似鼓勵,又語帶保留。我到底

事實上,這位行事與言論都大膽辛辣的現代科技(反)英雄,一直以來關注的可不是只有太空,還有 AI。如今 ChatGPT 全球用戶已達上億,而母公司 OpenAI 在2015年創立時,馬斯克正是創辦人之一,其後因為 AI 安全性問題與其他人意見不合,便於2018年辭去董事會職務,但他可從來沒忘記發展 AI。2023年7月,馬斯克成立自己的 AI 公司 xAI,致力於製造具有人類智慧水準的「通用人工智慧」(AGI),並且(一如往常浮誇地)大聲宣稱公司的使命是「暸解宇宙的真實本質」。

↑馬斯克的 AI 公司 xAI

在「人工智慧安全峰會」中,馬斯克與英國首相 Sunak 不免談到 AI 安全倡議,他打趣說「這真的很煩」,但也表示自己當然支持需要某種能夠關閉 AI 技術的開關,在他的想像中,沒有受到限制的 AI 萬一自行更新軟體,所帶來的後果可並不一定都是那麼友善,終究,馬斯克還是相信 AI 將成為「向善的力量」。

↑馬斯克相信 AI 將成為「向善的力量」

2024年依舊會是非常 AI 的一年,今天阿娜要帶大家暸解一舉一動牽動著世界的兩位首富級科技巨擘 — 馬斯克與 Amazon 創辦人貝佐斯 — 對 AI 的投資、發展與展望。

↑Amazon 創辦人貝佐斯 

Grok:史上最政治不正確的辛辣 AI?

使用過任何形式的 AI 聊天軟體的人都知道,AI 的思考模式畢竟是受限的,聊天只要超出它程式所及的範圍,比如說人類聊天時的開玩笑、反諷或是開黃腔,AI 就容易跳針或是無法提供適當的回應。

↑AI 的思考模式依舊是受限的

或許是反映他個人愛開玩笑的辛辣言辭風格,馬斯克成立 AI 公司 xAI 後,便提出一套全新的 AI「Grok」。馬斯克表示 Grok 可以透過在 X(原 Twitter)平台獲取即時資訊的方式來進行自我學習,支援即時連網瀏覽功能,可以在網路即時搜尋有關特定主題的最新資訊。官方表示 Grok 最早期的原型語言模型使用330億組參數(Grok-0),再經過多次調整,最後打造出 Grok-1,而官方也表示 Grok-1 的語言能力已經可以超越 GPT-3.5 和 Inflection-1 等競爭者,只有 GPT-4 等擁有大量訓練資料和運算資源的模型,才可能超越 Grok-1 的表現。

↑馬斯克提出一套全新的 AI「Grok」

Grok 除了要跟 OpenAI 的 ChatGPT 抗衡,馬斯克想要打擊的還包含 Google 的 AI 聊天機器人 Bard 以及微軟的 Bing AI 搜尋引擎。而 Grok 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的靈感來自英國作家 Douglas Adams 的知名科幻小說《銀河便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馬斯克賦予它機智、幽默與叛逆的獨特性格,不僅能夠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回答用戶的問題,更能夠回覆大部分其他 AI 系統所「拒絕」的辛辣問題。

↑Grok 的靈感來自 Douglas Adams 的《銀河便車指南》

呼應 xAI「暸解宇宙的真實本質」的使命,馬斯克定位 Grok 為「最大程度追求真理的 AI」,在測試完成後,Grok 將開放給所有 X Premium 訂閱者使用。事實上,馬斯克在先前就曾表示他認為現今的 AI 過於偏向「政治正確」,而創造 xAI 的使命,就是為多元背景和政治觀點的不同族群創造 AI。

↑xAI「暸解宇宙的真實本質」的使命

Grok 這樣又聰明、叛逆而辛辣的 AI,確實在很大的意義上來說更接近人類的智慧水準,不過官方也先打過預防針,表示 Grok 還是跟其他大型語言模型 (LLM) 一樣,可能產生虛假或矛盾的資訊。

只能說,號稱宇宙喇叭王的馬斯克,這次一如往常地發下豪語,我們也一如往常地又期待又害怕受傷害。

↑其實 Grok 依舊有可能產生虛假或矛盾的資訊

Perplexity:超越搜尋引擎的答案引擎?

當馬斯克對於 AI 的展望蘊含濃厚的個人主義,以及他一直以來對於宇宙真理的探索,並且理解 AI 可能帶來的毀滅性,Amazon 創辦人貝佐斯則是認為 AI 更有可能拯救人類,而不是毀滅人類。在去年一次採訪中,貝佐斯公開表示他認為 AI 有潛力拯救人類免於滅絕,比如說協助人類開發更好的藥物,或是開發更好的工具以致於開發更多技術,來確保人類可以長期生存。而說到長期生存,貝佐斯也表示他非常樂意看到1兆的人類生活在太陽系之中,因為那樣代表會出現1,000個莫札特或是1,000個愛因斯坦這類的天才,但因為地球生存空間已經不夠,在他想像的未來中,比起往尋求其他適合居住的星球的可能性(比如說馬斯克的火星?),人類應該要建立巨型的太空站在其中生存。

↑在貝佐斯的未來想像中,人類應該要建立巨型的太空站在其中生存

在 AI 的發展上,貝佐斯傾向 AI 將會顛覆人們在網路上查資料的方式,這意味著他們將挑戰當今的搜尋引擎龍頭 Google,而他們將賭注,寄託在成立不到兩年的新創公司 Perplexity 身上。

↑新創公司 Perplexity 將挑戰當今的搜尋引擎龍頭 Google

Perplexity 由 Denis Yarats、Aravind Srinivas、Johnny Ho 和 Andy Konwinski 創立,他們是具有 AI、分散式系統、搜尋引擎和資料庫背景的工程師,總部設於舊金山。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執行長 Aravind Srinivas 曾在 OpenAI 工作,他表示他們的優勢是利用 AI 技術直接提供答案給用戶,而不是提供網站連結來給用戶自己查詢。比如說,用戶直接用口語的方式提出問題,在當今的 Google 被視為一種沒有效率的搜尋方式,但 Perplexity 將會回覆參考資料的重點整理,而用戶還能提出後續問題,來更深入研究特定主題。對他們來說,如果搜尋引擎能夠直接回答問題,那麼「沒有人需要這10個藍色超連結」,也因此,他們稱自己為「答案引擎」。Aravind Srinivas 也曾表示「我們不是來向用戶銷售另一款聊天機器人,或 ChatGPT 的替代品,......我們是為了幫他們找到任何問題的答案。」

↑如果搜尋引擎能夠直接回答問題,那麼沒有人需要這「10個藍色超連結」

知名科技媒體《Techopedia》描述 Perplexity 這個新平台不只是另外一個搜尋引擎,而是代表人們在網路上跟資訊互動的方式將產生根本性的轉變。Perplexity 與 Google 最大的區別在於透過 AI 驅動的上下文理解以及對話模型,Perplexity 擺脫傳統以關鍵字為基礎的搜尋演算法,更深入去研究用戶查詢背後的意圖以及上下文,以此來提供更精確的結果,打造更個人化與情境式的回答,而整個搜尋過程變得更加直觀、友善。

↑Perplexity 這個新平台的搜尋過程變得更加直觀、友善

簡單地說,搜尋即將進入 AI 時代,而在最近一輪的融資中,由風險投資公司 IVP(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領導,Perplexity 已經受到貝佐斯、輝達、NVIDIA,以及其他科技高層的支持,籌得高達7,400萬美元的投資金額,是近年來網路搜尋新創公司募得的最大一筆資金。

↑Perplexity 募得近年來網路搜尋新創公司的最大一筆資金

目前,ChatGPT 可以說是檯面上表現亮眼的新秀,然而它依舊存在許多問題,貝佐斯相信 AI 將為搜尋方式帶來革命,而這個可能改變世界的小 AI 新創公司很可能就是 Perplexity,就像當年 Google 改變世界一樣。

AI 可以生成模特兒、Jacquemus x Nike 虛擬聯名球鞋、模仿 Banksy 街頭塗鴉,可口可樂更用 AI 打造一千年後的限定口味!

AI 可以生成模特兒、Jacquemus x Nike 虛擬聯名球鞋、模仿 Banksy 街頭塗鴉,可口可樂更用 AI 打造一千年後的限定口味! 人工智慧的大幅進化,已經超乎想像的前進著,並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先來聊聊時尚業,AI 虛擬的 Model 已成為時尚圈的新寵兒,透過電腦模擬各種男女各種身型、種族、膚

NFT 太高冷?從 Coperni、Collina Strada、H&M...看人工智慧親和力,設計、創意到秀場音樂 AI 都幫的上忙!

NFT 太高冷?從 Coperni、Collina Strada、H&M...看人工智慧親和力,設計、創意到秀場音樂 AI 都幫的上忙? 這幾年談到時尚AI的運用,似乎絕大多數著眼於NFT的創作,例如GUCCI去年底剛結束佳士得的第二次合作,邀請九位藝術家以「平行宇宙:從未來頻率到古馳宇宙」為題,運用深入品牌歷史

搜尋的AI時代?

Perplexity 執行長 Aravind Srinivas 曾自信地表示「Google 將被視為傳統的、古老的東西,而 Perplexity 將被視為下一代和未來的產物。」然而就現實來看,Google 在搜尋引擎的市占率超過9成,就長遠來看,Perplexity 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而以一位 ChatGPT 的使用者來說,它雖然在整理和翻譯文章上非常實用,但依舊無法取代我對 Google 的使用習慣。

↑Google 雖被視為古老的東西,但依舊無法取代大眾的使用習慣

最後一個問題是版權問題。前陣子,《紐約時報》因為版權問題槓上 OpenAI,這打開了關於搜尋引擎運用 AI 的另一個大問題:當AI能夠即時搜尋資訊並且參考、學習,它能夠涉及的廣度與深度,是否有辦法透過任何方式(或像馬斯克說的「開關」)來限制跟規範?當藝術家已經跳出來反對 Midjourney 這類 AI 圖像生成軟體無限制地在網路上「學習」藝術家的「風格」, 作為文字創作者與媒體的我們,難道不會介意相關創作與資訊被 AI 拿去「參考、學習」嗎?作為個人,我們真的可以允許自己在網路海中發表的小小心情語錄、笑話,或是任何字句,被 AI 拿去「參考、學習」嗎?

↑AI 在網路上的「參考、學習」是否涉及版權問題?

我們在等待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 AI 呢?一個可以跟人類一樣聊天的 AI?一個超級便利的生活工作小幫手 AI?或是一個讓我們不需要再工作的 AI?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Photo Via:unsplash,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