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我倆惺惺相惜情不自禁,造就了設計師有時候難以給我們的侵入性時尚高潮”


土屋阿娜

2017-4-25

藝術靈感:我做了一個名為愛的系列(下)

我必須說,一個美麗的故事背後總是有另一個美麗的故事。

承接上篇,藝術與時尚的CROSSOVER可能來自一個破格的問題、來自藝術家與設計師靈魂裡相通的頻率、或來自我倆惺惺相惜情不自禁,造就了設計師有時候難以給我們的侵入性時尚高潮(療癒)。

當然難免有很多畫蛇添足、怎麼會做出這種東西的失敗聯名例子(在此省略),這一回,我們來看幾個時尚被藝術擦撞出火花的例子,就如同上篇所言,藝術的存在、美的形式先於時尚,當它們魅惑了感染了設計師,悸動發為創作,就成為一個個因為意外、名為“愛”的系列。

YVES SAINT LAURENT × PIET MONDRIAN

出生於荷蘭,活躍於三零、四零年代的新造型主義大師蒙德里安對後世建築與設計影響巨大,他因個人宗教因素開始探求基本的形式之美,並且在留駐巴黎時期受到立體派如畢卡索等人的影響。但他不描繪客觀物體而是將其分析且加入音樂性,抽象的幾何節奏感成為他的自我風格。蒙德里安辭世20年後,1965年Yves Saint Laurent發表了一個以抽象派Poliakoff與Malevich,以及蒙德里安為靈感的系列,其中那6件A字毛料無袖洋裝過於搶眼,於是這整個系列就被外界稱為“Mondrian Collection”。

 

A post shared by 彬 (aki) (@paninaro_aki) on

為了確保每一件洋裝看起來就是一件藝術品,Yves Saint Laurent挑選材質的重量並且精確地讓洋裝看起來是被掛在模特兒身上。完全體現“現代性”的蒙德里安洋裝就這樣登上法國版《VOGUE》封面,改變了整個時尚圈至街頭巷尾,當時愛美的女性可以用較為便宜的價錢入手山寨版,一直到現在,半個世紀過去,我們偶爾都還會在某些retails裡看到“蒙德里安帽夾”、“蒙德里安T恤”……。2011年,一件絲質高級訂製版本(有別於當年的ready-to-wear版本)在倫敦以27,000英鎊拍賣售出,Yves Saint Laurent說這是當年高級訂製的唯二絲質版本的其中一件。

RAF SIMONS × ROBERT MAPPLETHORPE

 

A post shared by @totes_kitsch_bitch on

↑Robert Mapplethorpe

↑Raf Simons 2017年春夏系列後台的mind board

在上回我們已經介紹過Raf Simons跟Sterling Ruby的友情相挺,今年Raf Simons則是受到佛羅倫斯Pitti Uomo 90的大規格歡迎,以special event“Florence Calling : Raf Simons”的形式迎接Raf Simons,在佛羅倫斯最古老的火車站Stazione Leopolda發表2017年春夏系列。之所以會說是“calling”,是因為2010年Raf Simons已在此發表過JIL SANDER 2011春夏系列。解構輪廓、超寬鬆常春藤V領針織衫相信看過16秋冬系列的大家一定不陌生,令人好奇的是印製於襯衫、T恤以及工作圍裙上的攝影作品。這些作品來自七零、八零年代黑白肖像攝影大師Robert Mapplethorpe,當年他醉心於充滿爭議的主題,關於同性愛、肉體美、綑綁、調教、施虐、被虐的Polaroid或底片照,衝突又平衡的呈現肉體之美,尤其特別喜歡紀錄男體之美。而呼應著當年同性戀運動風潮,Raf Simons讓年輕的可人的男模們看起來就像當年Robert Mapplethorpe本人的模樣,那種理所當然的陰柔自信、捲髮、以及六零、七零代表同性戀文化符碼的Peaked Cap尖頂帽。要知道摩羯座的Raf Simons是非常嚴謹的,街頭出身的他度過了服裝的叛逆青春期,而Robert Mapplethorpe的照片也以一種極度內斂的美麗方式重新組合成Raf Simons的新叛逆無性路線,果然離開Dior之後,Raf Simons更加的自由、專注,後台的mind board上貼滿了Bob Dylan、Jim Morrison、Robert Mapplethorpe的黑白肖像照,這個系列,是Raf Simons獻給大家的解構立體攝影集,也是獻給同性愛的愛的系列。

 

A post shared by RAF SIMONS (@rafsimonsdotcom) on

↑RAF SIMONS 2017 SS形象廣告

↑印有Robert Mapplethorpe黑白肖像作品的RAF SIMONS 2017 SS系列

ANN DEMEULEMEESTER × PATTI SMITH

 

A post shared by Julie Scelfo (@juliescelfo) on

↑Patti Smith與Robert Mapplethorpe

我必須說,一個美麗的故事背後總是有另一個美麗的故事。

六零年代末,正值20歲青春年華的Robert Mapplethorpe(對,讓我們先從剛剛帶給Raf Simons靈感的他說起)與Patti Smith在紐約一間書店相遇。那是她剛到紐約的第一天。兩人隨後在布魯克林Hall Street上的一間公寓同居,從靈魂深處理解到他們從此將不再孤單,Patti Smith曾問:「我們會怎麼樣呢?」「我們會永遠在一起。」Robert如此回答。日後Robert Mapplethorpe確認了自己的同性性向,但兩人超越一切標籤或認同的愛,那種無法拆散的連結永遠都在,1975年Patti Smith的第一張專輯〈Horses〉,替好友掌鏡的Robert 要求Patti身穿白襯衫配牛仔褲與吊帶,她隨意地披著外套,宛如無性仙女下凡,若不是她與Robert Mapplethorpe愛如此之深,便不會有這張經典封面。下定決心探索真正性向的Robert Mapplethorpe去了舊金山,帶了一個男友回到紐約,並且留下不少令人驚豔的裸體攝影作品。1989年Robert Mapplethorpe在與愛滋並搏鬥後逝世,2010年Patti Smith出版《Just Kids》,完成20多年前替兩人寫傳記的生前承諾。

 

A post shared by M.BNMG® (@mario_bonamigo) on

↑Robert Mapplethorpe in front of his 1975 album artwork for Patti Smith's Horses

然後,讓我們把鏡頭轉到另外一邊。

1976年,年方17的Ann Demeulemeester在安特惠普的一間唱片行看到Patti Smith〈Horses〉專輯封面,她深深地被那個無垢無性龐克的形象影響,而且她有預感,日後她們會認識彼此,「那張封面改變了我的人生」。八零年代,安特惠普六君子震撼倫敦,其中之一的Ann Demeulemeester在1987年創立個人品牌,並且在1992年登上巴黎時裝週,以詩人的手寫黑色的搖滾時尚,但那靈魂深處的另一半,似乎還留在Patti Smith那裡。

↑Kristen Owen, Ann Demeulemeester SS92

Ann Demeulemeester征服巴黎的兩年後,Patti Smith的丈夫Fred(底特律樂團MC5前吉他手)與哥哥Todd相繼過世。在底特律撫養小孩倍感寂寞的Patti Smith某天收到一個精美的包裹,用黑色的緞帶綁著。裡面是3件美麗的白襯衫。「我那時候心想,無論這是誰做的,他真的很了解我,他讓我確實地感覺到這些是為我做的」。當然,最後他們找到彼此—Patti Smith的詩與音樂給了Ann Demeulemeester源源不絕的靈感,Ann Demeulemeester替Patti Smith製作的服裝成為他每日創作的動力來源。「我每天只穿Ann的衣服,我常在說如果有一間“Ann Demeulemeester Museum“,我能提供的館藏大概都蠻破爛的。」兩人從此成為姐妹(Patti較大),而她們給彼此帶來的影響是相互的,像是一種共生關係,兩人的靈魂完整了對方,用不同的方式不斷地寫詩、寫詩、寫詩,Ann Demeulemeester也在2006年首次創作出既浪漫又搖滾的優雅混種男裝。2014年,Ann Demeulemeester用一封手寫信宣告離開自己創立的同名品牌,將創意總監的位子交給了她認為能夠維持品牌價值與傳統的Sebastien Meunier。揮揮衣袖,Ann Demeulemeester一路至此已滿足,她曾說「時尚有存在的權力,因為他讓人們一次又一次地定義自己」,這聽起來不像是一件好事對吧?就讓Ann Demeulemeester跟Patti Simith談音樂談時事說姐妹愛去吧!

↑Patti Smith for Ann Demeulemeester, Photo by Annie Leibovitz

 

↑Patti Smith與Ann Demeulemeester

回顧上篇:事實上Raf Simons將許多設計權力交給了Sterling Ruby,他也打從心底認為這是兩人共同設計的系列,「這是“我們”的小孩」。(上)

 

◎Photo Via:INSTAGRAM, RAF SIMONS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