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凝視、情、愛、色與欲、生與死、皮肉與靈魂,病態、扭曲、自戀、自卑,你好奇的一切關於裸體藝術的答案,底線,與姿勢,或許都在他們的作品之中了。”


土屋阿娜

2020-8-26

裸體藝術中的凝視與窺視

寫在前面,裸體、藝術與色情之間

2011年,法國教師 Frédéric Durand-Baïssas 在自己的臉書上傳一段影片,內容是介紹19世紀法國現實主義派畫家 Gustave Courbet 的1866年名作「L'Origine du monde」(世界的起源)。臉書認定他張貼色情圖像並且封鎖帳號,他怒告臉書,作品所在地巴黎奧賽博物館聲援,法國法院也加入戰場,5年後,判定臉書必須賠償 Frédéric Durand-Baïssas 。

 
 
 
 
 
 
 
 
 
 
 
 
 
 
 

 

 

↑「世界的起源」,Gustave Courbet, 1866。

2014年,盧森堡行為藝術家 Deborah de Robertis 在巴黎奧賽博物館「世界的起源」畫作面前坐下,雙腿大開露出私密處,被警衛驅離;2016年,她再度襲擊奧塞博物館,在 Édouard Manet 馬奈的1863年名作「Olympia」(奧林匹亞)畫作前面脫衣,模仿畫中女側臥的姿勢,再度被驅離逮捕。

↑「奧林匹亞」,Édouard Manet, 1863。

無論是在模仿中探討藝術與色情之間的關係,或是在現實世界中用真實的器官挑動觀眾神經, Deborah de Robertis 自有一套說詞,如她認為「世界的起源」雖然寫實地描繪女性外陰部,但因其陰道緊閉,所以她要用自身私密處大開的行為來“彌補”畫作中未傳遞到的訊息……總之,無論她的動機為何,她的行為藝術確實挑了兩個在西方藝術史中非常重要的兩個裸體:「世界的起源」與「奧林匹亞」 ,在當時的19世紀歐洲,10億人都驚呆了。

讓我們把鏡頭轉到地球另一邊,日本江戶時期,還在不斷琢磨自己大師之路的浮世繪繪師葛飾北齋在1814年發表了“艷本”《喜能會之故真通》,其中包含一幅大小章魚正在跟女性行魚水之歡的「章魚與海女」,此幅超大膽的作品奠定了章魚與軟體動物在日本文化中的性慾符號,更衍伸出現今日本色情動漫裡的所謂“觸手系”……(畫作中後面密密麻麻的字是章魚跟女子的對話,礙於尺度不付上,請大家自己去維基查)在當時,葛飾北齋還沒開始他的傳世經典《富嶽三十六景》,而重點是,日本的10億人沒有驚呆,他們欣賞這般極致的人獸交媾浮世繪。

↑「章魚與海女」,葛飾北齋,1814。

若是在當今社會,以情色的角度來看,「章魚與海女」令人髮指的程度或許遠超過「世界的起源」與「奧林匹亞」 ,但為什麼在當時歐洲與日本社會的反應卻截然不同?這之中有著藝術史、宗教與文化的眉眉角角。礙於篇幅,阿娜今天略過男體,只談女性裸體在東西方中藝術的演變與意義。

凝視維納斯

在西方藝術中,裸體是一種關於神聖性與完美的凝視,如大衛像,以及許多古希臘與羅馬神話中的人物雕像,不過相對於諸男神們,諸女神的裸體雕像與繪畫就少了許多,第一位出名的女神裸體雕像,大概就是完成於西元前130年-100年的「米洛的維納斯」 ,這座1820年在地中海 Milos 米洛島被發現的斷臂雕像,目前是巴黎羅浮宮的鎮宮之寶之一。

那我們來談談維納斯。維納斯在羅馬神話中叫 Venus ,對應在希臘神話中叫阿芙蘿黛蒂 Aphrodite ,象徵女性軀體美的最高規格表現,是愛神,也是美神。自古以來,維納斯便是除了聖母瑪莉亞以外,女性藝術題材最常被探討的角色,也因此在西方藝術中,只要是一位美麗的無名裸女,我們幾乎都可以用維納斯之名稱之。

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畫家 Sandro Botticelli 波提且利創造了歷史上最絕美的維納斯時刻—「維納斯的誕生」 ,奠定了歐洲凝視女神維納斯,甚至是凝視女體的方式,那是一種純粹、崇高、純潔無瑕的體驗,好像我們跟維納斯一樣地裸體,共享著天界裡一切的美好無缺。

↑「維納斯的誕生」,Sandro Botticelli, 1485-1486。

在此時期,Giorgione 喬內喬爾也創作了一幅「沈睡的維納斯」 ,如果說波提且利跟觀眾說好“我們用神聖的眼光來凝視維納斯吧”,那麼喬內喬爾的維納斯就是自己翻個白眼然後往後斜躺說“隨便你們怎麼凝視,我知道我是世間最美”。柏拉圖曾說 「天上的維納斯是神聖的、理念的和精神美的象徵;人間的維納斯則是世俗的、感性的和官能美的象徵。」這幅「沈睡的維納斯」巧妙拿捏著觀眾對於維納斯神性與人性的凝視,在此她是靈肉合一的集美之大成,而這位印象中不可褻玩,但其實也關於性與欲的第一女神,一旦流露了世俗間的感官美,那麼“維納斯”之名,藝術家便有更多空間去詮釋、創造,甚至僭越。

↑「沈睡的維納斯」,iorgione, 1510。

在這個時期,藝術家們開始去維納斯的神性,而凝視,有了更多的可能。1538年, Titian 提香創作了「烏爾賓諾的維納斯」,畫中這位“維納斯”明顯是一種世俗的詮釋,她如同貴婦一樣斜倚在床上,家中還有寵物與僕人。在她賴床的姿態與慵懶的眼神裡,盡是直視觀眾的性感,這是一個騷動觀眾內心,關於情與欲的維納斯。

↑「烏爾賓諾的維納斯」, Titian, 1538。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 寫在前面,關於瘋狂,與藝術家的瘋癲 今天要替大家帶來一些瘋狂藝術家,以及他們所影響的時尚。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們先來討論一下「瘋狂」。 瘋狂的定義是什麼?在這個全世界都正發瘋著的時代,瘋狂的體制、瘋狂的總統、瘋狂的教廷、瘋狂的警察,那些被我們稱為「瘋狂」的藝術家,用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下)

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下集) 寫在前面,藝術時尚一起毒 承毒了時尚的5位瘋狂天才藝術家(上集),藝術家與生命奮鬥的創作具有時尚難以抗拒的毒性,如Vincent Van Gogh梵谷與Egon Schiele席勒,而綜觀當代,也不乏小心有毒的當代藝術家們,他們對於生命、社會、宗教與體制的破格探討,替時

事實上,文藝復興之後的歐洲人對於“維納斯”的現實化以及人性化凝視轉變都看在眼裡,古典思想與傳統也不再束縛著藝術家的畫筆。直到1863年,馬奈的這幅「奧林匹亞」才真正驚動了歐洲藝術圈。在當時,歐洲瀰漫著學院派藝術的掌握,但馬奈受不了不斷畫古典神話、自然風景等這些題材,他選擇描繪上流社會中公開但不能說的秘密— 一名妓女,而取名為「奧林匹亞」 ,一個古希臘與羅馬的審美最高標準,一個學院派藝術奉為圭臬的聖地。馬奈假維納斯來反維納斯,在這裡沒有美,也沒有神聖的召喚,只有最真實不過,用價格換身體的場景,你看到她斜倚在床上,眼神卻高高在上的鄙視與厭世臉了嗎?你已經被她“看”了。

↑你看到她斜倚在床上,眼神卻高高在上的鄙視與厭世臉了嗎?你已經被她“看”了。

這場對於學院派藝術的大力宣戰,以及揭示上流社會陰暗面與偽善的公然挑釁,讓馬奈在1865年沙龍展上引起藝術圈的軒然大波。

另一方面,1866年,法國現實主義派畫家 Gustave Courbet 發表「L'Origine du monde」(世界的起源),這幅號稱藝術史上最大膽的畫作在當時引起極大爭議,因為從來沒有人以如此寫實的手法去描繪女子的外陰部,但 Gustave 以一種全然節制、莊重而嚴肅的態度去面對她,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這份真誠呈現在世人面前。所謂的“色情”應該是要關乎動機的,而「世界的起源」完全無色情,她讚頌著女性的偉大,她是世界一切美好事物的起源 — 不過150年後的現代,「世界的起源」還是被臉書直接下架。所以說,臉書 AI 不可信,“她”只會在你想買東西的時候跑得特別勤。

 
 
 
 
 
 
 
 
 
 
 
 
 
 
 

Usup Supriyadi(@usupsupriyadi_)分享的貼文 張貼

 

↑「世界的起源」,Gustave Courbet, 1866。

當維納斯的聖衣被摘下,西方藝術的裸女也脫離了維納斯之名,她們關於真實的個人、關於與畫家相處的當下,或是關於畫家當下的“處置”。馬奈與 Gustave 之後沒多久,維也納分離派兩位史上最強情欲師徒 Gustav Klimt 克林姆與 Egon Schiele 席勒便完全解放藝術中的女體與裸體 — 凝視、情、愛、色與欲、生與死、皮肉與靈魂,病態、扭曲、自戀、自卑,你好奇的一切關於裸體藝術的答案,底線,與姿勢,或許都在他們的作品之中了。

 
 
 
 
 
 
 
 
 
 
 
 
 
 
 

Benedetta Abbatangelo(@benedetta_ab)分享的貼文 張貼

 

↑「Judith and the Head of Holofernes」,Gustav Klimt, 1901。

 
 
 
 
 
 
 
 
 
 
 
 
 
 
 

@impressionism.art 分享的貼文 張貼

 

↑「Danaë」,Gustav Klimt, 1907。

↑「Kneeling Girl, Resting on Both Elbows」,Egon Schiele, 1917。

↑「Tow Women Embracing」,Egon Schiele, 1911。

窺春

當西方面臨的是解構女神維納斯,使其成為墜入凡間的天使或妓女的過程,東方並不存在維納斯這樣形而上的美神或愛神的存在。在東方古老傳說中,“女”神如中國的女媧或日本的天照大神,管的是一些開天闢地維持世界秩序的玄難事,更沒有時間像古希臘羅馬神話裡的女神們還會跟男神搞男女關係。在古代中國,“凝視”並不是民眾對於裸體藝術的看法,一直流傳在其中的,是所謂“房中術”的春畫。這些春畫有時是一種逢年過節的象徵性繪畫,其中並無關性愛,或是僅有輕描淡寫到若有似無的隱喻。除此之外,春畫還有許多功能,比如說作為嫁妝之用,意思就是父母把性愛秘笈交給女兒讓她懂怎麼做人;另外就是對於保守的民眾而言,行房象徵污穢之事,因此春畫還可以拿來避邪,貼在灶頭上可避火災,加上我們坐著還可以欣賞它,藏於民宅之間,就算被警察看到頂多告你妨害風化,可謂十大暗器之首。

 
 
 
 
 
 
 
 
 
 
 
 
 
 
 

Tekila(@tekilaaaaaaa)分享的貼文 張貼

↑古代春宮圖。

明代春畫發展鼎盛,這些被稱為“春宮祕戲圖”精巧性愛指南手冊漂洋過海傳到了桃山時代由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稱霸的日本,因為受到大量歡迎,日本繪師開始大量繪製春畫,在17世紀初期開始的兩百年之間,同時也是浮世繪開始在日本江戶蓬勃發展的期間,春畫冊作為浮世繪的養分不斷發酵,發展出各種形式的春畫,包含春畫冊與春書(官能小說)等等,1722年,第八代德川將軍甚至頒布「好色本禁止令」 ,沒有插圖的官能小說書名必須拿掉「好色」一詞,並全面禁止春畫冊。不過大家也知道這種令人興奮又好看的東西越是禁止它就越想辦法茁壯,當它們選擇不再接受審查,主題與尺度反而更加大開,無論是使用板畫或是肉筆繪製,以及裝禎的考究,一個好的春畫作品象徵著繪師的地位。

1814年,一代浮世繪大師葛氏北齋推出艷本《喜能會之故真通》,其中一幅「蛸と海女」(章魚與海女)可謂集兩百年來春畫大成後的絢爛綻放,這幅靈感來自日本神話《玉取姬》的作品影響後代對於章魚與觸手的性欲連結,造就無數的重新想像與致敬,如韓國導演朴贊郁就曾在電影《下女的誘惑》中的地下行刑室場景放了章魚。

↑韓國電影《下女的誘惑》情節中,同樣使用章魚觸手表達情慾暗示。

除了葛飾北齋,同時期的浮世繪師當然也不乏許多春畫名作,如擅長美人繪的喜多川歌麿創作的《歌まくら》 (枕間之詩)系列、鳥居清長的《風流袖之卷》、以及貓奴繪師歌川國芳的《花魁與恩客》等等。對他們來說,「性」是「生」的力量,這是超越了藝術中的裸體描繪,華麗地去吧,用力地歌頌性,賞花不待期限的哲學思想。

↑葛飾北齋1821年春畫《萬福和合神》中的作品。

↑喜多川歌麿1788年發表的《歌まくら》中兩幅作品。

↑鳥居清長的《風流袖之卷》。

↑歌川國芳《花魁與恩客》。

寫在最後,藝術與色情

無論是攝影、雕塑或畫作,藝術與色情的區別在於動機。只要有超過“色情”的動機,很色情的藝術依舊是藝術。

如村上隆的「HIROPON」 。

如最懂冷色情也超色情的空山基。

當然,也有許多不是那麼色情的裸體藝術。

如民初國寶級畫家常玉的「曲腿裸女」 。

 
 
 
 
 
 
 
 
 
 
 
 
 
 
 

artproasia(@artproasia)分享的貼文 張貼

 

如日本國寶級貓奴畫家百田まどか(Madoka Momota)筆下摩登婉約的女子。

我們相信是藝術是色情,公道自在人心 — 也就是說,不需要標準答案。從神性的凝視到人性的窺視,從靈肉合一到性愛的狂喜,裸體與否不是問題,只要我們夠專心看,創作者的靈魂會告訴你一切答案。

最後,時尚設計師 Tom Ford 2011時接受《Interview Magazine》訪問的時候曾經說過“I do everything completely naked.”(我裸體地做所有事) ,這句話獻給大家。

◎Photo Via : 土屋阿娜,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