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Alessandro Michele在過去中找到自己的靈魂,然後用一貫的服裝設計,將自己迷戀過往的美學體現在GUCCI的宇宙觀之中”


土屋阿娜

2018-9-26

|Wazaiii看秀零時差|法國三部曲終章:GUCCI 2019春夏系列

GUCCI絕對是當今最多信徒的時尚宗教,因此對那些GUCCI的粉絲(教徒)們來說,最幸福的不是購入一件GUCCI的衣服,而是親自朝聖一場GUCCI大秀。說到這裡我不禁想起當今最適合穿GUCCI,根本是Alessandro Michele好萊塢分身的性感男星Jared Leto,他在GUCCI 2017春夏男裝秀上,看見開場那件綠色雙排扣長大衣時一見鍾情的表情,認真無價。

 
 
 
 
 
 
 
 
 
 
 
 
 
 
 

Trevor Andrew(@troubleandrew)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GUCCI 2017春夏男裝秀上對綠色雙排扣長大衣一見鍾情的Jared Leto,以及其後穿著它參加電影《自殺特攻隊》活動的Jared Leto。

老實說,當每一季每一季大家在為了GUCCI的服裝心花怒放的時候,阿娜看到的是每一季每一季都一樣的服裝。但這未必是壞事,因為Alessandro Michele在創造的是一個GUCCI大宇宙觀,在這個宇宙觀中,服裝只是說故事的媒介,真正迷人的,是他每一季想要說的、引用的、借用的、浪漫的故事。神話、占星術、神秘學、文學、鍊金術……Alessandro Michele擅長的是把玄之又玄的故事,以及取之不盡的美麗典故,全部藏在大秀裡。因為今天我們談的是時尚,一門把服裝變成藝術品的學問,也是把穿戴服裝之人變成藝術品的學問,並不是漫威電影,所以今天我們不是要來看GUCCI 2019春夏系列裡藏了些什麼彩蛋,而是,說了哪些美麗的故事。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 2018早秋系列Dans Les Rues形象廣告

2018年對GUCCI來說是全然關於法國的一年,官方也公開宣告了他們向法國致敬三部曲的計畫。第一部曲是今年初釋出的2018早秋形象影片《Gucci Dans Les Rues》,以1968年五月學運以及新浪潮電影運動之背景為靈感,影片中穿著GUCCI的學生們上街奔跑、騷動、反抗著,將這股自由精神獻給年輕世代。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 2018早秋系列Dans Les Rues形象廣告

第二部曲是5月在南法Arles亞爾舉辦的2019 Cruise早春系列,秀場是位於亞爾市舊城牆外的Promenade Des Alyscamps古羅馬墓園阿里斯康。這座南法的知名文化遺產是信徒們朝聖之處,也是詩人與藝術家的靈感來源,梵谷、拜倫、但丁……。秀場在夜幕低垂時開始,以但丁《神曲》中所描述,閃著火焰的墓地為場地佈置靈感,與早春系列那歌頌死亡的意念共同閃爍著,有在現場的應該都會同意,那是一次游移在人間與冥界、現在與過去、生與死的奇幻體驗。然後在7月之時,GUCCI官方便已表示2019春夏系列大秀,將會移師巴黎第九區的Théâtre Le Palace劇場,以作為致敬法國三部曲的終章。Alessandro Michele說,法國文化對於人類文明來說非常重要,它代表的自由與獨特性格,與當今GUCCI不謀而合。

↑GUCCI 2019 Cruise早春系列秀場:位於亞爾市舊城牆外的Promenade Des Alyscamps古羅馬墓園阿里斯康

↑2019 Cruise早春系列

Théâtre Le Palace對巴黎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原址建於西元17世紀,活躍於70末至80年代的Théâtre Le Palace記錄了音樂人、藝術家與年輕世代相知相惜相愛的靈魂,以及地下文化、舞蹈、樂團、戲劇、單口相聲、喜劇……等等的相互滋養。因此自7月份發佈2019春夏系列即將在此發佈的時候,許多巴黎人心中紛紛吶喊著“Welcome to Paris”,這也是第一次Théâtre Le Palace作為時尚大秀發表之用。

 
 
 
 
 
 
 
 
 
 
 
 
 
 
 

mademoiselle &(@mademoiselle_esperluette)分享的貼文 張貼


↑位於巴黎第九區的Théâtre Le Palace藝術劇院

秀開場前,舞台上播放一段女主角疑似中邪的詭譎影片。她笑得你發寒,浴室回聲聲聲敲入你心房,小孩的哭聲、雜訊的沙沙聲。她爬行著、痙孿著,用繃帶武裝自己,在清晨來臨之時走到陽光下,然後消逝。這段影片是取自1970年,義大利前衛電影演員兼導演Leo de Berardinis(李奧)與女演員Perla Peragallo(佩拉)的演出片段。

 
 
 
 
 
 
 
 
 
 
 
 
 
 
 

Tina Leung 梁伊妮(@tinaleung)分享的貼文 張貼

 

 

 
 
 
 
 
 
 
 
 
 
 
 
 
 
 

Penny Martin(@pennyjanemart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GUCCI 2019春夏系列開秀前播放,由義大利前衛電影演員兼導演Leo de Berardinis(李奧)與女演員Perla Peragallo(佩拉)的演出片段。

然後,正秀開始。如同劇院門口的霓虹燈管“I Dioscuri”標語所示,以希臘與羅馬神話中的孿生兄弟Dioscuri(狄奧斯庫洛伊)、神話中雙子座的來源—Castor(卡斯濤爾)和Pollux(波魯克斯)為靈感,劇院中成對的探照燈打在成對出場的模特兒身上,他們緩緩自階梯或後台走上劇院舞台,然後靜默的等待著。

 
 
 
 
 
 
 
 
 
 
 
 
 
 
 

Mae Lapres(@meimeilapr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Théâtre Le Palace劇院門口的霓虹燈管“I Dioscuri”標語

模特兒們依舊是Alessandro Michele自上任以來鍾愛的Geeks & Nerds怪咖萌呆ㄎㄧㄤ感風格。向美國60年代搖滾、靈魂與藍調傳奇女歌手Janis Joplin致敬的Look作為開場,寬沿帽、駝鳥羽毛、亮片刺繡洋裝,60花世代的解放裝束以GUCCI風的高訂感呈現。觀眾們持續在黑暗中搜尋劇院中的亮點。

大片流蘇、亮片刺繡。桃紅、艷紅、粉紫、孔雀藍、銘黃、湖水綠、草綠、螢光綠、深綠,這些放在一起就很GUCCI的顏色。

復古格紋、幾何紋、橫條紋、蛇紋、豹紋、小花朵,以及對雙G Logo滿滿的愛。

皮革訂製西裝外套、80感的肩線。向聖羅蘭先生致敬;向三宅一生的褶致敬。

男裝部份最令人掉下巴的是超狂的女用短褲與內褲外穿,以及好像(?)很實穿的情趣風性感吊帶牛仔褲。

然後模特兒手上提了一顆……米奇頭……手拿包?

當全場把焦點放在舞台上靜止的模特兒們,觀眾席中有一位女士突然站起來,居然是Jane Birkin!!!對,就是那位愛馬仕柏金包的靈感、那位60年代到巴黎闖事業的英國女孩、那位被當時法國音樂才子狂人Serge Gainsbourg一眼看上的一代法國繆思、那位Charlotte Gainsbourg的媽媽。穿著俐落訂製成套黑西裝,襯衫釦隨性微開的Jane Birkin拿起麥克風,深情演唱她1983年的名曲《Baby Alone in Babylone》。在已經逝世20多年的Serge Gainsbourg多次演唱的Théâtre Le Palace劇院中,演唱離婚後Serge Gainsbourg寫給她的歌,Jane Birkin心中的百感交集想必不是我們能夠理解,這首歌是自1980年她與Serge Gainsbourg離婚後,兩人首次再度合作。

 
 
 
 
 
 
 
 
 
 
 
 
 
 
 

Book Business Art Fashion(@bbaf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Jane Birkin於中場演唱1983年的名曲「Baby Alone in Babylone」

 
 
 
 
 
 
 
 
 
 
 
 
 
 
 

Jane Birkin(@jane.birkin)分享的貼文 張貼


↑Serge Gainsbourg與Jane Birkin

Jane Birkin唱完一段感性的坐下後,下半場第一位出場的是中加混血雙魚座超模Mae Lapres。最近比較少走大秀的她,GUCCI的每一場秀還是不會缺席,畢竟她的古靈精怪氣質太GUCCI,這次更是直接帶著她最愛的寵物白鸚鵡Kiki上場。如果平常有在關注Mae的Instagram(對就是我),就會知道她養了一屋子的白鸚鵡,堪稱人鳥一體的精靈系超模。Kiki也很乖巧,從頭到尾都安靜的待在Mae的肩膀上。

↑下半場開場的超模Mae Lapres與她的寵物Kiki

然後是向70年代美國傳奇鄉村歌手Dolly Parton致敬的肖像印花無袖丹寧襯衫與大學T、女洋裝男穿、女內褲男生外穿、60年代搖滾歌手與他們的羽毛和喇叭褲、60花世代流傳到現在的音樂季螢光穿搭的華麗升級、80年代Disco舞廳小孩與他們的金銀Bling Bling戰衣。

布幕緩緩拉上。不只有法國的GUCCI法國三部曲完結。Alessandro Michele戴著最近最愛的紐約洋基隊聯名棒球帽出來謝幕。

老實說,一開始看秀前影片的時候,我只感覺這是Alessandro Michele自己拍的大秀前導形象影片,而且裡面的女演員穿的也像是GUCCI的洋裝,讓這一切十分合理。會知道是義大利前衛電影代表Leo de Berardinis與Perla Peragallo,是看完秀,我立馬在Instagram,以Théâtre Le Palace這個地點搜尋相關資訊的時候找到的。而在秀後,Alessandro Michele被問到是否有偷偷在影片中後製置入GUCCI的服裝,Alessandro Michele的回答是:「我是最近才接觸到這部影片。」在致敬巴黎的同時,Alessandro Michele也將這場秀獻給Leo de Berardinis與Perla Peragallo,獻給這對義大利實驗劇場中最激進的一對,以及他們兩人互相激發的脫軌爭議性“矛盾劇場”。或許在過去中找到自己的靈魂,然後用一貫的服裝設計,將自己迷戀過往的美學體現在GUCCI的宇宙觀之中,是Alessandro Michele一再讓GUCCI教信徒們高舉雙手喊我全都要的原因。

 
 
 
 
 
 
 
 
 
 
 
 
 
 
 

Florent Bedok(@florentbedok)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在GUCCI的宇宙觀之下,所有美麗的事物都應該被歌頌。超越時間的侷限以GUCCI的方式,超越時尚季度以Alessandro Michele輕鬆寫意的Vintage混搭風格公式,超越模組以迷幻、科技、懷舊、未來的天馬行空形式。

這是一個混種的時代,我們是一個混種的生物,DNA的、歷史的、生物的、科技的……在過去之中我們發現這個世界的無邊際美麗,也發現自己無限的可能性。

這就是GUCCI,永遠超越服裝,美在故事裡。

↑馬上就來看看GUCCI 2019春夏系列大秀吧!

後記,關於過去

1968年,Janis Joplin與其樂團Big Brother在與Bob Dylan經紀人Albert Grossman簽約後,開始以費城為首站的東岸巡迴表演。

1968年,巴黎爆發反戴高樂總統的5月學運。

1968年,義大利前衛電影Leo de Berardinis與女演員Perla Peragallo演出《Sir and Lady Macbeth》(先生與馬克白夫人)。

1968年,還不會說法文的Jane Birkin拿到電影《Slogan》的角色,前往巴黎,因而結識同劇中的Serge Gainsbourg。

1972年,Alessandro Michele出生於米蘭。

 

◎Photo Via:GUCCI, INSTAGRAM, 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