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John Galliano 的失言事件,讓一部份只知道時裝是藝術的消費者,認清精品時裝也是一門商業活動,而這些精妙的算計與公關手段,需要殘忍”


AKEMI WU

2017-11-28

死過一次的男人 John Galliano

"我在 Dior 做過同樣的事又怎樣?我並不是說所有的新東西都好,但過去已經結束了。"

對 John Galliano 來說,2017年的尾聲,心情格外平靜、輕鬆。入主 Maison Margiela 後的幾場秀迴響很正面,他筆觸的華麗劇場感、非傳統材質的嘗試都和品牌為人熟知的不收邊、解構概念等風格融合得很好。在幾個重要的訪問中,都坦率的論及自己的失誤和挫敗。從某個角度來說,2011年的失言風波是漸告平息了,即使登上剛出版的12月號《British Vogue》封面,仍舊收到不少留言哄鬧,但酸民本是普世現象,還有更多通情達理、充滿體恤的人,圍繞在 John Galliano 身邊。

 

Edward Enninful, OBE(@edward_enninful)分享的貼文 張貼


↑即使2011年的失言風波日漸平息,John Galliano 登上剛出版的12月號 British Vogue,仍引來網友們的質疑。

如果說有什麼能讓略顯髒汙的現實世界展現絲毫美麗,在我看來並非英雄般不可一世的自豪,而是在犯錯絕望之時得到他人的幫助。這男人想必能領悟命運並非操之在己,而這是被現實踩死過一次的人會有的心得。

在這個死而復生的故事中,最令我感動的有三個片段。其一是據 John Galliano 透露,在事發後「幾乎每日給我打電話」的時尚女魔頭 Anna Wintour。她身在對猶太人問題極度政治正確的美國,從華爾街到好萊塢,從矽谷到華盛頓特區,猶太人勢力無不佔據了左右時局的菁英階層。而 Anna 最厲害的地方是,她並不公開評論事件,對大眾告白無非是加劇情勢惡劣。

 

A post shared by michelgaubert™ (@michelgaubert) on


↑歷經三年被時尚圈的放逐,Galliano 再度出現在大眾面前,便是與 Anna Wintour 一起出席2014年12月的英國 British Fashion Awards,Anna 以一襲 Galliano for Maison Margiela 的高訂斜裁禮服,清楚表達了她力挺 Galliano 的立場。

在 Galliano 被捕、陷入被輿論夾攻的初期,就慷慨地給予持續關心,這絕非一般人所知的惜才,更多的是她看穿了一個總在瘋狂地尋找讚美與注意的天才。他總是輕佻、自戀、說話跳躍,對外在的紛擾,過度敏感而疼痛不已。那是生病的徵兆。

Galliano 後來在 Anna Wintour 的協助下尋找到合適的醫生,並在美國進行勒戒。在治療的期間,形象一直特立獨行的超模 Kate Moss 公開宣佈將由 John Galliano 為她設計婚紗,她在事件發生同年的2011年七月結婚。也就是說,這或許是當 Galliano 被 Dior 和自己的同名品牌開除後的第一份設計師工作。

 

A post shared by @sofiaagapova on


↑這襲象牙白色調婚紗,是 Galliano 最拿手的 Bias Cut,有細緻蕾絲刺繡,在裙尾綴上亮片,是近幾年經常被票選為全球十大經典婚紗之一。其實我覺得頭紗也美。作品已蒙倫敦 Victoria & Albert Museum 收藏。

Galliano 以悠遠寧靜的英式傳統選色和纖細繡樣,來凸顯他眼中 Kate Moss 鮮為人知較低調、輕靈秀雅的一面。像是 Jazz Age 垂墜裙尾的不規則閃片,則有她狂放不羈、恣意的寫照。事後 John Galliano 受訪時說,設計婚紗這件事挽救了他,使他的人格不致支離破碎。「She dared me to be John Galliano again.」

甚至在 Galliano 重回時裝圈之前的2013年,當 Kate Moss 知道自己將擔任12月號的英國 Vogue 封面人物,更大膽向編輯部提出與 John Galliano 合作的客座編輯計畫,絕不讓時尚圈淡忘他。

 

A post shared by Tiska.is (@tiska) on


↑當期的雜誌封面左下角印有「客座時尚編輯 John Galliano」的字樣,內頁則由他與Kate Moss共同演繹。


↑Kate Moss 在14歲走上伸展台,時為1990年第一場秀就是 John Galliano 的秀。當時的 Galliano 正面臨在倫敦的個人品牌倒閉,到巴黎尋求新資金與機會的一年。這個難得的片段可以在1996年放映的紀錄片 Catwalk 中看到。兩人識於微時,感情不同一般。

 

A post shared by WhenDiorWasCool (@whendiorwascool) on


John Galliano 在 Dior 工作的十五年間,得到 LVMH 集團大老闆 Bernard Arnault 眾多寵愛與支持,這點無庸置疑。即使吸金程度不如 Marc Jacobs,但卻任由 Galliano 大玩張揚、劇場式的鋪張手法,無論是街頭流浪、海盜、歌舞伎者、巴洛克風格、重現宮廷畫作等瘋狂大膽的創意,配上 Dior 貴重的手工與布料、豪奢華麗的場地佈置,加上 Galliano 每次充滿戲劇效果的服裝秀個人謝幕,每每獲得世人與業界的驚嘆與激賞。Galliano 雖做出一件件博物館級的作品,成功將 Dior 品牌年輕化,卻一直沒有收到實質效益,集團內已有許多人對此頗有微言。


↑John Galliano個人品牌2009年秋冬系列。

 

 

A post shared by J'ADORE DIOR (@diorinthe2000s) on

 

 

 

A post shared by Green Hat Vintage (@greenhatvintage) on

 

 

A post shared by J'ADORE DIOR (@diorinthe2000s) on


↑John Galliano 在 Dior 時期的佳作實在多不勝數。

因此在他的失言事件發生後,LVMH 集團火速將他革職,與他劃清界線。也曾有陰謀論傳出,無論是偷拍與事件發酵的手法之巧妙,或是 LVMH 想因此節省下與 Galliano 解約的違約金額,想必也讓一部份只知道時裝是藝術的消費者,認清精品時裝也是一門商業活動,而這些精妙的算計與公關手段,需要殘忍。

這世上發生的事,原本沒有任何顏色,端看你從什麼角度,去看光線的折射。不完美的人生能讓自己沉潛,這是老生常談,卻總是發生了才懂得,太過強調自我意志,就會對神祕的未知力量失去敬畏,而讓靈魂輕浮。Galliano 對此應該夠有感觸。

2016年他在與 Business of Fashion 的資深時尚評論家 Tim Blanks 的對談裡說到,他在 Maison Magiela 如何向年輕的 Vibe Generation 學習,看到女孩染怪異髮色也覺得新奇,語氣似乎一夜之間突然老去。過去的他不也活在眾人的目光中,演出從不落幕的角色,試衣連三天不睡,還得同時接受25個媒體採訪,牢牢抓住每個握有掌控權的機會,每一場秀都是一個冒險。但去了 Maison Magiela 後,我欣慰地看到他言談之中頗有一種苦行後反璞歸真的領悟。


↑推薦大家觀看他倆在 Voices 的對談《Creativity in the Digital Age》。Galliano穿 著 Maison Magiela 的制服白袍,清瘦了許多,說話明顯有出事後的謹慎,但不改幽默。

在聽說 OTB 集團主席 Renzo Rosso 邀請 Galliano 接任 Maison Margiela 的創意總監時,我覺得這真是天才之舉。儘管時尚圈許多人曾提出質疑,一開始據說就連 Galliano 都覺得無法理解。

但是連自己的服裝秀都不露面的 Margiela 先生,親自邀約了與 Galliano 茶聚。鼓勵他說:「相信你 DNA 內與生俱來的才華,善用它,發揮你的創造力。用它保護你自己,然後打造屬於你的 Maison Margiela。」這便是我要說的第三段故事,這份祝福份量十足,能夠誠心欣賞同業或競爭對手的,向來都是已經達到無可撼動的地位,抑或是,從來就是一個溫暖的人。

過去在創始設計師手裡的 Maison Martin Margiela 男裝毛衣和再製系列是我會購入的服飾,因為我理解設計師的訊息。解構並不是譁眾取寵改寫醜、誇張、粗糙的定義,而是在不經修飾的自然之中,呈現我們從未欣賞了解的角度,明白了美的多樣。解構的初衷,不收邊或廓型,是去模擬實際穿著中可能的折損、線條的解放,那是一種自由,因此我總能安然地與脫了線的 Margiela 毛衣共處。

當這個意念能為被更多世人所接受,能與不完美和平相處便是一種美,是一種包容之美,那麼損壞與折舊,就有了 Timeless 的詩意。就像人生。

↑這份和不完美、失誤共存的詮釋,和 Galliano 的設計其實底蘊相通,如同過去在 Dior 時他一再複製的自然花朵、歷史場景、繪畫藝術,或是2017年在 Masion Margiela 的春夏高訂與藝術家 Benjamin Shine 合作的 Filter 濾鏡系列,都是從再製、模擬去詮釋身處的世界現實和意識形態。

寫這篇文章時,很快就要是 John Galliano的生日,他在2017年初與另一位時尚評論記者 Alexander Fury 的訪問中曾說到:「我在 Dior 做過同樣的事又怎樣?人們總是不斷追求新的東西,我並不是說所有的新東西都好,但過去已經結束了。」因此我刻意的減少著墨他在 Dior 那段精彩萬分卻又瘋狂的人生。

很高興他說在 Maison Margiela 找回久違的自由。無論是在人生的領悟或對解構主義的詮釋,有沒有能力讓當初看似愚蠢、令人後悔不已的事件,最終都能是正確的旅程,都是不完美的萬幸,這是我藉著Wazaiii這篇文章想給 John Galliano 的生日祝福。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