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說西裝是他們的制服或盔甲也不為過,但殘忍的是,他們的寬腰和缺乏運動的大腿,完全稱不起西服灑脫優雅的風格”


AKEMI WU

2017-4-12

時代氣質難複製-70年代看上去該像什麼樣呢?(上)

從風格上來說那時候就是一切都自由自在,處於一種實驗的狀態,時間是流動的河,浮動的表面印象很可能是來自深層的生活詮釋。

久違的朋友M返港,我竟還為了不乾脆的春夜氣溫,猶豫不決而遲到。最後做了鐘型袖立領襯衫搭純色呢料無領上衣的打扮,還在錐形長褲上用和服式腰帶塑出腰線。一出門就熱得後悔。尤其選在了氣氛和食物都加溫的日本串燒店。

「我們正在嘲笑你竟然會看korean drama呢!」義大利男士一邊碰臉招呼,一邊笑瞇瞇地開啟這夜的話題。「韓劇裡的男士們,可是打扮得比女角悅目多了呀,我是西裝控」,我強調。

↑70年代經典造型

環顧四週,中環的晚餐時段擠滿了剛從銀行、律師樓收工的西裝男,說西裝是他們的制服或盔甲也不為過,但殘忍的是,他們的寬腰和缺乏運動的大腿,完全稱不起西服灑脫優雅的風格,即使他們每日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間必須與西裝共生,卻不太懂得選擇更順滑細緻的布料。

女友E立刻接話,「不會有Lapo Elkann好看,他的西裝可全是從爺爺那繼承來的vintage bespoke喲!」

「喔,Lapo當然好看,大眾是應該被他招搖的富裕和奇異的華麗所吸引。」

「我在Kiton工作時親自為他阿爺度製過西服呢,用上最好的cashmere料子。」「那是70年代的事嗎?他的鮮色雙襟西裝褸搭turtleneck完全是70年代啊。」

「你們說70年代看上去該像什麼樣呢?從風格上來說那時候就是一切都自由自在,處於一種實驗的狀態」,時間是流動的河,浮動的表面印象很可能是來自深層的生活詮釋,就像是從60年代浸潤而來的Hippie,它的影響或許要算上其後兩個decade才算開花結果。M想說的或許和我一樣,無論是文化或生活上的反叛,當時人們並不考慮後果。毒品與愛滋病蔓延,性愛只是需求友誼與和平的表面功夫。人類是這樣的,建造了一個個階層與控制,又想去擺脫慣例的束縛,美其名為反叛,如今回看,70年代必不介意人們給它低俗墮落的評價。

↑70年代男生必備高領、喇叭褲穿搭

將67’年夏天發生在舊金山的嬉皮士革命運動summer of love精神附身傳承的喇叭褲,每隔幾年便隨著復古潮流重新詮釋,莫忘記這是一場反思世俗秩序價值的運動,寬鬆的線條意味著身體解放,當時的嬉皮士男女皆蓄長髮,無論外型或褲型,都強調unisex,純粹的感性無性別概念,多以異國風情的刺繡、大袍、披肩陪襯,同樣包含對族群、階級、國界的質疑精神,穿一條褲子需要更多愛與覺醒。

我和E一樣出生在七零年代後期,即使在此之前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學習錯過的時代面貌,那些既固定又刺激的論述,卻也只是和歷史做間接接觸。在設計師手上不斷捲土重來的復古,幾乎缺乏想像力。但這位義大利男士當時正是在俱樂部跳舞的年紀,在時裝圈工作,理所當然似地告訴我們how he kicked Gianni Versace’s ass。「He is genius!」,「美國因為反戰衍生的嬉皮士樂園生活和波希米亞風格不是我杯茶,在義大利更多時是緊身的連身褲裝、喇叭褲、西服上有華麗的羽毛裝飾和亮片,在情調上也是自由不羈,我們還是要elegant些。」

我差點被elegant這個字嚇得把滿口清酒噴出來,「是狂野吧!看看Versace那無窮無盡的豹紋,我從我媽和阿姨那就留了兩件豹紋大衣!緊身豹紋褲和大型的寶石裝飾他脫不了干係!」

M上個世紀90年代前在高級品牌的布料供應商裡做事,偶爾聽他述及過往和評論時裝都很是有趣,誰的秀總是漂亮而無聊,某牌季季重複東歐聖堂式的華麗裝飾風格,又是怎樣令義大利人也匪夷所思。

話題再度回到Versace身上,「皮料他也用得非常得心應手,抓褶的ruffles也可以用皮料很服貼的表現成裝飾性的線條。」「鮮豔色系的西服外套和彩色印花圖案西裝也都是當時的款式,而且是不分男女都這麼穿。」

 

#abba #abbamania #abbafans #annifridlyngstad #björnulvaeus #bennyandersson #agnethafältskog  #70s #80s #discomusic

Tsukiko🌜(@lucylyngstad_4791)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這我相信,我的第一套格紋大翻襟西服就是我爸70年代的舊東西,外套收了腰的,褲子是喇叭褲,我完全可以穿。」

「說到超越性別的話,這運動原來已是三十多年前就開始的事呢,我會想到David Bowie,最近剛好有朋友去了日本看他的回顧展,70年代他就穿了粗高跟鞋、低胸襯衫搭配緊身連身褲和日本式的和風大袍」,E說。

「那應該就是Kenzo的衣服吧?」

「Kenzo是有寬衣大袍和民俗印花沒錯,但David Bowie那張寬大連身褲如年輪般紋路,還有一件白色鐘型袖亮片刺繡高領襯衫,是山本寬齋的衣服啊,who didn’t know he loved Kansai Yamamoto !」

 

#davidbowie #bowie 🎤❤💛

• Vintage •(@live_in_the_wrong_generatio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山本寬齋的衣服雖標示為女裝,實則是超越性別,著實非常適合大衛,他自己也曾在訪問中提及,很訝異為何大衛如此對日本的事物傾心,「當你穿上某些衣服特別好看,你會感到自信也愉快,我想我的設計與他產生了這化學作用。」

David Bowie的華麗龐克風格在70年代獨樹一幟,山本寬齋的造型功不可沒,對當時的西方世界而言,嬉皮式的博愛自然也包含了世界大同,對異國見聞的詮釋理解,推崇靈性和神秘的溝通。無論是藝術作品、音樂、服飾設計上各種交流,都帶著大量的異國風情。

↑70年代David Bowie的經典造型

但在各種訪問中都曾聽聞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人提及,他們在70年代尾、80年代初,剛到巴黎時所受到的批評和排斥,例如打破性別界線、不對稱的剪裁安排,以及西方社會當時尚難共鳴的極簡禪意。這意味著,即使人們事後追加了對70年代性別解放、女性主義、異國風情等主張的褒美,但它取得認同的時間很難一蹴而就。

「我想復古的需求是因為人們終於在事後理解了先鋒」我不免想及了張國榮。他忌日剛過不久,香港的傳媒界終於為他2000年演唱會時的舞台服裝評價平反,香港M+博物館最近更策辦了一個以超越性別演繹角度舉行的流行文化展覽。

我們滑動手機一起重溫了Jean Paul Gaultier為他整場演唱會製作的haute couture,他大膽妖冶的一頭長髮,配上帶有羅馬士兵造型的裙裝,羽毛綴飾與亮片的西服,還有緊身的挖背扼領連身褲裝,華美的絨料拼皮的歐洲貴族式鮮紅大袍,還有褲腳如魚尾般搖曳墜著花邊的洗水丹寧褲。「你會說這是性別解放吧?這是70年代的性感美學吧?」我帶點不捨地問。

誰都知道答案,當大眾明白那些離經叛道,並對它表現出新奇與仰慕時,它們早已迫不及待地離我們而去。

↑張國榮演唱會回顧(Jean Paul Gaultier為張國榮量身打造多款經典造型,請從6:00開始觀看)

Jean Paul Gaultier在2000年為張國榮的熱˙情演唱會設計的服飾,充滿了對70年代價值觀的致敬,無性別概念的長髮與裙裝,適合Disco閃耀的金屬質地西裝,異國風情的大袍,自由主義的純白上衣與丹寧褲,都與張國榮在演唱會中想強調的包容差異主旨「我就是我」,互相呼應。這場演唱會被美國時代雜誌評為Top in passion and fashion,卻在當時的香港與中國遭到部分傳媒與俗智未開的觀眾嘲弄和惡評。

敬請期待:70年代的不羈-像70年代這樣瘋狂的時光,最好是隔著回憶向它們致敬(下)

 

◎Photo Via: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