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紙醉金迷,看路上落寞的人,看路上得意的人,或許邪惡的事情總是發生在某個角落。”


社長A.Gonza

2020-9-19

身體交易的罪與美

或許還有一段很長的路途要走

從高中畢業之後,就來台北求學,其實該住的區域都大抵已經住過,從北邊的陽明山、東區、西門、再到南邊的新店、安坑,但有一個地方,一直都是我到現在仍覺得是最奇妙的居住體驗,那就是中山區的林森北條通。

關於性,這件事情,我承認或許問題一直都出在於家庭教育,以及學校在教育上也講的含糊,可能是因傳統華人文化上對於性=羞恥=淫邪這樣等號上的問題,讓家長以及教育在提到這件事情上,都匆匆的帶過(筆者今年36歲)。

我曾經,也算常常,看著拿著保險套去便利商店櫃台結帳的年輕男女,眼神總是閃爍,並且會通紅著,也常常看著在進入情趣用品店的消費者,總會在門口躊躇了一番,好像一直有個結界在那邊,到底該不該進去呢?這樣的感覺。

高中,大家流行著送一些飛機杯、或者是AV女優認證情趣陰道,於是大家看到跟著瞎起鬨,嘲笑被送禮的同學,是不是也是同樣在性的這件事情上,它始終是個負面的、隱晦的、說不上口的事情呢?

說回到林森北路,那時候我已經26歲左右,對於酒店、日式酒吧、第三性公關、等等都有相當的好奇感,畢竟,這些你越不跟我講的事情,我就越想要去觀察,可能是天生的反骨魂,加上一直對喝到酩酊大醉,漫步在條通燈紅酒綠的霓虹石板街道上,有一種大正時代騷人的錯覺,那陣子可是花了好多時間在研究條通裡面,大家都在幹嘛這件事情。

這邊扯遠了,

回到主題吧!先說明,台灣在性交易這件事情上,是不合法的,不合法的,不合法的很重要所以講三遍。

以2011年時修正《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第81條,增訂第91-1條後,在性交易區域內開設性產業或進行性交易者,娼嫖皆不罰、區域外則娼嫖皆罰。但由於目前尚未有任何地方政府設立專區,故實務上是娼嫖皆罰。(以上引維基百科之說明)

是故造成了一個很矛盾的問題,也是邏輯上的問題,也就是實際上性交易這件事情合法,但因為沒有特定區域開設專區,所以變成非法。

是阿!沒有人會想要在居住的區域旁邊,突然會出現一個"合法的性展業園區",但大家都會想要科技生技園區來到你家旁邊-->性=罪=淫邪。

先看鄰居日本好了,其實日本跟我們風土名情是最像的,其實性交易也跟我們一樣是非法的,於是開發出一個怪怪的詞語叫做「風俗」,指的是男生女生性器官沒有合體的狀態,就不算,當然還有很多規避的方式,來大打擦邊球(台灣在這邊跟日本頗為類似)。大家可能會想,這麼一個龐大的色情產業國家(周邊經濟毛額占GDP0.4%年產值超過200兆日圓),大型紅燈區也不再話下,怎麼沒有完全開放性交易合法化呢?這點有許多相關文章在網路上討論,這部份我們留給大家自行去閱讀跟思考。

台北夜晚的微醺浪漫從這裡開始

台北夜晚的微醺浪漫從這裡開始 對我來說,認(過)真(勞)工作就是為了好好生活,尤其在經過一週工作摧殘的星期五,找上一個絕佳地點,大口吃美食、大口喝酒,這才叫人生吧!至於哪種類型的餐廳最適合呢?可以確定的是不會是需要許多規矩的高級餐廳,畢竟你工作已經夠多規矩,沒必要下班後吃個飯、喝個酒還要綁手綁腳。如果問我放鬆該去

|Wazaiii 時尚郊遊去|賭你找不到入口!台北市隱藏酒吧這家必推

|Wazaiii 時尚郊遊去|賭你找不到入口!台北市隱藏酒吧這家必推 一週的結尾,你喜歡怎麼畫下句點? Wazaiii 編輯喜歡在酒吧結束一週的疲勞忙碌,適當的小酌,享受酒吧的氣氛、與朋友相聚的歡樂,讓微醺的快感放鬆緊繃的思緒。 於是,挑選酒吧變成了每週末的樂趣,氛圍如同人的個性,高冷、親民、幽默、外

其實說到底,以全世界來講,大多數的國家幾乎都是賣淫為非法,這邊來舉兩個歐洲合法賣淫國家來看,

2002年,德國將賣淫嫖娼全面合法化,性工作者可以正當入保險、交稅。目前,德國性工業年度規模據信高達160億歐元。性交易合法化的初衷是讓賣淫女擺脫皮條客的控制,但是批評者說,這樣自由的政策導致德國逐漸成了買春人的天堂。雖然政府本意是讓性工作者也能夠有身體、或者保險、生活上等有保障,卻也延伸出了許多更多的問題,像是德國逐年增加的性工作者,尤其是大多數都是來自於鄰國相對貧窮的國家,性交易市場被「大型妓院」主導。此類妓院提供的性服務幾乎是工業規模,客人包括許多乘坐大巴從國外趕來的遊客,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個性愛的天堂,每天每天尋芳客從各地前來,就算大型妓院主導,但非法的個體戶也日趨增加。

結語引用,2002年德國引入性交易合法化時,當地市長、社會主義黨人士布利茲 (Charlotte Britz) 曾持支持態度。現在她則認為,自由過頭了。

而更早開放性交易合法的我們的阿公國,荷蘭近年來也同樣面對到一些問題,包含周邊國家非法移工的進入,以及市政府街區再造的都市計畫,開始有計畫性的削減紅燈區櫥窗的數量,因為政府意識到,合法的展業已經大到開始讓像是黑勢力、毒品、等犯罪進入,一方面立意良善,但另外一方面,這樣的拉鋸,也會使得原本在做生意的合法人員,纂入其他區域或者地下去重新執業,怎麼說都是兩頭刃。

 
 
 
 
 
 
 
 
 
 
 
 
 
 
 

Amsterdam Red Light District(@amsterdamredlightdistricttour)分享的貼文 張貼

 

但不得不說我們的阿公國荷蘭是個開放的地方,根據調查顯示90%的荷蘭人認為性工作者從事的是正當職業。也正因為包容,目前70%的性工作者都處於穩定的婚姻和戀愛關係中,另一半並未歧視她們的職業。

最後回到我一直覺得有趣的居住區條通,我曾經在夜半,不小心走到了第三性公關的店裡,只為了觀察社會在幹嘛,看著他們說著有趣的笑話,溫柔的端著酒杯來與你說上幾句,其實,感覺也沒有那麼罪惡,爽朗的笑容裡,又有多少辛酸的故事呢?

我想,重要的是環境能夠輕易地影響你,住在那邊的那段時間裡,夜裡發著悶,總想下去酒吧裡喝上幾杯,紙醉金迷,看路上落寞的人,看路上得意的人,或許邪惡的事情總是發生在某個角落,但現階段,我覺得真的攤開來談,還需花上一段好長的時間。

 

◎Photo Via : INSTAGRAM, IMDb, Unsplash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