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JENN LEE李維錚專訪─最高級的時尚,絕對跟性愛脫不了關係”


Wazaiii

2019-3-15

|Wazaiii專訪|「JENN LEE李維錚」眼中的「性與時尚」

有人說性感的衣服不能稱作時尚,女人穿上貼合曲線、暴露身材的服飾,不過是在物化自己,自打女權主義的嘴巴。

我不同意。

我總認為,把性掛在嘴上的女人,不是浪蕩,而是自信,穿著打扮性感的女人,不是引狼入室,而是小手勿動。談回時尚界,以性為靈感的設計師從來就不在少數,Jean-Paul Gaultier那件有穿等於沒穿、穿上卻等於征服全世界的胸衣,Tom Ford說他裸體創作時更有靈感,反正時尚就是為了性,Vivienne Westwood更是直接開了一間名為「SEX」的後龐克小店,越裸露,她越愛。

然後還有這位,剪了一頭薄荷綠短髮的台灣設計師JENN LEE李維錚,我記得第一次滑到她的Instagram時,只覺得這位總是抹上誇張唇色、一年四季都當夏天在穿衣服的女人,天殺的,真的好性感,接著我滑到她的設計、她的Lookbook,卻又有股說不出來的頹喪及脆弱。

怎麼會?為何有人外表那麼冷豔性感,做出來的衣服卻是另一回事?關於性,關於時尚,關於這團人們想碰卻不敢碰的謎,JENN LEE這就以五張拍立得告訴你,她眼中的「性與時尚」,就像天雷與地火,緊緊相勾。

屌 DICK

我覺得男人擁有的這項「天賦」,就是非常直接、且直覺性的視覺衝動,我一看到它,身體就會自然發熱、顫抖,它實在是太性感了,看再多次都是。

時尚界以「性」、「性器」作為靈感設計師相當多,您認為性與時尚之間的連結是?

我很喜歡Vivienne Westwood對於性的詮釋,她很直接、很大膽,我不認識她,卻好像可以透過「性」與她產生共鳴,當然Tom Ford也認為性就是他的靈感,不過就設計師而言,我覺得靈感是很私密的事,卻又不得不和商業連結。性和商業,你不覺得差別很大嗎?(Wazaiii編輯點頭如搗蒜)對我而言,性非常吸引我,所以我做的衣服、畫的草圖、找的靈感都跟性有關。不過也有一部分的設計師會利用性來製造話題,讓跟我同樣類型的消費者買單,一個是屬於自己的靈感,另一個則是商業的操作,我覺得性與時尚的連結有這兩種。

幸運洞 LUCKY HOLE

我並不特別覺得荒木經惟的情色攝影作品特別吸引我,我反倒更喜歡Helmut Newton更光滑、更高級的裸露美學,很多人覺得情色攝影等同於物化女性,但我完全不這麼想,我認為照片中的女人相當有力量,特別是和裸女撲克牌擺在一起,我覺得很無厘頭,同時也很性感。

除了「情色攝影」,是否有其他藝術形式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了您的創作風格?

JENN LEE 18秋冬系列的靈感,就是90年代被禁播的,趙一豪的《把我自己掏出來》,我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MV時,整個人直接愛上他(咦?)當時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告訴他我很喜歡他跟他的音樂,我從他的歌裡面聽到對於人生的絕望,還有不想做愛的嘶吼,我覺得很有趣,所以做了一系列狂暴、奔放,又有點頹廢、不修邊幅的衣服,而紅色不但代表著性、代表著戀物,同時也象徵著血流不止的暴力美學。

腳趾 TOE

我會拍下這張照片,不是因為我知道這是瑪麗蓮夢露的腳趾,當然她很性感,不過這雙腳內八的擺放、指尖輕微的觸碰,才是真的讓我覺得性感的地方。

若搭上了時光機,您會想回到哪個年代的時尚世界?會是夢露當紅的五零年代嗎?

其實我最希望可以永遠生活在九零年代,當時的社會氛圍很隨性、很不羈,每個人都很真實,當時的時尚趨勢也是,簡簡單單、輕輕鬆鬆,女人愛穿什麼就穿什麼,非常真實且自由,跟現代很不一樣,我常覺得世界很亂、自己很累。

友情 FRIENDSHIP

這是我的姊妹去埃及旅遊時買來送我的,我當時收到只有「妳真懂我」四個字,我沒有使用過這只皮鞭,但我可以大方承認我有用過類似的助性道具。

山本耀司曾說過:「完美是醜陋的,在人類製造的失誤中,我希望看到缺憾、失敗、混亂、扭曲。」同樣不強制布料的完美貼合,反倒彰顯「女性自由」、甚至敢於暢聊「性與時尚」的您,對這段話的解讀是什麼?

我常覺得人們把負面評價看得太重了,不管是服裝或是自我,不完美又如何?失敗又如何?特別當我是身為一名替女性服務的設計師,我了解「女人」、了解「性」,也了解「時尚」,對我而言,最高級的時尚,絕對跟性愛脫不了關係。拿照片裡的皮鞭來說,對於「皮革」這件事,很多人將它冠上「暴力」、「強勢」等形容詞,但我反倒認為皮革是最能貼近女性身體的面料,它代表著不完美的情慾,它包覆著女人的自信與不安,皮革是性,是自由,也是我的最愛。(笑)

柏林 BERLIN

這張其實是奧黛麗赫本的肖像,當時我覺得她太甜美了,而且眼睛一直盯著我看讓我不太舒服,所以我就把絲網印刷的板子遮上去,再把我當時在柏林蒐集到的照片、明信片零星的拼貼、覆蓋,竟然就滿性感的。

您曾說過「Freedom自由」與「Fetish敗物」是影響您最深的,這跟您熱愛極具拼湊感、混亂感的非主流風格有關嗎?

自由存在於限制當中,敗物是對愛慾的極限。(本日金句出現)曾經我對自由的定義是「愛怎樣就怎樣」,直到我去了一趟德國的納粹集中營後,想法就此完全改觀。當我看到囚禁猶太人的監獄裡,有一扇小小的、看出去是一片綠油油草地的觀景窗,我覺得那樣的自由特別遠,卻也特別美,所以我認為真正的自由必須存在於限制當中,而敗物則是一條自我放縱的道路,兩種情緒搭在一起,進而成就了我的風格,就如同「性」與「愛」一樣。

採訪後記

Wazaiii編輯還記得拍攝前一天,正好得知JENN LEE和男友Dennis登記結婚了,進到宛如(性)藝廊般的工作室,一身俐落收腰的高提耶套裝的她,講話慢慢的、笑容甜甜的,有夠違和,卻又真實到不行。

然後我終於想通了,原來性感不是一種表象,而是一種選擇,選擇承認自己享受性愛、選擇穿上最合身型的皮革服飾、選擇在舒服的時候展露身體、並隨時有權選擇不讓男人白吃冰淇淋。

性的收尾是高潮,時尚的極致也是高潮,我們都體驗過所謂生理上的高潮,感覺挺好的,那麼心理的?

誰管它,我爽就好。

 

◎Photo Via:Adam Tristan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