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時間偷走了我們的單純, 而井野將之設計的doublet, 則歸還給每個人那久違的、出於好奇的發亮眼光”


Wazaiii

2019-8-28

|Wazaiii專訪|日本「時尙界頑童」井野將之:青春是種心態

採訪井野將之的前一天,Wazaiii編輯的公關朋友先去了活動預演,結束後她快樂地向我回報:「你不用擔心!他就是一個可愛的日本大叔!」語畢,公關露出滿意的笑臉。可愛?大叔?這形容的可是我將要專訪的井野將之?那位現年40歲、拿下了2018年LVMH「青年設計師大獎」,且品牌風格以「怪誕酷炫」著稱的日本潮流設計師?不料待Wazaiii編輯專訪完後,心裡想的確實是:「剛剛那真是一個可愛的日本大叔!」

是什麼樣的一位40歲日本大叔,能夠為我們帶來趣味無邊的潮牌doublet?是什麼樣的設計,能讓每一個走進onefifteen的人驚喜連連?一起來看Wazaiii編輯為大家獻上的設計師專訪。不過話要說在前頭,這是Wazaiii編輯第一次遇見日翻英、再英翻中的專訪形式,幾經思索,決定如實呈現給大家。

編輯有多累,就要讀者也多累(誤)。

「您的設計風格或服裝製作過程,時常展現出跳躍性的思考、不按牌理出牌的感覺,請問您會形容自己是個叛逆的人嗎?對您來說,這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

翻譯:『其實他的設計是有牌理的。井野的每一件作品都有一個自己的核心概念,就像是畫家筆下的每一幅作品都會有一個名稱一樣,井野的每一件作品也都有一個系列主題,他自有一套做事的規矩和設計的標準流程。』

「所以您會覺得自己是個叛逆的人嗎?」

翻譯:『嘰嘰咕咕,嘰嘰咕咕......』 

井野:『沒有!我們沒有!』

翻譯:『我們沒有壞,我們很乖。』

公關:『不是啦,rebellious(叛逆)不是指壞,是......』

以下省略500字編輯與公關努力向兩位日本人解釋什麼是「叛逆」的過程,希望讀者能感受到現場的陣容之大與角色之錯亂。

翻譯終於拼湊出一些訊息:『rebellious,有點反傳統的、創新、革命的感覺,不保守的。』

井野:『啊!那這樣我知道了......』井野再度露出大大的笑容。

翻譯:『首先他說他很開心能被形容成創新的、反傳統的人,因為只要能夠想到新點子、帶給大家新鮮的事物,井野就會很開心。但對於服裝設計師來說,「找尋靈感」是一件永無止息的工作,他永遠不會停止尋找更多的靈感,所以沒有新點子的時候,對井野來說就是種折磨。

「如果沒有靈感的時候,會做些什麼事呢?」

翻譯:『他就會一直想、一直想,直到想出來為止。井野會和陌生人聊聊天,從對話中獲得靈感,或是和朋友談談他最新的想法,從朋友的回饋中得到新的發想。』

「您總是可以從日常生活的平凡中看出特殊之處,請問您覺得自己這樣的感知力從何而來?是什麼讓您的作品與眾不同?」

翻譯:『井野說其實每個人都有這個能力,但如果他真的有什麼和別人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他過人的「記憶力」。

像桌上這個水杯,你看見的可能只是一個水杯,但在井野腦中卻會突然浮現一個12、13歲的記憶,而這個畫面就成了他最新的設計靈感。doublet大部分的系列或設計都是如此,當井野看到了什麼新的東西,過往的記憶就會浮現,而身為設計師的他,則負責結合這個記憶與服裝。』

「您覺得什麼樣的人最適合穿上『doublet』的服裝?」

翻譯:『當井野在設計一個系列的時候,他首先會想到的是:「如果我是顧客,我會想要花錢買這個產品嗎?」所以他創造出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他自己會想穿在身上的,井野希望能把doublet每一季的作品都收進自己的衣櫃裡。

對於穿著doublet的人,他並沒有特別的想像。但希望能有更多人穿上doublet,這樣井野就能從他們身上學到更多東西、得到更多啟發。』

↑井野將之希望自己的服裝能和其他品牌輕鬆混搭,這樣人們就能更常穿著doublet出門。

「您希望穿上『doublet』的人都能感受到什麼?」

翻譯:『因為我們的產品並不便宜,所以會希望穿上這些服裝的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獨特性,或是對服裝的期待。

井野也希望doublet的服裝不只是衣櫃裡的裝飾品,而是藉由服裝所傳達出的概念,讓人們產生交流與互動。所以我們在每一件作品中至少都有注入一個Idea,像是套頭反穿的毛衣、夜光的設計、拍立得的顯影......等,讓你不管是跟自己還是跟朋友,都有一個可以討論的話題。doublet的服裝背後一定有某個隱藏的訊息。』

↑doublet 2019秋冬服裝上的特殊拍立得設計,令所有人大呼驚奇。

「這次衣服上的拍立得,在用閃光燈拍照之後就會有驚喜的顯影,這個設計由來何自?」

翻譯:『如果你只看拍立得上面的文字,「Big Smile」、「喵喵」、「爹地」……你會想像照片上應該會出現快樂的影像,但如果你開閃光燈對著拍立得照相,會發現在你的手機裡,拍立得顯現出的竟是蜘蛛、殭屍、小丑、無臉女等可怕的畫面。』

「這些畫面也跟您自己的兒時回憶有關嗎?」

翻譯:『井野小時候會用寶麗來拍很多相片,每次按下快門之後,在那個等待相紙顯影的期間,他就會想像照片裡會不會跑出什麼妖魔鬼怪?那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就是這一次的創作靈感。另外,井野也會在拍立得下方寫上拍照的時間、地點,並把它釘在牆上。所以這次的服裝系列,所有拍立得上面的文字都是他親手寫下的。』

↑只有開閃光燈拍出來的照片,才能看見拍立得上的顯影。

「等等,每一張拍立得上面的字都是您手寫的嗎?不是印刷的嗎?」

翻譯:『每一張拍立得上面設定的文字內容都相同,但因為是手寫,所以每一件衣服,其實都是獨一無二的。』

井野:『做完這個系列,我的感想就是手很痠!』井野誇張地甩動自己的手腕,雙眉緊緊皺在一起,重現當時「手很痠」的心情。

「從2012年成立至今,請問您覺得『doublet』最大的改變,或是最驕傲能維持不變的地方是什麼?」

翻譯:『他很驕傲這一路走來,能夠一直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尤其是剛開始創業的頭幾年,doublet可能沒有像現在有那麼多的客戶和代理商,因為當時日本還不太流行這個風格,人們穿的都是很簡單、很樸素的衣服,但井野沒有因此改變自己,他就是繼續做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後來我們品牌遇到最大的轉折是去年的LVMH設計師大獎,得獎之後,我們有了更多客戶,在路上可以看到更多的人穿著doublet,所以現在他才可以繼續以設計師的身分,做更多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要井野說出一件doublet創立至今從來沒有變過的事,那就是他一直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您曾經在設計師三原康裕〈Mihara Yasuhiro〉麾下工作長達 7 年之久,這段日子中常常被罵、常常被否決,請問您覺得這樣的磨練對往後的職涯有什麼影響? 」

井野:『Mihara就像是星際大戰裡的尤達,我是天行者,Mihara就是我的大師,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

翻譯:『井野在Mihara的那段期間,負責的其實不是服裝設計,而是鞋子,但經由那段期間的訓練,他學習到如何將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轉化為實質的設計與產品。』

「對於初入職場,也常常遭到否定的新鮮人,會有什麼鼓勵的話?」

翻譯:『一定要先找到自己的心之所向。當然這並不容易,一路上可能會遇到許多困難,但他們必須要思考該怎麼跨越這些障礙、怎麼精進自己的實力。如果想要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首先你必須要付諸實際行動,不要只是整天空想:「我想要……」,卻沒有真的執行。』

『Action!(行動)』井野在旁邊用英文再強調一次。

『Action.』翻譯也幫我再翻了一次,『不要空想,做下去就對了。』

後記:

Wazaiii編輯那天也是到了現場才知道,「翻譯」這位偉大的橋樑,最遠只能送我到英文的國度。於是我看著自己擬好的中文訪綱,現場用英文問出題目,待翻譯把它翻成日文之後,設計師井野將之咕嚕咕嚕一陣,繞著小圓桌一圈,答案終於傳回,我速速中英交雜、筆記在紙上。

遇上這樣的步調,一開始Wazaiii編輯想說完了,這樣我是要訪問到何年何月?言語本來就是場幻術,這樣經過多次的峰迴路轉後,真的還能好好訪問嗎?沒想到過沒多久,井野將之談起了自己的事業、自己的理念,他像顆小太陽般散發著光芒,興奮地對著編輯比手畫腳。這場專訪變成了一種人與人之間最純粹的心電感應,井野靠著一點點英文、些許日文,加上很多很多的熱情,和我介紹、分享著doublet 2019秋冬的最新設計。Wazaiii編輯轉身才發現,隨行翻譯已在旁邊歇息了好一會兒。

↑專訪到後段,井野將之與Wazaiii編輯已溝通無礙。他雀躍地拉著編輯展示現場鏡子的趣味巧思:用閃光燈拍照就能出現嚇人的小丑臉。

「永遠記得當年那個100公分高的小男孩,用來看世界的眼光」大概就是井野將之最特別的地方。這位因為拿下LVMH大獎而爆紅的設計師,背後的設計靈感竟如此簡單、如此純粹,卻又如此深刻難忘。時間偷走了我們的單純,而井野將之的設計,則歸還給每個人那久違的、出於好奇的發亮眼光。如果你日漸覺得這個世界上,好像再也沒什麼事情能令你感到驚奇,沒什麼情緒能激起你太大的漣漪,那是否該找個時間,去摸摸看、穿穿看、玩玩看—「時尙界頑童」井野將之的服裝。

 

Editor / 責任編輯:武傳樂

◎Photo Via:onefifteen, INSTAGRAM, Wazaiii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