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身為明星的後代,他們被賦予了一條捷徑,卻也同時背負著一種原罪”


Elise Ay

2019-10-4

英格麗褒曼孫女Elettra Wiedemann 星三代的枷鎖與突破(上集)

從歐美的Kaia Gerber、Lily-Rose Depp,到日本的木村光希,台灣的歐陽娜娜、小S的女兒許曦文,星二代常常是娛樂新聞追捧以及粉絲熱衷的話題,星二代們帶著光環出生,一落地彷彿就繼承了父母的名氣,一舉一動都能成為花邊新聞(遙想當年歐陽妮妮在口袋裡撿到兩百元。)

身為明星的後代,他們被賦予了一條捷徑,卻也同時背負著一種原罪。捷徑在於,好像不用怎麼努力,輕輕鬆鬆就能得到他人費盡全力也得不到的機會與關注;原罪在於,就是這種社會的認知,讓明星後代被世俗的眼光枷鎖住,不禁讓他們自我懷疑:如果出生在其他家庭,是否就不可能有同樣的成就?是否他們所有的成功全靠的是父母的江山?

如今不只星二代,星三代同樣備受矚目,明星後代就算不進演藝圈,也很容易因其家族背景以及上一代的氣質而被時尚圈網羅,無論是拍攝知名時尚雜誌的封面,或是成為品牌代言人,星後代與時尚圈一直以來都有種難分難捨的關係:品牌藉由明星後代遺傳下來的氣質與名聲,持續加持並推廣品牌;星後代也透過品牌的曝光,為自己的時尚事業鋪路。像是奧黛麗赫本的孫女Emma Ferrer、Grace Kelly的孫女Jazmin Grace Grimaldi,都同樣登上過時尚雜誌如《Vogue》、《Elle》以及《Harper's Bazaar》的封面,而奧斯卡影后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的女兒及外孫女,更是寫下了星三代的傳奇。

 
 
 
 
 
 
 
 
 
 
 
 
 
 
 

Harper's BAZAAR(@harpersbazaarus)分享的貼文 張貼

 

 
 
 
 
 
 
 
 
 
 
 
 
 
 
 

Harper's BAZAAR(@harpersbazaaru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奧黛麗赫本的孫女Emma Ferrer。

 
 
 
 
 
 
 
 
 
 
 
 
 
 
 

JazminGraceGrimaldi(@jazmingrimaldi)分享的貼文 張貼


↑Grace Kelly的孫女Jazmin Grace Grimaldi。

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在《真假公主》、《北非諜影》等電影裡所流露出的出眾氣質,迷倒一代又一代的影迷,而她的女兒Isabella Rosellini以及外孫女Elettra Wiedemann,彷彿也繼承了英格麗褒曼的優雅與氣質,不只是一代超模,還是Lancôme長年以來的代言人。然而身為星三代,Elettra Wiedemann很有主見,在順應時尚圈所給予她的機會之餘,也想突破世俗對於明星後代的框架,勇於嘗試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並在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毅然決然退出模特兒圈,選擇過起相較單純平凡的生活。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的外孫女Elettra Wiedemann。

 
 
 
 
 
 
 
 
 
 
 
 
 
 
 

Isabella Rossellini(@isabellarossellini)分享的貼文 張貼


↑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與女兒Isabella Rosellini。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Isabella Rosellini以及女兒Elettra Wiedemann。

英格麗褒曼的女兒Isabella Rosellini,其實是英格麗褒曼力排眾議與義大利導演Roberto Rosellini的私生女,Isabella Rosellini是義大利影星兼模特兒,還曾經是80年代開價最高的超模,也擔任了Lancôme的品牌大使長達14年,從2004年開始,Elettra Wiedemann開始接替媽媽的位置,繼續擔任Lancôme的代言人。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Elettra Wiedemann從2004年開始擔任Lancôme的代言人。

Elettra Wiedemann出生於1983年,身高180公分的Elettra Wiedemann,在大學時期就開始了模特兒生涯,而她的第一份模特兒工作,就是為美國潮牌Abercrombie & Fitch拍攝時尚大片。在紐約土生土長的Elettra,還為了發展模特兒事業,曾移居米蘭兩年。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Elettra大學從紐約的The New School取得了國際關係學士(原來我們是校友!),畢業後繼續到倫敦政經學院(LSE)讀了生物藥學相關碩士。她是歐美知名媒體Refinery29、Vice、Teen Vogue、Paper Magazine、The Cut等平台的客座編輯,她也曾結合自己對於美食以及時尚的熱愛,開設過自己的快閃餐廳GOODNESS,並在紐約時裝週以及冰島設計節時兩度粉墨登場,她也曾是Refinery29的美食執行編輯,更創辦了美食線上雜誌Impatient Foodie(目前網站已關閉),分享自己的食譜,以及在世界各地吃過的美食以及遇見的大廚,還將網站內容出版成實體的食譜書。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Elettra Wiedemann(@elettrawiedemann)分享的貼文 張貼


寫作之外,Elettra Wiedemann還連年參加鐵人三項,腦力之外,肢體也很發達。目前已經是媽媽的Elettra,長年定居在紐約市。

2006年當Elettra Wiedemann的模特兒事業如日中天之時,她突然宣布退隱,只保留了Lancôme品牌大使的工作,與時尚圈的分手或許是她身為星三代最叛逆的表現。不過也由於這樣的決定,讓她有餘裕從事其他更有興趣的事情,有更多時間體驗單純的生活,而非宿命傳承式地往演藝、時尚圈發展。

以娛樂、影星、名人為加持的時尚圈,非常樂意高薪僱用星二代、星三代,而星後代也倚憑著這樣唾手可得的合作方式,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作品集,星後代與時尚圈彼此之間互惠的關係,一直都是產業裡習以為常的模式。許多明星後代,為了逃避繼承下來的光環與原罪,錯走上歪路,然而Elettra Wiedemann的叛逆,展現在她對於自己興趣的投入,她曾經追求過模特兒的職涯,也得到一番成績,但她想要更能掌握自己的人生,她的高學歷以及對於熱情的追求,讓她綻放出不一樣的星後代光彩。

 

◎Photo Via: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