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這樣的校風影響下,校園少了標新立異外表很酷很瘋狂的同學,卻有機會和Saint Laurant或Balenciaga這類神人再世般的天才當上同學”


KC

2017-6-26

放牛班的春天?聊時尚之都的不浪漫告白

如果曾經打聽過巴黎各時尚名校的就學心得,包含來自法國或是歐洲各地的學生,那麼相信八成以上的機率你會聽到一面倒的負評,或是得到一個敲敲煙頭,懶得理你的反應。近年來學校商業化的趨勢加上巴黎時尚教育、產業界特有的保守風格,對於充滿法國高訂嚮往或帶著天馬行空創意的年輕人,只會有滿滿的失望。事實上,建議計畫前來巴黎學習服裝設計的人,不管選擇哪所學校,這樣「放牛班」的教學模式是該有的基本心理準備。

我所就讀的Mod’Art International也沒有太多例外,身為校友平心而論我對Mod’Art依然充滿感激,它既不歌頌法國高級訂製的繁華,也不裹滿時尚糖衣或依仗產業貼金,而是「非常巴黎」並且非常務實的設計能力養成。雖然也因為這樣的校風影響下,校園少了標新立異外表很酷很瘋狂的同學,卻有機會和Saint Laurant或Balenciaga這類神人再世般的天才當上同學。

剛好在收到邀稿後的隔天,Facebook跳出了一則回顧,照片中是我們的最後一堂時尚繪圖課,我在旁白中寫下:未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很想念這位老愛飛踢我們的作品,並用我欠你八百萬的眼神質問:「你畫這什麼大便」的藝術教授...

↑放牛班,最後一天大家一起擠在學校小小的工作室趕畢製。

從那句旁白,大家應該不難感受出教授對於我們繪圖水準與個人風格表達的要求,在巴黎的各大名校間,我所就讀的Mod’Art International正是以訓練出具備全方位扎實能力的設計師在巴黎時尚業界站穩好口碑。我看著手機笑出聲來,想起小小的巴黎公寓被時尚雜誌、各種媒材顏料淹沒而看不到地板,一個週末趕100張服飾畫不吃不睡,隔天卻被批得滿頭包,回頭繼續練功那無數個輪迴的日子。

↑日常手繪草稿。入學前有畫人恐懼的我,很難相信有一天也能隨心所欲的速寫人物肢體。

儘管已經有三十多年歷史,當年的Mod’Art依舊是一所相對規模較小、資金較短的學校,「好嚴厲、好克難、好辛苦」是我以及所有舊時代校友在Mod’Art學習服裝設計期間最共同的記憶。永遠沒有足夠的人台,三十幾個學生得輪著使用教室五部車縫機,三個人共用一張打板桌... 或許就是因為資源有限,Mod’Art來自業界的老師們都稱得上是有致一識要將學生訓練成實力最堅強的設計師,教學總監說過:「要在全世界設計師密度最高的城市生存下去,必須很努力才能不成為一般人。」現在想想,這樣的教育模式跟教學精神,甚是這樣嚴肅的風格態度,在法國的時尚教育圈還真的是很少見,也不是我們任何一位來念Mod’Art的學生曾預期的。 

 

Mod'art International, présent au Salon Studyrama

Mod'Art International(@modartpari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印象非常清晰在開學的第一天,總監就打下預防針:「今年服裝設計科系新生入取39人,不過第三年畢展只能有30人發表。 每學年只考一次期末考,沒過的學生就掰掰,聽好,我們學校不二一有錢也沒用。」決戰時裝伸展台那句名言是不是閃過你我的腦海,學校在訂下這個遊戲規則真的沒心軟,三年後走上伸展台的只有29位同學。當年19歲連時尚是個什麼影都搞不清楚的我只告訴自己,回家的絕對不能是我。 

↑身穿我的畢製作品準備衝上伸展台的身影

因為這個決心跟戰戰兢兢的心理,從一年級開始,歐洲藝術史、時尚史、平面設計、電腦繪圖、媒材創作、打板製作、造型設計等八九門課我一項也不敢鬆懈,克服語言、克服資源的有限,每一門課、每一次設計系列我都把努力當創意,維持在班上前三名。卻連續兩年「操行」成績意外拿到不及格,期末被總監特別約談,史上最簡短的約談中他們只講了一句話:

「我們期待看見的是更多你對時尚的好奇跟質疑,你要能用任何語彙表達你所具備的時尚熱忱。」

↑畢業發表後台

聊到這裡,希望我沒讓大家誤以為我推崇Mod'Art是一所很棒的學校,但它的教學的確難得傳承著一些巴黎時尚文化中不曾改變的美學觀與內涵。而「放牛」的部份,意味著真心想學習的人得付出更多,得自己尋找答案、自己下苦功。畢竟,巴黎是一個聲稱全世界設計 / 打版師密度最高的地方,整座城市、每個角落都能發現你的學堂。

巴黎念時尚設計,就看你準備好了嗎?

 

◎Photo Via:KC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