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用永恆之城的建築代表無限循環的過去、現在、未來。從零到一永遠是最難的,而一旦跨越了,便是無極限的延展”


凱特王

2017-7-14

如果有人願意以某種方式記住我,那我希望它是一件珠寶

說來有趣,人生中所遇到的人事物或多或少都會在某種程度上改變自己。那些改變並不一定美好,甚至有些伴隨著痛苦,但不管如何,都是促使我們前進的力量。倘若當中出現一位亦師亦友的戀人,那麼改變的深度與廣度則會更加乘。好比《東京女子圖鑑》裡面的和服店老闆,作為女主角綾對「一切美好事物」的啟蒙功不可沒。打開她的眼界,讓她從此不再以管窺天。長腿叔叔親身指導一名嬌傻的蘿莉,帶她品味人間,並由衷期待她能成長。

像許多女人一樣,我也曾經是一名蘿莉。亦師亦友的戀人所能給予我的,是同年紀那些乳臭未乾的男孩遠遠比不上的。淪陷是一種必然,被分手也是一種必然。分開多年後我才明白,能和這種男人笑到最後的都是和他們有差不多格局的女人,僅靠寵愛和顏值絕不可能打敗一切。所以女人,尤其是年紀輕的女孩,最好早早放棄幻想那些百轉千回、難捨難分的情情愛愛,少一點自我感覺良好的怨懟與憐憫,學會像那種男人一樣去思考,才能真正避免傷害,迎來自己對人生、對愛情的掌控權。

至今,我依舊收藏著最後一次雲雨後他落在旅館房間內的戒指。外圍兩圈玫瑰金屬包裹著四環黑色陶瓷,沉著大氣卻又精巧細膩,煞是好看。帶在骨節分明的他手上,經常分不清到底是誰襯托了誰。不甘心被分手的我以送還戒指之名,想再一次的進行糾纏,卻被他一段話給點醒了:「如果有一天,有人願意以某種方式記住我,那我希望它是一件珠寶。我把它送給妳了,之後我們分開,每當妳看見它,就會想起我跟妳說過這枚戒指被設計出來的故事,以及我們之間的情事。它的寓意遠遠超過它的價值,而我最終相信妳會懂得,並願意保留。」

當我成為與他格局相當的女人時,買下那件叫做B.zero1的珠寶戒指早已不是難事。有人願意送,有人願意收,自然也有人願意自己買。以羅馬競技場為原形的設計,以零與一命名的主因其實都在重複說一件事:「用永恆之城的建築代表無限循環的過去、現在、未來。從零到一永遠是最難的,而一旦跨越了,便是無極限的延展。」

生命中有一位亦師亦友的戀人是什麼樣的一種感覺?他帶著妳跨越從零到一,然後說:「之後的,就靠妳自己了。」揮揮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以致於往後妳也學會了這種瀟灑。

唯有當你們所處同一世界,眼光落在同一視角,妳才會知道,自己的幸福終究不來自於他。而用一件珠寶記住對方,確實是再好不過的選擇。

我很早就知道在穿著上面不能投男人所好,那些越有自我的女人,越是他們樂於追逐的對象。而所有女孩都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為不用賣弄甜美也能展現魅力的女人,所以至少在選擇配件這一點上,妳需要懂得節制。

所謂節制就是:經典、永恆、簡單。

於是管妳流行服裝怎麼追,這些珠寶能讓妳20年後還禁得起細看。

全身裸色系很容易讓亞洲女子天生不佔優勢的膚色顯得吃虧。用玫瑰金珠寶來提亮,會比金色更加有氣質,同時讓膚色健康有光澤。雖說氣質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但選對了珠寶,它也是分分鐘就出現的。

能和某種男人一起笑到最後的那種女人,意味著骨子裡自帶中性品味。BVLGAR寶格麗B.zero1系列不僅適合日常配戴,也最能詮釋中性所謂何物。 

有著繁複設計上身的連體褲,把留白的美給了肩頸。於是我也就捨棄了頸項周圍的裝飾,把珠寶留在手部與耳鬢之間。這種取捨,也是大女人的課題,否則容易淪為錦上添花,而非恰如其分了。

既然談到用珠寶記住一個人,就無法忽略BVLGARI寶格麗B.zero1與已故當代建築設計大師Zaha Hadid的跨界合作。她將擅長的幾何感流線放在B.zero1的設計上,對原始的中央環圈進行了解構。

如果說品味的養成也是一種從零到一的跨度,大女人們就不能單單只注意華服與珠寶。不妨移步至松山文創園區,此時那裏有Zaha Hadid事務所的特展等著妳。

 

◎Photo Via:凱特王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