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服裝設計師的一天-江奕勳專訪-三十歲前就是一個階段,要先做自己想做的事”


Wazaiii

2017-8-6

服裝設計師的一天:江奕勳專訪

一接獲可以專訪服裝設計師江奕勳的消息,編輯部的人都搶著舉手要去訪他,少女心完全被他服裝活潑、色彩亮麗的風格激發,也想一睹他本人帥氣的外表!

台灣服裝設計界目前最受關注與期待的新銳-江奕勳,今年二月重回倫敦發表17年秋冬系列《校草愛上花》,讓國外模特兒提著珍珠奶茶走秀,而遭網路鄉民留言直呼「這樣也叫時尚?真看不懂!」等言論。沒想到這系列讓江奕勳入圍了由法國奢侈品集團LVMH所創立的新銳設計師大獎,評審是由時尚界最具聲望的人士所組成,因此極具國際公信力,入圍的肯定也讓他受到巴黎男裝週官方之邀請,前往發表18年春夏《她與她的紅唇》,再度因使用檳榔元素作服裝設計造成話題!

他的竄起令所有人感到驚訝,沒有出國唸設計的學習背景,成為各家媒體爭相報導的話題人物。但是個性低調害羞的他,卻鮮少接受媒體專訪,他表示:「是希望媒體不要刻意地將設計師明星化,能以最真實的方式呈現。」既然他都這麼開口了,Wazaiii編輯部就帶著攝影機,直搗他「Honey3」的工作室,揭開最真實版本「江奕勳的一天」!

如果說一個人的房間佈置就能看出主人的個性,那設計師的工作室絕對也不例外。江奕勳的工作室隱身在永樂布市附近的一棟民宅裡,打開大門迎來的是一面螢光橘牆,橘色是他最愛的顏色(喜愛到連W小編收到他Email時,發現他文字都是選用橘色),還有一排他最喜歡的多肉植物-仙人掌。走進去後像是到了歡樂王國,書架上有他蒐集的漫畫、卡通公仔,還有W小編很喜歡的電影《寶貝威龍3 Ninjas》全套錄影帶!(是否透露了年齡?!沒辦法,W小編跟江奕勳同年次嘛)。每樣東西都想拿起來把玩,但是因為排列的太整齊了,又實在有點不敢亂動(汗),還是趕快先來看他的一天吧~

9:00以前

我平時都睡在工作室,大概九點以前起床、洗好澡,因為工作室的人員差不多九點來,開始一天的工作!但是時裝週前大趕工的日子,都是每天熬夜到凌晨才睡覺,直到早上九點工作人員來按門鈴才醒來。

(幾乎以工作室為家的他,早餐從冰箱裡找食物,咖啡機、飲水機這樣簡單的配備,就是江奕勳的日常生活所需。)

9:00-9:15

工作人員一到就會先讓他們簽到!接著分配工作給每個人執行。為避免大家工作起來太”乾”,我都讓他們自己選歌放,後來他們就會自己輪流當起每日DJ。(每次秀歌都選用流行國語歌,採訪當天還開放讓編輯們點歌,你們應該可以想像他們在工作室放的音樂會有多歡樂了吧!)

我有一本記錄了一整季的訂單資料、銷售數量、版型記錄…….之類的資料夾,每一季過後都還會再調整一下表單,看有哪些細項可以加上去,讓它越來越完整。這些白色資料夾上標示著每一季的名稱,一季一本,從創立品牌的的年份,到未來2021年春夏系列,用到最後一本的時候我剛好是三十歲,不知道那時候品牌會發展成怎麼樣,但三十歲前就是一個階段,要先做自己想做的事。

(令W小編驚訝的是,江奕勳從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後,並沒有進入過服裝公司工作或實習,靠著自己的摸索,建立了如此完整的工作歸檔制度,井然有序的整理及歸納,能幫助設計師更清楚下一季的規劃,品牌才能走得更長遠)

9:15-12:00

我們工作室裡的人要做的事情很多,有人負責打版、有人負責網路的形象露出、有人負責圖案的印花設計…..等等,分配完工作,我就會坐回自己的位子,處理各種公事。

(我們笑問他像是什麼事?)

其實就是找錢、找贊助啦!

(身為總監,必須將工作都放手讓每個人去發揮,而他只是給每個人執行的方向以及做最後的成果把關,還有找資金去完成下一季的秀。)

12:00-13:00

每個禮拜三中午,我媽會幫大家做飯送來,工作室大家就圍著圓桌一起吃飯。其他時間,因為工作室沒有廚房,所以大部分都是外食或叫外送。實習生們有準備一個零食櫃,但我比較在乎體重,所以也很少吃零食啦!

13:00-13:30

有時候吃完飯我們會玩牌!算是給工作人員們一點小小的娛樂時間。

上次巴黎男裝周回國後,我讓每個實習生他們自己寫一份團隊評語,大家投票選出表現最好的前三名,可以獲得ANGUS CHIANG的衣服一件,當做小小的獎勵。這批有跟我去倫敦跟巴黎時裝週的實習生,真的一起完成了很多不容易的事情,有很多回憶,他們在八月就會結束實習,是蠻捨不得的啦!

13:30-18:00

前面講了這麼多歡樂的上午時光,接下來下午就要進入認真的工作狀態了!大夥兒回到工作崗位,我就穿梭在工作室內,看每個人的工作狀況。(W小編就也跟在他後面,看看設計師到底要做些什麼事?)

車縫功力

工作室的人都愛開玩笑叫我「總監」,但總監也是得親自下海做車縫,我的車縫做工技巧也曾被資深裁縫師傅稱讚過,這樣應該不算太差吧!(W小編現場就cue他車縫了一個愛心做示範。)

試衣、成品檢察

在樣品生產出來後,或商品交貨以前,都需經過反覆的檢查,也要請工作室的同人試穿看看。

(看到牆上還掛著巴黎時裝週的檳榔袋裝,W編忍不住想試套看看,也趁此機會,問了江奕勳對網路酸民的留言有什麼看法?)

你說PTT版嗎?

(還立刻轉頭問實習生到底是PTT還是PPT?)

其實設計師創品牌的前三年,都是在建立自己的風格,媒體、買手們也都在觀望新銳品牌的發展,所以秀上會設計比較誇張、具有象徵性的設計,打出一定名度後,再慢慢增加實穿成衣的比例。但是我也還在思考,如何將台灣元素運用得更好,像這次外國人看到檳榔袋會覺得很酷,但我也在想,他們真的有了解檳榔對台灣人而言是什麼嗎?

能於成為第一位入圍LVMH時尚大獎的台灣設計師,其實我也很開心,覺得是很大的肯定,不過應該也是因為我的風格剛好符合評審喜好吧!(笑)

聯繫廠商

要設計生產出一個系列,大到服裝布料、鞋子配件,小到鈕扣、縫線、洗標、包裝袋…..材料可能都來自不同的廠商,再各自找加工廠製作。布料訂貨量也得衡量的精準,訂太多會變成庫存,訂太少會不夠使用;而標籤則是一次就得大量製造才能壓低成本,工廠也才願意接單。

找到工廠是一回事,能否長期配合又是另一回事。像今天我們就接獲配合的製鞋廠倒閉的消息,大家聽到後彷彿都習以為常了,無奈的說再找新的廠吧!雖然內心也很想在台灣就地找廠商配合,但是考量現實需求及條件,我們設計師還是得去中國找廠、找資源。

18:00後

有時候傍晚大家會一起去旁邊的河堤打籃球,但通常六點他們都下班之後,我就會把工作室的燈關一半,留我自己座位上的一排燈,繼續處理工作上的事,看一下白天大家的工作進度,想一下明天的工作代辦事項,弄到差不多後就睡在工作室的沙發床,等著明天起來又是一天。

 

後記:

一直都覺得設計師是時尚產業最核心的角色,畢竟編輯、銷售、模特兒、公關…..等等的職位都是圍繞著設計師而生的,而越是了解設計師這種生物(W小編覺得他們的創造力簡直像是外星人),對他們的工作型態就越感興趣。深入認識他們後,發現很多新銳設計師其實都是工作填滿生活,服裝製作期間足不出戶,並且有著規律的生活作息,跟一般人對設計師就是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印象有很大的出入,原來這才是最真實的一面。

而台灣難得近年出現這麼樣一位新銳設計師,躍上國際舞台,也引起更多人關注美感、時尚的議題,希望這樣的現象能持續下去,並為台灣帶來一些正向的改變!但問他:「你的實習生們看到你這麼成功,會不會也有想創品牌的念頭?」他笑說:「他們看到經營品牌的開銷後,應該不會想啦!」完全感受到設計師的財務壓力有多大!而且偶爾還會被實習生們拗請喝飲料~(W小編光是面對每個月要繳電話費就覺得壓力很大了)

前面也提到W小編跟他同年嘛!而且都是實踐大學畢業的,在校時就對他的畢業作品有深刻印象,多年後能以編輯(粉絲)的身份採訪他,算是滿足了小小的心願,期待未來有機會能在時裝週上再採訪他一次!

 

關於江奕勳

台灣新銳設計師,畢業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畢業作品《航向月球》系列,亦前往倫敦參加Graduate Fashion Week畢業展時裝週並獲得首獎。17年秋冬系列《校草愛上花》,讓他於入圍2017年LVMH新銳設計大獎,並獲巴黎男裝週官方之邀請,前往展出18年春夏《她和她們的紅唇》系列,成為大受國內外媒體注意的設計新星。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