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我選擇的單品,都要能夠持續給我帶來感動”


GHOST LAI 黎玄才

2017-10-30

|GHOST STORY鬼話連篇|

我不追時尚,我只追隨我的時尚。

我不買東西,我只買我愛的東西。

我不會搭配,我只搭配我的搭配。

我不愛寫字,我只寫我喜歡的字。

時尚無時,購物無時,搭配無時,寫字無時。

時尚有時尚的速度,自己也該有自己的速度。

追不來,也不用追。快不來,慢倒是自在。

↑每次朋友主辦的二手市集,大部份我在賣的都是2000年初20幾歲穿過帥過的單品,有衝動購買的,也有年紀不乎的,也有造型工作用不著的。每次坐下來,我眼前都有四個大字:何必當初,但「人不亂買枉少年」啊!

上一篇講「前後」,這一篇講「快慢」

數月來接受蠻多媒體的訪問,共通延伸的問題離不開「快時尚」:你怎麼看待快時尚對流行品牌的衝擊?你會反對別人購買快時尚單品?你個人會購買嗎?對普羅大眾的搭配水平有什麼影響?這些問題讓我好幾晚站在陽台深思良久。面對隨時會「被別人正義」的風險,我試圖在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中找出屬於自已的答案。我不愛筆戰,這一篇,我打算多喝兩杯咖啡。

快時尚,馬上聯想到的不是什麼衣服,倒是「快」這個字,卻讓我腦中閃過一段90年代至2000年中期的瘋狂球鞋歲月。那時候我的週刊記者工作除了需要研究古著、美式工裝、美日街牌、日劇造型以外,更主要的是撰寫球鞋及相關的造型穿搭,也因此位於香港「波鞋街」專門炒賣限量球鞋的水貨店是我每週必去搜集情報的地方。在那個球鞋科技核爆的年代,幾乎每幾天都有新款/限量/聯名配色推出,從各款Air Flight、Force以至NBA球星穿著的Signature籃球鞋、Air Max、Dunk、Pump Fury、DC滑板鞋、各款美英製NB等層出不窮,研究多了,寫多了,拿在手上的時間也更多,讓我每週瘋狂的購買。流行什麼鞋款不在此討論,相信這類供大家參考的網路文章很多,或是再懶一點觀察這幾年90’s復刻鞋款的風潮也能略知一二。我的所謂收藏最高峰超過100多雙,還沒有計算那年代同樣舉足輕重的Red  Wing、Danner等靴子,在不到十坪的房間裡,一排又一排的鞋盒從地板堆到天花,一度被我自嘲為「一直撿紙箱回家不丟」的頑固老人。不意外,鞋盒最終也成為了它們的墳墓,我很悲傷,原因並不是它們集體粉碎不能繼續穿著,而是我根本沒有去一一享受它們,大部份只穿過幾次就膩了,這是一種極度浪費的行為。浪費的定義,就是沒有好好享受「一直穿著它們直到壞掉」的過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鞋面雖新,但中底早已化為粉末,不介意拿掉中底繼續穿著的話倒是可以成為不錯的室內拖鞋。到底是要丟還是不丟?那一刻我在墓地深深的反省自己:這些年來只為了一時的「快」,一直重複作出很多衝動、愚蠢的選擇與決定。

不自覺被「品牌的快」制約,「快」變成了習慣,我選擇停止。要找尋屬於自己的步調,最好的方法是審視真正有在用心穿著的單品。我的搭配理念一直以來強調融入,展現整體的協調或反差而不是獨立單品的突兀。最後我發現每次會留下來的,外表往往並不酷炫,細水自然會長流。

↑各鞋子粉碎的精選照片,鞋碎了,我心也碎,但願幾十年後我在天國變年輕可以穿著跳舞。

較早前,我曾經在個人fb發表過一段文字:「購買球鞋就像養寵物,一旦決定了就要好好照顧它們一生一世,所以我在近幾年不怎麼買球鞋,有好的一兩款已經足夠。想起那些只帶它們逛街一兩次便棄養的,又或是家裡養太多無暇一一照顧的、困在房間的,好不人道也不環保。這種生離死別從我年輕開始經歷過太多次。看到現在網路新鞋發佈的Po文中留言紛紛表示「我要~」,最終會像我一樣後悔嗎?我因為太愛球鞋,於是我把它們收藏在心房的鞋架上,最永恆。」R.I.P.,我的球鞋們。

也許是我走不出生離死別的傷痛,所以我每次經過林林總總的球鞋大賣場(Outlet?),都會讓我思考同一個問題:各大運動品牌每個月甚至每天到底推出多少球鞋?你有算一下嗎?那如果我把這種球鞋現象也稱之為「快球鞋時尚」,那一堆數量沒法估計賣不完的球鞋,經過門市正價發售,然後減價仍然沒人問津再被送到官方Outlet又或是臨時租賃的大賣場,在等待安樂死的它們還是堆積如山,你有試圖去想像可憐的它們最終會送到哪裡安息嗎?用焚化爐大火燒毀?堆田區?損贈予第三世界?情況就像快時尚的衣服飾品最終會去到哪裡一樣,我相信並沒有公開的答案,也可能是不能說的秘密。流行圈、本土品牌界別等等一直所關心「快時尚品牌」所帶來的不環保問題,賣不出去的衣服大有可能是送到秘密基地用大火燒毀,從大量生產開始一連串工序衍生全球污染的問題,可是球鞋呢?製造球鞋的塑膠、合成皮革、泡棉難道會自然分解嗎?事實是大家依然瘋狂的支持著……也因為我很喜歡衣服、球鞋,所以我深信它們被製造出來的目的,並不是用來燒成灰燼。更何況,它們的某些成分並不能塵歸塵,土歸土。

↑路上不難發現臨時短期租約的球鞋大賣場,屍橫遍野,無辜地等待領養,最終它們又會被送去哪兒?

能夠持續帶來的感動的就是好衣服

如果根據個人的經濟能力,只是以「想買一件真心喜歡的衣服」來衡量的話,我沒有理由去反對別人購買喜歡的快時尚單品。回想十多年前在倫敦旅遊,那時候快時尚品牌並不如現在那麼狂,我抱著「沒有試過就別亂批評」的嚐鮮心態在H店購買一條西裝褲,售價台幣$1,000多元,深藍色直條紋的基本款沒有所謂的抄襲,無論版型、材質都不錯,直到現在我還是持續在穿,搭配皮鞋、帆布鞋也剛好,經過清洗無數次依舊亮麗挺拔,甚至相比很多大品牌更耐穿,或者你會說這是剛好而已,但我也是剛好在快時尚品牌中穿出自己的「慢時尚」,那是快還是慢?如果撇開「快慢」的迷思,衣服的本質只有好跟不好、需要跟不需要、值得跟不值得,最終還是回到喜歡跟不喜歡。一件衣服好不好誰又能一口定斷?雖然這麼多年來我持續在穿這褲子,但總是好像欠缺了一些什麼似的?最終也因為它,我想到了,這潛藏內心的真實答案也成為了我日後購物的守則:我選擇的單品,都要能夠持續給我帶來感動。

↑20幾歲購買的H牌直條紋西裝褲,我會用來搭配任何「阿伯款」球鞋、帆布鞋。至今陪我經歷無數的颱風天,上山下海依然挺拔亮麗。

時尚就像開車,快的時候,我讓。突然慢了,我越過,找出自己的一片天。快慢自如,時尚的速度該掌握在自己心裡。只會跟著品牌的速度爭一時之快,只會像Sky哥,早晚撞牆。

某一天,我在咖啡廳喝了一杯很好的黑咖啡,很喜歡那裡的環境所營造的氛圍,讓我舒服享受了一個寧靜的下午。同樣地,隔天我經過一家只供外帶的小咖啡店,因為便宜、快捷、方便,店內外充斥著等候的人群,黑咖啡的味道也不錯,但喝畢的一瞬間雖然是滿足了當下的需要,但卻感受不到昨天的幸福與感動。我相信時尚對我來說也是一樣。

一個好的時裝品牌,不只肉眼看到的華麗衣裳,而是背後默默的賦予我們美好的夢想與靈魂。

【延伸閱讀】GHOST STORY鬼話連篇系列:

我的世代變遷,說穿了就是離不開古著

世代交替,沒有最前,也沒有後。

 

◎Photo Via:GHOST LAI 黎玄才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