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如果說Franca Sozzani眼中的時尚是「感性的藝術」,Emanuele Farneti所呈現的可能是「理性的生意」”


Yutopia

2017-12-21

新版的Vogue Italia不好看?

↑已逝世的Vogue Italia前總編輯Franca Sozzani

寫這篇文章時,筆者我彷彿回到兩年前在米蘭當搬運工的日子,那時我準備將所有的行李裝箱寄回台灣,看著在米蘭居住五年所製造出的個人產物(多半是山般高雜誌與書籍),實在讓人苦惱。我去雜貨店裡買了麻繩,將比較便宜,且不值得高價海運回台灣的刊物們綁好,來回搬去沒有電梯的公寓位於一樓的回收集中場。

其中包括大約50本,一本要價五歐的Vogue Italia被我全數回收,我想著,過去的雜誌不會再翻了,且回台灣也買得到,儘管價格是兩倍以上,但都比海運回去省多了。

2016年12月,Franca Sozzani仙逝的新聞一出,這趟回收之旅成為我人生最後悔的舉動之一。我人生剩下的唯一一本由她編導的Vogue Italia就是2016年,Kate Moss作為封面人物,主題是「Laugh」的二月號。在那之後,我對Vogue Italia便沒有太多的關注,有點觸景傷情,也有些不想面對現實吧!我想。

 

A post shared by Vogue Cover (@voguecover_) on

 

A post shared by Małgorzata O (@gosii_o) on

↑Franca Sozzani執掌的Vogue Italia封面

直到這個月,Franca即將逝世滿一週年,我才決定看看這一年內Vogue Italia有什麼變化,當我站在書店的雜誌牆前,我有些傻眼,嗯?我怎麼找不到Vogue Italia?

以前要找到這本雜誌,只需要從雜誌的篇幅下手,每一本都編成一塊磚頭,讓人半夜走在米蘭街頭只要捧著它我就好安心的Vogue Italia(誰搶我就砸爆他的概念),如今居然薄得不像話,連當時不重要的二月號,都比現在厚個兩倍以上。

 

A post shared by Martina (@martina_pois) on

↑Franca Sozzani執掌的Vogue Italia,每本雜誌都厚如磚塊

好不容易找著了,我又皺了次眉,這個封面怎麼辨識度這麼不明顯呢...?但總之為了不要做太片面的結論,我買了兩本新版Vogue Italia回家讀,一本是新總編上任後大改版的2017年七月號,一本是緊接著的八月號,因為封面人物是我挺喜歡的Lara Stone,就這麼簡單。

 

A post shared by Vogue Italia (@vogueitalia) on

↑Vogue Italia大改版的七月號

 

A post shared by Lara Stone (@lara_stone) on

↑今年八月號的Lara Stone封面

7月號的書皮上貼著一張大貼紙:「新的選紙!新的版面!新的內容!」讓人看著有些哀傷。封面故事請來Steven Meisel執導,以「Shades Of Time」向過去幾十年的Vogue Italia致敬,請來多位超模,包括Miranda Kirr、Daria Strokous、Candice Swanepoel等人共同演繹60年代造型的黑白大片。

 

A post shared by LASE (@lifeandsomethingelse) on

↑Miranda Kirr

 

A post shared by Bella Degas (@belladegas) on

↑Daria Strokous

 

A post shared by Bella Degas (@belladegas) on

↑Candice Swanepoel

我看著這本內容全新、重量極輕的Vogue Italia,心裡很不快活,於是我開始調查新任總編的身世(對啦!是有點晚)。當我看完這位先生,Emanuele Farneti的報導後,大致上了解新版刊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Emanuele Farneti是媒體出身的人物,在進入雜誌圈前,他曾編輯過報紙,製作過電視節目,在媒體界擁有良好的名聲,之後進入康泰納仕旗下編輯其他刊物,像是室內設計為主的AD,以及男裝雜誌GQ。報導內都提到,這個人的扮相並不時尚,他全身上下唯一能被辨識出的品牌,就是腳上的那雙Adidas球鞋,如果說他是在銀行上班的人,也看不出不同。

↑Vogue Italia新任總編輯Emanuele Farneti

如果說Franca Sozzani眼中的時尚是「感性的藝術」,Emanuele Farneti所呈現的可能是「理性的生意」。他說:「在我擔任總編輯後,我們的9月號(September Issue)廣告量比往年多了40頁。」是啊!封面以及書本內所有的Editorial都變成商品取向,一件產品也不落掉的全部精準對焦,相較於往年Franca Sozzani喜歡呈現出模糊不清的「Mood」,Emanuele就是直接了當的把全部的商品呈現在讀者眼前。

重新排版後的內容,方方正正,資訊清晰,容易閱讀,往年的Vogue Italia很有老義亂中有序的Style,可是常常讓我眼花撩亂,最後只看圖不看字。但Emanuele的理性編排,讓文字內容更適合閱讀,灰底白框共構的平面設計,有當年閱讀報紙的感受。

「我不想做Franca Sozzani的影子。」Emanuele說:「我希望帶給Vogue Italia的是一個新世代的思維。」

今年九月時,順應時裝週,Emanuele舉辦了一個大型晚會,請來Givanchy的設計總監Riccardo Tisci做藝術總監,以「Dante」但丁為主題,廣邀所有時尚界的巨星前來(包括所有重量級網紅),重壯Vogue Italia的聲勢。極具文學價值的主題,搭上風格十足的Dresscode:DARK,讓當晚所有被轉發的影像與資訊如光速般在媒體與社群內蔓延,彷彿跟整個時尚界宣示著,沒有Franca Sozzani的Vogue Italia,絕對是一場值得矚目的革新運動。

↑Givanchy的設計總監Riccardo Tisci與知名模特兒好友Maria Carla Boscono

↑義大利知名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和筆者最愛的Carine Roitfeld也都受邀出席九月那場盛會

但至於我喜不喜歡呢?我只能說我是哪根蔥、哪根蒜啊!怎能隨意置喙?但就像所有念舊的人們,我懷念當時彷彿怎麼翻也翻不完的Vogue Italia,以及掃描每張照片再印出來貼牆上,有Franza Sozzani作為精神總指標的日子,但凡事皆有開始與結束,我們只能向前看。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