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要作夢就去做高訂,不要讓大家誤會你在伸展台上的作品全都能在店裡找到”


K

2017-11-29

具有詩意風格的設計師—Dries Van Noten

欣賞Dries Van Noten的設計,就像遨遊他壯麗的後花園

腳步最緩也最穩的比利時君子

現年59歲的Dries van Noten,生於比利時安特衛普,誕生自服裝世家;他的爺爺是位裁縫,父親算是首位將選物概念店帶進比利時的人,母親也獨自經營一家服飾連鎖店。學生時期他就常在店裡幫忙,跟著父親出入歐洲各大時裝秀並協助採購,耳濡目染之下,他認定自己未來會成為一名設計師,18歲時他也如願進入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就讀服裝設計系。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雖然未如父親所願繼承家業,創立個人品牌的念頭也受到家人反對而斷了金援,卻促使他在學時便努力靠著獨立接案過生活,除了賺錢付學費,也藉此累積創業資本和設計實作經驗。先天生長環境優勢結合後天的努力,使他成為兼具商業頭腦和設計才能的服裝設計師。1986年他在倫敦辦了人生第一場男裝秀,作品更被紐約Barneys百貨相中,購買了Dries van Noten全系列作品,也正式讓他的服裝設計事業真正踩上軌道。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1991年,Dries van Noten和五位同樣出生自比利時的設計師朋友,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成員Ann Demeulemeester、Martin Margiela以及Walter von Beirendoncks等一行人,開著小貨車駛往巴黎編織他們的時裝夢,並在當時與日本設計師形成一股震撼歐洲時尚界的前衛勢力,而他一直是這六位成員裡腳步站得最緩卻最穩的一位,歷經九〇年代奢侈品集團大幅收購獨立品牌的擴張風潮,Dries van Noten仍堅持從經營到創作皆保持全然獨立,不靠廣告也不靠名人效益炒作,時尚產業再不景氣,這一路上他也沒面臨因經濟困難而必須收山的狀況。

 

A post shared by Lioh (@lioh_r) on

↑安特衛普六君子(The Antwerp Six)

古典中融合民俗異國風情的設計,巧用印花、刺繡和豐富的色彩組合一直是他的招牌,無論時尚產業如何乖舛多變,從Dries van Noten人生第一場到今年三月在巴黎的第一百場秀,他首屈一指的色彩印花大師地位,在大家心中始終沒變過,而且至今無人能出其右。

他認為,好的設計除了實穿,也要能讓人作夢

對商業層面也瞭若指掌的Dries van Noten很清楚,身為老闆和創意總監,不能一味自High把時裝當藝術在做。除了對為品牌工作多年的夥伴負起責任,散落在各國的零售、供應商,甚至連遠在印度,超過三千位刺繡工人,這三十多年來都得靠他擔起生存大計,這也是為什麼Dries van Note每季作品都少不了豐富的印花,且無論範圍再小,也一定會設法在設計中融入刺繡、縫珠等機械難以取代的手工藝細節,「唯有如此我才能持續提供這些人工作機會。」他說。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此外,Dries Van Noten也堅持伸展台上的每件衣服做來都要「真的能穿」,只能走在伸展台上Show Piece對品牌來說沒什麼必要性,「我們不是在做高級訂製服,我們做的是成衣,這點我很堅持。對我來說,要作夢就去做高訂,不要讓大家誤會你在伸展台上的作品全都能在店裡找到,那種『這就是所謂的時尚,一般人買不到』的態度是不對的。我想要我的作品很實際,好吧!也可以說是種美麗的實際,雖然這些服裝都是穿在身高180的女模和188公分的男模特兒身上,但它終究是很實際的設計。」Dries Van Noten在接受The Talks訪問時曾這麼表示。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面對編輯丟出「時尚是否等於藝術」這曾被熱議的問題時,他瀟灑地回答:「時尚可以說是一種應用藝術吧!但我真的不Care。」即便如此,Dries Van Noten的服裝在大家眼中仍有如藝術品般地存在。在注重實穿性之外,他也希望能透過服裝分享情感、刻畫的浪漫詩意,並帶領大家脫離現實,走進Dries Van Noten所打造的烏托邦。而他的創作靈感幾乎全來自他與伴侶Patrick Vangheluwe所打造的巨大後花園,綻放著源源不絕的美麗與浪漫。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Dries Van Noten最喜歡和另一半在比利時家中的後花園逗留,打理花園和做果醬,是他在工作之外最享受的兩件事。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在Dries Van Noten的官方Instagram裡,除了藝術般的時裝設計作品外,也可以看見許多像是展示後花園等比較生活的一面。

欣賞Dries Van Noten的設計,就像遨遊他壯麗的後花園

紐約時報稱Dries Van Noten是個「謙虛自牧且擁有大創意的人」,因為他的處世態度完全不如他的後花園般爭豔,但當他的作品踏上伸展台,卻沒有一刻能讓人的目光鬆懈。若每回時裝週,你的眼光都被那些在社群軟體上活躍的品牌或名人動態給吸走,不曾認真欣賞過所謂Dries Van Noten式的詩意,除了翻翻資深時尚媒體人Tim Blanks和Susannah Frankel 編製的《Dries Van Noten 1-100》,觀賞今年上映的《Dries》紀錄片,建議大家可先從2017春夏和秋冬兩個系列發表會著眼體會。

在寂靜幽暗伸展台上,欣賞一樽樽由日本花藝師 Azuma Makoto打造的「Iced Flowers」花卉冰磚裝置藝術,與Dries Van Noten服裝上絕美的印花交互作用,你能感受到他的情感和靈魂;而透過他的第一百場秀—2017秋冬系列,則能欣賞到他豐沛的印花創作力,以及他如何重組過往眾多的代表性元素,回溯創立品牌的初衷,順便也仔細瞧瞧,你能在Dries Van Noten的後花園中看到什麼。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Dries Van Noten 2017春夏系列

 

A post shared by Dries Van Noten (@driesvannoten) on

↑Dries Van Noten 2018秋冬系列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