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觀察家

“想要穿Phoebe的衣服就去找Phoebe要,不要再找CELINE”


S.

2018-11-29

換了設計師的經典

在品牌設計師輪流做,有些風格和DNA卡關無法撥雲見日的現在,有多少設計師正在一個仍待正名的位置,面對不習慣的設計方法和不對盤的客人,做的是東加一些、西剪一點的工,端出再好的設計,都應付不了加大齒輪前進的產業轉速。有時候想想,衝浪式的討好,或許不失為最能夠滿足各方人馬的不多選擇之一。

Marc Jacobs在位LOUIS VUITTON十六年,Riccardo Tisci執掌GIVENCHY十二年,Christopher Bailey在BURBERRY待了十七年,這些人都是非常會運用「系統」產出的設計師。所謂的系統就是指資源整合,他們的腦除了設計、藝術跟美之外,有很大一部分是生意,生意也就是不賠本的作法,包括有限的時間和人生。

 

 


↑Marc Jacobs離開LOUIS VUITTON,Riccardo Tisci離開GIVENCHY,Christopher Bailey離開BURBERRY(然後Riccardo來到BURBERRY,有趣吧?)設計師告別品牌早已見怪不怪,我們外行人只能看看門道,真正出走的原因只有財團知道。

來接手LOUIS VUITTON的Virgil Abloh也是市場操盤的箇中高手,非服裝設計科班出身的他,雖然原創性屢遭質疑,幾度出包,卻還是能讓Off-White持續名氣高漲,包括去年他帶著Off-White到佛羅倫斯男裝殿堂─Pitti Uomo時就被點出男裝剪裁上的掌握問題。即使如此,熱議程度和宣傳效益還是把他送上了LOUIS VUITTON男裝設計師寶座,但他面對的是一個年代的結束與開始,這時候所需要的,無非是一個高度夠又必須熱賣的服裝系列。


↑去年Virgil Abloh與Jonathan Anderson兩人首次在男裝殿堂Pitti Uomo上秀,然Virgil下秀後收到的秀評多為:「雷聲大,雨點小」。

不過SS19「We are the world」的主題再好,也同樣需要接受服裝上的檢驗。Virgil的服裝不脫現實,扎扎實實的貼著大眾文化來企劃,反映的就是全球穿著文化的習慣和需求,乾脆俐落的輪廓沒有誨澀的灰色地帶。跟Kim Jones時期相比,有許多主題是隱喻的價值觀探索和內心主題,如「doing above owning」。Virgil的衣服洗鍊、不囉唆,完全符合時下年輕族群,他們的口袋也未必不深,口碑卻燒得更快。設計師一定要出身Fashion School?如果說設計上的拼貼落得風格上的錯置,集團調度設計師不也是一場拼貼?在景氣慘澹的大環境下打場游擊的仗,這筆帳要算在誰頭上?

 

↑LOUIS VUITTON 2019春夏男裝大秀是Virgil Abloh在這幢老字號時裝屋的處女作,雖說有高端版OFF-WHITE的既視感,但仍能看見Virgil融合高端與街頭的野心及創造話題的能力。

↑好兄弟肯爺一定要(攜家帶眷)來挺一下的。


↑Kim Jones在LOUIS VUITTON的告別系列,則是找來Naomi Campbell和Kate Moss兩位傳奇超模擔任壓軸,時髦演繹一式兩色的Monogram PVC風衣。


↑沒讓粉絲們等待太久,金小胖緊接著接下Dior男裝(還是史上頭一遭!)創意總監大位,好友兼繆思的娜姊當然要支持一下,不過這次是來看秀的

時間往前推,回想一下Christian Dior的經典Bar Jacket,其實是在二次大戰後逐步復甦的民生經濟條件下,讓女人重新做回女人,再度為自己的樣貌打扮而心神嚮往的驚豔之作。而在2016年,終於迎來史上首位女性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的Dior,在Raf Simons交出大位之後便一直在變革中前進。

 
 
 
 
 
 
 
 
 
 
 
 
 
 
 

Rachel Elspeth Gross(@rachel.elspeth.gross)分享的貼文 張貼


↑1947年,Christian Dior在巴黎蒙田大道推出的「The New Look」,其中Bar Jacket豐胸、纖腰的設計賦予了仍在二站恢復期的女性們力量,至今逾70個年頭仍是品牌無塵的代表作。

 
 
 
 
 
 
 
 
 
 
 
 
 
 
 

@lastcheyenne 分享的貼文 張貼


↑Maria Grazia Chiuri上任後復刻的版本,多了一襲強勢洗鍊之感。

 


↑從Jil Sander時代就能看出Raf Simons對於花朵的迷戀,在他執掌之下的Dior有種「此景只應天上有」的仙氣。(有興趣的讀者們可以從紀錄片《Dior and I》更認識這位來自比利時的傲小子)


↑Maria Grazia Chiuri執掌下的Dior以服裝上的標語、輪廓、配色捍衛女性權力,因而和許多時尚圈致力於相同理念的女性模特兒、部落客、歌手等互動良好。

Maria Grazia Chiuri手中的Dior女子,一直感覺要比Raf Simons的還要強硬、酷,也更加犀利,現在看起來Maria Grazia Chiuri的確把她自己的性格注入到服裝裡。Maria Grazia Chiuri的義大利血統,在Valentino黃金時期展現的是仙氣爆棚、不落俗套的縫珠、刺繡等工藝細節。到了這幾季的Dior,她強調的女性主義旗幟,在她的設計裡典雅又充滿戰力,不同於J.W. Anderson的天馬行空,她有一種能駕馭各種繁複的工整,一聲令下男女都臣服的洗鍊,不需要前衛驚世,卻對女人心事瞭若指掌。現在的Maria Grazia Chiuri最愛極簡黑色長裝,2019春夏的競技場上用腰封束腹,垂下褶襉,輕鬆自持,優雅而有個性。

 


↑Maria Grazia Chiuri和Pierpaolo Piccioli在Valentino合作長達25年,兩人以精湛刺繡、縫珠工藝搭配空靈華美的薄紗及蕾絲,完成一季接一季的精彩系列。

↑來到Dior之後,Maria內心的小宇宙終於爆發,刺繡外套設計成落肩、透視洋裝的裙擺要惹人熱議、刻意強調的的肩線和A字衣型,Maria眼中的女性剛柔並濟,亦正亦邪。

CELINE迎來Hedi Slimane之前是備受討論和期待的,只不過沒想到實際發生的時候卻罵聲翻天,執行手法過激加上創作脈絡和邏輯說不清,雖然大膽,但已不再新鮮,許多人因而議論他其實更會行銷。2000年改寫男裝輪廓、火力四射的設計師,到了2018年的今天,究竟站在什麼位置產出設計?又是以怎樣的心情將model送上伸展台的?有人討論Hedi任性,還有人搬出陰謀論(指復仇者Hedi重複look是要跟Saint Laurent明搶客),造成CELINE SS19一出,「這個世界為什麼需要兩個Saint Laurent?」的大哉問開始蔓延。

↑左:CELINE/右:Saint Laurent。不說還好,一說還真的滿像。

其實CELINE粉的失落跟心碎是完全可以預期,只不過盛事王朝都無百日紅,幾年就要進行一次全身大換血,十幾年的大位往後可能再也沒有,而這又培養出怎樣的客人?更聰明、更懂挑,還是更沒有品牌迷思?想要穿Phoebe的衣服就去找Phoebe要,不要再找CELINE。


↑Phoebe Philo宣布告別C「É」LINE時,來自世界各地的狂粉哀鴻遍野,知道是Hedi Slimane接任後再哀一次,看完秀從哀直轉為憤怒,罵Hedi刪光Phoebe時期的照片,罵Hedi改É為E,罵Hedi不求進步......但你知道嗎?時尚本是一門商業,這些都是品牌的「決定」,如果因此能成功博得看官們的注意,那麼目標就完成了。

 
 
 
 
 
 
 
 
 
 
 
 
 
 
 

CÉLINE(@oldcel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CÉLINE(@oldcel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致那些仍然走不出Phoebe時代的讀者們,可以追蹤「oldceline」這個帳號,你會感謝我的。

當品牌DNA徹底拔除,品牌是當季舞台,是on檔電影,至於領銜主演的是誰,還是要先看一下卡司表。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