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邵亭魁專訪-藝術就是藝術,精品就是精品,不會因一次偶遇的合作,就改變彼此本質核心的部分”


Wazaiii

2017-7-23

時尚藝術界的鬼斗攝影師:邵亭魁專訪

「有靈魂的照片會說話」這句話大概是對攝影師最高的讚譽。每當我們回顧經典時尚大片時,彷彿能感受到被拍攝人物或物品當下的情緒。而在台灣時尚界,就有這麼一位藝術攝影的鬼才、泰斗,人稱「鬼斗」的攝影大師-邵亭魁,看著他的照片,你真的可以盯著思考很久,聯想起某一次的旅行,或回憶起某個熟悉的瞬間。因為那些光影或場景,都是會出現在你我身邊的元素,邵亭魁會說故事的鏡頭,總是能捕捉到最具詩意情境的瞬間,讓他從攝影師晉身到藝術家的境界。

本次W編得知他受Dior之邀,參與集結世界各地藝術家創作的《Lady Dior As Seen By》展覽,成為三位代表台灣與Dior合作其中之一位藝術家,將以創作攝影風格詮釋“Lady Dior”經典女包,而本次的作品未來也將隨著這個國際性的展覽,到不同城市展出,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藝術創作實力,Wazaiii編輯部邀請了邵亭魁接受本次訪問,到底他如何完美的結合藝術與時尚,呈現“邵式”Lady Dior呢?

 

早期的攝影環境像工廠,開拍就是百張起跳!

「可以和我們分享您剛入行的早期經驗嗎?」

『其實剛入行的時候對攝影不是很了解,當商業攝影師的助理,拍比較沒有生命力、比較靜態的商品,那時我對攝影可說是一竅不通,做了幾個月才對攝影產生興趣。之後又知道原來攝影還分蠻多領域的,有拍商業攝影的、拍風景的、拍時尚的、拍婚紗的,我個人覺得拍時尚比較有趣一點,畢竟是拍漂亮的模特兒,工作環境也比較活潑,不像商業攝影那麼安靜。做了一年多後轉去另一個常拍服裝的Studio,那個studio主要是幫外銷的成衣拍型錄。以前的型錄就是把衣服好看得呈現出來才能好賣,一天拍很多套,五十幾套算很少了!都拍一、兩百套的,比較像工廠的感覺。』

「何時決定要往時尚攝影發展呢?」

『我一開始就蠻想接觸雜誌拍攝,覺得比較可以表現的自己想法,如果有新的Idea或拍攝手法,可以在每一期的時裝大片中嘗試。對我來說每一次的激盪,都非常刺激!以前用底片拍照失敗率非常高,一開始會有照片曝光不足或是過多的情況,早期也沒有電腦可修片,拍出來好就是好,不行就是不行。

加上我做事還算小心,當助理時就沒有掉過底片或摔到相機,其實很多同行的助理都有過這些事故,所以當攝影師的門檻是很高的!不久後我就被大家定義為平面攝影師,剛好很多雜誌都在找攝影師,我就去當了《柯夢波丹COSMOPOLITAN》的駐內攝影師,然後又去了《美麗佳人》工作。』

與精品合作,回憶起剛入行的拍攝感覺

「您收到《Lady Dior As Seen By》合作邀約時,第一個反應跟想法是什麼?」

『覺得跟我早期拍雜誌很像,突然接收到一個東西,就要想辦法把它呈現出來。現在雜誌的做法跟以前不太一樣,現在雜誌很注重拍照腳本,主編在拍攝執行之前,已經把想要的情感跟氛圍規劃好了,所以和以前比起來,現在的雜誌攝影師更像商業攝影師。這次跟Dior合作是很有趣的經驗,溝通選定的主題是靜物拍攝,我工作拍攝的對象通常是人物,所以表現的方式差異會很大。要讓靜物表現出生命力,相對表示你需要在觀點跟感受上有更多著墨。因為你沒辦法透過人物的眼神跟觀眾做交流,必須找到另一個可以和觀眾溝通情感的著力點,這很具挑戰性!』

「您對Lady Dior這款包包的印象是什麼?」

『經典吧!我一直都知道Lady Dior跟Marion Cotillard詮釋的形象廣告,想到Dior就會直接聯想到Lady Dior。而現在看它的角度更複雜一點,因為我總思考著要如何把它放進拍攝畫面裡,比如說:「將Lady Dior放到這個畫面裡會太突兀嗎?或是很衝突?我喜歡這樣的表達方式嗎?還是有其他方法?」

而現在只要看到Lady Dior,就會想到這次創作過程的片段。』

《遺忘》是為了記得,你是否也有想忘卻忘不掉的人?

「以《遺忘》為主題,想要傳達的是什麼呢?」

『遺忘是一個很日常生活的想法,我們習慣隨手拿手機拍下生活的一切,想要記錄下來成為回憶的真實畫面,但在面對現在這快速轉變的生活步調,無可避免的會忘記很多事情,包含一些你認為會深烙在腦海的刻苦銘心之事。與其說這個主題是“遺忘”,其實它想表達的是“記得”,但用遺忘來做表達或許更具詩意。就像我們可能早遺忘了許多在學生畢業年鑑裡,簽下”勿忘我“的那些人,卻怎麼也忘不了對你說過“請你忘了我”的那個人。』

「那麼又是如何決定要怎麼呈現這次的創作?」

『老實說這次選定的《遺忘》很不像主題主題,因為《遺忘》本身是很模糊的。模糊是因為我個人覺得,最好、最耐看的東西都比較不那麼的刻意,不經意總是最美,所以要要用靜物方式呈現作品時,我就聯想到生活上的很多時候,比如坐在這邊喝咖啡,看到某一個物品安靜的在角落,就會散發出一種特殊的故事感,必須要有一顆夠平靜的心才能觀察到,某一個點、某一個光線、某一個氣氛,你沒有辦法去設定它。所以這次主題我也無法設定要在哪裡拍,我就跟我太太兩個人拿著包,在臺北到處走,看到某個地方很有感覺的時候,把包包放在那邊覺得很好看,就拍下來,玩一種時空、物品跟自己感受瞬間的撞擊,看這三個碰在一起怎麼可以這麼協調。

其實總共拍了好幾張,結果最符合感覺的一張,竟然是在我家附近的場景。某天停車的時候,看到地上很像剎車痕的線條,和當下光影交錯出一個空間,我看到很有感覺,就趕緊把包包放到地上拍下來,完全是我想要的畫面,拍攝過程就是這樣子。』

↑本次與《Lady Dior As Seen By》合作的藝術攝影作品

「您接受這次新的創作挑戰,是否會想要突破上一次的創作?」

『都會想啦!但能不能突破強求不來,只能說把當下的做到最好。現在最希望的,應該說是把自己累積的一些陋習改掉,工作上做久了都會有一些陋習,太習慣既定的拍攝模式啊!還有自己創作的框架。』

「這一次和Dior合作,有什麼感想嗎?」

『Dior特別之處,在於他們希望我能盡情發揮我想表達的,對攝影師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經驗,也因為這樣,更需要挖掘出內心的情感,極度自由也極度考驗自己。第一次要回頭思考自己內心,去看待作品的本質,思索什麼是屬於我自己的觀點?是首次在拍攝前,要投入這麼多的思考及自我檢視的合作經驗。』

時尚與藝術結合,如同兩人共舞碰出火花?!

「近年時尚精品有跨足合作到藝術領域的趨勢,《Lady Dior As Seen By》展覽就是最好的例子,您對這兩者的結合有什麼看法?」

『這是一件好事!就像兩個人共同完成一個Project,碰撞激盪出火花。但如果你問我藝術跟精品會不會因合作,而有了新的領域或延伸出新的定義?我對此持保留的看法。因為藝術就是藝術,精品就是精品,不會因一次偶遇的合作,就改變彼此本質核心的部分。就好像化妝舞會裡,你邀請一個素昧平生的人跳舞,跳完後各自回到原本的生活崗位,兩人共同的回憶跟交會的時刻就是那支舞,與會的人也都見證了你們共舞,卻不會因為那支舞,改變了你們原先的各自所擁有的本質。然而,時尚精品與藝術跨界合作是來自兩個不同領域,對於美跟極致的一種融合,融合的同時也保有各自原本的精彩之處。』

「您如何將內心情感投射到影像創作中呢?」

『把內心情感投射在影像創作中,必須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心裡想的會投射在你眼睛所看到的,眼睛所看到的會連結到心裡所想的,這是一個互相連結的關係,如果你要拍一個很浪漫的感覺,但你的情緒不在浪漫,或者你本性不是個浪漫的人,你永遠一輩子都不懂浪漫。』

「您會形容自己攝影風格是?」

『我覺得自己像變形蟲(笑)!多半時間,我對於透過鏡頭觀察人事物感到著迷,但也覺得自己似乎沒有一個憑藉,能扎實地說出風格這件事。變形蟲有發展成任何樣貌的可能性,但是發展出樣貌前,搖晃懸在邊際的過渡期,或許才是真正的自由,才會出現所謂”我“的領會。

拍照也是如此,我總是很在乎畫面的平衡感,除非有一個特定目的,或是為攝影手法刻意營造某個方向,多半時間還是順著當下狀況判斷要怎麼拍,當下感受拍出的作品,會比事先精確設定得要來得更為出色!』

「如果能用鏡頭能捕獲任何畫面,您最想捕獲什麼?」

『真實跟虛幻。乍聽之下好像沒有頭緒,但我始終好奇,這兩者是否能被精確的拍攝下來嗎?如同“自我解讀”有可能會是客觀的嗎?常看到影評家闡述某張照片:「鏡頭捕捉到人物最真實的一面」,我會好奇這就是最真實的一面嗎?或者這是營造出來的一種視覺虛幻?

在鏡頭後面越久,覺得看似簡單不過的問題,反而謎面越廣。所以更想知道,是否真實與虛幻終究無法逃出境頭喀擦的瞬間?』

「您如何定義一張好的照片??」

『能否抓住觀眾目光?讓觀眾願意駐足停留的作品,絕對是成就一張照片成功與否的關鍵因素。如果照片總以浮誇,或靠畫面片面意象的表達,滿足普普文化裡,對抽像泛濫式的迷戀,而沒有精神基礎上的建立,那麼看似完美的畫面,其實就少了能在觀眾記憶裡扎根的關鍵要素,少了讓照片說故事的空間,及臆想上的自由。

如果要認真檢視或淘汰一張照片,我會看那張照片是否能夠抓住你的目光?是否能撼動你真正脆弱的核心精神感受?而那些構圖想法脆弱的照片,回過頭來再看一次,只會覺得是掃到颱風尾,在風雨中飄搖的作品。』

攝影大師也著迷Instagram

「能給對攝影有興趣的年輕人一些建議嗎?」

『可以啊!我蠻喜歡跟年輕人聊天。好像喜歡攝影的人到最後總會遇到一些問題,畢竟夢想跟現實拉扯的時候會很痛苦,我就把自己的經驗跟他們講,鼓勵他們剛出來闖,要以創作為主,把自己逼到極限,如果被定型就回不來了!我也會想為什麼國外攝影師的創作自由度可以這麼高?腦袋想法都那麼開放?

現在手機普及,也看到很多年輕的攝影師,自己建構的Instagram很有風格、很厲害!覺得本來就應該要這樣,攝影是一種情感的表達,一種觀看的藝術,你可以自己建構出自己的方式,可以跳過我們以前很不喜歡的那層師徒制,現在只要你是一個天才,你可以把自己捧紅。』

 

這是另一個#出口?

Intothedust(@shaotingkuei)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邵亭魁個人的Instagram照片

「那您會希望自己剛入行的時候就有Instagram嗎?」

「超級希望的!我太早出生了!(笑)」

「對您而言時尚是什麼?」

『時尚首先要先了解自己,才能穿出自己或買到適合自己的,任何不適合自己的都不算是時尚。』

 

後記:

採訪當天,小邵哥一身輕便的走進約好的咖啡廳,可能是藝術家的氣質吧?一下子就能認出是他,面對我們比較年輕的採訪團隊,像朋友一般的和我們聊關於攝影的經驗,他也好奇年輕人現在都用什麼手機軟體,這樣一來一往的熱絡交流,都沒發現早就超過了約定的採訪時間。採訪結束後,W編跟當天協助側拍的年輕攝影師多聊了一下,他說:「小邵哥真的是我們的偶像,常常看他的拍攝作品,都很佩服他拍照的idea,可能明明同一個東西,我們就不會想到要那樣拍。」

小邵哥的創作作品就跟他個性一樣酷,很推薦大家可以去找之前出版的旅行攝影集《Somewhere》看,或是追蹤他的IG帳號@shaotingkuei(雖然目前只有四張照片),當然也不能錯過即將在台北開展的《Lady Dior As Seen By》,裡面有小邵哥最新的攝影作品,快去一見真跡吧!

 

 關於邵亭魁 

邵亭魁,1974年成長於金門,是台灣著名時尚藝術攝影家。90年代開始陸續為周杰倫、王力宏與電影明星章子怡、桂綸鎂,香港明星張家輝拍攝廣告與專輯封面。也為時尚雜誌如Vogue、Elle、Bazaar、Men‘s Uno、Esquire拍攝封面人物與時尚內頁,在創意與商業、廣度與深度間取得平衡。並於2015年出版《Somewhere:邵亭魁攝影作品集》,用一張張的照片,紀錄下歷經十年或短或長的出走旅程。

 

◎Photo Via:Wazaiii, Dior, 育嘉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