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 黃宣專訪 ─ 與害怕共存,矛盾放在心中,才是真正的勇者。”


Wazaiii

2020-10-10

|Wazaiii 專訪|黃宣—對作品誠實,拒絕何必當初的後悔藥!

金曲黑馬、音樂鬼才,或許你是這樣認識黃宣,在每一個表演場上綻放無止盡能量,戴著牛仔帽身體隨音樂搖擺,不只是台上,連台下的觀眾也被他燃燒的小宇宙征服。當音樂一下,黃宣跳上舞台,和樂手默契無話可說,呼吸節奏近乎一致,看似無拘無束的他,其實也有自己的堅持,堅持做熱愛的事,對音樂展現熱情,並全神貫注。

面對未知,黃宣選擇與不確定感「共存」,並不是逃避或害怕,而是成為繼續向前的動力,在創作、在表演,透過一次次的和自己對話,用熱情、勇敢再度證明黃宣像神級般的存在。

 與害怕共存,才是真正的勇者!

「你是一個勇敢的人嗎?」

『我常常會有害怕的時候,是跟興奮交錯在一起的,包括每次在聽自己的作品混音,都會帶著這樣的心情。是人,都一定會有害怕的時候,真正的勇敢,是起自於能夠接納恐懼,沒有什麼不好,可怕的事情是,你不願意面對。我認為一個勇者,不是去克服害怕,而是敢擁抱它,而不是急著去克服矛盾,就算它一直被放在心中,你還是能夠繼續往前走下去,唯有讓自己與害怕並存,才是真正的勇者。』

「會怎麼形容自己?」

『 WOW 不錯,WOW 是我一直期許的作品跟表演,還有 WILD 野性,那 WILD 是我的作品風格,也代表牛仔,是一個精神象徵,代表無畏勇敢,“ Pa Tan Go ” 破天荒,是希望帶給大家驚奇,給大家不一樣的東西,新的體驗。』

「有崇拜的對象嗎?」

『我其實非常喜灣張震嶽,他幾乎每一首歌都會唱,覺得他是一個對作品很誠實的人,在每一個階段做的歌,都跟當下的狀態是一樣,是貼合的,這對創作者來說很重要,必須對自己誠實,張震嶽做每件事情都讓人覺得是發自內心,是他想完成這件事情。』

 安靜的時候 

「如何面對低潮?」

『我是一個很人來瘋的人,每次表演完,做完一個製作,就會馬上分享給旁邊的人,大家聽完很爽,可是一個人回到家的時候就會,哇!好像還有一點餘力沒有用完,可是又無處發洩,這時候就會看廢片,盡量放空,不要去在意那個情緒。當然一定會有寂寞,或是孤獨、沮喪、無力的時候,我會故意轉移注意力,不讓自己的精神消耗在同一個狀態裡面太久,我是一個天性還滿樂觀的人,所以再怎麼沮喪,睡覺就好,我在處理情緒這方面還算滿健康的。』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儀式感嗎?」

『我生活的儀式就是刮頭,因為刮頭是我唯一不能動的時候,是靜的時候,只能好好的刮,那個時候我的腦袋反而就會動的很快,所以通常刮頭的時候,都會用手機錄音,有時候就會想出一些新的旋律,或是想到一些畫面。我覺得儀式感是一個過程,不管是工作狀態,不管是創作狀態也好,已經自然到我不需要再去在意,就像呼吸一般的自然。』

 天生的表演慾             

「怎麼看待大家對你的標籤?」

   『把自己控制好的事情做到最好,我一直是個投手,只能控制好丟出去的每一顆球,但是不能影響比賽的勝負。雖然不想活在別人的框架裡面,不過也不排斥大家怎麼去標籤,標籤的好處是讓不認識我的人,有一個快速了解的方式,我希望在表演時,可以呈現一個很真實的自己。』

 『現代人,不應該再用框架去定義自己的音樂風格,去限制想像,對很多人來說,或許是很好歸類的二分法,但對創作者來說,要有一個很好的拿捏,要知道你自己有什麼料,知道界線在哪裡,要知道聽眾在哪裡,聽眾就會自己找到你。』

「從小就喜歡表演嗎?」

『從小就喜歡表演,可能跟我個性有關係,譬如說上台前,會讓自己保持在一個很興奮的心情,從小就是對表演這塊有非常大的熱誠,剛好音樂是一個很好抒發表演慾的管道,然後戲劇也是,希望日後可以交出很好的作品。』

「黃宣獨有的表演狀態?」

『每次的表演、拍攝,或是任何工作,都會讓自己保持興奮的心情,因為要提醒自己,這是我很喜歡的事。「很喜歡這件事情」,跟「很會做這件事情」是兩回事,有些人很會做,可是他已經失去熱情,所以只能不斷的提醒自己,只要夠喜歡,就有辦法做到我想要達到的樣子。要讓大家感覺得到我對這件事情是超級喜歡,才能說服大家,是自然的,才不會很做作。』

|Wazaiii 專訪|Leo 王、國國音樂路上的邂逅,玩出一位金曲歌王和紅到國外的台灣樂團《落日飛車》

|Wazaiii 專訪|Leo 王、國國音樂路上的邂逅,玩出一位金曲歌王和紅到國外的台灣樂團《落日飛車》 音樂大熔爐可以跨越國界、超脫種族,更可以讓個性完全不同的兩人,因為在音樂道路上的志同道合,激起浪花。 曾經還是學生的 Leo 王邀請樂團 - 《落日飛車》到學校演出,看著台上的主唱國國盡情揮灑汗水,享受

|Wazaiii 專訪|行走安慰劑–魏如萱:「多錯多對!面對負情緒的勇氣」

|Wazaiii專訪|行走安慰劑–魏如萱:「多錯多對!面對負情緒的勇氣」 記不得是在哪裡看到這段話:「一個失落靈魂,能殺死人的速度,遠遠快過於細菌不知有多少倍。」但當刻它給我的震撼,至今,仍在心頭迴盪,因為它快速點出一個關鍵:我們生活裡所遇到最棘手的難題,往往不是事情、其他人或突發狀態的本身,更不是能力、條件或年

 讓大家投射的音樂創作空間 

「可以聊聊你創作?」

『我是支持「作者已死理論」,當完成作品的當下,作品跟黃宣是沒有關係的,不想要讓個人的影子去渲染作品,作品是一個獨立的生命,而我只是創造出一個空間,希望讓聽眾可以自由的帶入情緒調色,這是我的創作理念。』

『靈感第一個就是來自生活體驗跟自己的觀點、信仰,我不會很直接的把生活體驗直白的告訴大家,這個東西會限制想像,如果太強化個人觀點,反而就感受不到藝術的力量,所以我比較傾向建立一個中性的場景,建構一個讓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投射自己,融入在音樂裡面,不會因為個人體驗而被框架住。』

「對於自己或朋友的音樂想法是?」

『我們都是飢餓世代,看到朋友們在音樂創作的成就,替他們開心,其實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就是我們一定要把新世代的音樂水平提升,台灣可以做出不輸給國際的作品,不論是各種音樂風格,現在大家都在同一個競爭的水平上,如果拿不出可以放到國際的東西,那要怎麼證明你自己的音樂,在未來的網路時代是更有價值的?』

「有什麼鼓勵的話想要對創作的人說?」

『不是做這件事行不行,是夠不夠熱愛?舉例來說,今天做音樂,它不會讓你更有錢,你還願不願意去做?如果還願意去做,代表真的夠熱愛,那如果夠熱愛,有沒有讓它持續下去,如果沒有經過這個過程,你就沒有辦法創造這個價值。人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天,一定要完成作品這件事,比在那邊想說會不會有人聽,還要重要,價值就是需要這個過程去創造,透過不斷創造的過程,不斷去試探自己是不是夠熱愛這件事情的過程,因為只要你夠熱愛,你想要做的事情都能達成。 』

「未來還有什麼想做的事情?」

『音樂這一塊有慢慢達到我想像的樣子,但其實現在蠻想要多有一些戲劇上的演出,但是我不會告訴自己要成為一個全方位藝人。我不會有這個包袱,如果你告訴自己想要成為全方位的藝人,就會被全方位的這個藝人給綁架,如果沒有達成,可能就會覺得很難過。』

 後 記 

自己背著拍攝需要的道具、服裝來到攝影棚,眼前的黃宣還沒開啟,等到站在鏡頭前,音響播著 Kanye West 和 Jamie Foxx - Gold Digger,他開機了!雙腳隨著節奏大力擺動,大家的眼光瞬間被吸住,無法從他的身上離開,一下子在桌上跳舞,一下子又對鏡頭放電,歡迎來到黃宣的世界!

在他的身上看到勇敢、負責任,不浪費與生俱來的天賦,珍惜它、讓它更加發光,曾經也在摸縮、嘗試,靠著與害怕共存,再再向大家證明黃宣熱愛音樂,用大家共享音樂的方法,表達自己的創作,建構一個藝術空間,讓每位聽眾都可以融入。

佩服擁有這樣的勇氣,可以朝自己熱愛的事物不斷的向前走,了解自己並對自己誠實,如果你不知道真正的熱愛是什麼?黃宣:「是不斷透過練習,願意付出,並創造價值。」

 

◎Editor / 林俊宇(@ya597edw)

◎Photo Via:Anewchen(@chenanew)

◎Outfit / 黃宣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