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接受這個性別與身體,告訴它妳已經夠完美了,妳不需要感到羞恥。”


黃于洋

2020-12-9

探討女性的性自主

去年冬天的一個傍晚,我在廚房裡想著晚餐該煮什麼,好友 Marcella 正好傳來訊息,問我晚點有沒有空?我撥了通電話給她,她似乎還在公司,不想讓人聽到我們的對話一般地竊竊私語。

「欸,你晚上有事嗎?我想去參加一個工作坊,但是我自己去有點緊張。」

「什麼工作坊?我晚上沒什麼計畫啊。」

「我要去...一個叫『陰道崇拜( Vagina worship )』的工作坊...」她又更小聲地說我在電話另一端笑了出來,即使柏林是個自由、開放的城市,這樣的活動名稱也沒什麼好驚訝的,但這個邀約實在讓人摸不著頭緒,就在我想要繼續追問一些細節時,她又說:「總之就是一個帶領女性認識自己的身體的活動啦!我要回去工作了,晚上七點見!」便匆匆掛上電話。

於是那天晚上,我在毫無準備與期待的情況下和 Marcella 一起前往這間在柏林市區北邊的瑜伽教室。教室位於一間舊公寓的頂樓,寬敞的空間裡沒有任何傢俱,只有幾面大鏡子,在場有約莫三十位各個年齡層與各種膚色的生理女性,我們圍坐成一個圈,正中間擺放著花瓣和蠟燭,燈光暈黃,仔細一看,才發現花瓣和蠟燭所排成的形狀正是會陰的形狀。

 
 
 
 
 
 
 
 
 
 
 
 
 
 
 

The Ranch Mine(@theranchmine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作者與朋友一起參加陰道崇拜( Vagina worship )的工作坊。

帶領工作坊的老師是一名年約三十的拉丁裔女性,臉上有著可愛的雀斑,穿著寬鬆的家居服,頭髮隨意地紮起。她還沒開口,僅是起身與坐下之間都充滿著魅力。大家陸續坐定之後,她說:「謝謝妳們今天來到這裡,妳很勇敢。今天我們要一起開始一段旅程,我希望妳能放下妳過去以來對自己的苛責,甚至是羞恥,那些讓妳不能夠接納自己的負面能量。我希望妳能真正喜歡自己的身體,了解愛自己並不是抽象的想法,這其實是很直接的。」

 
 
 
 
 
 
 
 
 
 
 
 
 
 
 

YOGA & WELLBEING (@yogawave.nl)分享的貼文 張貼


↑大家來這裡一起探討「性」與女人的身體。

妳曾經對自己說了多少過份的話?在座的我們被問了這樣的問題。有多少次妳站在試衣鏡前,嚴厲地評斷妳的身體?妳放棄過多少件喜歡的衣服,只是因為妳認為自己的身體不夠完美?妳是否曾在性的過程中滿腦子想的都是對方是否在評論自己?

在東亞文化裡,外表被評論是常有的事情,尤其是過年過節,親戚們聚在一起時,誰胖了、誰曬得太黑了總是話題。對美的標準十分單一,仿佛美是能夠被量化與計算的,唯有遵循公式,你才是美麗的。在還不知道如何定義自己的青春期,時常受到這些標準影響,即使在好多年後,對生活的想像早已不同,那個高中時沒有自信的自己仍然在身體的某個角落,在狀況不太好時,偶爾對自己說幾句相當苛刻的話。

 
 
 
 
 
 
 
 
 
 
 
 
 
 
 

Me_time_kiev(@me_time_kiev)分享的貼文 張貼


↑女性常常對自己的身體不滿意。

她問的那些問題,逼著我必須跟那個時期的自己對話。接著她說:「我要妳把剛剛想到的那些苛責和羞恥全部丟掉。現在,請大家把衣服全部脫掉,每脫一件,我要妳大聲喊出妳丟掉了什麼包袱,再把衣服丟在地上。」

那有多麼地不自在。在這麼多人面前脫衣服,即使都是女生,每個人不舒服的感受還是溢於言表。幾分鐘的沈默後,我正對面的女孩把背心脫下,一邊說:「我丟掉我對身體不切實際的期待!那些不可能達到的體重目標!」接著將背心甩在地上。於是現場的氣氛改變了,在外人看來也許是相當荒謬的行為,奇怪的是,在每脫下一件衣服,放下一個包袱的過程中,整個人覺得輕了許多。我旁邊的女孩將最後一件內褲脫掉時,激動得幾乎要哭出來,她喊著:「我丟掉對性的羞恥!作為女人也能不在乎別人眼光地享受性!」

 
 
 
 
 
 
 
 
 
 
 
 
 
 
 

La Casa de Atrás(@grupolacasadeatras)分享的貼文 張貼


↑我們應該要勇敢的擁抱自己的身體。

一直到最後,三十幾個生理女性完全裸體地站在彼此面前,氛圍已經全然不同,毫無遮掩,也不覺得需要遮掩。接著老師給我們每個人一面鏡子,要我們找一個舒服的角落,觀察自己最私密的部位,又或者是妳向來不滿意的部位。「女性生殖器官不像男性一樣外顯,我們很少有機會直視它,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有崇拜陽具文化,對女性會陰的崇拜則相對得少,甚至是羞於啟齒的。妳們知道嗎?在英文裡,一直到十七世紀才有『陰道( vagina )』這個字。我希望妳能夠用客觀的角度觀察個帶來生命的神聖器官,並寫下妳看到了什麼,」

↑女性對於「性」的討論較為保守。

有的人在筆記本上畫畫,有的人寫下一些句子,有的人則像是第一次看到這個跟了自己幾十年的器官一樣,仔細地觀看每一寸。在活動的尾聲,所有人對於自己的身體已經感到相當自在,即使衣不蔽體,還是能隨著音樂擺動、圍在一起聊天。一個女孩說:「我一直以為性解放就是濫交,原來不是的。而是擺脫這個社會對性別的期待與框架,我們不用一定要又瘦又高,我們也可以討論性和享受性。

重新認識自己的性別,接受這個性別與身體,接受這個身體有的渴望,告訴它妳已經夠完美了,妳不需要感到羞恥,在保護自己與他人的情況下,妳能回應妳身體的渴望。」另一個女孩又回應:「我一直對自己的身體不滿意,沒想到剛剛坐我隔壁的女生跟我說『我覺得妳的胸型好好看!』。」

↑我們應該要接受自己的每一個部分。

在活動的最後,老師叮嚀著:「今天妳走出這扇門後,妳會在地鐵上看見模特兒廣告,妳會在 instagram 上看到很多完美身形,妳在某些場合討論性時,會有人評論妳,告訴妳作為一個女性不該如此。但我希望妳記得妳今天的感受,重複閱讀妳今天寫下的句子,不要再讓世界改變妳。」

在回家的地鐵上,我和 Marcella 一句話也沒說,只覺得身體和心都熱熱的。在她下車前,我說:「謝謝妳約我來。我可以問妳,妳在觀察私密處時,在筆記本上寫了什麼嗎?」她笑著說:「我寫『妳看起來像一個半開的蛹,蝴蝶即將破繭而出』。」妳即將破繭而出。

 

◎Photo Via:Unplash, INSTAGRAM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