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伊朗頭巾事件成社運的導火線、青年小販自焚引爆茉莉花革命!歷史上的運動與事件都在訴說:這不是一個人的事,這是我們共同面對的事。”


黃于洋

2024-2-16

埃及社會運動主因是「麵包」?伊朗反頭巾事件、茉莉花革命...翻看歷史片段,平凡的日常小事竟能成浪潮的起始點

我非常喜歡電影,幾乎什麼樣的類型都會看,不管劇情多麼荒誕,以本質來說,所有電影、小說都是日常生活與人生的投射與延伸。而對電影和文學著迷,大概是因為它把生命中的不期而遇、驚奇、無法預知的變化,恐懼與夢想等完整地包裝起來。在電影中,即使主角在片頭時不過是在快餐館點個三明治、拿著外帶咖啡坐上地鐵,如此平常的一天,你還是可以推測接下來即將發生改變整個劇情的的轉折,可以想知這樣的平凡只為了鋪墊一個巨大的轉變。

↑電影就是日常生活與人生的投射與延伸

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在烏俄戰爭中的角色?戰爭文學除了英雄主義、凝聚民族力,也能走進小人物的精神世界

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在烏俄戰爭中的角色?戰爭文學除了英雄主義、凝聚民族力,也能走進小人物的精神世界 從今年年初開打的烏俄戰爭,至今已經九個月了,雙方仍舊沒有看出有什麼和緩的階段,這是讓我感到難過的一件事情,但其實如果把併吞克里米亞半島的時間也算進去的話,那麼這場戰爭前後已經打了8年之久了。 ↑烏俄

| 安妮日記 | 她死於戰爭勝利的前幾天

|安妮日記|她死於戰爭勝利的前幾天 二戰,應該是距離當今最近的一場磨難,雖然有人說2020年爆發的冠狀病毒疫情堪比第三次世界大戰,但那種家破人亡所帶來的恐懼卻遠遠不及真正的戰爭。 我近期觀看的二戰電影是《兔嘲男孩》。男孩喬喬和母親生活在納粹德國統治下,他不知道母親在家中隱密的閣樓夾層間藏著一位猶太女

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通常都只有在回望過去時,才知道當時一個不經意的決定、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情,竟像是蝴蝶效應一樣,一個骨牌推著一個,將故事推演到一個無人想像過的局面。每次看到過往歷史與現今國際事件的演變,更覺得「現實比小說更加荒誕」這句話真是如此。

回觀歷史,總覺得「現實比小說更加荒誕」

2022 年秋天,伊朗開始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起因是伊朗庫德族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因為沒戴好頭巾而被秘密警察(註)逮捕並在拘留期間身亡,民眾因此走上街頭,要求給予女性應有的人權。

註:在伊朗除了一般警察之外還有便衣秘密警察負責監控民眾,例如女性需佩戴頭巾,發表言論需經過審核等。

阿米尼(Mahsa Amini)因為沒戴頭巾被逮捕並在拘留期間身亡,引發公憤抗議

同年十一月,伊朗的反頭巾社會運動正如火如荼進行,同住德國的伊朗裔好友塔娜約我一起走上街頭,在德國的首都柏林支持在幾千公里外的伊朗民眾。她作為一個擁有德國居留權的伊朗人明明是可以置身事外的,因為她本不戴頭巾,家鄉發生的事情,也並不會剝奪她現有的自由。

伊朗的反頭巾社會運動

但她説:「這不是一個人的事,這是我們共同面對的事。」確實如此,頭巾事件僅是一個引爆點,其實阿米尼的遭遇並不是第一次發生,但這次形成大規模的反抗有部分是因為伊朗當地嚴重的通貨膨脹,民怨四起的情況下,任何事件都成能為導火線。民眾的訴求從原本的反頭巾和女性平權,延伸到爭取全國人民的自由與批判掌權的政府。

↑民眾希望爭取全國人民的自由與批判掌權的政府

中東的的茉莉花革命那年,始於突尼西亞(茉莉花為突尼西亞國花,因此稱為茉莉花革命),革命的起點是一名失業青年為了糊口,設了一個簡單的水果攤,但因沒有販售執照而遭警察沒收攤車。(這是當地警察常見的勒索方式,類似保護費一樣的概念,其實根本沒人在乎什麼執照,只要有交錢就可以。)

↑「茉莉花革命」

然後,這個青年攤商自焚了!

塔瑞克( Tarek el-Tayeb Mohamed Bouazizi ( طارق الطيب محمد البوعزيزي)當然不是僅僅為了水果攤被沒收而自焚,而是對整個社會的憤怒,市井小民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無奈,看不到有希望的明天,即使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戰勝權威而被逼到絕境。他自焚後,突尼西亞展開大規模的示威遊行,最後導致政權垮台,那是阿拉伯國家第一次人民起義推翻政權,也連帶牽動起週邊國家區域的社會運動。

↑塔瑞克的自焚,引發阿拉伯人民第一次起義推翻政權

普丁正式宣布併吞烏克蘭四州!從「俄烏戰爭」中看女性士兵動員,及兩國背後的女性困境

普丁正式宣布併吞烏克蘭四州!從「俄烏戰爭」中看女性士兵動員,及兩國背後的女性困境 說起俄羅斯跟烏克蘭之間的戰爭,不是到了今年年初大舉出兵才開始的,從2014年開始兩國的邊境不斷爆發衝突與低強度戰爭,到今年局勢才上升到全面出兵的緊急事態。 本月月初俄羅斯總統普丁,更是將攻佔烏克蘭的決心表現得相當明顯,正式簽署

俄烏戰爭再升級?思想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平庸的惡窺見戰火背後的獨立思考能力|女作家們的衣櫥|

俄烏戰爭再升級?思想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平庸的惡窺見戰火背後的獨立思考能力|女作家們的衣櫥| 前《VOGUE》雜誌總編輯戴安娜‧佛裡蘭(Diana Vreland) 曾在1984年《沒有文學,時尚會走向何方》一文中說:「文學中貫穿了時尚的方方面面,無論是作家所用的詞語,還是他們所穿的衣裳,往

茉莉花革命那年(2011)秋天我在埃及,坐在埃及首都開羅的解放廣場旁,示威的人群呼喊著他們的訴求。我和朋友坐在台階上,一邊吃外帶午餐一邊問:「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他撕著手中的麵包,那是埃及的主食之一,圓扁狀的口袋型麵包。

他說:「這個」。

「麵包?」

「對,麵包,我們每天吃的麵包。漲太多了,人民沒有辦法負擔。」

我當時沒想到會是如此平常,但卻又非常基本的生存問題。

↑「麵包」是一連串社會運動的主因

所有歷史上的「運動」、「事件」、「革命」似乎都是如此,起因於一個人的遭遇、一件看似不那麼嚴重的事情而掀起的波瀾。民眾長久以來的積怨、無處可說的有苦難言,一觸即發。置身事外也許是最容易的選項,但激起的浪潮終究會推進每個人的未來。

↑長久以來的積怨、無處可說的有苦難言往往是「革命」的導火線

那是革命開始的前章、推翻一個時代的序曲。那是我們共同面對的事情。

 

 

◎Photo Via:達志影像, Unsplash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