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關於「倖存者偏差」,在生活中很常見,這樣穿搭就是美、那樣做就會成功之類的,你有嗎?”


Roy

2019-9-9

|設計師說兩句030|

也沒什麼,就說兩句。

第一句是過去的洞察,第二句是未來的認知。

你有倖存者偏差嗎?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看到篇文章,筆者Annie Choi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寫作碩士,標題《Dear Architects, I am sick of your shit.》吸引了我的注意,內文大意是列舉了許多建築師的毛病,不會聊天,不懂生活,在自己的小框框裡,一無是處,他們所關心的,他們所畫的重點,其實對這個世界沒有一丁點幫助,文章裡有一段內容是:

I have a friend who is a doctor. He gives me drugs. I enjoy them.

(我有一個醫生朋友,他給了我一些藥,我喜歡服用它們。)

I have a friend who is a lawyer. He helped me sue my landlord.

(我有一個律師朋友,他曾幫我控告我的房東。)

My architect friends have given me nothing. No drugs, no medical advice,

(我的建築師朋友們,沒有給過我任何東西。沒有藥物、沒有醫療指導,)

and they don't know how to spell subpoena.

(他們甚至不知道「subpoena(傳票)」怎麼拼。)

One architect friend figured out that my apartment was one hundred and eighty seven square feet. That was nice. Thanks for that.

(曾經有一個建築師朋友計算出我的公寓有187平方英尺。真是太好了!我們謝謝他!)

在作者眼中的建築師,悲情啊。

固然極端了點,但為什麼會有這種聲音呢?這讓我想到倖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就是僅僅將那些表面顯著的信息,視為成功的條件,看到一些被歌功頌德的局部,就認為那是成功的主因,比方說踢足球就能像C羅那樣成為多金萬人迷,或者當模特兒就會像林志玲變成頭號女神之類,但殊不知那些踢了球當了模特兒,沒成為多金萬人迷或頭號女神的比比皆是,這就是種偏差,在我的領域也有,以為設計師的成功原因,來自於大師風範。

先潑自己幾盆冷水。

建築大師勒柯比意(Le Corbusier)的薩伏伊別墅,建築系學生看到這個大概就先膜拜了,真是太經典了啊!不過,工程預算從原來的50萬法朗,脫離控制追加到80萬法郎不說,由於革命性建築概念屋頂花園的關係,屋頂始終在漏水,屋主因為二戰逃難的關係搬走過一陣子,但戰後回到這裡,也沒有再住進去,畢竟每年都要一直維修,實在受不了啊,從屋主的角度來說,大師風範沒能幫上忙。

 
 
 
 
 
 
 
 
 
 
 
 
 
 
 

pillarsofarchitecture(@pillarsofarchitecture)分享的貼文 張貼


↑建築大師勒柯比意(Le Corbusier)的薩伏伊別墅。

還有,建築大師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他講的「Less is More」至今仍然深植在許多建築師心裡,其中范斯沃斯宅(Farnsworth House)被列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建築師還跟屋主談起了戀愛(我好八卦),不過,除了這房子毫無隱私,生活功能極差,甚至是一個大型吸蚊燈不說,因為費用不斷爆衝而打起了官司,最後變成一個觀光景點,從屋主的角度來說,大師風範沒能幫上忙。

 
 
 
 
 
 
 
 
 
 
 
 
 
 
 

Kevin Salatino(@kmsalatino)分享的貼文 張貼


↑范斯沃斯宅(Farnsworth House)被列為美國國家歷史地標。

 
 
 
 
 
 
 
 
 
 
 
 
 
 
 

mandy lancia | chicago(@mandylancia)分享的貼文 張貼


↑范斯沃斯宅(Farnsworth House)內部非常寬敞明亮,成為許多人必拍照打卡的觀光景點。

再看看另一位建築大師法蘭克洛伊萊特 (Frank Lloyd Wright),他的經典作品「落水山莊」(Fallingwater),被譽為一輩子非得去一次的地方,這真是對建築最高的評價了,但是,除了預算比原先增加了五倍,下雨時連室內也一起下不說,懸挑的平台每年都要測量坍塌的風險,屋主去世後幾個月,他兒子毫不猶豫的將這房子捐了出去,最後也變成博物館。一直到今天,維修的費用已經花了上千萬美金,屋主大概覺得,幸好捐出去了。大師風範,還是沒能幫上忙。

 
 
 
 
 
 
 
 
 
 
 
 
 
 
 

CityLab(@citylab)分享的貼文 張貼


↑法蘭克洛伊萊特 (Frank Lloyd Wright)的經典作品落水山莊(Fallingwater),被譽為一輩子非得去一次的地方。

我們再回看今天Annie Choi的文章,建築師整天只有高來高去,一堆平行時空的聽不懂,也難怪她有情緒。但是,來句公道話,Annie Choi對於建築師恐怕也有倖存者偏差,不是所有建築師都如此,過去許多建築師所做出的貢獻,憑著非常驚人且扎實的務實功底(敬禮),對我們的生活確實影響深遠,住的房子、生活方式,乃至於國家社會的進步,都有他們的參與,可能是Annie Choi認識的那幾位,連1+1都算不好,只是隨著成功的表象盲從,跟著一嘴E=mc2,而且剛好不會聊天而已。

關於倖存者偏差,在生活中很常見,這樣穿搭就是美,那樣做就會成功之類的,都是,你有嗎?

【延伸閱讀】設計師說兩句系列:

時尚是管理  品味是知識

送你一束漂亮的鮮花

你的定見在哪裡?

拍照要有心機之臣妾做的到啊!

抗拒催眠,難度極高。

藝術是一種創作

在台灣摔斷了腿的Ethan Hunt

老娘喜歡  跟你無關

賣出去的不是產品,而是那個價格範圍中的場景。

聰明的受自戀驅使,這個世界才有趣。

基本款人生

大師Le Corbusier的眼鏡

低薪時尚

魅力來自大冒險後的真心話

回到媽媽的子宮

有八卦才時尚

偽時尚過量

三隻小豬

有過動才時尚

穿得美美買菜去

衛生褲的小時候

有效的創意來自有效的追問

給自己一個不忙的下午

向Z世代學習「孤獨的潮」

逛街是女孩們天生的技能

時尚不求人

白日夢好處多多

千萬別搞錯了

 

◎Photo Via:Instagram, IMDb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