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消費者

“服裝的輪廓、袖形、領形,甚至如何為一件服裝注入感性的成份,永遠是一場充滿矛盾與自我顛覆的試煉”


Miss J

2017-8-8

Yohji Yamamoto — 由時光粹鍊而生的 A to Z。

將第一顆釦子服貼地扣上。看似斯文規矩,其實暗藏著反叛的信號,以經典裝束對抗時間與快速時尚侵略的信念、保護自己的靈魂不被奪取,在亂世浮生中執着於美感的追求,是一種滋養,也是一種療癒。

2016年12月,東京某個多雲時晴的冬日,專程前往位於西新宿的Opera City Art Gallery,欣賞山本耀司先生與新銳畫家朝倉優佳的聯展-「画與機」,為了表示對創作者的敬意,穿著其作品置身其中似乎是最棒的選擇,看完展就帶著這份雅興到南青山的Yohji Yamamoto總店逛逛,進門不到十秒發現山本耀司先生本人正坐著與店員談話,雖然兩年前在巴黎託友人之福有幸目睹他出場謝幕的模樣,但是以剛才這樣目光短暫交會的情境,身為粉絲的我竟然感到有點暈眩。

「該怎麼辦呢?」

「厚顏的上前致意並希望合影留念?」

「若無其事的繼續流連店內?會不會被認為欠缺禮貌?」

就在此時他曾說過的ㄧ句話突然出現腦海—

「準備離去的女性背影是很有衝擊性的,沒有比那更美的姿態,無論你如何追趕也追不上。」

「所以我選擇了再ㄧ次以背影進入他的視線,然後故作瀟灑的步出店外。」

即使腦內的小劇場已經播映完畢,心跳還是有搶拍的感覺啊!

有了這次東京奇遇的經歷,要如何以文字撰寫我所敬重的山本耀司先生呢?

歌功頌德未免有些矯情,盡談到服裝及創作概念似乎又流於片面,

用A to Z的型態側寫從閱讀專訪、 書籍與作品中所得知與感悟的,氛圍應該會輕鬆一些,

雖然2010年的Fashion News雜誌也曾用相同方式敘事,但是我同最敬重的山本先生都是痛恨複製貼上的人喔!

A |

Yohji Yamamoto A.A.R  D'Urban

1992年與日本服裝公司旗下品牌D'Urban合作推出「讓年輕族群以合宜價格購入設計師服裝」為訴求的支線 「A.A.R 」(Against All Risk),直到2005年結束合作。

A Magazine N 02 curated by Yohji Yamamoto

曾經在山本耀司任職公關的Nathalie Ours女士,退社後返回法國,選擇自已創辦公關公司,2004年則擔任時尚年刊 "A Magazine" 編輯,當時與山本先生在巴黎裝飾博物館會面,提議合作出刊的構想,「就當做您構思ㄧ本屬於自己的刊物吧!」她向影響自己至深的山本先生說道;於是集結各領域人士與客座編輯山本耀司展開交流與對話的第二刊於2005年出版,由於已絕版的緣故,造成在二手書市也一書難求。

B | Books 書籍

除了2005年出版的A Magazine,關於山本耀司先生設計生涯的書籍分別為

2001 - Rewind / Forward ,238 Fashion Picture 1995-2000 M/M  Yohji Yamamoto

2001 - Yohji Yamamoto ( Momoirs ) / Francois Baudot

2002 - Talking to Myself (1,2 )  Yohji Yamamoto / Carla Sozzani

2010 - My Dear Bomb 法文版

2010 - たかが服、されど服 ヨウジヤマモト論 / 鷲田清一

2011 - Yohji Yamamoto /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2012 - Yohji Yamamoto / Terry Jones

2014 - My Dear Bomb 中文版

2014 - 製衣/服を作る / 宮智 泉

2014 -山本耀司 。モードの記録。文化出版局

2014 - Yamamoto & Yohji / Yohji Yamamoto , Wim Wenders ( Rizzoli )

山本先生對於設計方面的理念與主張十分堅持,也不吝於在受訪時發表,也曾以重話評論日本年輕世代思想倒退、行為乖張的現象,雖然話帶厭惡,其實更多的是憂心吧!

C | Consipio Records 音樂

很難聯想到山本耀司與音樂人高橋幸宏在1993年曾一同創立獨立唱片品牌"Consipio Records",1997年的流行通信雜誌上以對開版面招募歌手與原創音樂,早期秀場上所使用的配樂也曾以專輯型態少量發行。

D | Design 設計

曾被問到「設計」之於他的意義為何?

最初設計女裝腦海中出現的形象不是高不可攀的女子,而是年幼時看到那些為著家庭努力工作的勞動女性。以"May I help you?"的角度,利用創作來保護女性不受男性與冷風的侵犯。換個角度來說,如果設計無法令人產生思考,也稱不上是設計了,就像快時尚以複製為主體,乍看之下都一樣的結果,喪失了讓人心生珍惜的思維。

↑Backstage at Yohji Yamamoto S/S 2017 fashion show

E | Evolution 時尚的進化論

時尚與流行在同樣的時空作用,但是實質各異。「為時尚創作,但不為流行製作」,是山本先生的主張之一,只要做一款能夠大賣的服裝在史上留名就得以滿足了嗎?答案是否定的。對於他與團隊而言,嶄新的剪裁與研發新布料就像一組互相牽引的齒輪不停轉動著。「雖然常處於苦戰之中,好幾次快覺得不行了,又這樣撐過來了呀!」其實也沒有想做出一件堪稱完美的服裝,卻常常與打版師在製衣人檯前上演修羅場;服裝的輪廓、袖形、領形,甚至如何為一件服裝注入感性的成份,永遠是一場充滿矛盾與自我顛覆的試煉。

F | Fabric 面料

「布料會說話,要學會傾聽它們所傳達的訊息。」他也曾用這句話影響著有志於設計服裝的後生晚輩,以布料質地決定服裝的剪裁,可以溫柔亦足以堅強地包覆著軀體,或是想像它們在隨時間變化的姿態,尤其黑色就如堡壘般存在於他的作品之中。「雖然我是日本人,布料也在日本研發,我的服裝卻沒有國籍的邊界,標榜自己國家的文化似乎太刻意了,沒有必要性,好吧!即使後來還是一度將和服的要素放進作品中,也是推翻自我的一種手法吧!」

↑Fabric is skin

↑Yohji Yamamoto among fabric rails, Tokyo 1981.

G | Gangsta 男人的幫派情結

從小就在龍蛇雜處的歌舞伎町長大,母親的洋裁店也開設在那,喝醉的流氓與出賣肉體的女性,讓他一度很厭惡周遭的生態,成人後反而有所改觀,「我做的男裝向來不是為精英設計的,即使喝醉了倒在地上睡到天明,起身後手揮揮依舊瀟灑的男人,團隊中的夥伴也有這樣的特質存在吧!集結起來衝撞體制也好、做什麼壞事也好,男人間的情誼就像幫派,不是嗎?」

↑Yohji Yamamoto SS18 show. 

H |

HEM " Handful Empty Mood" 1997年發表第二張的個人專輯

音樂對於山本耀司而言是工作中的出口,在高中開始接觸搖滾樂並學習樂器,真正與音樂圈連結是80年代與YMO樂團成員,坂本龍一、細野晴臣、高橋幸宏結識,當他們穿上YohjiYamamoto的男裝,早年高橋先生曾語帶認真地說:「原本我是想自創服裝品牌的,但是看到兄弟的驚人才華後,就決定放棄了吧!」

一手包辦詞曲,並在西麻布住所地下的Consipio錄音室完成,與第一張在EMI發行的專輯「ざぁ、行かなきゃ」相隔了六年。1998年再完成第三張專輯「地下生活~Dog of Terror~」。

Hermes

與Hermes的跨界合作,在2008年秋冬秀場上發表皮件系列,並命名為「Yohji」。書包形狀的輪廓斜掛在模特兒身上,成群步行地展現,成為品牌歷年秀場上難得出現的景象。

I  | Information 作品中的訊息

「希望哪類女性出現在身邊,就會做出適合她們的服裝,那麼身旁的男子要如何穿著才能在視覺上相襯呢?」

曾經幽默地自嘲說:「看到我的新作,或許可以猜到最近情歸哪位女子了吧!」

或許就是他曾提及的-「作品可以投射出創作者的生命軌跡。」

J |  Judo 柔道

為了讓個頭不高的自己更強大,中學時曾拜師學習柔道,兩年中不斷的練習並取得黑帶資格,「結果總是在打架中派上用場呢!」

K |  Kitano Takeshi 北野 武

曾在展覽場外看見署名「北野 武」的祝賀花籃,證明他倆的好交情絕非虛言,用口頭約定就可談成合作,得互相欣賞彼此的才情,才有辦法到達如此境界吧!無論是黑幫電影中幫派著用的西服,或是讓女主角在滿是楓紅山谷中穿著飄逸的遊走,獨有的美感不言而喻。

兩人曾經合作的電影

2000-四海兄弟 Brother

2002-淨琉璃 Dolls

2003-座頭市

2010-全員惡人 1、2

↑Takeshi Kitano and Yohji Yamamoto Brother, 2000

L | Limi Yamamoto 山本里美

即使父親在時裝界的地位難以被撼動或取代,說得更明白就是無人能出其右吧!對女兒山本里美來說,Yohji Yamamoto代表著父親與社長,令人敬畏。初期在品牌支線Y's bis Limi擔任設計工作,繼而創立以自身觀點出發的Limi Feu,深受搖滾樂影響,融合女孩與女人特質並帶著叛逆不羈氣息的裝束,父親的盛名是助力也是壓力"All about Yohji Yamamoto"書中,從兩人的對談記錄裡,山本耀司以「父親」視角談論親情,也是少見的自我剖析。

 

A post shared by LIMI feu (@limifeu_official) on

M | Mother 母親

母親山本富美女士,今年已是百歲人瑞,是他人生中至為重要的存在。父親被徵召上戰場的前夕,穿著軍服抱著一歲大的山本耀司合影,隔年傳來戰死的消息,一場戰事改變了千千萬萬的人生。母親為了撐起家計,到文化服裝學院學習裁縫課程,日後在新宿開設洋裁店辛勞地將孩子撫育成人,守護母親的心願成為一顆種子在他的心中埋下,直到大學畢業後才開始發芽。因為母親的ㄧ句話而改寫人生:「那麼你來這家裁縫店幫忙吧?」如果父親當年沒有戰死,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

N | Naked 裸露

幼時在新宿歌舞伎町成長,常見到穿著曝露腳瞪高跟鞋的女性在大街上招搖與酒後狼狽的模樣。「大概就是從那時就開始厭惡這樣的女性直到今日吧!」「性感若是靠裸露來展現,讓人一目暸然的視覺未免也太粗暴了。」、「穿著密實工作服勞動的女性反而會吸引我的目光。」

O | Oversized 放大尺寸

從70年代初最先創立的Y's,到Yohji Yamamoto男女裝,寬鬆剪裁一向是他所擅長創造的,讓服裝以最流暢的線條在穿著者上開展,不強調腰身曲線的作品,不用完全沒好感、甚至有點厭惡的高跟鞋配襯,在80年代的巴黎時裝界被稱為難民衣,生氣自己無力反駁,反而更激起鬥志以反叛精神奮鬥到底,「我的女裝是獻給獨立女性穿著的,她們擁有無法輕易被搭訕的特質。」、「穿著我設計的男裝,隨時都可以與人來場格鬥吧!」

↑Yohji Yamamoto rue Cambon flagship store.

P |

Pina Bausch

在一次日本公演後台展開與德國舞蹈家Pina Bausch的情誼,兩人用盛情在對方的領域中展現另一種姿態,成爲佳話。舞者們穿上山本耀司設計的舞衣,展現力與美的衝擊,1998年舞團25週年的德國公演,他成為表演的服裝設計與空手道指導,最終一幕穿上道服在舞台上展現武術之美,時裝與舞蹈透過人體的詮釋,一瞬間所呈現的孤寂、美感,是兩人之間共同的語彙。然而2009年6月30日,Pina Bausch的過世,讓他說道自己失去了一位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

Perfume

1996年在歐洲發表首支香水「Yohji」

1998年 「Yohji Essential」

1999年首支男性香水「Yohji Homme」

2004年 「Pour Femme」、「Pour Homme」

2013年 「Senses」、「Femme」、「Homme」、「Her Love Story」、 「His Love Story」

其中合作最密切的法國調香師是Oliver Pescheux,爲穿著Yohji Yamamoto的人們創造神秘、沉穩亦不流俗的香調。

Q | Quality

布料的質地、色澤與織法成爲他創作時的靈感來源,訂做布料就成爲品質要求中相當重要的環節。常運用的Tweed毛呢、Gabardine斜紋布、以及與日本傳統製布工坊合作開發的新面料、手工刺繡、編織、絞染,和服的友禪染繪工法,禁得起時間考驗的服裝,絕非單一要素可構成的,「我只是完成服裝的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就交由穿著者來完成。」他說道。所以「人」也決定了一件服裝對外呈現的質感。換個角度看,服裝猶如人在社會中的第二層皮膚,比原生皮膚足以傳達更多的個人訊息。

↑Yohji Yamamoto on the line-up of his AW16 men collection.

R | Rei Kawakubo 川久保 玲

用核爆級的威力撼動西方時裝界的戰友、被歐洲媒體批判,擁有革命情感的落難戀人、同時改寫日本服裝史的築夢者,也許在那個人際之間還很單純的時代,只有真實的一來一往沒有電腦、手機的干擾,才能建立如此純粹的情誼吧!

1991年6月1日 連袂舉辦「6.1 THE MEN」男裝發表,至今的餘韻仍讓許多時裝迷熱切討論著。

S | Soen 裝苑賞

為了在母親開設的洋裁屋工作,大學畢業後又報考文化服裝學院,在學期間雖然不是最認真的學生,總是拜託女同學幫忙縫製,仍無損他在設計方面的天賦,剪裁精準、令人無可挑剔的得獎作品被評審譽為「歷年難得一見的大型新人。」身為傑出校友,山本耀司至今仍受邀以評審身份參與裝苑賞,並鼓勵喜愛時裝的年輕世代應該要多讀裝苑,過度沈迷在社群軟體的大量無用資訊是無法進步的。

T | Tailor

因爲疏離而生的間距,一眼無法看穿而潛藏的曖昧,穿著Yohji Yamamoto的女子是難以捉摸的神秘女郎。「曲線畢露的背影無法讓我有一探究竟的想望。」,於是人體與衣服之間的「空隙」是構成剪裁的重要關鍵。若交由男性來詮釋又更簡單了,服裝的口袋要夠深,並設計在巧妙位置,就像北野武的黑幫電影裝束,寬大的西服中,即使放了一把槍也壞不了衣服線條,如公事包般的足以放置隨身物品,是山本耀司對於男裝作品的註解。

↑Yohji Yamamoto open neckline dress, A/W 2016-17 collection

U |

University

為了不辜負母親對他的期待,選擇在慶應大學法學部完成學業,大四時與朋友首度出國前往歐洲旅行之後,對於進入一流公司當受薪階級產生抗拒心態,母親在無可奈何的狀況下提出「那麼就在店中幫忙經營裁縫吧?」一句話成為翻轉叛逆兒子人生的關鍵。

Uniform

幼時看著母親與同業女性穿著工作服勞動的模樣,對制服、工作服與軍服擁有特別的感情,「有天犯錯讓母親難過地蹲在地上哭泣,看到裙擺垂墜在地板上,才意識到身兼父職的她也有脆弱的一面。」即使痛恨戰爭,與身著軍服的父親合影,竟成為了親情中的最後連結。在1972年於西麻布創立的個人品牌 「Y's」,初期即以制服輪廓為女性賦予堅強的形象,之後成立支線Y's workshop更全面強化以工作服的概念,即使後來結束運作,仍成為山本耀司最想再度推出的支線。

 

A post shared by Y's (@ys_paris) on

V |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在2009年對山本耀司是相當具衝擊性的,在巴黎發表2010春夏女裝新作後,召開記者會宣告公司已向日本政府聲請破產,引起時裝界一片愕然。之後收到各方邀約辦回顧展或出書,英國V&A裝飾藝術博物館也是其一。「大概是猜測我的設計生涯會大概會就此結束?大家才如此盛情邀約吧?」「我是很不喜歡回顧自己作品的設計師,以前要員工都扔掉的,才知道都被他們瞞著我藏起來了。」2011年3月12日,標榜不僅止以年代作為主軸的展覽,在眾所矚目中展開,從500件檔案中,選出80套女裝,20套男裝,策展人Ligaya Salazar 女士表示:「要如何以美學的角度呈現他在製作服裝時最在意的背影姿態,我們用了許多心力研究,想呈現的不止是珍貴物件;由於他的作品與西洋服裝史有深切關聯,如何將V&A的精神融入展覽中,策展團隊都爲此主題感到興奮不已。」

W | Wim Wenders

1988年與德國導演文.溫德斯合作的紀錄片「城市時裝速記」(Notebook On Cities & Clothes)結緣,透過他手執輕簡的攝影機不讓入鏡者感受到鏡頭存在,捕捉工作室與秀場之間,從東京到巴黎,讓山本耀司不設防的向人們侃侃而談,導演也藉此從他的男裝領略服裝的意義。「第一次穿上Yohji Yamamoto的服裝,它們擁有已經陪伴我許久的熟悉感,是從未體會過的,就像才剛認識耀司這位朋友不久,卻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X | 暗號

在自傳"My Dear Bomb"的主題之一,描述自己與打版師的微妙關係。

若是畫出草圖,並提供更多的信息給打版師詮釋轉化成衣服,就表示創作的空間將被壓縮,在人檯上或由模特兒穿著做細部的修改,可以做上更多的實驗。草圖就是我給予打版師的暗號,等待回應則需要更多的耐心才行。

Y | Y-3

2000年與愛迪達合作推出鞋履「Adidas for Yohji Yamamoto」秋冬作品中出現以三葉片與三條線圖騰的運動感裝束,於2004年的巴黎發表「Y-3」系列,Yohji Yamamoto的美學基因讓原本休閒感偏重的運動裝添了一份瀟灑,在近年運動與機能備受青睞的風潮下,「Y-3」將時裝線條的比例增加,不少服裝有著早期Y's的輪廓,在眾多運用鮮豔色彩的運動品牌之中,格外顯得冷調沉靜。

↑i-D meets designer Yohji Yamamoto at his Shinagawa studio to discuss the critically acclaimed launch of Y-3 Sport

Z | Zine

2016年6月6日WWD Japan週刊封面的醒目標題:「23歲的記者對於山本耀司的37個問題。」

「現在的我,正在巓峰 。」令我最好奇的其中一個問題-最上心的作品是哪個系列呢?

他回答:「有兩個,1999年春夏以結婚禮服為題。通常在服裝秀最後才出現的禮服,如果當成一個主題來創作,將會是怎麼樣的呢?」,另一個是94-95秋冬、95春夏,在巴黎索邦大學大講堂舉辦的,場內排列著哲學家、科學家、文學家的肖像,在充滿西洋文化氣息的場所,要展示首度以和服為靈感的作品,「是什麼情況??」、「可能會失敗收場吧?」所幸傳統與傳統相遇、碰撞,結果雖然難以預測,不過的確是相當有趣的經驗。

從1970年代創立服裝事業,至今仍活躍的時裝設計師屈指可數,社會、經濟、人文的環境隨著時代變遷而擁有不同樣貌。服裝亦隨著人類的生活型態化繁為簡,設計師能夠ㄧ本初心堅持自我的風格,或是迎合時勢取悅消費者的喜好,在適者生存的時裝工業中或許只是殊途同歸,最終面對的是銷售與其他串連起來的數字,公司歷經破產重整再度出發,六十億日圓的債務並沒有擊垮山本耀司;同名品牌成立至今47個年頭;我想,被譽為大師、教父或傳奇,都不足以形容他為服裝所付出的執著,紀錄片「城市時裝速記」中,在南青山的第一家店面的招牌上,用粉筆寫下自己的名字,不斷修至滿意爲止的畫面讓人難忘,被問到何時會決定退休—「在裁縫台工作的當下死去,是最完美的告別。」

他說若有來世,來生還想再從事服裝設計。所以除了投胎之外,時裝界未來也不可能再得第二個山本耀司了吧!那個巧遇的午后,在南青山的街道上邊走邊想著:「下次若再有機會遇到他,是否該先哼一首他以前的歌曲做為開場?屆時應該會相視而笑吧?」

ここで踊っている船は  黒い木の葉の夢を見て

ここで踊っているさざ波は  緑の羽を濡らしている

ここで踊っている未来は   黄色い衿をたて

ここで踊っている夕陽は   青いマフラーを巻きつけて

—俺を探してくれるなら (1997)詞曲:山本耀司

 

◎Photo Via: INSTAGRAM, Miss J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