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從前看似固若金湯的四大時裝週,現也開始分崩瓦解”


Raven

2017-2-24

淪為打卡景點,時裝週正一步步走向衰敗

一篇Fashionista的文章上這樣下了這樣的標題《當你被街拍明星卡在路上時你該怎麼辦?》,編輯Chantal Fernandez在內文有趣的寫著:「不曉得你知不知道,就是當一場秀已經要開場了,因為政府決定封街,導致你必須從四個街口遠的地方下車,然後你的手機因為在上傳Snapchat影片卡在雲端上只剩下10%電力且極有可能會不定時關機,偏偏這最後一場秀要你翻到城市的另一端,然後因為一大堆部落客、街拍明星、攝影師、閒雜人等和巨型黑色SUV休旅車,還有人穿著粉紅手套噴著蕾哈娜最新出的香水擠在人行道上的關係導致你連路口都不知道在哪,而你唯一想做的事只有只想趕快穿越那些『自以為在捕捉時尚現象但其實只在亂拍然後把照片賣給歐洲雜誌賺錢』的攝影師人牆,實在快要被氣死的感覺?」便是在形容紐約時裝週的「亂象」。

↑知名部落客一下車,街拍攝影師立刻組成一道萬里長城

這樣的亂,其來有自,原因可能是人?可能是事?也可能是時裝週的排程出了問題?不止一次,我們在責備時裝周期和快時尚,其運作之快已逼的設計師和業界人士喘不過氣;去年《Vogue Runway》編輯開砲,也把時裝週的亂源指向自以為在工作的裝模作樣人士身上;加上秀後即買的行銷策略和社群媒體時代的多重影響,隨著業界形態的轉變,原本意旨讓編輯/採購/廠商有半年時間準備的緩衝,也開始在改變。

如今品牌選擇他們「最有利銷售/方便的」的地方辦秀已不是舊聞,看看俄羅斯金童Gosha Rubchinskiy,從川久保玲麾下的巴黎受邀到米蘭當Pitti Uomo男裝展設計師,又因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將在俄羅斯舉行,亦將2017秋冬秀搬回家鄉,因其才華出眾,讓編輯記者跑遠點又有何關係?一年之前,任誰也沒料到Raf Simons會因Calvin Klein將同名品牌搬到紐約發表,對於Raf Simons來說,這個小時曾與家人遊玩的城市,現在也成了最新靈感與第二個家;第一批採取隨看隨買的設計師Tommy Hilfiger這回也選擇不與他牌在時裝週做版面之爭,選擇提前在洛杉磯,將威尼斯海灘打造成TOMMYLAND樂園,少不了的IG洗版和Pop-up商區,也給了世人一個點醒:品牌的新行銷形態讓產業正在重新洗牌中。

↑Tommy Hilfiger | Spring Summer 2017 Full Fashion Show | Exclusive

要說誰是近期打破四大時裝週僵局的第一人?我們將獎頒給Vetements設計師Demna Gvasalia,讀過經濟的他以「實際」為考量,為了讓零售商能把早春、早秋採購預算能多分一點到主系列,品牌相當“特立獨行”的把秀挪到男裝週後/高定秀前(約每年1月7月)舉辦,此舉使商品待在店上的時間相對更長,兩季的試驗過後,效果似乎是值得讓人效仿?就在今年2月,可以說是紐約台柱的Rodarte和Proenza Schouler竟也雙雙宣布將於2018春夏移師巴黎加入Vetements的行列。

這樣的革命並非史無前例,想當初紐約時裝週為四大之末,甚至被灌上只會抄襲的惡名,而90年代極簡大師Hemlut Lang毅然決然提早他的秀挪移到倫敦時裝週之前,其他設計師像是Calvin Klein也群起效尤。如今,越來越多公司在重新思考他們如何處理過載的時裝系統和混亂的時裝周,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為了提高服飾的銷售量,希望採取“雙管齊下”制度:在為媒體和採購準備六個月後上市的服裝系列的同時,也為一般大眾舉辦一場極具吸引力的“秀後即買”時裝秀,視娛樂化的時裝週為轉機,藉著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讓正價商品能在第一時間被販售出去,畢竟,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六個月太長,流行搶快的欲望已讓人按耐不住。

↑本季紐約時裝週Prabal Gurung場外,合作KOL一字排開,究竟該看場內還是場外,成了現在時裝週的一場謎

在社群媒體和隨看即買的新時代,一場秀的重點不是在設計師的理念,而是能否引起分享轉載和拍照打卡,以消費者為主導成了最新趨勢,能影響更多人的明星藝人、網紅和消費者成了焦點,彷彿維多利亞的秘密大秀般,何時?何地?何人參加?成了最具優勢的話題,從前看似固若金湯的四大時裝週,現也開始分崩瓦解。

 

◎Photo Via:達志影像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