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地點絕對不是被拘束的理由,自己的想像力不會有極限”


Raven

2018-10-8

天南地北到處飛,為什麼品牌發表會要不斷更換地方?

CELINE by Hedi Slimane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啊!看完是不是又對時裝週充滿無奈?自從去年開始奢侈品牌流行起大搬風,Riccardo Tisci卸下紀梵希Givenchy創意總監,把小鹿斑比牽到Burberry繼續眷養,Kris Van Assche入主法國男裝品牌Berluti,Off-White主理人Virgil Abloh 接下LV男裝總監延續潮人最愛的街頭風,就連辦秀的地點也是朝秦暮楚,這樣反反覆覆讓人難以捉摸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CELINE和Burberry本季分別由Hedi Slimane和Riccardo Tisci接任創意總監,替品牌換上截然不同的新風格(當然免不了一陣連連罵聲)。

 
 
 
 
 
 
 
 
 
 
 
 
 
 
 

BERLUTI(@berluti)分享的貼文 張貼


↑Kris Van Assche離開了Dior Homme(現已被剛離開Louis Vuitton的Kim Jones改名為Dior Men)(時尚圈相互換血稀鬆平常?),入主法國男裝品牌Berluti後的第一個Campaign。

 
 
 
 
 
 
 
 
 
 
 
 
 
 
 

Louis Vuitton Official(@louisvuit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Off-White主理人Virgil Abloh今年六月在LV推出的首場男裝大秀,謝幕時激動到掩面哭泣。

先從時裝週誕生講起

在還沒有iPhone直播、網紅與KOL的時代,時裝秀不過只是個用來吸引富有客人,掏錢購買女裝的營銷工具。那個時候人們對於服裝的觀念屬於實用階段,也沒有季度之分,但市面上出現了一群精通商業的巴黎設計師,他們僱用女性模特兒在店內安排的空間,穿著最新款設計,讓他們可以被媒體拍照和報導。後來更擴展到邀請VIP客戶前來品嚐美食順便下單,這些原本只限定於私人沙龍的時尚活動,經常超過三至四個小時,並且日期甚至延長至週以上。


↑1948年,Christian Dior與他位於巴黎的私人Salon。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越來越多的外國買家前往到歐洲觀看最新款式,這些在海外已有不小名氣的高級訂製時裝店,為了能更有效的獲取訂單,品牌之間便決定固定一年兩次舉辦秀展,同時制定入場觀賞的資格以維持消費者水平,這些規定逐漸發展成為現在時裝週的雛形。

「四大」起源

接著時間來到1943年,當時歐洲正被二次世界大戰摧殘著,巴黎雖然身為全球服裝重鎮,卻也無力邀請其他國家的編輯與買手前來。以此為契機,美國時裝協會CFDA創辦人之一的Eleanor Lambert想說乾脆紐約也來辦一個時裝週好了,這個想法成功的讓美國設計師擺脫了法國的威壓,有了自己的表演舞台。原本的發表方式是在紐約各個大街小巷都可以是伸展台,直到1993年,美國時裝協會才決定以布萊恩公園的白色帳篷為固定發布場所,也把原本Fashion Press Week(媒體週)更名為紐約時裝週(New York Fashion Week)。

 
 
 
 
 
 
 
 
 
 
 
 
 
 
 

G U I L L E R M O(@guillermoirias)分享的貼文 張貼


↑對紐約時尚圈影響甚深的Eleanor Lambert。

 

↑紐約每年兩度的時尚大事Fashion Press Week,在Eleanor Lambert與CFDA的努力下,正式改名為New York Fashion Week。

這下可好啦!既然紐約可以自己辦一個,那麼身為奢侈品大國的義大利,以及離巴黎只有一海之隔的英國怎麼能甘願缺席?於是1950年義大利貴族Giovanni Battista Giorgini在米蘭舉辦了第一場商業時裝秀,而倫敦則是在多方努力下,直到1983年10月才舉辦了第一屆倫敦時裝週,從此巴黎、紐約、米蘭與倫敦四地舉辦的時尚展演,合稱為四大時裝週(Big Four)。

 
 
 
 
 
 
 
 
 
 
 
 
 
 
 

Richard Gilles(@rich1463)分享的貼文 張貼


↑義大利歷史上首場時裝秀地點並非米蘭,而是Giovanni Battista Giorgini在威尼斯的氣派豪邸裡舉辦。

秀場大風吹

如今隨著科技進步,設計師的思維也跟著天馬行空,原本單純供模特兒行走的場地逐漸無法負荷,於是各家品牌開始尋找最適合當季主題的地點。像是Pierre Cardin就曾在中國敦煌的沙丘上舉辦過走秀,Karl Lagerfeld則在長城上舉辦過第一也是唯一一次時裝展,更早時候Martin Margiela還在兒童的運動公園辦過自己的表演,還啟發了Raf Simons對於時尚的熱情。

 
 
 
 
 
 
 
 
 
 
 
 
 
 
 

@mayuchienn 分享的貼文 張貼


↑2008年,Pierre Cardin在中國敦煌的漫漫沙丘上舉辦大秀。


↑同年,Karl Lagerfeld的大秀也在中國長城氣派登場,至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就以現在如日中天的Gucci為例,這個義大利奢侈品品牌在Alessandro Michele上任以來便徹底改頭換面。痴迷英國古典風格的創意總監,2017早春系列發表選擇英國地標倫敦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2018早春又飛回佛羅倫斯歷史建築皮蒂宮 (Pitti Palace),2019 Cruise度假系將大秀辦在南法墓園之中,19春夏系列則到巴黎時裝週完成「致敬法國三部曲」最後一塊拼圖。如此大費周章的跨國計畫,就是為了成就設計師自己心中的完美畫面。


↑Gucci 2017早春選址英國倫敦西敏寺,呼應本系列的英倫復古風。


↑Gucci 2018早春則跑回佛羅倫斯,在金碧輝煌的皮蒂宮中辦秀。

↑Gucci 2019度假系列來到南法墓園中,帶領我們踏上跨越時空的冥府之旅。

 
 
 
 
 
 
 
 
 
 
 
 
 
 
 

Gucci(@gucc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剛辦完的Gucci 2019春夏系列,Alessandro Michele走進巴黎蒙馬特的Le Palace戲院,再度呈現一襲怪誕霓虹。

由此可見地點絕對不是被拘束的理由,自己的想像力不會有極限,紐約設計師Thom Browne在接受《GQ》訪問時這麼回應:「我認為設計師的職責是去啟發人們,讓他們得以看見不同的事物。就算有些人不想穿我的衣服,但他們看完秀或許會去思考,可以嘗試點不同的東西,這是讓時尚能夠進步的最好方法。」

 
 
 
 
 
 
 
 
 
 
 
 
 
 
 

H MAGAZINE(@h_magazine)分享的貼文 張貼


↑以俐落剪裁的西裝聞名,Thom Browne認為時尚必須能引發思考,設計師本身也才能成長。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