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Christian Lacroix並不追求那種迷戀女體的性感,而是對於浪漫的敏感”


土屋阿娜

2018-5-16

CHRISTIAN LACROIX:時尚只是場意外

MET Gala,aka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會,aka年度大亂鬥派對,aka Anna Wintour的權力版圖,在5月第一個星期一的騷動中落幕。今年“Heavenly Bodies”(神聖軀體)的天主教主題一如往常的讓來賓們可以假借主題的名義搬出最浮誇的戰袍,最透明或最多珠寶,而今年的盛況可謂天庭裡送公文的仙女亂跑,連女教皇跟黃金聖鬥士都來湊熱鬧。Met Gala就是這麼重要,主題性讓盛事更精彩,也讓來賓可以更不照規矩來。而且在檯面下,還關乎主席Anna Wintour可以替大都會博物館的Costume Institude籌到多少來自金主的贊助。

不過,我們今天要講的不是Anna Wintour,而是法國多才設計師Christian Lacroix,只是,我們就從Anna Wintour開始。

他的故事,從Anna Wintour說起

↑Anna Wintour上任後的第一個《VOGUE》封面,選用設計師新寵Christian Lacroix一件十字架珠寶鑲嵌高級訂製服外套。

1988年11月號,是Anna Wintour擔任美國版《VOGUE》主編後第一個封面。她選擇當時時尚界火熱新寵Christian Lacroix一件十字架珠寶鑲嵌高級訂製服外套,搭配石洗淺色GUESS牛仔褲。據Anna Wintour所說,會這樣搭配其實是因為在拍攝當日,以色列模特兒Michaela Bercu因為度假放縱胖了一點,穿不下原先準備的裙子。Anna Wintour以輕鬆的手法詮釋了這組封面照,沒有珠寶、沒有濃妝,只有大師Peter Lindbergh鏡頭下真實的笑容。這張封面打破當時封面照都要近距離大臉的規則,並成功營造高級時尚應該是關於在街頭中玩樂的年輕訊息,一舉成為高級時尚的經典rule breaker。2017年,美國版《VOGUE》還發表了一張攝於2014年,Gigi Hadid拿著1988年11月號雜誌的致敬照片。

↑Gigi Hadid拿著1988年11月號雜誌的致敬照片

那當時這位時尚界新寵Christian Lacroix是誰?出生於南法,金牛座的Christian Lacroix在Paul Valéry University唸藝術史,在Sorbonne唸博物館學,畢業後進入博物館工作,朝策展人的目標邁進,卻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經由太太介紹,1978年進入藝文時尚世家Hermès當助理,1981年就進入Jean Patou操刀高級訂製服系列。1987年,《The New York Times》以「Lacroix,高級訂製服新星,離開Patou。」為標題,報導了Lacroix即將離開並於七月自立門戶的消息,對於剛發表完的Jean Patou高訂系列甚至給予了“與Yves Saint Laurent都是最具影響力的系列,他們彼此互補”的評價。在法國高級訂製服圈中向來有個迷思,就是每十年會出一個明星,而Christian Lacroix剛好是繼聖羅蘭先生與老佛爺後的明日之星。

 

A post shared byJulien Baulu (@julienbaulu) on

Christian Lacroix 1988高級訂製服

在極簡風九〇另一端,是他的極繁主義帝國

 

A post shared by MERT ASLAN (@mertaslanfashion) on

Christian Lacroix服裝設計的魅力,在於他豐富的藝術背景,對手工藝與繁複做工的癡迷,加上大量參考五〇到七〇年代的電影、戲劇、歌劇,轉化成一種舞台劇感與宮廷風格的高訂服飾—甜甜的、浪漫的、繁複的、鮮豔而不俗豔的,日裝與夜裝一樣華麗。「時裝設計的最高境界在於如何使藝術實用化,使概念具體化。人人都會用珍珠、貂皮點綴衣裙,但設計一件外表樸素,自然合身又不影響行動的連衣裙卻是考驗大師的難題。」Christian Lacroix並不追求那種迷戀女體的性感,而是對於浪漫的敏感。

↑Christian Lacroix設計的時裝相當奢華且浪漫

Christian Lacroix發跡後不久,便迎來時尚圈一個特別的時期。九〇年代是所謂的“反時尚”時期,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的日式黑禪、安特衛普六君子的結構與思想實驗、Calvin Klein與Helmut Lang的紐約極簡、Rick Owens的做自己,一切關於黑與白、關於極簡卻極大、關於我可以少點顏色少點珠寶的選擇。不過風格本來就應該要各自表述,Christian Lacroix式的極繁主義因此更顯珍貴。

 

A post shared by Jerome Gautier (@jerome.gautier) on

在服裝上的成功後,Christian Lacroix認為一個品牌應該要深入生活各個層面。以藝術史中豐富的史料與印花為基礎,開始做家飾、生活用品、童裝、香水等,但或許因為擴張太快,Christian Lacroix的營業額不如預期,2005年,母公司LVMH集團將Christian Lacroix品牌賣給美國公司Falic。2009年,不敵金融海嘯的影響,Christian Lacroix宣佈破產,入法國商業法庭申請破產保護。2009年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是Christian Lacroix面對一片朦朧未來最後一次聲嘶力竭的高歌。這場設計師的時裝跑馬燈是自我的哀悼,也是面對可能為金主的真誠宣示。據說那場秀,模特兒在熱淚盈眶中收下Christian Lacroix僅能支付的50歐元。

Christian Lacroix 2009年春夏高級訂製服系列

 

A post shared by suk won kim (@swvisual_) on

Christian Lacroix的最後一場秀,2009年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Christian Lacroix先生與最後一位模特兒一起謝幕。

「我想要繼續,或許用不同的方式,一間比較小的時裝屋。我真正在乎的,是讓這件事得以進行的女人們。」經過6個月協商,Christian Lacroix失去了他品牌底下的高級訂製服以及高級成衣系列,釋出香水與配件的品牌所有權,124個員工剩下10個,還不包含他自己。

 

A post shared by 004couture (@004couture) on

其後,離開時尚

2009年Christian Lacroix離去後,他的弟子Sacha Walckhoff接手他的品牌,並將重心轉至家飾、布料、生活用品與配件。不過Christian Lacroix只是離開名為時尚的舞台,他並沒有拋棄自己的才華,而是轉而替舞台劇、歌劇、音樂劇設計戲服。2017年,芭蕾舞劇〈A Midsummer Night’s Dream〉(仲夏夜之夢)在巴黎Opéra Bastille巴士底歌劇院上演,Christian Lacroix負責了其中超過200套戲服。在接受《VOGUE》採訪時,Christian Lacroix表示戲服設計一直是他想做的,他說:「時尚只是場意外。當然我很愛高級訂製服,但我認為我當時選擇那條路很大部份是因為八〇、九〇年代是很戲劇也很歌劇的,每個人都有空間扮演他們自己的角色。」「我從來沒有想嘗試去創造某種布料、剪裁、或輪廓……。我想做的是創造某種戲劇或歌劇性的氛圍,從一些私密的圖像、歷史主義的,以及民俗感的東西來著手。」

 

A post shared by @mayuchienn on

Christian Lacroix設計的戲服與手稿

 

A post shared by annamyyou (@annamyyou206) on

在歌劇院後台的Christian Lacroix

最後,我們回到Anna Wintour

據傳Anna Wintour即將辭去美國版《VOGUE》主編一職,並離開其母公司Condé Nast康泰納仕集團。原因可能是身為Mete Gala主席的Anna Wintour並未替大都會博物館的Costume Institude籌措到足夠的募捐,且隨著Met Gala從正式的時尚資金籌辦活動逐漸變成名流曬戰袍的進香活動,光籌辦的花費就高得驚人,入不敷出。

時尚產業終究還是商業行為,這是它現實與殘忍的地方。在大集團內,利益影響著設計師的去留;不在大集團下,市場考驗著設計師的堅持。我們都知道山本耀司破產過了,最近另外一位也是金牛座,長年不譁眾取寵的獨立設計師,安特衛普六君子之一的Dries Van Noten,也傳出尋求資金的消息。

「我想,調和藝術與商業的需求總是十分困難,我認為這是Alexander McQueen掙扎的一部份。」2010年Alexander McQueen自殺逝世的隔年, Christian Lacroix在接受採訪此這麼說。

最後,敬Christian Lacroix,敬所有不放棄的藝術家,也敬金牛座那實在的華麗,再祝大家都有骨氣的華麗到死去。

 

A post shared by @mayuchienn on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