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但自由的同時也意味著,你要嘛得吃自己,要嘛得吃屎”


Raven

2017-4-9

我存在的三個空間

自從每個月五號,銀行帳戶不再有固定薪資進來,這時才徹底體悟到:「我自由了。」

但自由的同時也意味著,你要嘛得吃自己,要嘛得吃屎,顯而易見地屎一定不怎麼好吃,所以我似乎得想想辦法讓門路找自己。只不過「溫飽」,兩個字寫起來簡單,但多溫多飽每個人的定義不大一樣,有鑒於自己是個相當怕冷的人,至少衣服錢是省不了,所以我開始寫稿。

以上的自說自話,都是在信義安和捷運站附近一間名叫Yolo的咖啡廳所敲下,我不是文青各方面來看都不是,會選在咖啡廳寫稿,貪圖的其實是夏天免費冷氣,下雨天的屋簷,以及偶爾老闆多做剩下來的三明治,「汪汪!」這個年頭當寵物好像比較幸福。

聊聊Yoloyou only live once(你只會活一次)名字聽起來挺潮的,雖然我相信有來世,不過老闆顯然不甩這套,看他在傳說對決裡頭大開殺戒,應該並不怎麼擔心敵人會轉生復仇。人與人的相識都算得上緣分,我跟Yolo老闆之所以會熟稔,要從我連續兩個月從不間斷,每天單點一杯特調咖啡說起;你想想,一個面露兇相的長髮男子,要是天天不發一語都指定固定的飲料,或多或少都會對他產生好奇,如果你想把妹,這招可以試試。喔對,老闆是男的,我不是對他有興趣才這樣做,只是害怕跟不認識的人說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習慣,但我們咖啡師的工作就是要融入你的生活,才能為你調配出最適合的口味。」— EdisonYolo cafe主理人)

這句話很動人,如果老闆你不是一邊叼著煙一邊玩傳說對決會更帥。

Yolo還有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地方,這裡早上七點就開始營業,傍晚六點打烊,我能夠用「上班」的心情坐在這裡寫稿,而不是那種「你看看,我在咖啡廳用Mac,我很chill。」的態度,畢竟飲料也是要錢,雖然Yolo咖啡挺便宜的。

好在Yolo一週七天,天天營業,萬一不幸遇上店休,我就立刻流離失所真不知道有哪裡可去,適應新環境一直都那麼不容易,所以沒事我只會待在家裡。

有時候會覺得在台北生活真的很難,如果你是租房子的,每個月定期朝貢租金,養肥了房東自己卻只使用不到10個小時包括睡覺,這個佔去收入至少三分之一的龐然大物,CP值真的超低。

家中養有兩隻貓,MaruChibi,合併起來就是櫻桃小丸子的日文,毫無疑問這是女友取的名字。有些人包括我時常感嘆:「好羨慕貓的生活,」或是「如果我是貓有多好?」但根據英國研究指出,貓咪每天耗費超過18個小時在睡覺,醒來就是吃跟排泄,如果這真是人的生活,可能也沒什麼樂趣。但可愛就好。

「如果網路是一個品牌,那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品牌。」— Yussef(女友前同事的男友)

其實對我來說,不需要特別舒適的環境,只要有網路就可以,就算是公園板凳、小學溜滑梯甚至是機車座墊上,就能全心投入工作之中,場地什麼的似乎只是有插座跟沒插座的差別。對了,最近有部動畫改編的電影,攻什麼殼的,大家一定要去看,能把動畫看完更好,畢竟作者想要強調的世界觀,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品嚐出來;但我想強調的重點是網路普及這件事,人是最自由也最不自由的動物,就算征服了太空,只是現實能夠突破天際的,又有幾人?但是未來你有可能戴上顯示器,就能遨遊各個空間,以前聽過朋友說過:「如果現實世界真的那麼好,為什麼我們會寧願待在二次元世界。」他還在看動畫。

萬分期待未來VR普及的一天。

 

◎Photo Via:Raven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