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人們熱衷於比較凱特與梅根,也許是因為對只能望著高塔做夢的人來說,王妃這角色證明了「麻雀變鳳凰」這老套的電影情節確實存在。”


黃于洋

2022-1-19

麻雀為何要變鳳凰?—從黛安娜、凱特、梅根看皇室家族對女性角色的期待及影響

↑英國皇室成員,左邊是劍橋公爵夫人凱薩琳,通稱「凱特王妃」,右邊則是薩塞克斯公爵哈利王子之妻——梅根。

每個九零年代前出生的孩子家裡似乎都有一台紅色跑車造型的錄影帶倒帶機,即使每部卡通的劇情都倒背如流,台詞記得一清二楚,在那個網路尚未普及的年代,除了跳房子與紅綠燈,只能時不時將錄影帶推進紅色跑車裡。那台紅色跑車載著會說故事的黑色盒子穿越童年,咻咻咻,一次又一次,像是洗腦教育一樣深深烙在每個人的意識裡。

九零年代前出生的孩子家裡似乎都有的紅色跑車造型錄影帶倒帶機。

打破性別標誌,大玩男裙時尚,當男人再次穿上最古老的服裝之一「裙子」!

打破性別標誌,大玩男裙時尚,當男人再次穿上最古老的服裝之一「裙子」! 男生穿裙裝是離經背道?還是時髦表徵?看看今年的秋冬男裝就會發現,裙裝絕對是男士時尚的全新代名詞。 不信嗎?看看5月初甫落幕的設計周裕穎《先驅者沙龍》大秀,透過30套舊衣再製的服裝回顧25年的創作生涯,其中「人生跑馬燈」系列特別以一

Adele:用真誠造就歌聲,用歌聲撫慰人生

Adele:用真誠造就歌聲,用歌聲撫慰人生 當 Adele 唱歌時,世界上所有修辭盡數消失,她的嗓音流淌出未經掩飾的情感與真實,裡頭則掩藏著她的蜿蜒與故事,總能誠摯無華地卸下無論是誰的心防。 她能滿懷母愛融化般地說:「我徹底被兒子給收服了。」也能霸氣十足拋出社會對女性的刻板見解:「我被問過無數次該死

一直到好多年後,我才意識到小時候看了不下數百次的童話故事所影射的價值觀與我現在所信仰的價值完全背道而馳,而且每個層面都不放過,性別角色、自我認同,甚至是政治體系。說到皇室家族,大多先想到的就是英國,但其實世界上有44個國家實施君主制度,隨著民主的發展,即使程度不一,大多數國家的皇室家族權力多少都有受限,但這仍然不能改變世襲制的君主制度與人生而平等的價值互相抵觸的事實,這個現象在以平等為普世價值著稱的瑞典、丹麥、荷蘭等國家更顯得矛盾。童話故事沒有告訴你,所謂的王子公主就是這麼一回事,有人戴著皇冠與權杖出生,有人只能望著高塔做白日夢。

↑電影《魔髮奇緣》劇照

即使平常不特別關注英國皇室,也很難不在新聞與社群網路上看到哈利王子與梅根王妃在 2020 年宣布退出英國皇室的消息,他們沒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有一連串像是宮廷劇一般的戲碼。隨著媒體的刻意渲染和挑撥,整個英國(甚至是整個世界)像是在看運動比賽一樣分成了「凱特王妃隊」跟「梅根王妃隊」,而這樣的現象絕非巧合,人們如此熱衷於比較凱特與梅根,也許是因為對於只能望著高塔做夢的人來說,王妃這個的角色證明了「麻雀變鳳凰」這樣老套的電影情節確實存在。對於成為鳳凰的女人有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她們要是完美的,這是麻雀變鳳凰的唯一方式,不然這些女人憑什麼呢?

↑兩人正式告別皇室的最後一次 PO 文

↑電影《麻雀變鳳凰》劇照

但所謂「完美的女人」究竟是什麼樣子?「凱特後援團」跟「梅根後援團」在網路上吵得不可開交、媒體刻意緊咬這點不放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外表而言,凱特王妃是典型的美麗白人女性、優雅又端莊的穿著打扮。而在行為舉止上,她話不多、幾乎不公開發表言論、靜靜著守在丈夫身旁,做他最大的支柱,溫柔又優雅,一個盡責又無私的母親——一個傳統價值中完美女性該有的模樣。

凱特王妃

但梅根在很多方面都恰恰相反,曾經是好萊塢演員的她,外型亮麗自然不在話下,但對於部分種族主義者(尤其是那些認為皇室家族一定得要維持白人血統的種族歧視者)擁有部分非裔血統的她不算是「真正的美女」。梅根直言不諱,在成為成為王妃之前,她就已經對女性主義十分關注,在2015年,她成為「聯合國女性政治參與和領導倡議人」(UN Women's Advocate for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and Leadership)。

在2015年,她成為「聯合國女性政治參與和領導倡議人」

這在她成為皇室家族的一份子之後並沒有改變,反而利用隨之而來的媒體關注更努力提倡女性主義,在2019年的國際婦女節這天,梅根於倫敦國王學院發表演說——一個勇於表達自我的現代女性。

在2019年的國際婦女節這天,梅根於倫敦國王學院發表演說

「梅根後援團」時常分享一個小故事:梅根在11歲時看到電視上一個洗碗皂廣告的標語是:「全美國女性都在對抗油膩膩的鍋碗瓢盆!」,當時是1993年,性別議題仍然是相當保守的,做家事是女人的本分這樣的價值一點也不奇怪,但當時不過11歲的她可不這麼想,她寫了信給這家洗碗皂公司以及希拉蕊・柯林頓(當時的第一夫人),出乎意料的,雙方都回覆了她,而這家隸屬 P&G 國際企業集團的洗碗皂公司更在一個月後更改了廣告標語。

梅根在11歲時看到電視上一個洗碗皂廣告

而「凱特後援團」則是不斷讚美凱特是多麼有氣質又美麗,在各個場合都展現出「英國皇室家族」該有的典雅、莊重的模樣,從來沒有出過差錯。他們也很喜歡凱特王妃和威廉王子在大學相遇的故事,良好的教育背景和家庭更是加分,一個外表與內在兼具的女性,對凱特後援團來說,這才是「完美女人」該有的樣子,才能代表英國皇室——凱特是一朵「英國玫瑰」(English rose,意指來自傳統英國文化美麗女性。但即使是在英國出生長大的女人,只要是非純種白人,幾乎不可能得到這樣的稱呼。)

 

隨著雙方後援團的叫囂越演越烈,很快的,這不再只是「你比較喜歡哪個王妃?」這樣簡單的問題的,而是一場更深層的文化論戰。凱特代表著傳統主義,梅根是新時代女性的象徵。這不是我們小時候幻想的美好的童話故事或是你每天追的宮廷劇,不再僅僅是她們兩人之間的是是非非,我們也不再只是吃著爆米花看戲的觀眾——所有給予這比賽關注的人,都在參與這場性別角色上的傳統主義和現代價值間的鬥爭。

↑左至右為梅根王妃與凱特王妃

這種刻意將兩位形象與價值都相當不同的女性塑造成對立的現象一直以來都十分常見,前王妃莎拉弗格森和已故的黛安娜王妃在當年也不斷被比較,黛安娜王妃真實、在當時甚至被視為叛逆的個性在拘謹的皇室傳統中顯得更是突出,皇室家族的繁複縟節讓她喘不過氣,長年受憂鬱症與暴食症所苦。

已故的黛安娜王妃

這種比較可不僅是存在於皇室家族,舉例來說,第一夫人這樣的角色也常常被拿來做對比,前任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妻子蜜雪兒以及川普的妻子梅蘭妮雅就是很好的例子。就某個層面來說,這種透過媒體與大眾輿論推波助瀾而蓄意營造的對立現象甚至可以說是「潛意識的規範女性該有的樣子」的絕佳策略。

↑左至右為梅蘭妮雅蜜雪兒

漸漸的,「完美女人」的定義開始影響著每個人的思維,這樣的定義與期待也間接投射到其他女性大眾上,不管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許多女性都期盼自己能朝著這個「完美女人」的目標前進。而這之中最大的問題是,所謂的「完美女人」沒有一定的定義,更不是從兩個對立角色擇一來作為目標,當女性潛意識被灌輸著這樣的概念,甚至是激進的加入「梅根後援團」或「凱特後援團」,我們還以為自己只是在看看八卦新聞打發時間,但其實我們正在消減、剝奪其他女性勇敢寫下屬於自己的「完美女人」定義的勇氣和機會。

 

其實只要稍微深入了解,就可以發現凱特和梅根並不是完全兩極的角色,她們兩位都很喜歡大自然,都在慈善活動上投入許多精力,教育背景及學術上的成就也是不相上下。這種對立是顯然是刻意塑造出來的,把自己從這場雙方叫囂的遊戲中抽離,才能讓自己以及其他女性從「完美女人的定義」中解脫。

↑左至右為凱特王妃與梅根王妃,她們兩位都很喜歡大自然,都在慈善活動上投入許多精力

不用二選一,這不是選擇題,而是申論題,問自己「我心目中完美的自己是什麼模樣?」妳的定義可以是「對於自己想要過得生活模樣十分清楚」或著是「不追求流行,建立強烈的自我風格」等,這些都與皇室家族的價值無關,甚至是相抵觸的。但我們非得當鳳凰不可嗎?當一隻麻雀也很好,一隻自由自在,不受社會主流性別角色束縛的驕傲麻雀。

 

 

◎想看更多 Wazaiii 達人黃于洋的文章:yang's (yuyanghuang.com), facebook

◎Photo Via:Instagram (@_kate_middleton_royal,@Melaniatrump,@Meghanmarkle,@michelleobama)

◎Video Via:Youtube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