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工作者

“或許達利只是一個心理變態的天才藝術家,在20世紀顯得特別瘋而已”


土屋阿娜

2019-7-1

天才藝術家達利的10件超現實事蹟

藝術家絕對是這個世界中最不受控的創造者,關於挑戰、關於顛覆、關於解放、關於消弭、關於解構……,在我們心目中,那些真正的藝術家這麼做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我們認為那是超越平凡的一種途徑。我們通常也都會接受藝術家思想瘋癲或行為異於常人,因為我們認為那解釋了他們超凡的感知、想像力與創造力,見人所不知,思考人所不得,做人所不能。為了藝術,很多時候犧牲與破壞是被允許的,為了藝術,很多時候道德觀是可以被越過的。因為藝術,很多時候我們選擇隱惡揚善。


↑達利《The Three Sphinxes of Bikini》,1947

然而,近年有一派藝術界的人提出一種看法,就是我們不應該為了揚藝術家作品的美,而隱藝術家道德上的惡。這派人認為部分藝術家記載在史冊上,白紙黑字的「惡」行無法被他們創作上的美妙掩蓋,因此他們開始發起運動,要求藝廊或博物館拒絕展出這些藝術家的作品。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我們對藝術家的行為是否無限上綱的寬容?大部分人絕對會說不,比如說如果有一個藝術家為了蒐集人血謀而殺了50個人,那即便他創造了一幅絕美的創作,我們也勢必無法寬容他的行為 , 但我們有可能繼續欣賞這幅作品,將它視為與藝術家各自獨立的美學存在。但難道我們在欣賞這幅畫作的時候,不就是在讚美藝術家創作時的精神性嗎?即使那精神性是來自惡劣的行為?另一個問題是,藝術家與任何形式的創作者,有什麼樣道德上不檢點的行為可以構成我們「拒看」呢?謀殺?叛國?性侵?性騷擾?偷窺?扒手?販毒?酒精中毒?無照駕駛?隨地便溺?


↑達利《內戰的預感》,1936

二十世紀西班牙超現實主義天才藝術家Salvador Dalí(薩爾瓦多達利),便是受到上述派別質疑的其中一位(其他包含維也納天才插畫家Egon Schiele席勒、西班牙立體派大師Pablo Picasso畢卡索等等,不過我們今天不談他們的行為,大家有興趣可以自行Google) ,但阿娜今天不質疑達利先生的作為與瘋狂行徑是否合乎道德,而是在達利逝世30週年的2019年,以第三人稱與大家分享10件關於達利的事情。

轉世

 

達利出生的9個月前,他的哥哥死於腸胃炎。母親便以哥哥的名字「Salvador」替出生的達利命名,並且在達利稍長之後,說服達利他是他死去哥哥的轉世。這件事對達利的心理影響非常大,據許多藝術評論家所言,達利的許多創作中都暗示著自己最好的部分,已經隨著前世的哥哥一起死去。

記憶的永恆


↑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

達利的傳世名作《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記憶的永恆、軟鐘)於1931年首次在巴黎展出,目前被收藏在紐約MoMA現代美術館。在一個幻想空間之中,代表時間的時鐘擁有不存在於這個世間的柔軟,這些時鐘和腕錶如同記憶,將隨著時間軟化,至於會如同濕潤的泥土般滴落或是如同麻糬般無限延展則不得而知。值得注意的是畫作中的懷錶爬滿了螞蟻,象徵芸芸眾生對達利自己的紛擾,另外是地上彷彿長著睫毛、有個大鼻子的一張臉,這張臉經常出現在達利的作品中,或許是他自身意念的投射。

我是天才

 

達利曾說: 「每天早晨醒來,我都會體驗到一種至高的喜悅—那就是,我是達利。」作為一個每天都被自己帥醒的人生勝利組藝術家,超級愛賺錢的達利(金牛座)一生中最重要的創作主題就是他自己,60多歲時他甚至出版了一本書來介紹自己的創作歷程,書名為《Diary of a Genius》 (天才的日記) 。

希特勒

↑《希特勒自慰》,達利,1973

達利在自傳《The Unspeakable Confessions of Salvador Dalí》 (達利不能說的自白)中表示:「我經常夢到希特勒,就像男人夢到女人一樣。」沒錯,達利在自傳中甚至有更多關於希特勒春夢的詳細內容,礙於尺度我們不多詳述,內容大概是關於希特勒如何在夢中讓他高潮之類的。晚年達利更創作了一幅《Hitler Masturbating》(希特勒自慰),作品真的就是畫希特勒……在自慰。

橡膠魚


↑美國演歌雙棲的天后雪兒,分享過去到達利家作客的「超現實」經驗。

美國天后Cher雪兒曾經在一次訪談中回憶,有一次她與前夫Bono和曾經執導《教父》與《現代啟示錄》的世紀名導Francis Coppola受邀到達利家中晚餐,然而他們不知道其實家中的另一個房間正在舉辦雜交派對。雪兒拿到一支遙控的彩色橡膠魚,當時她覺得那隻魚很可愛,尾巴會伸縮蠕動,她原先以為那是小孩子的玩具,就跟達利說:「這個好好玩」 ,沒想到達利回她:「如果你把它放在陰蒂上會很美妙。」

聖安東尼的誘惑


↑達利《聖安東尼的誘惑》,1946

傳說中,修士聖安東尼年紀輕輕就自訂戒律、禁欲修行,他通過路途中魔鬼的重重誘惑考驗,成功修行得道,而這個故事便成為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期經常被使用的創作題材。達利以這個傳說為靈感創作了《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聖安東尼的誘惑),在作品中,象徵權力與誘惑的女體、馬匹、大象等等以非常極端的比例向空中延展,馬腿與象腿幾乎都要變成竹竿,而聖安東尼則是位於畫作左下角,奮力抵抗這些排山倒海而來,如同魔鬼的誘惑,很明顯在達利的想像裡,聖安東尼無力抵抗這些惡魔絮語,即將被乖乖吞噬。

自慰成癮

↑達利《手淫成癖者》,1929

據說達利的父親為了教育他,在他很小的時候給他看了一本無碼性病書籍。那些圖片對達利造成很大的陰影,也因為如此,每當想到性的時候,達利腦中便會浮現那些猙獰的圖片。這樣的心結讓達利一直心存疙瘩,懷有對女性生殖器的恐懼,據說達利一直到25歲才失去童貞,而且自慰一直是他對於性的最高信仰,即便他經常舉辦雜交派對、與老婆Gala各玩各的,並且與詩人Federico García Lorca有同性戀情。達利也曾創作過一幅《El gran masturbador》(手淫成癖者),可以看出來他在這方面應該病得不輕。

迪士尼兒童不宜


↑Walt Disney & Salvador Dalí《Destino》

1945年,迪士尼創辦人Walt Disney為了讓那些說他的創作毫無深度、只是為了商業考量的評論家閉嘴,主動找達利合作。達利同意了,我們也不難想像愛錢的達利一定開了天價,總之迪士尼以1940年自家第一部音樂動畫片《Fantasia》(幻想曲)為藍圖,並採用墨西哥民間故事創作了《Destino》 ,然而這部動畫一直到兩人逝世都沒有發表,直到2003才由Walt Disney完成了一部6分鐘短片,阿娜不得不說它真的是神作,只是看完有點不太舒服。

開棺驗屍


↑達利招牌的翹鬍子,據說在入棺28年後依然保存完整。

2006年,一名靈媒María Pilar Abel Martínez自稱是達利的女兒,經過多次以達利生前相關物品驗DNA,結果都顯示她不是達利女兒後,她依舊堅持要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方式驗。2017年,(擁有達利大部分遺產的)西班牙法庭決定開棺驗屍,最後檢定出這位María Pilar Abel Martínez小姐真的不是達利親生女兒,Gala-Salvador Dalí Foundation加拉達利基金會甚至還跳出來說,很高興這場荒謬的鬧劇終於結束。即使開棺驗屍事件聽起來有點獵奇,但我相信達利在天之靈一定不以為意。喔對了!聽說在入棺28年後,達利的翹鬍子依然保存完整,連當初幫達利做遺體防腐處理的Narcís Bardalet都表示「這根本是奇蹟」。

「達利活著」


↑「Dalí Lives」中的重建影像

2019年一月,位於美國佛羅里達的Dalí Museum達利博物館宣布他們透過AI人工智慧的運算,融合達利生前的錄音與錄影,讓這位超現實主義大師活在虛擬世界中。在宣傳影片中,AI重建的達利說:「有一件事讓我與眾不同,就是我不相信自己的死亡。你呢?」

寫在後面,加倍佳棒棒糖

↑(左)達利設計的加倍佳棒棒糖Logo, (右)現今的加倍佳棒棒糖Logo

70年代,西班牙Chupa Chups加倍佳棒棒糖的創辦人找達利設計了繽紛的Logo,老實說阿娜並不覺得一個瘋子會愛錢,也不覺得一個瘋子會想要去幫人家設計Logo,更不覺得一個瘋子會整天行銷自己,或許他只是一個心理變態的天才藝術家,在20世紀顯得特別瘋而已。

這回,先跟大家分享一些關於這位超現實主義大師很「超現實」的事情,下回,我們再來看達利如何影響時尚圈,或者說,達利其實一直很關注時尚圈,先預告會有香奈兒女士,以及Christian Dior,聽起來達利又更不瘋了一點,不是嗎?

 

◎Photo Via:達志影像, Twitter, Google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