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Coldplay 就像一個還算 OK 的舊愛?暫且放下我們的「酷玩情結」,深入他們音樂的細節。”


陳涵

2022-3-2

Coldplay 酷玩樂團酷到顧人怨?樂評人口中「平庸無聊」的音樂其實並不簡單!

酷到顧人怨,酷玩情結

對 Coldplay 酷玩樂團的最初印象是 MTV 的一則宣傳廣告,在由許多音樂錄影帶混合剪輯的廣告中,冒出了一個身著防風外套的男子走在海灘上的畫面。後來才知道這首歌叫做「黃色」,而且跟海沒關係,是在唱星星……後來,2020年的電影《搖滾農莊錄音趣》為我們解答:那只是因為主唱 Chris Matin 一眼瞥見眼前的黃頁電話簿(Yellow Page)……

↑經典名曲Yellow

2000年,Coldplay 首張專輯《Parachutes》發行不久便在英國攻頂,後來也順利為他們拿下2001年的全英音樂獎(BRIT Award)年度專輯獎項。在美國他們也以這張專輯和第二張《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連續在2002-03年拿下葛萊美獎最佳另類搖滾專輯。此後的事情,就是他們紅了20年,紅到顧人怨,讓臺灣樂迷戲稱他們為「英國五月天」。在臺灣的地下音樂聖地 Revolver,也把「No Coldplay/禁酷玩」寫在店內看板上。以下稍微幫大家整理一下他們顧人怨的各種說法,特別是在他們2016年獲邀超級杯演出前後,媒體可說是進入了妒恨的高峰:

Revolver 知名標語:禁酷玩。攝影:汪宗燁

1

英國另類音樂刊物《Noisey》的 Ryan Bassil 說:「Chris Martin 就像是音樂界的 Jamie Oliver,但穿著品味還要更糟。基本上,他那種一股腦的正面積極就讓英國人難以消化。我們就是會覺得不對勁。」(2016)

2

一樣是英國,《衛報》的 John Harris 也不留情的直接在標題打上〈Coldplay: how can something so banal be so powerful?〉(酷玩:如此平庸的東西怎能這麼有力?),他說:「當一切變得越糟,他們就越用一種難以置信的平庸語言要我們放心。」(2015)

3

美國《The Atlantic》雜誌的 Spencer Kornhaber 在評價 2015 的《A Head Full of Dreams》說:「這張專輯整張都在嗨,這或許能解釋為何在其中你分不出任何層次。」(2015)文章的標題:〈How Coldplay Found a New Way to Be Boring〉(酷玩是如何找到新招來令人感到無聊)。

 

麥當勞連名套餐、LV 品牌大使「BTS 防彈少年團」從非主流小團到引發全球性「BTS Phenomenon」的魅力

麥當勞連名套餐、LV 品牌大使「BTS 防彈少年團」從非主流小團到引發全球性「BTS Phenomenon」的魅力 BTS,防彈少年團,一個並非來自傳統認知中,韓國三大經紀公司的七人男子團體,從被韓國主流忽略的小團,花了五年時間成為幾乎整個西半球無人不知曉、「全球化」最徹底的韓國團體!   他

八位酷兒 DJ 音樂人同志驕傲月必聽歌單!跟 Netflix 神劇《豔放80》(POSE)裡的迪斯可、電子舞曲和 VOGUING 起舞

八位酷兒 DJ 音樂人同志驕傲月必聽歌單!跟 Netflix 神劇《豔放80》(POSE)裡的迪斯可、電子舞曲和 VOGUING 起舞 你的跳舞音樂來自 LGBTQ+! 6 月為「同志驕傲月」,源於1969 年在紐約的石牆起義(The Stonewall Uprising)。各位讀者可知,這起事件不只是當代

除了這些國外媒體於2015-16的一波幾乎可說是「Anti-Coldplay」的反應外,我也徵詢了身邊友人,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酷玩情節」?得到的回饋有:「過於光明」、「太陽光」、「難聽」、「一個字,俗」、「身為魯蛇自當要仇富」、「太紅了所以我反感」……等原因,比較近期的答案更有趣,身邊的阿米(韓團BTS 防彈少年團粉絲)說:「討厭他們都做一樣還要去蹭我彈!」或「跟 BTS 合作充滿一股不自在跟錯置感」。

↑與韓團 BTS 合作現場表演歌曲〈My Universe〉

在流行文化雜誌《Nylon》一篇名為〈我們何時開憎恨酷玩?〉的文章裡,作家 Anne T. Donahue 開啟這樣的提問:「為什麼這個樂團會變成一個流行文化沙包?」他也給出了一種相對中肯的答案:這不是酷玩的錯,他們出現在大眾對網路時代明星的影響力不甚清楚的時間點,在 Drake 成為新的「軟男」典範、Beyoncé、Rihanna、Lady Gaga 等人用更振奮人心的方式鼓勵大家表達真實情緒,甚至 Bon Iver 樂團也用更為細緻的方式表達感受。Coldplay 就像一個還算 OK 的舊愛,但對 2010 年代的聽眾而言,「還 OK」顯然是不太夠。

音樂內容的變化

然而要說 Coldplay 的音樂一成不變卻也有失公允,影響他們的作品其實無所不在,他們往往會將啟發他們的靈感來源轉化為自己的樣子。例如第一張專輯中經典的〈Yellow〉一曲,Chris Martin 其實在揣摩 Neil Young 的唱腔。

從他們的第二張專輯《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開始,〈God Put a Smile Upon Your Face〉、〈Clocks〉是受到 PJ Harvey 與 Muse 的影響,儘管在古典技法應用、吉他、人聲與混音所創造的張力而言,Coldplay 相較於這兩個樂團、藝人,都顯得更平鋪直敘。同名單曲則是獻給 Johnny Cash,而在第三張專輯《X&Y》(的隱藏曲目裡),他們也錄了一首歌曲向這位鄉村音樂傳奇致敬。

〈God Put a Smile Upon Your Face〉

〈Till Kingdom Come〉是《X&Y》裡一首原本預定與 Johnny Cash 合唱的歌曲,如果說 Coldplay 的「平鋪直敘」經常被當作「平庸」,那麼透過這首歌曲,應可以讓人理解在重複之中逐漸堆疊起的情感能量。

↑〈Till Kingdom Come〉

《X&Y》是一張可以窺見 Coldplay 樂於吸納不同音樂風格的作品,《Pitchfork》雜誌的樂評 Paul de Revere 在2015這張專輯發行滿10週年時曾寫下〈為無可辯解者辯護〉一文,他說這張專輯「並非 Radiohead 的《OK Computer》或 U2 的《Achtung Baby》這樣的里程碑,但它有一張突破性專輯、一張重要專輯、一眾樂團宣言的所有要件。」其中受到的影響除了 Johnny Cash 外,尚有:Jeff Buckley、Kate Bush、David Bowie(後來團員也爆料他曾拒絕與 Coldplay 合作)以及 Kraftwerk……等。

〈Talk〉一曲便從翻奏電子音樂宗師樂團 Kraftwerk〈Computer Love〉旋律開始延展出自己的生命。

↑〈Talk〉

《Viva la Vida or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是 Coldplay 與知名音樂作曲家、製作人,電子環境音樂先鋒 Brian Eno 的合作,另也有當時正起步的電子音樂家 Jon Hopkins。在專輯結尾的〈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後,一首隱藏曲目〈The Escapist〉緊接著出現,極具辨識度的電子合成器音色來自當時26歲的 Jon Hopkins,他受 Brian Eno 推薦與 Coldplay 合作。根據他自己的說法:「Brian 邀請我去跟 Coldplay 工作一天,而這一天的音樂競演(jamming)卻變成了長達七年的合作關係……」2008年 Hopkins 也受邀成為 Coldplay 世界巡迴的開場藝人,這張專輯為這位電子音樂家帶來生涯的突破。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

Jon Hopkins 說在與 Coldplay 第一次見面的即興競演時,演奏了這首後來成為《Viva la Vida》專輯開場曲〈Life in Technicolor〉的〈Light Through the Veins〉。

↑〈Light Through the Veins〉

我們窮極一生了解愛,尋找和誰共鳴 愛何其艱難,至少,今晚讓我與這份歌單陪你

我們窮極一生了解愛,尋找和誰共鳴 愛何其艱難,至少,今晚讓我與這份歌單陪你 又收到Wazaiii的歌單任務了!這次我特地準備了上下集給各位! 讓從沒過過情人節的我,有機會釋放自己的「羅曼」歌單~♥(´∀` ) 節日確實是個有趣的東西,特定的日子總會有些歌反覆被大家拿出來聽, 像是新年時的《

《第凡內早餐》、《粉紅豹》、《龍貓》那些導演和配樂的神組合,一秒喚醒經典劇情片段

《第凡內早餐》、《粉紅豹》、《龍貓》那些導演和配樂的神組合,一秒喚醒經典劇情片段 在默片時期,電影導演與片商就已經注意到音樂的重要性,在考量很多電影院在隨片解說劇情的辯士之外,並沒有自備的樂團或管風琴之後,開始研發電影的聲音系統,例如與電影同時播放的留聲機,乃至直接印在膠捲齒孔旁的原聲帶。電影配樂早年並不受重視,

2010 後的電子新世代

在《Viva la Vida》時期 Brian Eno 也找了曾參與 Arcade Fire 專輯後製的混音師 Markus Dravs,也讓 Coldplay 的聲音與弦樂編制的部份有些藝術搖滾的味道。而到了《Mylo Xyloto》,Coldplay 的歌曲在 Eno 與 Hopkins 的調教下,雖然聽起來則更帶有後來的電子流行音樂色彩,例如〈Paradise〉以及與 Rihanna 合作的〈Princess of China〉,但從開場的〈Mylo Xyloto〉、〈Hurts Like Heaven〉到〈Don't Let It Break Your Heart〉等歌曲都有著強烈 Arcade Fire 的既視感。

↑〈Paradise〉

〈Hurts Like Heaven〉很難不讓我想起 Arcade Fire 的〈Keep the Car Running〉,儘管有些聲音元素上的不同。

↑〈Hurts Like Heaven〉

↑〈Keep the Car Running〉

許多樂評人也認為在《Mylo Xyloto》後,Coldplay 的音樂類型基本上可以將搖滾樂劃掉,而改稱電子流行樂。在這張專輯中使用了更多的潮流電子合成器,並在專輯中開始出現跨界巨星跨刀合唱。到了《Ghost Stories》專輯,他們更找了 Avicii、Timbaland……等更熟悉電子音樂節奏的藝人加入製作。

↑〈A Sky Full Of Stars〉

在〈A Sky Full Of Stars〉一曲的製作邀請已故電子音樂製作人 Avicii 加入,可說是一次成功的流行搖滾與潮流電子跨界合作。接下來在《A Head Full of Dreams》專輯中也持續與 Coldplay 共同創作,〈Hymn for the Weekend〉一曲中更加入了 Beyoncé 跨刀獻聲。

↑〈Adventure Of A Lifetime〉

〈Adventure Of A Lifetime〉是一首當時(2015)風行的電子迪斯可(Nu-Disco),在這張專輯中,Coldplay 與挪威的金曲製造團隊 Stargate(Ne-Yo、Beyoncé、Jay-Z、Rihanna……等)合作,延續了迄今為止 Coldplay 的音樂風格與策略。

↑〈Orphans〉

2020 年他們與致力消除全球貧富差距的組織 Global Citizen 合作演出,並推出雙專輯《Everyday Life》,加入更多中東、非洲元素。在〈Orphans〉可聽到 Chris Martin 擷取與兒子的對話融入多層次的節奏中,這首歌由瑞典超級製作人 Max Martin (Backstreet Boys、Britney Spears、Avril Lavigne、Katy Perry、Ariana Grande、The Weeknd……等)監製。

〈Arabesque〉邀請到瑞士非裔電子饒舌歌手 Stromae 和奈及利亞音樂、政治先鋒 Fela Kuti 之子,Afrobeat 大師 Femi Kuti 演奏薩克斯風

2021 年 10 月發行的《Music of the Spheres》由 Max Martin 全權操刀製作,相較前作更為流行取向。與老戰友 Jon Hopkins 合作的〈Humankind〉是一首帶有 80 年代復古合成器音色的電子流行音樂,也延續 Max Martin 前兩年與 Weeknd 合作所帶回的 Synthwave 潮流。

↑〈Humankind〉

↑〈My Universe〉

與 BTS 防彈少年團合作的單曲〈My Universe〉則巧妙的在 Coldplay 標準合唱流行曲、Nu-Disco 和復古 Synthwave 之間取得了平衡。雖然仍能察覺音樂走向絕大比重還是 Coldplay 的經典風格,但在細節處理上用類似 Daft Punk 的電子抒情歌曲編排方式給予 BTS 聲音切入的空間。

最後,也許 Coldplay 已經不再是最初時的那支「另類搖滾樂團」,但他們在樂評人口中「平庸無聊」的音樂並不簡單。暫且放下我們的「酷玩情結」換個角度欣賞,或許更夠理解他們之所以歷久不衰的原因。

 

 

◎Photo Via:Planet Radio,Live Station,Wikidate

◎Video Via:YOUTUBE


延伸閱讀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