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家

“每當前一世代的流行音樂標準逐漸成為教條,下一個世代的前衛者總是在關鍵時刻浮現並改寫神聖的定義”


陳涵

2019-1-10

當代流行音樂情慾考

在流行文化中,人們會發現偶像所嘗試的「前衛實驗」或者「突破性演出」,經常招致衛道者的批判。當代流行音樂,自從藍調和搖滾樂的傳統開始,便是一段聖與俗的永恆辯證。輕者,如Bob Dylan將吉他插上電,被民謠時期的支持者指為叛徒猶大;重者,如Marvin Gaye大唱充滿性暗示的世俗靈魂樂,遭自己身為牧師的父親於家中槍殺。

 
 
 
 
 
 
 
 
 
 
 
 
 
 
 

Love Music Tours(@lovemusictours)分享的貼文 張貼


↑Bob Dylan和Marvin Gaye分別成為不同音樂領域的「叛逆」先鋒

撰寫了《情色論》,並與20世紀初法國超寫實主義者們過從甚密的思想家­-巴代伊(Georges Bataille,1897 - 1962)主張,踰越並非對禁忌的否定,而是對禁忌的超越與成全。透過有限度的、儀式性的踰越,如宗教獻祭、決鬥、狂歡等短暫跨越禁忌的時刻,反而使得存在得以完整。在社會學者涂爾幹(Émile Durkheim)及其傳人牟斯(Marcel Mauss)的影響下,他傾向認為這些宗教性的,有時也是暴力的「集體歡騰」、「誇富宴」,各種看似舖張浪費的行為,其實都是社會穩定的必要活動。進一步,他透過這種儀式性的踰越行為,批判基督宗教把原始社會中充滿兩面性、帶著污穢、威嚇色彩的聖威(sacred)儀式,簡化為純潔、良善、單一面向的聖潔(divinity)。Bataille的立論,因而總是傾向邪惡、獸性、愉悅、情色、身體與性愛:「踰越雖然危險,但唯有踰越具有通往神聖世界的能力。」(2012,中譯版《情色論》,p.176)

 
 
 
 
 
 
 
 
 
 
 
 
 
 
 

(@georges_bataille1)分享的貼文 張貼

 

 
 
 
 
 
 
 
 
 
 
 
 
 
 
 

Emile Durkheim(@emile_durkheim_)分享的貼文 張貼


↑Georges Bataille的《情色論》和Émile Durkheim的社會研究都指出踰越儀式的反宗教性行為,實為惡之必要。

巴代伊當然是個極端的案例,他的戀屍、戀母癖與宗教異端行徑,連過從甚密的超寫實主義友人布列東(André Breton)都大感不悅。然而,若我們觀察流行音樂系譜時,卻會發現一段自藍調歌手Robert Johnson、Bessie Smith等人開始的慾望移動。每當前一世代的流行音樂標準逐漸成為教條,下一個世代的前衛者總是在關鍵時刻浮現,並改寫神聖的定義,特別是那些觸及性禁忌的藝人:Donna Summer、Prince、Madonna、George Michael、D'Angelo……

 
 
 
 
 
 
 
 
 
 
 
 
 
 
 

Natalia Skuba(@panimorris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Christina Moses(@christinasmos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Robert Johnson和Bessie Smith等藍調歌手的出現,以前衛思想改寫神聖定義。

完美的呻吟:Donna Summer《Love to Love You Baby》(1975)


這是歐陸迪斯可先鋒Giorgio Moroder與迪斯可天后Donna Summer初次獲得商業成功的合作歌曲。全曲充斥著女歌手挑逗的呻吟(根據當年《時代雜誌》的報導,Summer在這首歌曲中一共獲得了22次性高潮),它甚至激起黑人宗教/政治領袖Jesse Jackson牧師的反對。自此開啟女聲呻吟與情慾自主的命題,可以在往後諸多Disco以降,一路到House舞曲中聽到這些,例如Janet Jackson的《Throb》。

情慾之城:Prince & The Revolution《Erotic City》(1984)


由於Prince對於自己作品在網路上曝光抱持極度嚴格的控制,他的作品,就算是他已離世的現在,也不容易在各大媒體平台上聽見。事實上,整張《Purple Rain》專輯都充斥著性暗示,另一首歌曲《Darling Nikki》更是因為其性幻想情節而被《Spin》雜誌選為史上最受爭議單曲。不過,《Erotic City》這首歌曲的歌名已經說明一切,儘管它在「We can FUNK until the dawn/making love till cherry’s gone」這段歌詞裡用了「Funk」取代那個更直白的「Fu*k」,動了點欲蓋彌彰的手腳。這張專輯在當年全美音樂大獎上打敗了Michael Jackson的《Thriller》,獲頒「年度最佳黑人音樂專輯」。而當時能與MJ相提並論的,恐怕也只有Prince。

高級物質婊:Madonna《Papa Don’t Preach》(1986)


頌揚物質文化的《Material Girl》、嘲諷處女情節的《Like a Virgin》、讓同志舞蹈文化受到注目的《Vogue》,娜姐的《Papa Don’t Preach》在當時也引發了一系列關於未成年性行為、未婚生子的反動與討論。說實話,她吸收了許多Disco時期的遺產(看看《Deep In Vogue》)的性別意識與54俱樂部的前衛、時尚文化(例如早期House音樂與Keith Haring、Andy Worhol),成功操作上述的諸多議題,並集其大成。時至今日,全球流行音樂的議題操作與策略結盟、跨界整合,都感受得到那些年瑪丹娜的成功所帶來的影響力。

完美的自嘲:George Michael《Outside》(1998)


儘管George Michael已成往事,但怎麼可能忘記這件傑作?當年他在比佛利山的某座公園的某間公廁與某位同志發生性行為,遭加州警方逮捕,這首歌卻成為專輯的主打歌曲:「我在沙發做夠了、我在大廳做夠了、也在廚房的桌上做夠了……」這樣露骨的歌詞,加上身著LAPD制服、手持警棍的性暗示動作,完美地的以自嘲諷刺了當代媒體的扒糞本質。2017年底,英國的《每日郵報》報導揭露George Michael與戴妃之間超越友誼的關係。回憶起1997年戴妃之死與他所經歷,這支MV實是針對媒體強而有力的內爆。

攻破女性情欲防線:D'Angelo《Untitled (How Does It Feel) 》(2000)


幫派饒舌在90年代著實當道,就算是遠在臺灣的小嘻哈仔,也知道要在2Pac與Biggie之間選一邊站。那是當年的酷。所幸,我們還有一群新鮮的靈魂歌手,如Jill Scott、Erykah Badu、Lauryn Hill等人帶起的一波覺醒饒舌和新靈魂樂運動。他們以政治意識、女性覺醒和情慾自主的詞曲創作受到注目,而身為新靈魂樂的男性代表,D'Angelo這支MV推出以來便受女性聽眾的高度喜愛。低至人魚線的攝影位置、各種肌理與汗珠特寫,The Roots樂團鼓手Questlove忍不住在訪談中質問D'Angelo:「拍攝當下是否有人正在為你吹?」歌手笑而不語。題外一話,儘管如此,最近Jill Scott在演唱過程中大膽的對麥克風演出口交行為時引發的正反話語交鋒,仍舊顯示出人們對男女情慾展演的不同態度。

其他值得一提的酷兒或異端情慾:


除了上述五支大家或多或少聽說過的流行音樂文化事件外,也請大家關注Sylvester以降至Rupaul等人的變裝文化;Janelle Monáe等人的女同志情慾。最後,先前文章中曾經提及的Bowie雌雄同體,以及本文較未討論,涉及戀童、戀物(2D、3D虛擬人物)或無性戀的日式ACG動漫與電玩文化(它們對於千禧世代的影響力無遠弗屆,已成世界語言),也都是我們值得研究的對象。

 

◎Photo Via:達志影像, INSTAGRAM, Twitter


想看更多作者文章


延伸閱讀